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三章 兰姐攻略

第十三章 兰姐攻略2017-11-8 23:47:7Ctrl+D 收藏本站

    “唐市长,你看看这个。”在被唐逸让到沙发上后,曾庆明将文件递给了唐逸。

    唐逸接过文件夹,翻开,是一封举报信,唐逸看了几眼,就皱起了眉头,是反映的黄海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标的一些情况,信里写到,在新的市局办公大楼对外招标中,王标利用其任该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和兼任该局基建招标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便利,为三圆投资公司法人代表姚军参加后期装修工程的投标提供帮助,使姚军挂靠的黄海市三圆装饰有限公司中标。事后,王标通过其司机杨志奇收受姚军贿送的人民币10万圆。

    放下信,唐逸笑道:“好像太详细了吧?”

    曾庆明点点头,“就是因为细节清晰,我才觉得应该查一查,准备进行初核。”

    纪委部门办案,在确定立案前要进行初核,就是初步核实,在立案之前对受理和发现的反映纪检监察对象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的初步核实调查,目的是为了判明是否存在违法事实,是否需要转入立案程序,以及是否决定进行立案调查。

    唐逸点颗烟,看了曾庆明一眼,查市局副局长的问题,按道理来说,纪委是可以直接着手进行的,别说自己这个政府一把手,就是党委也不需要打招呼,但无疑,动王标,在黄海实在是个太敏感的问题,是必须得到党委和崔书记的认可的。

    曾庆明先同自己谈,自然是希望在崔书记面前获得自己的支持。

    但是自己对于黄海市中高层干部可以说只在初步了解阶段,这时候就动一位敏感人物,同自己平缓过渡的方针实在不符,引起的变动也不是自己能插上手的。

    但看着慢慢喝茶的曾庆明,唐逸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叹气道:“公安队伍,责任重大啊。”

    曾庆明默默点头。

    唐逸的电话音乐响起。曾庆明随即起身道:“我这就向崔书记去汇报。”

    唐逸看了眼手机号。就忙起身送曾庆明到门口,关上办公室地门。这才接了电话。

    是黄琳,“市长,万宝超市规模不小哇,咯咯,那个陈老板真有意思。怎么又跑来黄海了?”

    唐逸就笑:“开业还顺利吧?”

    “恩,还行吧,恩鸿市长也来了,您不知道吧?”

    唐逸倒是愣了一下,赵恩鸿?想来也是陈方圆人托人地不知道怎么请来的,这个老陈,同政府公关地手腕倒是越发娴熟了,想来自己没有亲自去剪彩。而是派了黄琳作代表,老陈觉得场面有些寒酸,是以辗转请了赵恩鸿充场面。

    毕竟陈方圆的新超市规模很大。位于滨海路和中德路交叉口的繁华地带,营业面积过万平方米,其规模在现今黄海超市中是数一数二的。

    “市长,我挂了啊,老陈催着去大富豪吃饭呢。”

    唐逸笑道:“去吧,啊,过两天就是十一长假,要不要我送你两份旅游套餐,和朋友出去玩玩?”

    黄琳轻笑:“不了,我准备回安东老家看看。”

    唐逸道:“那就给叔叔婶婶带个好吧。害得你背井离乡的。”

    黄琳说好。挂了电话。

    唐逸坐回办公桌后,批阅了几份文件。临近中午地时候,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是略微低沉的男音,“唐逸市长,是我,崔敬群。”

    唐逸忙热情的寒暄,崔书记就道:“纪委刚刚发现了市公安局王标局长的一些问题,准备对他进行初核,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声音平和,听不出什么端倪。

    唐逸犹豫了一下,道:“有群众反映,还是应该调查一下的,我觉得纪委的意见没什么问题。当然,市局大部分的日常工作都是王标同志主持,很敏感,进行调查时尽量保密,不要造成什么恶劣影响。”

    崔书记沉默着,唐逸似乎能听到他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地声音。

    终于,崔书记说话了,“那就这么定了吧。唐逸松了口气,他是能理解崔书记的,力求平稳本就没有什么错,更何况,又是在这样一种政治环境中,对王标的初核,又何尝不是唐逸希望探明崔书记态度地一个问路石?当遇到原则性问题时,崔书记会怎么做?

