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八章 大白

第十八章 大白2017-11-8 23:47:12Ctrl+D 收藏本站

    在兰姐的惊呼声中,小高回头,眼见黑暗中闪亮的刀光迎胸刺来,情急下胳膊下意识一挡,身体向旁边躲去,“咔”虽然深秋小高穿了毛衣,胳膊还是一阵刺痛,被划开一道长长的伤口,卓大军凶性上来,扑上去又是一刀,小高连连躲闪,在卓大军进逼下险象环生。

    “住手!”两名民警呆了好一会儿后终于不约而同的大喊,胖民警拔出枪,准备鸣枪示警,却见卓大军突然脚下一个趔趄,却是追刺小高用力过猛,自己左右脚绊了一下,猛地向前一扑,“当”一声就撞在了小区大门旁的石狮上,脑袋和石狮来了次亲密接触,接着就捂着头,缓缓软倒。

    在场的人都愣住,兰姐却扑哧一声笑出来,看到胖民警望过来,才觉得自己笑的不合时宜,忙憋着笑扭过头。

    胖民警收起枪,过去看卓大军,虽见卓大军晕厥,兀自不放心,将卓大军胳膊反扭,用手铐牢牢铐住。

    救护车鸣着长笛由远至近疾驰而来,在小区门口停下,下来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将卓大军放担架上,抬上车,胖民警又要小高上车,去医院包扎伤口,这些人正忙乱成一团的时候,一辆警车静悄悄驶来,市局治安警察支队张队长从车上下来,胖民警当然认得张队,忙小跑过去汇报情况。

    张队长听胖民警简单介绍了情况,点了点头,就径自朝兰姐走去,笑呵呵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又叫同行的民警帮兰姐做了份笔录,这才道:“夏小姐,您挺忙的,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事我们再联络您。”

    兰姐看了眼慢慢驶离的救护车,就问张队:“我想去医院看看行不?”

    张队笑道:“当然没问题。那坐我的车。”

    兰姐说了声谢谢,又道:“您等一下。”回车上叫醒了李婶,听说刚刚惹了麻烦要去医院,李婶却是吓了一跳,忙道:“快给小唐打个电话!”

    兰姐说:“您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

    又来到从始至终一直傻愣着的夏老大身前。叹口气,说:“哥,以后别再给我找麻烦了,行不行?”说着话,从手袋里摸出几百块钱递给夏老大,“给,找个宾馆住一晚,明天坐火车回去。”

    夏老大也不敢再说什么。就看刚才这幕大戏里登场地保安警察警官等一干人对妹妹地态度。也知道妹妹可真地成了飞上枝头地凤凰。再不是自己这个大哥可以随便对待地那个夏小兰了。

    兰姐坐了张队地车。跟在救护车后面来到市第三人民医院。那边医护人员忙着救治卓大军地时候。兰姐却走到大厅窗前僻静处。拨通了唐逸地电话。这么大件事。她可不敢瞒黑面神。何况她知道官场上很多事很微妙。看似张定中在帮自己。谁知道他会不会利用这件事背后给黑面神使坏。自己可不能因为怕挨骂就藏着腋着。真给黑面神种下什么祸患。后果会比现在挨黑面神数落严重得多。没了黑面神。也就没有她夏小兰。

    “这都几点了?你脑子进水了吧?”听到唐逸那熟悉地训斥声。兰姐心里却是莫名地一松。其实今天这么大件事兰姐又怎么可能像她表现地那么坦然?心里一直都没个着落。到听到唐逸不耐烦地声音。兰姐忐忑地心突然就安宁起来。那从来不给她好脸地黑面神。委实是高高在上地天。可以为她挡去任何风雨。

    “唐书记。是。是我惹麻烦了……”短瞬地轻松后。想到黑面神火冒三丈地可怕样子。兰姐就结巴起来。不过这种惧怕。和刚刚地不安。完全是两种感受。对黑面神地怕。是一种很奇妙地感觉。是从心理到生理地臣服。兰姐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有些迷恋它。

    “我也看出来了。你就是个麻烦制造者。说吧。又怎么了?”唐逸声音里透着些无奈。

    兰姐就小心翼翼地将事情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尽量避免使用惹黑面神生气地字眼。但事情却是不敢隐瞒一点。免得黑面神判断上出现失误。甚至自己叫嚣着要小高打卓大军地事也小声地讲了出来。听得唐逸一阵好笑。忙忍住。免得兰姐知道自己地心理状态。变得骄纵起来。

    兰姐讲完,却听不到唐书记表态,兰姐心里七上八下的,小声道:“唐书记,我,我要不要重新改口供自首?”

