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章 宝儿大个女之二

第二十章 宝儿大个女之二2017-11-8 23:47:15Ctrl+D 收藏本站

    十二月中旬,“为申博加油”第一届黄海文化艺术节在黄海市文化中心隆重拉开帷幕。

    黄海市市长唐逸,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强,市政府秘书长邓文秩等市委市政府领导到场并观看了开幕式上精彩的文艺节目。

    华天酒店总经理王露万宝超市总经理陈方圆等赞助本届艺术节的黄海商界名流也被安排在第一排就坐。

    舞台上,灯光璀璨,轻歌曼舞,市歌舞团漂亮的女孩儿们舞姿轻盈,国内著名歌星毛晓敏一曲《送别》唱得荡气回肠。

    唐逸侧头低声笑:“喂,老婆,你说她是不是假唱?”声音极低,免得被人听到市长大人这般轻浮,跌破一地眼镜。

    小妹一袭洁白风衣,清丽无双,听唐逸问,认真的观察了一会儿台上女星,轻声道:“不知道呢。”

    唐逸就是一笑,老婆就是这样,永远的一丝不苟。小妹这两天休假,今晚的文艺汇演,唐逸就带她出席,权当散散心。

    王露坐在小妹右侧,她却是想不到能被安排坐在市长夫人身边,一直想找机会同小妹说话,但面对这位仿佛画中仙子般清丽脱俗的女孩,偏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逸左侧依次坐着市委市政府的干部,紧挨唐逸坐的是宣传部长张强,张强年近六十,两鬓花白,平日不苟言笑,此时更是正襟危坐,脸色极为严肃。

    唐逸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即身子向他那边靠了靠,低声道:“节目安排的很好,很有针对性。”

    张强点点头,说:“是双江一手抓的,没日没夜的忙了几天。”宣传部副部长刘双江,是接任张强宣传部长的热门人选。如果不是唐逸的到来。想来后年换届时张强会退居政协,推荐刘双江接替他的位子。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文艺汇演中途休息了十分钟。市委市政府干部们离场。主持人带头鼓掌欢送。礼堂里地掌声却不怎么热烈。令主持人很有些尴尬。

    走在唐逸身边地张强也微微蹙眉。很快后面宣传部干部地手机就响了起来。想来是汇演组织者在解释。宣传部干部低声严肃地说着什么。

    唐逸自然不会理会这种小事。和小妹坐上奥迪。缓缓驶离。其余干部等奥迪慢慢消失在视线里。这才纷纷上车。

    奥迪随着车流慢慢行驶在黄海大街。当拐入文化路后。唐逸吩咐小武驶入便道停车。带了小妹下车。

    文化路上人流熙熙攘攘。这里有闪烁着霓虹地酒吧。有淡雅幽静地茶座。也有释放青春激情地迪厅。一路走去。霓虹灯牌夜景各异。或如槐花满树。或如怒放莲花。闪烁不息。

    小妹自不会问唐逸想做什么,她只是静静跟在唐逸身边,穿梭在人流之中。

    唐逸看了她一眼。说:“去文化广场走走。”小妹轻轻点头。

    文化广场是文化路上一个小广场,文化路在黄海人的印象里就是休闲娱乐的代名词,文化广场虽小,却是年青情侣们最喜欢流连地休闲场所,今晚也不例外,在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情侣之间,几个新潮的街舞男孩女孩,身穿超大的休闲衣和多袋裤,伴随着强劲的流行节奏尽情地施展自己的街舞绝技。

    美国街头文化刚刚侵入国内。在黄海这类沿海发达城市,已经可以见到其星星点点的痕迹。

    很快尽情舞动的少男少女们就被观众稀疏的围成了一圈,不时有掌声和口哨声响起。

    从人群缝隙中,可以看到一名女孩儿正随着劲爆地音乐热舞,其余街舞男孩女孩鼓掌相合,虽然已经是寒冬,热舞的女孩儿却是穿着宽大且色彩斑斓的T恤和阔脚裤,曼妙地小身子扭动,可爱中自然流露出一股子青春张扬劲儿。