    而现在,暂时有了答案,当然,一道粗糙的试题,一个模糊的答案。

    十一七天长假,小妹只陪了唐逸两天就回了军区。

    唐逸无聊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是兰姐家,偏偏唐逸更像这里的主人,也是因为李婶和宝儿在家政陪护员的陪同下回安东和春城看望老街坊小朋友。没了长辈和晚辈,唐逸也就“原形毕露”,没了那么些顾及,懒洋洋躺沙发上,抓着茶几上兰姐摆好的瓜果茶点无聊的咬着,看电视里的轻歌曼舞。

    兰姐远远坐在角落,却是紧张的看着手里地电话,是唐逸地电话,自从一放假,唐逸就将手机扔给了兰姐,说:“帮我挡一下,但注意筛别,不要把应该我接的电话漏掉。”

    于是从十月一号起,兰姐就觉得人生光明而又黑暗,陷入了一种奇怪地精神状态,即为能得到黑面神信任,接到帮他接电话这般光荣的任务而兴奋得难以入眠,又吓得要命,就怕筛选电话时出错,或是叫黑面神接了不该接的电话或是漏过了黑面神想接的电话而被黑面神责骂。

    客厅里就唐逸和兰姐两个人,允儿的研究生班组织去五台山旅游,向唐逸汇报了一下,唐逸当然是大力支持的,他很希望允儿能真正融入这个社会,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本来唐逸是要兰姐和宝儿李婶一起去安东看看的,但小妹来了,家里总要有个人照顾,晚上和小妹游玩回来。还是喜欢吃一口家常菜的。兰姐更是坚决要留下,唐逸也就听之由之。至于兰姐。清楚知道自己这个保姆实在太过清闲,平日黑面神也就周六周日来隔壁住个一天半天,好不容易多住几天,宁小姐又来了,自己再没心没肺的跑去安东看朋友。那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黑面神要她和宝儿一起走时,兰姐结结巴巴提出了不同意见,倒是得到了黑面神的默许。

    “滴滴滴”手机音乐又响了起来,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的兰姐手忙脚乱地接通,用略带柔和地声音道:“您好,是哪位领导?”

    兰姐接第一个电话时就被唐逸训斥“太嗲,不庄重”。于是兰姐尽量向接线员小姐的音调靠拢,几天地磨练后,倒也似模似样。

    话筒里是略带沙哑的男音。“啊,我是市局的张定中啊,唐市长在家吗?您是?”

    兰姐中规中矩的道:“我是唐市长家的保姆小兰,您等一下,唐市长刚刚散步去了,我看看他回来没,您稍等啊。”

    然后就用力捂着耳机地话筒,小声对唐逸道:“唐书记,是市公安局的张定中。”兰姐久在唐逸身边,阅历倒有了一些。听打电话人的口气。就知道这个张定中肯定是市局的领导,不是一把手就是二把手。这个电话是要向黑面神汇报的。

    唐逸就伸了伸手,兰姐忙将手机上的耳麦拉下来,将手机递给了唐逸。

    “张局,没去旅游?”唐逸笑呵呵的问。

    张定中道:“市长大人还不是一样?也在黄海呢吧?”

    唐逸笑道:“难得偷闲,就想在家里清静清静。”

    张定中爽朗的笑起来:“唐市长倒是和我地想法不谋而合啊,不过度假还是要放松一些吧,市长,我借了朋友听涛花园一栋别墅,现在盛情邀请您和夫人来度假,放心,就我和爱人两个,没旁人,三两亲朋看海听涛,岂不是更悠闲?”

    唐逸笑道:“好啊,不过定中啊,我爱人不在,回部队了!”

    “是吗?”张定中有些遗憾的道:“那可不巧了,那您就自己来,一样!”

