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九章 红色小将最终弹

第二十九章 红色小将最终弹2017-11-8 23:47:25Ctrl+D 收藏本站

    允儿就给唐逸介绍,原来这家人就是允儿最好的朋友贞淑一家,贞淑因为弟弟逃北被审查,开除出了人民军,如今新义州政治气候宽松了一些,才取消了贞淑一家每个月去镇上安全机构报道的审查,贞淑也结了婚,现在在烧火炕的年轻男人就是贞淑的丈夫,叫做金一泰,贞淑和金一泰算不上自由恋爱,但也是互相看对了眼,不过两人结合可是波澜重重,因为贞淑家有政治问题,金一泰的父母开始无论如何也不同意这门亲事,幸好允儿来看了几次贞淑,金家打听下,虽然不知道这位有军人警卫的贞淑朋友是什么身份,但自从贞淑朋友来过之后,镇上人民干部明显对贞淑家不像以前那么苛刻,金一泰的父母这才同意了这桩婚事。

    今天允儿来看贞淑,贞淑就和丈夫金一泰回了娘家,贞淑父亲已经病故,只有母亲也就是那个老大娘和弟弟李玄成相依为命。

    李玄成现在可不敢再对允儿那种随便的态度了,一直毕恭毕敬的,在朝鲜农村,男尊女卑思想极为严重的氛围下,倒也极为罕见。

    不过谁也没注意到,李玄成看向唐逸的目光中,偶尔流露出的嫉妒和羡慕。

    唐逸向贞淑一家一一问好,又对允儿道:“带我出去走走吧,挺想看看你的故乡。”

    允儿小心翼翼道:“首长,外面很冷呢。”

    唐逸就笑着拂了下她鬓角秀气的发型:“再不听话我可生气了!”

    允儿无奈,只能将皮鞋拿过来,帮唐逸穿上,又对贞淑说了几句,贞淑出去,好一会儿才回来,手里拿着一件灰色的军官大衣,崭新崭新的,是贞淑和金一泰结婚时允儿送的礼物。对普通群众来说,正规人民军军官大衣可是极为昂贵的象征,代表了身份和地位,金一泰一直都舍不得穿。

    允儿大概觉得不好意思,和贞淑说话,好像是要她找别的棉衣。贞淑却执意将军大衣递到了允儿手上,允儿没办法,就将军大衣披到了唐逸身上。

    唐逸虽然觉得这套装扮实在难看,不伦不类,但看人家极为珍惜,也不好辜负,就笑着对贞淑说谢谢。

    贞淑金一泰允儿三个人陪着唐逸在村子里转悠,三名警卫在后面寸步不离。

    允儿走在唐逸身边。开心地不行。兴奋地讲东讲西。说起朝鲜农村地变化。她更是极为喜悦。以祖国为荣。但一不小心就说了句:“就是农村现象还很严重。村干部……“急忙就捂上了嘴。小心翼翼看了眼贞淑和她爱人。贞淑是懂一点中文地。但本来程度就不好。这几年被军队开除后更没了练习地机会。是以倒没听明白允儿说什么允儿这才松口气。小声对唐逸道:“首长。我回去再偷偷和你说。”

    唐逸就笑着点点头。

    去金一泰家看了看。贞淑将允儿送地一部分礼物拿回了婆家。金一泰父母看到那包装精美印着中文地各种生活用品。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都觉得同意儿子娶这房媳妇实在是有先见之明。

    如今地新义州农村。思想解放。村民地认知程度大概和国内刚刚改革开放时一些民众差不多。以有海外亲戚为荣。而新义州农村地村民。谁家有北方共和国地亲戚。都是引以为荣。更别说贞淑这位朋友好像大有来头了。

    出了金家。却见大块乌云渐渐遮住了日头。唐逸就叹口气:“又要下雪啊!”扭头对允儿道:“请你朋友一家进城。请他们吃一顿好吃地怎么样?”