    唐逸瞟了两眼。正叹息时代变化之快。突然脑子嗡的一声,身子僵硬。眼睛直巴巴盯着那女孩儿,却见街舞少女眉目如画,虽然两条细眉和长长黑睫毛描得略带妖媚,更涂了淡淡的蓝色眼影,但却掩不住她可爱动人的清纯秀丽姿色。

    “宝儿?……”唐逸异常艰涩的吐出两个字,这一刻,他的大脑真的一片空白,痛心惋惜气愤等各种负面情绪铺天盖地而来,简直要把他的脑子炸掉。

    宝儿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回头,看到了人群外的唐逸和小妹,正扭动地小身子猛地滞住,极快的低下小脑袋,就想从人丛中溜走。

    “站住!”唐逸声音不大,宝儿却是乖乖停下了脚步,低着头,不敢看唐逸。

    唐逸慢慢走过去,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虽然近来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例如宝儿越来越喜欢打扮,涂亮甲啊,描眼影啊,听兰姐说暑假的时候她还买了挺性感的小衣裳好奇的在家里穿,但那毕竟是在家里,唐逸也只当她大了,爱漂亮了,也没大在意,却怎么也想不到宝儿会逃学跑到街上来跳街舞,这不成女阿飞了吗?那乖乖女的模样就是在自己面前装出来的吗?

    “宝儿,这是谁啊?”少男少女们打量唐逸的眼神都很不友善,有一名少女转头问宝儿。

    宝儿不敢抬头,手在背后冲她们做手势,意思叫她们快走,少男少女倒是都唯宝儿马首是瞻,虽然还是不服气的看着唐逸,但都慢慢走开。唐逸走到宝儿面前,宝儿低声叫了声:“叔叔。”怯怯看了眼小妹,又低下头:“干妈。”

    唐逸看看围观地人群,咬牙道:“你跟我来!”却是再没有心思逛街了,大步在前面走着,小妹也不会安慰人,虽见宝儿可怜兮兮,只是拉了拉她的手,就跟上了唐逸,宝儿怯怯的跟在最后。

    到路边上了出租车,直奔华天酒店。唐逸早就为他和小妹订了总统套房。

    华天酒店是黄海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饭店之一,楼体在夜景灯下金碧辉煌,总统套房就一间,1808,因为是旅游淡季,价格下调为九千多圆。

    宝儿垂头丧气的跟着唐逸和小妹进了总统套房的客厅。唐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的,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

    小妹也坐下,静静泡茶。

    宝儿怯怯的挪到唐逸身边,低声道:“叔叔,我知道错了。叔叔,你别这样,你难受,宝儿更难受……”说着话眼圈就红了。

    唐逸瞪眼睛道:“你还知道难受?你说说。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街舞,什么时候学地?”

    宝儿很小声地道:“初

    唐逸就又叹口气,拿出烟。点上了一颗,说:“你说过的,永远都不会骗叔叔是吧?”宝儿点点小脑袋,说:“宝儿不会骗叔叔地。”

    唐逸又一阵气愤,大声道:“还说不骗我?”

    宝儿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吧嗒吧嗒的向下掉,哽咽着道:“我真没骗你,你没问过我,我就没说。”

    唐逸气道:“你还有理了是吧?那你说说。逃学,和小痞子们混一起,这也是我没问是吧?”

    “不是,不是。”宝儿拼命摇头,“是,我们晚上没课,和,和同学出来地,小晶是我同学。那些,那些人是她是她的朋友……”

    虽然见宝儿哭的特别可怜,唐逸却是狠着心不去看她,哼了一声道:“没课就可以出来疯?你也不看看,经常跑出来疯的能学出好人么?”宝儿没有逃课,唐逸心里总算舒服些。

    宝儿用小手抹着眼泪,小声道:“叔叔,你别生气了,我。我以后再也再也不跳舞了……”那小可怜样令唐逸一阵心痛。真想搂她在怀里慰藉一番,但却忍住。冷哼一声道:“我可不知道你的话还能不能信得过。”

    宝儿哇一声哭出来。用力捂着嘴,却怎么也捂不住。

    小妹将一杯茶递到了唐逸面前,唐逸就皱眉道:“你说这孩子,怎么办?要不要找个军事管理的学校关起来?”