    唐逸挂了电话,坐起来,对兰姐说:“我出去一下,晚上就不要给我做饭了。”兰姐忙点头。

    唐逸去隔壁换了身黑色休闲装,回到兰姐客厅拿包,看了眼在殷勤打扫客厅的兰姐,唐逸心中就是一动。

    毫无疑问,张定中是希望增进同自己地友谊的,“夫人路线”是打破一些隔阂的好办法,当然,如果他知道小妹的性子,就会知道这个办法完全行不通。指望小妹和他爱人说说笑笑,亲如一家?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但自己就这么孤身去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看了眼兰姐,唐逸就道:“换身衣服,带你去听涛花园。”

    听涛花园?啥鬼地方?兰姐心里嘀咕,又不敢问,黑面神叫换衣服,就乖乖的去房间换,出来时唐逸就微微皱眉,上身白色紧身背心,外面套了件针织长袖衫,兰姐胸部傲人的曲线若隐若现,柔和的性感,下身及膝的裙子,白色高跟凉鞋。

    兰姐已经与时具进,知道如何隐晦的展现自己的少妇风情,虽然带给人地感官刺激并不强烈,那少妇柔柔中地一抹性感,却是更令男人心动。

    当然,无论兰姐怎么装扮,唐逸都是看不顺眼的,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拎着包出门,兰姐忙小跑跟上,锁上门,又追上去,殷勤地接下唐逸手中的手包。

    去听涛花园自然是兰姐驾车,新买的银色现代,线条流畅,其实兰姐更喜欢小巧的车型,觉得新车实在有些笨重,还不如在安东的红色夏利开起来舒服。

    如今的兰姐驾车已经极为娴熟,倒不会因为唐逸蹙眉而手忙脚乱,在唐逸指点下,拐入滨海路,向海边驶去。

    听涛花园是离岛附近一处别墅区,几十栋造型别致的二层别墅前,有一片幽静的海滩,碧海银沙,风景优美。沙滩上有三三两两遮阳伞下休憩的男女。应该都是别墅区的住户。

    别墅区是全封闭管理,张定中却是来到小区门前。亲自接唐逸进小区。

    张定中借住的别墅在靠海边的第一排,银色小楼,木栅栏圈起地小院,草坪花池,海风袭袭。令人心旷神怡。

    张定中爱人祁丽娜是名四十出头地丽人,温柔婉约,说话也细声细语,听起来很舒服。

    介绍到兰姐时,自然是暂时照顾唐逸生活,唐逸爱人的远方亲戚。

    在客厅沙发坐下,祁丽娜忙着沏茶倒水,然后就拉着兰姐去房间说话。

    张定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笑道:“去沙滩上晒晒太阳?东西我可都准备好了。”说着指了指窗外不远处海滩上地遮阳伞,说:“就那儿。”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不去了。有点累。”张定中微微点头,就和唐逸闲聊起来,张定中却是作足了功夫,聊了几句家常,就谈起了安东的发展,对唐逸在安东的政绩倒是如数家珍,说着话更叹口气道:“唐市长,说真的,本来只是对你这位年轻的市长好奇,就找了你地资料看看。这一看可不得了啊。你来黄海,是黄海全市人民和干部的福气啊!”

    唐逸笑道:“没那么浮夸。恰逢其会,朝鲜搞经济区,如果这个一把手再不能借势而为,倒真应该被问责。”

    张定中摇头道:“那如果我当时在安东,怕是要被市长问责了!”

    两人就都笑起来。

    张定中拿起茶杯,喝口水,又放下,见气氛融洽,趁机道:“唐市长,听说纪委在调查王标?”