    唐逸却是正琢磨张定中那儿自己该怎么说呢,突然听兰姐委委屈屈的要“自首”,唐逸哭笑不得,训斥道:“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不挺有点小聪明的吗?自己看着办!”最后缓和下语气,说:“这事儿我知道了,没事!”

    挂了兰姐的电话,唐逸就拨了张定中地电话,讲了两句客套话,谢了张定中在兰姐遇到抢劫犯的案子中表现出来的关心和照顾。

    祁丽娜一直听着张定中的电话,她对丈夫的仕途是很上心的,崔书记即将退居二线,而张定中和黄向东关系一向不怎么好,祁丽娜早就将希望寄托在新来的市长身上。

    张定中挂了电话,点起了一颗烟,祁丽娜忍不住问道:“唐市长说什么了?”

    张定中靠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烟,看着妻子热切的目光,无奈的道:“你说能说什么?也不可能说什么嘛!”

    祁丽娜恩了一声,随即又想起件事,说:“你为什么不叫小赵去,小赵听话,又是大龄单身,自身条件不错,没准能撮合他和小兰一下呢,人家小赵可是没结过婚地钻石王老五,三十岁的正科队长吧?我看配得上小兰……”

    张定中就笑:“钻石王老五?那得看对谁说。”

    祁丽娜道:“是,小兰条件是很好,但你别忘了,她再怎么说也有个孩子,小赵可是未婚青年,我还觉得小赵屈呢,要不是有唐市长这层关系,我觉得小兰还真配不上他。”

    张定中摇摇头。“没结婚怎么了?夏小兰可不是那么眼低的人,她要能看得上小赵,早结婚了,你以为就没有比小赵条件好的追她?”想起那天兰姐穿着泳衣,性感柔软的雪白,那惊鸿一瞥之下的媚意盈盈。张定中心中就是一荡。

    祁丽娜哼了一声,说:“夏小兰在你们男人眼里就这么有魅力啊?”

    听出了老婆的醋意和不满,张定中忙笑道:“我不是那意思,你呀,还是不懂,总之夏小兰的事儿,你千万别瞎张罗。”

    祁丽娜愣了一下,脸上渐渐露出一丝恍然,“你的意思是?”

    张定中笑着搂过她玉肩。道:“我地意思就是你地意思,这种事儿,谁知道呢?总之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就是。”说着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祁丽娜娇嗔着推他。两人很快就倾倒在沙发里,喘息声渐渐刺耳……

    兰姐当然不会真的自首,同唐逸通过话,兰姐心情异常愉悦,哼着小曲坐到靠墙地长椅上,香风扑面,看着兰姐柔柔软软的坐在身边,张队心里就是一荡,有心想搭讪。想了想,终于忍住。

    美貌少妇固然,但和头上的帽子比起来,那就显得轻如鸿毛了。

    小高胳膊上被划了好几道口子,但都不深,经过消毒处理,很快就裹了纱布出来,兰姐忙迎上去,问他:“没事吧?”

    “没事没事。”小高赔着笑。

    兰姐就点点头。打开精致时尚地手袋,从里面数了一千块钱递给小高,笑道:“今天亏了你了,这点钱回去买补品补补身子。”兰姐手袋里,三两千块钱是必备的,而只要同唐逸出门,就更要多带些钱,免得那个喜怒无常的黑面神买东西时要自己付账,如果钱不够。是要挨骂的。

    小高忙推辞。“不用了,夏小姐。这是我应该做的。”

    兰姐蹙眉道:“叫你拿着就拿着。”心说难道要姑奶奶和你拉拉扯扯塞到你手里?