    允儿有些发愁地道;“好是好。可是玄成去镇上买肉了。他和贞淑关系不太好。不等他地话他会乱想。又要和贞淑吵架了。”

    唐逸笑笑:“那就在贞淑家吃吧。人家辛辛苦苦准备的,再说我还没吃过朝鲜农家饭呢。开开眼界。”

    允儿开心的点头,只觉得首长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最会体谅人的人。

    一行人再次回到贞淑家不久,雪花就慢慢飘落,玄成已经从镇上回来,买了一斤猪肉一斤排骨,新义州农村居民地肉蛋还需凭票供应,要拿肉票和朝鲜币购买,缺一不可。

    当一家人围坐在木桌旁,贞淑和贞淑妈端上热腾腾的炖肉排骨汤以及各种朝鲜风味的辣白菜酱汤等等时,外面鹅毛大雪也沸沸扬扬洒落。

    唐逸执意没有去坐小桌,而是和贞淑家人一起围坐在贞淑母亲房间地木炕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和贞淑家人聊天,允儿做起了翻译。

    三名警卫在厢房开饭,唐逸叫了两次,见他们执意不肯上桌,何况桌子旁也确实坐不了这些人,也只得作罢。

    唐逸随和的与贞淑一家聊天,但突然发现,李玄成的目光不时偷偷在允儿身上徘徊,那眼睛里男人的炙热可瞒不过唐逸,唐逸微怔,在他眼里,允儿是清纯可爱的女孩儿,但她的纯净使得人很难升起那种男人侵犯女人的念头和冲动。

    李玄成心中却是又恨又妒,对允儿,他开始只是当姐姐的朋友看待的,虽然允儿很漂亮,但他也从来没什么想法,但去年夏天允儿来,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他清晰地记得允儿当时带给他的震撼。

    贴身的纱裙衬托出允儿曼妙的曲线,高耸的胸部裙摆下露出雪白的小腿,在阳光下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白色束胸和内裤的轮廓,当时李玄成欲火中烧,以后的日子,几乎每晚都在想象允儿和自己在一起地画面,对其他女人李玄成却是再没了兴趣,家里提了几次亲,他都一口回绝,却是一心琢磨怎么能打动允儿,当然,他也知道别说现在,就算允儿在部队时,自己也远远配不上她。但人有时候就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痴迷,现在看着允儿,李玄成再一次想起穿着白裙时允儿的动人姿态,他自不知道那件连衣裙是兰姐给允儿买的,更逼着允儿穿了一次,以后允儿就再没穿过。

    而看到唐逸。李玄成心里一阵嫉恨又涌了上来,对唐逸和允儿的关系,贞淑一家自然心知肚明,想到唐逸占有了自己清纯可人的梦中情人,可以和允儿夜夜欢愉,李玄成就觉得血气上涌,心里更酸酸的。

    一家人边吃喝边看电视,谁也没注意到李玄成的异样。

    电视机是贞淑家唯一的奢侈品,十二寸黑白电视。也是允儿送地,画面倒很清晰,雪花不多。当然,对于看惯了液晶以及当时地伪高清电视画质的唐逸来说,就是另一番新奇地感受了。

    正播放朝鲜新闻,电视荧幕上,漂亮而打扮朴素的播音员说了几句话,画面就切换成唐逸和朝鲜金副外相谈话的场景。

    本来渐渐去了拘束,热火朝天闲聊地贞淑一家人突然就沉寂下来,都怔怔看着电视屏幕发呆。

    允儿小声翻译,“首长。新闻是说金玄成副外相和您进行亲切友好的谈话,您在谈话里说,中朝友谊是鲜血凝结而成的,是牢不可破的友谊,中华民族和朝鲜民族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

    最后又小心翼翼道:“还说,还说您最后祝愿最高领袖永远健康,伟大的领袖是您最尊敬的人。”

    允儿已经不是当初的革命青年,虽然仍旧那么朴实可爱,但也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世界观。她对最高领袖自然是发自内心地尊重,但也知道自己的首长爱人不大看得惯最高领袖的一些做法,更不会喊这种无聊地口号。

    唐逸就无奈的笑笑,不过朝鲜官方新闻外面也没人当真,倒也不必去吹毛求疵。

    见允儿低下头,似乎有些难为情,唐逸就笑着拍拍她娇嫩的小手,说:“国情不同,如果你以自己的国家为耻。那我带你回国内可就错了。”

    允儿抬起秀丽的面庞。说:“我当然不会啦,我是怕……”她是怕首长爱人看轻自己的祖国。但这话也不必说出来了,听到首长反而开解自己,允儿感激之下,抓起唐逸的手就轻轻亲了一口,唐逸笑笑,拍拍她的小手,就将手缩了回来。唐逸伸筷子去夹辣白菜的时候才发觉贞淑一家脸上都是惶恐,笑了笑道:“怎么了?我帽子太大了?”