    张定中请唐逸来别墅,自然是为了拉近两人的关系,进一步了解这位背景通天的新市长,同时更为迫切的想知道,唐逸在王标的问题上是个什么态度。

    唐逸笑笑,道:“这是纪委的工作,好像是初核吧?也算不上什么调查。”

    张定中点头,微笑道:“那倒是,我是相信王标同志的觉悟地,相信纪委调查人员能还他一个清白。”

    唐逸却是知道,就算张定中和王标有什么隔阂,他也未必希望真的拿下王标,毕竟这些年两人早已形成了一种平衡的默契,如果换上新地常务副局长,尤其是如果换了靠近自己的干部,对他可不见得是什么好消息。

    说着话,突然就见门一拉,祁丽娜和兰姐换了泳衣出来,每人抱着一个大大的游泳圈,祁丽娜笑道:“我和小兰去泡海澡。”

    兰姐却是忐忑不安的低着头,也不敢看唐逸,在祁丽娜撺掇下,兰姐一激动就换上了泳衣,等出了房间却是怕了。

    穿着淡蓝色连体泳衣的兰姐娇躯峰峦起伏跌宕有致,一双雪白性感的美腿完全裸露,令人心跳加速,张定中呆了一下,急忙转过目光,笑呵呵道:“注意安全。”

    听到唐逸似乎轻轻恩了一声,兰姐如得大赦,逃也似的和祁丽娜出门,奔向海滩。

    张定中察觉不出,唐逸自然知道兰姐是落荒而逃,好笑之余就转头,和张定中聊起了黄海的一些人,一些事。

    晚上四人就在院子里自助烧烤,唐逸却是想不到兰姐很快的就同祁丽娜打成了一片,两人说说笑笑,聊得好不开心,而且唐逸能感觉到,祁丽娜可不是敷衍兰姐,在自己面前,兰姐本来是不大敢说话的,更多地时候是祁丽娜主动挑起话题,向兰姐打听一些衣服饰物等等。

    张定中拿起啤酒和唐逸碰了碰,笑道:“她们姐俩倒是挺投机。唐逸也想不到,本来见到温柔婉约地祁丽娜唐逸是有些后悔带兰姐来的,现在看,倒是收到了奇效。

    兰姐将刚刚烤好地一盘虾送到了唐逸张定中面前的白色圆桌上,娇笑道:“唐市长,张局,新鲜出炉的虾子。”又道:“要不要我帮你们去皮?”

    唐逸摆摆手,兰姐就不再说,回去继续和祁丽娜烤肉,她也知道这种情形下自己不能表现的太殷勤。

    喝了两罐啤酒,唐逸看看表,张定中就笑道:“今晚就住下吧。”

    祁丽娜也回头娇笑,“是啊唐市长,我可真没和小兰聊够呢,今晚我和她住一间,聊个通宵。”

    唐逸道:“以后有的是机会,今晚我还有事。”

    兰姐忙道;“是啊祁姐,改天聊。”

    祁丽娜就拉着兰姐的手道:“那,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咱姐俩去SHOPPING。”

    兰姐嘴上答应,心说唐书记不开声,我敢给你打电话吗?咱姐俩就后会无期吧。更琢磨也不知道这小女人是不是有毛病,自己有那么招人待见吗?

    回去的路上,兰姐专心的开着车,看也不敢看副驾驶上的唐逸。

    唐逸点起颗烟,琢磨了一下道:“以后和祁丽娜多联系,和她多走动一下,但咱们家的事不要和她说什么。”

    乍听到唐逸说“咱们家”,兰姐呆了一呆,随即就觉得全身毛孔舒畅,血液都有些沸腾,晕乎乎的连连点头,“唐书记,我知道了,您,您放心吧,就交给我吧!那个祁丽娜傻乎乎的!我保证帮您拉好关系,再从她嘴里把张定中祖宗八代的事儿都给您刨出来!”

    唐逸皱眉道:“谁比谁傻啊?再说,你说的都什么话!”本来还有话准备嘱咐她,却是被气得忘了,扭头抽烟,再不理她。

    兰姐不敢说话,心里却嘀咕,我就是实在罢了,不像你说话那么会绕弯子,说到底你还不就是那意思?

    而且看样子明天肯定要晚上**点后更了,从后天吧,暂时固定在晚上19:02更新,什么时候调整为我最喜欢的方式就再说吧……

    抱歉我都不好意思说了,等过些日子好好爆发一下吧,这几天不发言了,保持沉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