    小妹轻声道:“喜欢跳舞,没什么的。”

    唐逸就是一愣,小妹已经端起茶,静静品茶。

    唐逸又看向哭的泣不成声的宝儿,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份,宝儿不是齐洁陈珂,更不是小妹,她是八零后前卫一代,虽还不至于像九零后非主流那样标新立异,但因为自己关系,一向接触新事物比较快,自己潜意识里就拿齐洁陈珂地标准来要求宝儿,好像不大对头,更与整个社会的大环境脱节。何况,前世的宝儿就喜欢街舞,自己怎么就忘了呢?

    看着宝儿,唐逸不由得叹口气,在这个世界,自己终究和她是两代人了,前世地自己,可不排斥街舞等等新事物,却不想来到这个世界,潜移默化之下,自己渐渐变了。

    宝儿还在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有些委屈,更多的是伤心,为了惹得叔叔生气而伤心,简直恨死自己了。

    呆了一会儿,唐逸终于忍不住,轻声道:“别哭了,叔叔不骂你了。”

    宝儿哭着道:“叔叔,宝儿再也不去跳舞了……”

    唐逸一时也不好改口,就点点头,说:“这就对了,好了,不哭了啊,再哭叔叔可不喜欢你了?”

    宝儿忙用力抿着嘴,用力抹眼泪。

    唐逸拿起茶杯喝茶,过了一会儿,见宝儿情绪稳定了一点儿,就笑:“看你,哭成个小花脸,难看死了。”

    宝儿泪水将眼睫毛上的黑色冲下来,白皙的小脸变得黑黑的一道一道的,小模样既可怜又狼狈。

    宝儿哽咽着道:“是吗?”东张西望,却看不到镜子,唐逸又是一笑,说:“快去,洗个澡洗个脸。”

    宝儿抬头看着唐逸,可怜巴巴的道:“叔叔,你真不生气吗?”

    “恩,不生气!刚刚叔叔骂你是因为叔叔自己心情不好。”唐逸说着就笑,“不信的话。要不要叔叔抱抱你证明一下?”

    宝儿就有些跃跃欲试,但终究还是不敢,从来没见叔叔发过这么大火儿,宝儿怕得厉害。

    唐逸又道:“其实喜欢跳舞没什么,但不许跟社会上那些小痞子来往,更不许旷课逃学。”

    宝儿用力点头。说:“我都不理她们地。”

    唐逸笑道:“这就对了,快去洗澡吧。”

    宝儿哦了一声,就转身,走向了洗漱间。

    唐逸叹口气,宝儿却是敏感的回头,小样子可怜极了,唐逸无奈的道:“叔叔不是对你失望,是我后悔刚才骂你。”

    “哦”宝儿推门,进了洗漱间。

    唐逸就看向小妹。摇摇头道:“也不知道以后宝儿被我教成什么样,是不是会……”忍住不说,他可真有些担心宝儿前卫过了头。成为新新人类的一员。

    小妹轻声道:“宝儿很好地。”

    “是吗?”唐逸就笑了,“那就好。”小妹说很好,那就是真的很好了,小妹看人的眼光,唐逸一向是信服的。

    唐逸喝过茶,就选了台动画节目,小妹静静坐在他身边,好奇的看着这部自己从来没看过地动画片,是《机器猫》。

    看了一会儿。想起了自己改变地宝儿的命运,唐逸就叹口气,轻声道:“能回到过去,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小妹感觉到唐逸心情的突然低落,轻轻拉了拉唐逸的手,没有说话。

    看着清丽脱俗的小妹,唐逸微微一笑,再不胡思乱想。

    “咯吱”洗漱间的门被拉开,宝儿的小身子裹了条雪白的浴巾。怯怯地从洗漱间走出来。

    白皙滑腻地肩头,晶莹如玉的小腿,已经很有些少女地诱人味道,唐逸笑笑,宝儿真地长大了,正感慨,随即就皱起了眉头,就见可爱的粉色拖鞋里,宝儿白净的小脚。脚趾涂了淡淡的黑。秀美的足踝上,挂着一条精致的水晶脚链。