    允儿就扑哧一笑,却没有将话翻过去,免得破坏首长地威严形象。

    贞淑一家自然是想不到允儿嘴里的首长竟然是和自己国家外长同一级别的领导,不管唐逸再怎么和蔼可亲的同他们讲话,他们却是再不敢胡乱出声了,只是规规矩矩的夹菜吃饭,而且金一泰贞淑玄成很快就说吃好了,下了桌,金一泰和贞淑就赶忙回家。

    玄成出了门,就是叹口气,嫉妒气愤早已消失不见,原来,朴允儿是做了这种大人物的情人,李玄成有些无奈,更有些惶恐,自己幸亏没办出什么傻事,不然肯定会连累全家。

    看了看方向,无聊的向一个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家走去。

    贞淑家里,散了饭局,外面已经是大雪滔天,细密的雪粒一阵紧似一阵。

    唐逸正从窗口向外望地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接通,李光武唉声叹气,“早知道不带你下乡了,这样,你等着,我调直升机过去。”

    唐逸笑道:“算了,天气恶劣,直升机也不安全,我在这睡一晚,明天再说吧。”

    李光武道:“那行吗?”

    “行的,没问题。”唐逸挂了电话,又拨号通知了蔡明,这才有些奇怪,对正忙着收拾碗筷的允儿道:“手机拿来。”

    允儿自不会问为什么,就去房间拿了手机,唐逸看了眼,信号全无,而自己的手机信号虽然微弱,总算有一两个格,摇摇头说:“允儿,你该换手机了。这个兰姐,买手机也不会买。”早忘了手机是自己选的。

    却不想允儿小心翼翼的提出了不同意见:“首长,我。我用惯了,不,不想换。”

    唐逸就是一笑,“你呀,感情太丰富,手机不过是个工具。也舍不得吗?”见允儿怯怯的低下头,就无奈的道:“算了,不换就不换。”

    哦,允儿低着头答应一声。

    唐逸又道:“雪大,今晚要住这里了,有房间吧?”

    “有,可是,好吧。”允儿看着外面的大雪,虽然担心首长在这里会受冻。但也没有其它好办法。

    允儿和几名卫士沟通了下,房间很快安排好,唐逸住东边地卧室。女兵和贞淑妈住西卧室,两名男卫士住厢房。至于李玄成,自从允儿来了乡下,他就一直住姐姐贞淑家。

    允儿和女警卫冒着大雪从贞淑家抱回了一摞崭新地被褥,是陪嫁的嫁妆,一直没用过。

    回到家,允儿帮唐逸铺床,女警卫就去烧火,唐逸从窗口看着两名男警卫一摞摞地将柴禾抱进来。就叹口气说:“别把人家今年的柴禾都烧光。”随即转头对允儿道:“走的时候给大娘家买一套煤气炊具吧。”村子里有一两户进城打工先富起来的农户已经开始用煤气罐。

    允儿点了点头,就拍着铺好的褥子说:“首长,您来坐坐,行不行?”

    唐逸看着铺的高高地红色被褥,笑道:“允儿铺的,那有什么不行的。”

    允儿甜甜一笑,又去了外面,不一会儿搬了木桌过来,是吃饭的桌子。她铺上桌布,又从橱子里拿出几本书和笔记本放到了桌上,她在这里住了三天了,一直是女卫士和她睡这间房。

    “首长,您看书吧,刚才婶婶叫我把电视搬过来,可我知道这里的电视节目您肯定不喜欢看。”

    唐逸接过允儿递来的书,不等允儿来服侍,自己脱了鞋盘坐在桌前。允儿就将他皮鞋放好。也脱鞋上了炕,在桌子另一边跪坐下来。翻开笔记本说:“首长,外面烧水呢,我先改一改稿子,等水烧开了您再洗澡休息。”

    唐逸点点头,又好奇的问:“什么稿子?”

    允儿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说:“是,是我写的小说,和出版社签约了,我想再改改。”

    唐逸就是一愣,说:“出版小说?我怎么不知道?来,给我看看。”

    允儿虽然难为情,怕首长笑自己,但还是听话地将笔记本递给唐逸,小声说:“我,我写的不好,就没和您说。”

    唐逸皱眉道:“以后这种大事一定要和我说,上当受骗怎么办?”

