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 纪委书记

第九章 纪委书记2017-11-8 23:47: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刚刚放下电话,办公室门被敲响,陆一波的声音:“唐市长,曾书记来了。”

    曾书记,自然是纪委曾庆明书记,唐逸忙说“进”。

    门一拧,气宇轩昂,身材异常壮硕的曾书记走了进来,笑着道:“唐书记,打扰你了!”虽然头发已经花白,曾庆明嗓门却是中气十足,整个办公室好像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唐逸笑呵呵道:“稀客稀客,快请坐。”

    和曾庆明并排坐在窗前小圆桌两旁,陆一波给泡了茶,又悄悄走出去,带上了门。

    曾庆明拿起茶杯,又放下,盯着唐逸,看得唐逸莫名其妙。

    “唉,唐市长,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曾庆明连连摇头,苦笑不已。

    唐逸更为奇怪,两人私下接触这还是第一次,曾庆明的表现实在令人感觉很诡异。

    曾庆明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又叹口气,道:“唐市长,听说小国的那个黑人女朋友是你给撮合的?”

    唐逸本来是不大记得红日那名曾姓年轻人的名字的,但在乌旺达就撮合了这么一对儿,唐逸就想起了那个年轻人的名字,曾建国。

    唐逸心里随即闪过一丝光亮,看了曾庆明一眼,问道:“建国和你是?”

    曾庆明苦笑道:“那是我们家小子。红日没多少人知道。”

    想来曾建国家教甚严。而且性格也趋近曾书记。很低调。从来不在外面炫耀自己地身份。

    唐逸就有些无奈。当时撮合这对异国恋人。其中也有玩笑地成分。谁知道他俩最后能不能走到一起。但却怎么也想不到。曾建国会是曾书记地儿子。这玩笑可开大了。

    曾庆明大声喝了几口茶水。放下茶杯。苦笑看着唐逸道:“唐市长。我这。唉……”除了苦笑。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唐逸也是无奈地笑。半天冒出一句。“恋爱自由嘛。”

    曾庆明叹息道:“我也不是不够开通。但这。哪怕是个黄头发地白人呢。当然。我不是种族歧视啊!”

    唐逸拿出烟,递给曾庆明一颗,又顺手帮他点上,这一会儿时间,唐逸已经恢复了冷静。笑笑道:“庆明书记,其实那小姑娘挺可爱的,也不怪建国上心。我这有和他们两个的合影,你要不要看看?”

    曾庆明苦笑摇头,说:“我不看了,唉。”

    唐逸笑道:“这事儿啊我得向你道个歉,但就算提前知道建国和你的关系,我还是会管,庆明书记,我看的出,建国很喜欢她。如果因为部落地规矩而影响他俩的关系,怕这一辈子建国心里都会有根刺,让他们自由发展,或者,互相感觉到对方的差异,和平分手,也算一个美好的回忆,如果最后真的合得来而走到一起。。庆明书记,用年轻人的话说这就是缘分。我看你也就别干涉了,感情地事,不经历些坎坎坷坷哪会明白,只靠咱们劝说,反而会适得其反。”

    曾庆明叹口气,“也只能这样了。”又对唐逸道:“唐市长,我来可不是想抱怨你,实在是觉得这事儿,唉……”

    唐逸笑道:“我理解。但咱们也要理解年轻人。是吧?”

    曾庆明无奈的道:“我现在也只有试图去理解这件事了,不然能怎样?”

    唐逸笑着又递给他一根烟。曾庆明接过,捏了捏,又放下,笑道:“唉,黑人儿媳,可说出去……”

    唐逸就笑:“用年轻人的话说,这就叫有FACE。”

    曾庆明叹口气,“算了,走着瞧吧。”拿起烟卷,自己点上,吸了一口道:“这和我抽过的中华不一个味儿。”

    唐逸恩了一声,“特制的,你看过滤嘴那儿,和普通中华不一样。”

    曾庆明拿起烟卷仔细看了看,随即摇摇头,“我是分不出来的,也就逢年过节的好面子,买几条中华抽。”

    唐逸笑道:“那要不要我送你几十条,你应该听说来着,我家境不错曾庆明微笑:“唐市长,你要敢送,我就敢收,大不了咱俩一起被双规。”

    唐逸却想不到这位看起来极为耿直的纪委书记也有风趣的一面,或许,也是因为曾建国地事儿,使得两人的心情突然变得亲近起来。

    唐逸却是心中一动,就道:“曾书记,纪委配车情况好像执行的比较坚决,我听到很多同志反映纪委司机太少,出去办案,有些同志不得不兼职司机是吧?”

    曾庆明微愕,随即就道:“是到是,不过开源节流,纪委自然要走在前面嘛!”

    唐逸道:“也不必太苛刻嘛,怨气冲天,一样影响工作,我给你推荐名司机吧,李爱军,你觉得怎么样?”