    宝儿注意到唐逸的目光。垂下头,不敢说话。

    看着宝儿红肿的双眼,唐逸就没再说什么,只是柔声道:“去休息吧,明早送你回学校。”

    “哦”宝儿就乖乖的向侧卧室走去,在宝儿准备推门进去地时候,唐逸终于忍不住道:“宝儿,你过来,我跟你谈谈。”

    宝儿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走回来,站在茶几对面,耷拉着小脑袋,等着挨训。

    唐逸叹口气道:“都是我不好,将你扔下不管,现在还希望你是八岁时的样子,不过自欺欺人罢了,宝儿,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乖孩子了,平时在学校是啥样你就啥样吧,说说吧,除了学习,你在学校都干什么了?上次看你打架,还以为是偶然事件,现在看,你也有自己的小圈子了吧?”

    宝儿低着头,也不说话。

    小妹看着唐逸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终于忍不住抿嘴一笑,如今的唐逸越来越深沉难测,虽然在小妹面前偶尔还是会像个孩子,但那突然冒出的可爱频率越来越低,小妹却是很久没见过唐逸遇到难题时的歇斯底里了,好像,从认识他,还是第一次。

    小妹站起来,就摸了摸唐逸的头,唐逸愕然,更是哭笑不得,小妹微笑道:“我去洗澡,你们聊。”

    唐逸点头,看着小妹背影,却是忍不住伸手在头上摩挲了一下,头皮一阵温暖,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或许是小妹地安抚起了作用,唐逸渐渐冷静下来,看了眼可怜兮兮的宝儿,唐逸就道:“宝儿,这样吧,你别怕我,就当我是你的朋友,来,和我说说心里话,说说平时你在学校都做些什么,放心,你就是杀人放火,只要今天跟叔叔说了,叔叔就不生气。”

    想了想又道:“还有,你这么小就喜欢打扮,又是怎么想的?不会是想找男朋友了吧?”很自然的问出来后,心里突然莫名的一酸。

    宝儿低着头。还是不说话。

    唐逸就道:“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宝儿,坦白从宽,知道吗?”

    宝儿灵动的大眼睛转了一下,偷偷看着唐逸脸色,说:“叔叔。我真的什么都可以说?你不生气?”

    唐逸微微点头,说:“我骗过你吗?哪像你?从上辈子骗到这辈子!”说到这儿就忍不住好笑,心态却也渐渐调节过来,是啊,宝儿长大了,自己总不能永远希望她是八岁的宝儿,更不能一直用对待幼童时地方法和她相处,大概,每个孩子地父母都会经历这么一次思想转变吧。忽然间,发现子女已经长大成人。

    宝儿自然不明白唐逸嘴里的前世今生,但听唐逸说上辈子啥地。小心思里自然有些开心,原来叔叔也希望上辈子就认识自己呢。

    虽然看起来叔叔很和蔼,宝儿还是小心翼翼道:“那,我先说一件?”

    唐逸点头,知道宝儿肯定是试探性的说小事,就尽量放松心情,不让自己脸上露出什么异样,谁知道听着听着,唐逸就无奈的点了颗烟。慢慢靠到了沙发上。

    宝儿却是讲的她和她的跟班们怎么修理色鬼班主任王老师的经过,前些日子,王老师经常借故去女生宿舍,宝儿等几个女孩儿不厌其烦,有一天中午午休,王老师又跑去了女生宿舍,宝儿她们就将一张写着“我是喜欢偷看女学生睡觉地老色鬼“的大白纸偷偷贴在了王老师背上,如今这事儿已经成为黄海一中的笑料,“老色鬼”这个花名王老师却是再也摘不去了。

    看宝儿讲得兴高采烈。唐逸却也渐渐被她情绪感染,问道:“那老王后来还去你们宿舍不?”