    允儿低着头,不敢吱声。

    唐逸翻开笔记本,开始只是随意的浏览,但马上就是一怔,又从头细细读起,文笔清新,宛如允儿其人,而小说讲述地是发生在一名青春少女身边的一件件小事,没有情爱缠绵,没有激情四溢,淡淡的,如一汪清泉,在一个个小故事中阐述出主人公对当今社会的一些看法,而从那纯洁如水的主人公视角来看这个社会,开始唐逸只是觉得新奇,但看着看着就仿佛涉身其中,竟是觉得莫名的震撼,当他掩卷之时,就是轻轻叹了口气,看过这篇小说,竟然觉得心灵宛如被清泉洗涤,心中千般滋味一一飘过,更有些怅然若失。

    允儿一直不好意思抬头,手抚弄着衣角也不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唐逸感慨的道:“打动心灵的作品!允儿,你以后一定会成为当红的美少女作家,不对,你地作品和她们的比,简直是一种亵渎。”

    允儿惊喜的抬头,说:“首长,您喜欢看?”

    唐逸点点头,说:“写得真好,允儿,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允儿满心甜蜜,又有些害羞,低着头不说话。

    唐逸又翻开笔记本,笑道:“我再看一遍,你的作品有很多人生哲理啊,我这个满身污垢的俗人需要被点化一下。”

    允儿不好意思的又低下头,随即轻呼一声,说:“水早就烧开了吧,我去拿。”

    唐逸随意的点点头,也没在意。

    水早就烧开好一会儿,允儿不出去,自然没人来打搅他俩。

    等女卫士抬进来一个大木盆。允儿又一壶壶热水的往里倒水的时候,唐逸才怔住,说:“干什么?”

    允儿一边倒水,一边怪不好意思地说:“首长,这里条件很简陋的,没有淋浴。您暂时将就一下。”顿了顿说:“我,我帮您搓背,能洗干净的。”

    唐逸苦笑。

    等放好水,允儿摆好香皂新毛巾,新内衣,女卫士早退了出去,允儿就道:“内衣是贞淑爱人地,没穿过。”

    唐逸点点头。

    “首长,我帮您脱衣服。”允儿又走过来帮唐逸褪衣服。倒是落落大方。

    少女清香扑面,唐逸就摆摆手,“我自己洗。像你说的,凑合一晚,没什么。”

    允儿知道唐逸脾气,虽然眼神有些黯淡,还是点点头,乖乖的出去,带上了门。

    唐逸坐在木盆里,胡乱的洗了洗身子,擦干净。换上麻布睡衣睡裤,硬邦邦的,皮肤有摩擦的异样感觉,唐逸就无奈地摇摇头。

    屋内烧得倒是火热,穿着睡衣睡裤也不觉得冷,唐逸就喊了允儿一声,很快允儿就进来收拾残局,和女卫士一起将木盆端出去,拿抹布抹干净地上水渍。又说:“首长,我洗个澡就回来。”

    唐逸微微点头,看情形也知道要和允儿一屋睡,总不能要允儿和女卫士老大娘三个人挤一间房。不过允儿极为听话,和她以前也住过一屋,倒没什么心理负担。

    唐逸又拿起允儿小说地手稿看,越看越是赞叹,文字轻灵,令人手不释卷。

    门咯吱一响。允儿走了进来。长发湿湿的,清新地香气马上充斥整个房间。

    允儿又回手带上门。轻盈的坐到木炕上,她没有穿袜子,雪白的小脚不带任何修饰,却是晶莹如玉,更显得可爱秀气,唐逸就笑着将笔记本递给她,说:“给,今晚你不许睡,就改一晚稿子吧。”

    允儿却是嫣然一笑,说:“我就知道首长会这么说。”

    唐逸道:“要不你睡,我帮你改改手稿。”

    允儿摇摇头,就拿起笔记本看起来,唐逸拿起允儿的中文版朝鲜革命小说,无聊的翻着,抬眼,却见允儿小脸红扑扑的,唐逸就道:“热就脱了风衣。”

    允儿一怔,小心翼翼道:“可以吗?”