    曾庆明略有些诧异,说:“李爱军,不是你地司机吗?”

    唐逸道:“是这样,爱军出了点问题,他爱人一时糊涂,卖了几张油票,我看呀,要他去纪委开车,锻炼一下思想是最合适不过,曾书记,你觉得呢?”

    曾庆明愣了一下,说:“卖油票?”深深看了唐逸一眼,随即就道:“好吧,不过纪委暂时可没小车让他开。”

    唐逸笑道:“接受教育,还开什么小车,不过曾书记,爱军刚刚填了表,等分配住房呢。”

    曾庆明笑笑,说:“福利分派不能和调换工作岗位挂钩,怎么,给你唐市长开车就有房子,来我们纪委房子就泡汤?如果这样的话,我倒真要对刘局问下责,问问他这个机关管理局局长到底是代表了谁的利益,他的立场又是什么!”

    唐逸点点头,说:“庆明书记倒是和我的看法不谋而合。”

    笑着端起茶杯,对曾庆明示意饮茶,接着,就聊起了闲话。

    奔驰慢慢驶出政府大院。李爱军从后视镜望着后面车座上闭目养神的唐市长,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下午的时候刘局找他谈了话,说是等几天市长的新司机来了后,他就会被调去纪委,不过刘局却是笑眯眯给了他一串房钥匙。住房,批下来了。

    李爱军想说几句感激的话,但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唐市长更不会稀罕,只有将这份感激埋在心里,希望能有报答唐市长地一日。

    “爱军啊,去市一中,接我地小侄女儿去。”唐逸打了个电话。微笑着吩咐。今天是周末,唐逸和兰姐通了气,自己去接宝儿。想起宝儿,唐逸就好笑,小家伙长大了,也不知道小脑袋里都想什么,不过磨人精的本质兀自还在,前世今生,莫不如此。

    李爱军点点头,奔驰拐上了海阳路。

    黄海市一中距离市政府只有三个街口,离得尚远。已经可以看到穿着一中校服的男孩女孩出校门涌上街头。

    黄海一中和香港汇文中学是友好学校,校服款式也差不多,初秋款式,男学生是铅灰色西装,笔挺秀气,女学生则是浅黄格马甲雪白衬衣,浅黄格裙子,雪白的长筒袜,黑色皮鞋。清纯可爱。

    看着街上走过的英气少男清纯少女,委实赏心悦目,更是街头清亮的风景。

    奔驰缓缓驶入一中校门,门卫只是探头看了看,就没有说话,政府牌子地奔驰,肯定是达官贵人,皇亲国戚,谁会找不自在来管?

    停在一号办公楼下。唐逸就对爱军道:“你上去接一下吧。卓宝儿,在一年级语文组办公室。”

    听兰姐说。宝儿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班主任,本来今天是打电话叫家长的,唐逸就有些无奈,但既然早已经想来接宝儿,也不能听说因为要叫家长就中途变卦。

    李爱军答应一声,就下车,进了办公楼。

    唐逸又拿出烟,点下车窗,点燃了手里地烟。

    几分钟后,就见李爱军在前,穿着清纯校服可爱的一塌糊涂的宝儿在后,出了办公楼,从台阶上走来。

    宝儿看到落下的车窗里唐逸的笑脸,就开心的蹦蹦跳跳跳下台阶,跳到车门前,叫了声:“叔叔!”

    唐逸轻笑:“一点老实气也没有,上车吧!”

    “恩。”宝儿就跑到另一侧,拉开后车门,上了车,就把大大的书包抱在怀里,解开书包带,从里面翻出一只毛绒绒地白色小象,递给唐逸道:“叔叔,送你的,这是我自己叠地,漂亮吧?”

    唐逸笑笑,接过说:“我们宝儿也知道送礼物了,恩,漂亮,就是没宝儿可爱。”

    宝儿就甜甜地笑了,大眼睛像弯弯的月牙儿,可爱地就像卡通人物。

    “咦,他怎么跟来了!”宝儿看着车窗外,小脸有些发苦,看了眼唐叔叔,却是怕唐叔叔被班主任蛊惑来骂自己。

    唐逸看去,却见办公楼里又走出来一名斯斯文文的中年教师,正和李爱军说着什么。

    唐逸就问宝儿:“这是你班主任吧?”

    宝儿怯怯的点头,说:“叔叔,你不要和他说话好不好?”自然是怕破坏自己在唐叔叔眼里的“完美”形象。

    唐逸笑笑,就点上了车窗。

    那边李爱军和宝儿的班主任说了几句话,下了台阶,上车,刚刚王老师无非是说宝儿太傲,不喜欢和同学交流,对老师也爱搭不理的不太尊重,李爱军随便应付着,心说唐市长宠爱的侄女,如果没这些问题倒稀奇了。再次拉一下月票,晚上七点后还有一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