    宝儿嘻嘻一笑:“现在他见到女同学都绕道走。”

    唐逸就忍不住笑,宝儿她们虽然顽劣,但这种讨厌的教师,又没有触犯法律,也只能用这种法子整蛊他一下才有效。

    见叔叔真的没生气,宝儿就慢慢进入了状态,将她在学校的事讲给唐逸听,什么学校里谁打架厉害啊。谁认识社会人在学校里耀武扬威啊。又说到一次打架最厉害的那个高三的许云鹤来宝儿班里骂宝儿一个死党,宝儿一气之下就训斥了他一顿。将许云鹤训斥的哑口无言。

    接着宝儿就叹口气,“叔叔,真挺烦地,那个愣头青现在每天都写一封情书给我,怎么骂他也不听,可怜的宝儿都快成一中的笑料了,所以下次再开家长会老色鬼肯定告状说我早恋,唉,烦死。”

    唐逸就笑:“怎么会是笑料呢?那个愣……许云鹤看来也是一中地风云人物,这么痴心的追你,你应该很有面子嘛!”

    宝儿嘟起了可爱的小嘴,“什么风云人物啊,一中那些小孩子才崇拜他呢。”

    唐逸就笑:“你自己还不是小孩子?”

    宝儿却是大眼睛转了转,说:“叔叔,你把许云鹤抓起来吧?他满十八岁了,骚扰未成年少女,是违法了吧?实在不行,你就自己制定个地方法规,给未成年少女送情书的成年人,拘留十五天,罚款一万,看他还敢不敢再找人送情书。”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小小年龄,小脑瓜里都装的什么东西?”

    宝儿就低声嘀咕,“那我就找小凤姐收拾他。”

    唐逸微微蹙眉,“小凤姐?什么小凤姐?”

    宝儿小声道:“就是街上开网吧的傻大姐,也挺烦的,李萌想求她找人打我的,后来她听说我坐过挂政府牌地奔驰,就经常来找我,说请我吃饭啥的,我也没去过。”

    唐逸点点头,“这种人,少接触。”

    宝儿道:“我知道的,她是因为我作过叔叔的车,所以才跟我套近乎。”说到这儿轻轻叹口气,说:“叔叔,要是没有你,他们肯定都特讨厌宝儿吧,就好像小时候我爸爸一样,那时候没有叔叔,爸爸就整天打我,小朋友们都嘲笑我,舅舅舅妈他们也整天骂宝儿。村子里的叔叔阿姨们背后说我是野种……”

    说到这儿宝儿眼圈儿就是一红,又说:“跟妈妈去了城市,那个小黑屋子里,宝儿怕死了,他们看妈妈的眼神都怪怪的,看宝儿的眼神也怪怪的。只有叔叔,看到我地时候,叔叔的眼睛好亮,好暖,宝儿一辈子也忘不了。”

    说着就慢慢拉过唐逸的大手,用自己娇嫩地小手握紧,说:“叔叔,所以叔叔不用担心,宝儿长大了。懂事了,不会变坏的,我会一辈子都听叔叔的话。”

    唐逸怔怔听着。却是想不到宝儿幼小的心灵曾经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害,竟然令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这是宝儿第一次对自己倾诉心事,令唐逸心里酸酸的,平时那个在自己面前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地可爱宝儿,原来,心里仍然埋藏着那悲伤地回忆。更想不到,原来宝儿这么懂事,又哪里像个孩子了?

    “叔叔,宝儿以后再也不跳舞了。你别伤心难过,好吗?”

    唐逸却是松了老大一口气,看来宝儿是不用自己操心了,就算现在要她做个小米虫,她也不会变的好像兰姐般好吃懒做,一直对宝儿很苛刻,从初中就送去寄宿,就是担心环境太舒适地话,宝儿会变成另一个兰姐。毕竟,两人可是母女,现在唐逸终于松了一口气。

    至于宝儿会不会成为新新人类,又有什么关系呢?

    笑笑道:“你喜欢街舞就去跳,就算想作为职业也没关系,特别喜欢的话就不上学了,叔叔帮你找街舞教师和文化课教师,咱回家学,舍不得学校的朋友。叔叔就帮你保留学籍。偶尔去上上课,看看同学们。”

    宝儿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叔叔态度转变的这么快,摇了摇小脑袋,小声道:“其实,我想把街舞跳得棒棒的,是想教叔叔,叔叔现在笑容越来越少了,宝儿想学好了跳舞,带叔叔去街上跳,让叔叔笑容多一些!”