    唐逸忍俊不禁,点了点头。

    允儿就站起身,将披着地黑白格风衣脱掉,露出里面洁白的睡衣睡裤,面料有些类似绸子,光滑闪亮,贴在身上,曲线玲珑,使得允儿清纯中多了几分娟秀的少女动人风情。

    唐逸和允儿在桌子两旁相对而坐,各忙各地,过了一会儿,唐逸发现允儿不时偷偷抬眼看自己,不由得笑道:“怎么了?有事就说。”

    允儿就怯怯的低下头,说:“我没事。”

    “知道你有事,不说我可生气了!是不是想咨询稿费的问题?怕上当?放心,回黄海我再找人帮你和出版社谈,让你一次就能发家致富,以后啊,我还得跟你要钱花呢。”

    允儿欢快的道:“我的钱都给首长。”

    唐逸笑道:“那可不成,你又不是卖身给我了,没有那道理。”

    允儿脸色就黯淡下来,慢慢低下了头,轻声道:“其实,其实我刚才是想说,首长可不可以抱抱我,我,我好想知道,被首长抱在怀里是什么感觉……”

    看着允儿黯然神伤的模样,唐逸一阵不忍,随即就笑:“这有什么?来吧,今天就抱着我们允儿看稿子,咱俩一起看!”说着话伸开双手做拥抱状。

    允儿马上笑了,神采飞扬,兴奋的跳起来,但等绕过桌子跑到唐逸身边时又停下,小声问:“我,我真的可以?”

    唐逸笑着点头,允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坐进了唐逸怀里。

    唐逸伸手轻轻抱住允儿柔软地腰肢,明显感觉到允儿身子一颤。

    唐逸没说话,允儿也不说话,打开笔记本看稿子。

    其实搂到允儿,唐逸已经后悔。虽说平时的允儿很难令人升起邪恶的念头,但现在交臀叠股,耳鬓厮磨,其香艳难以名状,隔着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感觉到少女身体的柔软滑腻和那诱人的弹力。

    好半天,允儿也没能翻到第二页。而唐逸也慢慢觉察出了自己身体地变化,越是想压下那念头,顶着少女诱人的翘臀,欲念却是更加蓬勃高涨。

    允儿柔软的身子起了阵阵颤栗,终于,笔记本啪嗒掉在了桌上。

    唐逸一惊,刚想放开她,允儿清纯秀美地脸蛋却是贴在唐逸脸上,呢喃道:“首长。我,我怎么这么热?”

    娇颜柔嫩,甜香扑嘴。唐逸犹豫了一下,终于,将嘴贴了过去,轻轻吻在允儿小巧的红唇上,允儿却是一下从意乱情迷中惊醒,吃惊的睁大眼睛看着唐逸,她从来没想过首长会主动吻她,惊吓之下,早忘了该怎么回应。唐逸舌头却已伸进她香甜地小嘴里,去纠缠她那柔滑灵巧的小香舌,用力吸吮,好像恨不得将她吞进肚里。

    几分钟后,唐逸放开允儿,微微一笑,允儿大口喘着气,清澈的大眼睛却是傻傻看着唐逸,不知道首长是什么意思?唐逸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难得自己主动,允儿却偏偏就好像少了一根弦。

    但思及允儿这些年度过的青春岁月,唐逸也知道,允儿是不可能像正常女孩子那样去交男朋友了,一来她自己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二来允儿身上的秘密也使得自己很难放心真正放手。

    而允儿干涸的精神世界里,成为自己地爱人大概是她唯一地精神寄托,虽然有些病态。这却是事实存在。

    唐逸已经下了决心就不会后悔。更不会半途而废,伸手就去解允儿胸口的睡衣纽扣。允儿下意识一躲,随即才明白过来,惊喜地喊:“首长!你,你是想我作你的爱人?”

    唐逸就嘘了一声,木墙很薄,隔壁就睡着贞淑妈和女军人,声音太大她们可是能听到。

    允儿急忙紧紧捂住自己的小嘴,动作可爱极了。唐逸伸出手,慢慢解开允儿睡衣纽扣,随着扣子被一个个解开,允儿白皙地肌肤慢慢裸露,唐逸的手也颤抖起来,以往的几名红颜,都是在种种特定条件下和自己发生了关系,而允儿,是第一个令自己有偷情感觉的女孩,至于不想令允儿孤独一生到底是自己早就想占有她的借口还是真实想法,唐逸自己也搞不清。