    见兰姐有些不悦,小高忙接过钱,笑道:“那谢谢夏小姐了。”一点皮外伤,不但得夏小姐青睐,又闹了一笔汤药费,小高欢喜得紧。

    兰姐娇笑:“是我该谢谢你才对。”本以为今天要大出血,不想千八百块就能将事情解决,而看小高谄媚的德行,兰姐的虚荣心更是得到极大的满足。

    小高福星高照,伤势轻微。卓大军却是霉运当头,就在兰姐等得不耐准备回家时,卓大军的检查结果出炉,重度脑震荡,医生说很可能引发痴呆。

    兰姐听了却是有些歉疚,随即就认定卓大军是自己撞地头,和她无关,那丝歉疚很快就飞到了爪哇国。

    张队长只得请兰姐和小高暂时留下联系办法,至于卓大军的抢劫伤人案,只能视他的治疗情况而定。

    当医生谈起医药费地问题,张队长一力承担,说先治疗再说,怎么也不能将人扔马路上不是?

    卓大军身上没有身份证,张队长却也不刻意去问兰姐认识不认识卓大军,所以自然是联系不到卓大军亲人的,卓大军就暂时以身份不明人士扔在了医院,张队更打电话叫了警员来二十四小时看守。

    医生是很不情愿的,看张队那架势,估计这医疗费最后也不可能由市局掏腰包,但现在的情况,又没办法拒收那个“傻子”,只得勉强答应收留救治卓大军,心里却打定了主意,那就咋便宜咋来呗,不然这笔糊涂账,院长是会算在我头上的。

    兰姐打车回了小区,又马上打电话向唐逸汇报情况,听说卓大军可能变成“痴呆儿”,唐逸也愣了好久,挂了电话还琢磨,难道真的是报应不爽?申办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名单如下:组长:崔敬群唐逸。常务副组长:孙有望。副组长:马杰副市长贾跃军副市长邓文秩政府秘书长。秘书长:于亮政府副秘书长。

    成员单位:刘彦华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沈喜云市发改委主任,李文成市建委主任,孙少团市人事局局长,姚朝辉市科委主任,王登福市经贸委主任,焦树军市新闻办副主任,宇文竣市安全局局长,范立人市公安局副局长,赵雅月市财政局副局长,孟晓丽路南区区委书记区长,王常志市规划局副局长等等等等。

    除了市直部门领导干部,尚有几名国企老总,例如国航黄海分公司总经理周海涛,黄海机场管理集团总裁李朝喜,黄海影视集团总裁叶军等。

    名单里,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市公安局副局长范立人和市财政局常务副局长赵雅月的入选,毕竟安全和财政是申博工作的重中之重,按道理是应该由主持市公安局日常工作地常务副局长王标以及财政局局长马有福入选的,而现在唐逸选用范立人和赵雅月,那是不是意味着,王标和马有福将会是唐逸清除异己的首要目标呢?很多干部都在观望等待着市府新一轮的博弈。

    相比较之下,市规划局旅游局广电局等单位的副职入选倒显得波澜不惊。

    常务副市长周文凯的办公室宽大明亮,墙角那棵一人来高的绿色大叶伞为其肃穆中增添了一丝清幽。

    “叮铃铃”,周文凯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周文凯犹豫了一下,终于抓起了电话,不出他所料,是副书记王丽珍,如往昔一样柔和的声音,“在呢?”

    “在,刚刚回来。”周文凯解释着,他知道王丽珍已经打过两次电话找他,所以他必须解释一下,他不想让王丽珍觉得自己不想接她地电话。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嘛。”王丽珍笑了声,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周文凯知道,虽然隔着电话,周文凯还是觉得血液快速的涌到了脸上,很热,有些耻辱的感觉,他知道王丽珍不信任他,以为他躲着她,而最终,还是要回到她的船上。

    “有福局长还好吧?”王丽珍很随意的问着,似乎是在漫不经心的关心一下老朋友。

    “还好吧。”周文凯含糊的答着,就好像不明白王丽珍的意思。

    马有福因为没能进入申博工作小组大发雷霆,外面都传,财政局党组成员马上就会进行重新分工,矛头指向的谁不言而喻,更有人说,马有福准备在即将召开地政府常务会议地财政议题上给唐逸出难题。

    周文凯和马有福私交最好,王丽珍自然是拿不准马有福的态度,来向周文凯旁敲侧击摸摸底,对这点,周文凯清楚得很。

    汗,四千,就不下午发章节补了,省了时间又搞乱,明后天补上,以后也这样,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写地少了,就第二天第三天的补上,而不再晚上加更,免得搞得我又身心疲惫,当然,这种少更的情况应该是很少很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