    唐逸笑笑,摸摸她小脑袋,柔声道:“真是孩子话。”看到宝儿这么懂事,唐逸胸怀大畅,伸手就拿过手包,找了找,却是没有多余地银行卡,就对宝儿道:“等回家,跟你妈说,以后你每月的零花钱涨到一千块,那个小凤姐,偶尔也要给她们点甜头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是她们这种人了,如果整天在你面前晃悠,又得不到任何好处,没准儿就出什么妖蛾子。”

    想了想又道:“算了算了,给甜头也不是长久之计,你就跟她说,你叔叔是谁好了,保管她不会再打什么歪主意。”

    宝儿挠着小脑袋,呆呆看着大异平常的叔叔。

    唐逸也觉得自己兴奋地过了头,疼爱宝儿也不是这么表现的,就讪讪一笑,说:“好了,早点去休息吧,总之以后你觉得对的事就去做,叔叔不会再干涉。“

    宝儿欢快的点头,突然嘻嘻一笑,说:“那我是不是可以旷课了?”

    “你敢!”唐逸瞪起了眼睛,伸手就想给宝儿屁股来一巴掌,但看到白色浴巾下宝儿玲珑有致的小身子,就缩回了手,说:“快去睡觉!”

    宝儿恩了一声,乖乖的回房。

    唐逸又看了会儿电视,听到主卧室里浴室门响,知道小妹洗过了澡,微微一笑,起身,哼着小曲向卧室走去……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市人民会堂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第一天听取了市政府市人大常委会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市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报告。

    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林卫国安林英段贺军等在主席台前排就座。

    市领导崔敬群唐逸黄向东曾庆明王丽珍张定中张强周文凯钱有智赵恩鸿吕臻,驻黄海部队首长李霄汉等出席会议并在主席台就座。

    鲁东省省委秘书长戴惠来,省市部分老领导在主席台就座。

    唐逸的工作报告获得了与会代表的热烈掌声,主席台上,戴惠来带头鼓掌,传递出了一个很清晰地信号,省里不希望此次的人代会出现任何意外。

    第一天的会议自然是波澜不惊,异常圆满的结束,但谁都知道,1月4号的市长选举才是重头戏。

    黄海宾馆和华天酒店承担了接待人大代表团的任务,其中华天酒店住进了三区三市六个代表团。

    迎宾阁3号别墅里,唐逸却在怔怔发呆,手机又一次响起了音乐,这几天,唐逸的电话特别忙。

    看了看号,接通,段贺军声音有些凝重,“市长,形势看不大清啊!有些团态度很暧昧。”

    唐逸笑笑:“不管怎么说,辛苦你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段贺军道:“我这就去宾馆那边儿再看看。”

    唐逸恩了一声,挂了电话,却又拿起了茶几上那两张照片发呆,一张照片微黄,似乎有些年头了,一张照片却是从杂志内页剪下来的,是黄海本地的财经杂志,销量不大,基本是政府内部购买,杂志地彩纸人物正是风姿绰约的王露,而那张微黄的照片上,是一名穿着朴素的妇女,似乎比王露要老了几岁,但两人极为酷似。

    微黄的照片是叶小璐的母亲,私家侦探调查了大半年,仍然没什么大的头绪,怕唐逸等得不耐,跑来黄海汇报,其实,唐逸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但当唐逸见到侦探拿的档案里叶小璐母亲地照片时,却是一下怔住,觉得是那么面熟,后来又仔细想,是了,如果打扮年轻些,几乎和王露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地。

    于是唐逸留下了照片,但没对侦探说什么,这大半年花了自己不少钱,唐逸虽然不心疼钱,但一码归一码,自己找到的话,也不必给侦探再付尾数。

    认真看着两张照片,唐逸却是越看越觉得像,这时门铃响起,唐逸就收起彩页照片,将那张发黄地照片留在茶几上,走去客厅门廊开门。

    王露笑吟吟俏立门前,“唐市长,真没想到您能打电话约我见面。”

    唐逸笑笑,做了个请的手势,王露翩然进屋,唐逸顺手将门关上,王露又是一愣,随即娇笑:“市长是为了人代会吧?怎么着,我这一票您都不放过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