    允儿的睡衣从肩头滑落,露出凝脂般的玉肩,唐逸呼吸粗重起来,伸手,就拽住允儿裤脚,允儿轻轻抬了抬身子,任由唐逸将自己的睡裤脱掉。

    除了雪白的轻纱束胸轻纱亵裤,允儿全身上下不着一缕,露出令人热血沸腾地雪白,清纯诱人至极,就好像等待采摘的天使。

    允儿有些害羞,轻轻别过了身子,丰满的酥胸紧紧裹在雪白轻纱内,腰身却是细瘦而欣长,后背雪白光洁如玉,使人不禁想强行从背后搂住让她无法抵抗。

    唐逸轻轻一动,允儿已经顺从的躺在了红色锦被上,雪白的,鲜红的锦被,给人一种极强烈的视觉冲击,唐逸全身血液沸腾,慢慢压下……

    允儿是不安的,虽然她第一次和唐逸见面就是在招待所的床上,但那时候她对唐逸没有任何感情,只是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而随着和唐逸地相识相知,她已经义无反顾的喜欢上这位年青睿智而又体贴的首长爱人。

    现在的她心如鹿撞,一时欢喜的无可名状,一时又惶恐的难以言表,因为她担心,担心首长不喜欢她的身子,不喜欢她的服侍。

    看着咬着嘴唇,紧张不安的允儿,唐逸突然有种大灰狼欺负小白兔地感觉,虽然隐隐觉得自己有些无耻,却又有一种别样地刺激。

    终于,允儿如同雪白的小羊羔,裸不着一缕地躺在了红色锦被上,怯怯的看着唐逸,唐逸粗重的喘息,身子颤抖着,慢慢伏了上去。

    “啊!”允儿痛呼一声,雪白的小手突然拼命的抓紧了红色锦被,很快,就被唐逸的大手五指交叉,紧紧握住。

    红色锦被慢慢抖动,由慢到快,唐逸尽情的欺负着身下怯生生的美丽小羊羔,允儿身子很软,但不是兰姐的那种绵软,是充满了张力的柔软,从小接受舞蹈训练,到现在也从没丢掉功课的允儿,其身体之柔软程度比那些芭蕾舞大师毫不逊色。

    在唐逸身下,允儿轻轻扭动着,是女人的本能,尽管生涩,却已经令唐逸骨头酥麻,尤其是盘在唐逸腰际,允儿那可以扭出美妙舞姿的双腿,轻轻动呀动的,那种滋味简直就要人的命。

    唐逸拼命的冲刺,本来因为疼痛而清醒,小心翼翼取悦唐逸的允儿渐渐迷离,天籁般清脆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在唐逸身下,允儿渐渐瘫软,任由唐逸像揉面条一样将她柔软的娇嫩身体揉来揉去,尽情的征服和疼爱……

    允儿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充满难以言喻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早晨的阳光从窗帘透进来,唐逸慢慢睁开了眼睛,怀里软玉温香,允儿正睁着清澈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

    唐逸就是微微一笑:“早醒了?”

    允儿点点头,怯怯的问:“首长,我,对不起,我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首长,我,我下次不会了,您别生气。”

    唐逸怔了下,随即苦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挠挠头,笑道:“你表现的很好,你,你那是正常反应,要是从头到尾都能清醒我才生气呢!”

    “啊?”允儿就开心的笑了,终于成为了首长亲密的爱人,而且首长说自己“表现很好”,允儿心里幸福甜蜜,就拼命的抱住唐逸身子,在唐逸胸口用力亲了一下。

    就在唐逸想搂住她再缠绵一会儿时候,允儿已经很技巧的从被子里钻出,而又没有令寒冷吹进,允儿快速的穿起衣服,说:“首长,我去帮您打洗脸水和漱口水,还有,还有冲澡水……”

    唐逸微微点头,拿起手机开机,已经九点多了。谢谢大家的支持,昨天涨了两百多票,谢谢了,不过敌军也在涨票,距离第五还有一百五六十票的差距,再小声拉次月票,大家再拉扯拉扯我,咱一鼓作气,帮《官道》再在第五六名上待几天成不?谢谢了!

    另外我拉月票可不是因为推倒了允儿才拉,汗死,因为就算对我等淫民来说,叶子的推倒可以说是惊喜,允儿太顺理成章了,也没啥值得期待的,更别说还有很多对后宫种马不太感冒的书友了,本来想把这章押后的,免得别人说我为了拉月票而推倒,何况我知道这次推倒其实没什么效果,反而可能会有反效果,但情节到了,想了想也就写了。

    所以大家就别管这章内容了,就为了我好不容易写了一整天推倒区区一千多字实在太耗费时间了写出了八千字,大家就鼓励我一下吧,谢谢了!

    以上我说的是不是太实在了,汗,都是我的心里话,大家不要笑话我……

    明天还是晚上十点后更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