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四章 人事局长

第三十四章 人事局长2017-11-8 23:47:30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书房里,唐逸看着刚刚用毛笔字写下的三个名字,王文卓高益民沈阳,是组织部其余三位副部长,人事局局长,就算不是从组织部提拔,但一段时间后,大多会挂上组织部副部长的头衔,而如果自己真能拿下孙少团,很大可能会由这三人其中的一人暂时兼任人事局局长,而这三个人,其中两个是黄向东一手提拔的死党。8

    常务副部长王文卓就不必说了,省里下来的干部,大概是准备接黄向东组织部长这个位子的,但因为副省级城市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任免,不同于其余省管干部,需要得到中组部的批准,是以王文卓暂时在常务副部长的位子上熬资历,但想来他的升迁问题也即将提上那边的日程。

    高益民,黄海本地人,是以不大可能有争组织部长的希望,这也使得他和王文卓之间没有任何裂痕,是黄向东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只有沈阳,好像和黄向东走得并不近,但圈子这种事,外人都是雾里看花,谁又能真正清楚对方的底细?

    就好像纪委曾庆明,外人看,可能他已经成了自己圈子里的人,但唐逸却知道,曾庆明原则性很强,不会无条件跟自己走,而且,他在中纪委是很有些关系的,郭书记和自己通电话甚至都提到过他,问了问他的近况,由此可见曾庆明人面之广看着这三个名字,唐逸左右衡量,头就有些疼,揉揉太阳穴,又从书桌抽屉拿出了齐洁送来的资料,都是黄海市副厅及以上干部的材料,有些很详尽,有些就寥寥几笔。

    翻了一会儿,唐逸又叹口气,将材料合上。重新放回抽屉,锁好。

    人事局局长的任免,可以说是唐逸上任来最输不起的一场博弈,王标,就算最后没能撼动他,那也是纪委的问题。和自己干系不大,而动孙少团,不管是最终没能拿下他,或是新人事局长仍然是黄向东一方的人,那无疑自己会成为一个笑柄。

    唐逸甚至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急了些,官场的事,最忌讳的就是急之一字。

    点上颗烟,唐逸拿起鼠标,无意识的就双击了游戏图标。随即就苦笑一声,想了想,输入了帐号和密码。

    还是三十多级地小魔。还在地府里发呆,自从上次被人杀掉,唐逸还没有进入过游戏。

    地府里来来往往,转生的角色越来越多,旁边游戏画面突然爆出一团团璀璨的烟花,却是游戏里的名人结婚游行,地府里很快密密麻麻堆满了庆祝的玩家。

    唐逸无聊地从无常那里飞到了长安西。一圈人在PK。唐逸摇摇头。正准备下游戏。却见旁边一个逍遥生角色正连串地喊:“买血药。买血药!”

    游戏里。男人这个种族不管是单P。群P。都是当之无愧地王者。但炼就一个极品男人却是极难。不说要法满转生需要消耗地时间金钱。就初期练级。从来没有队伍喜欢带攻击力等于零地男人。

    唐逸摇摇头。就将身上地一堆黑山药一股脑扔到他身上。然后下线走人。

    游戏里转了一圈儿。脑筋倒是清醒了许多。拿起茶杯咂了一口。继续拿出抽屉里地名单。慢慢翻看起来。

    黄海宾馆市委市zf接待专用地贵宾厅小包厢里。唐逸正与王露以及路北区区长孔亮说话。

    王露怎么也想不到唐逸会主动打电话约见自己。在和女儿见过面后。王露正准备借这个因头来看看唐逸呢。不想唐逸上午打来电话。不但约她见面。话里更隐隐提到希望见见路北区比较靠得住地干部。听到唐逸用“靠得住”这三个字。王露心下大安。那说明唐市长是把自己看成他地人了。那么。以后只需要为唐市长奔走呐喊。只要唐市长不倒。自己在黄海自然会如鱼得水。尤其是在华天酒店地权力争夺中。更有了绝大地助力。

    唐逸要见的干部,自然不是一把就是二把,在路北区区委书记贾有全以及区长孔亮之间,王露认真衡量了一番,最后,选择地是孔亮,因为孔亮有年龄优势,刚刚四十出头,而且办事很有自己的一套,不似贾有全,往往给人一种媚上的感觉,而且孔亮办出的事,又很能令领导满意,处理敏感问题可以说是滴水不漏,王露琢磨着,唐逸应该是得意孔亮这种类型的干部。

    孔亮借着敬酒的机会也在观察唐逸,这位据说是那位威震华夏的唐姓老人的嫡孙,中央空降干部,三十出头的副部级官员,来到黄海不到一年地时间里,已经俨然形成了能和黄海旧格局对抗的姿态。

    孔亮听过一个传闻,就是在刚刚有消息说唐逸会来黄海时,据说前任副书记,现在调往西南的那位人物摔了杯子,而人大林主任更曾经去九水山太清庙,同本地最负盛名的知了大师彻谈了一夜,以解迷津。8

    虽说消息可能是仇视他们的人传出来的,但唐逸在他们那个层次的干部里,名头之响可见一斑,倒是市委以王书记为首的一班干部,似乎很不服气,但这一年来的走势看,明显是唐高黄低。

    官场有些干部是很迷信地,当然,也确实是因为仕途有个特点,往往是一顺百顺,一不顺则百不顺,而现在看黄海官场,很明显是唐派处于上升期,黄派则渐渐进入低潮,官场上,想从低谷爬出来,需要付出十二倍的艰辛努力,这点,孔亮很清楚。

    唐派正是走高之势,借势而上,往往是很多官员青云直上的不二法门,但孔亮同样知道,一些客观规律在黄海并不适用,因为黄海的势力角逐,不但牵动省委的神经,甚至涉及到了更高的层面,而这种层次的斗争,是很凶险的。像他这种级别的干部随时都可能被当作替罪羊牺牲掉,如果站队正确,自然会进步神速,但站错了队地话,就可能万劫不得翻身,倒不如安安稳稳作他地副厅级干部。所以,他要观察唐逸,了解唐逸,免得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唐逸夹了一筷金黄地雪鱼,轻叹口气:“江中之珍,终究是人类腹中之物,位于食物链最顶端,咱们就可以随意挑选美食。看似对这些生物不公,但大自然地发展规律就是这个样子,跳出自然发展规律。那就不在五行中了,不是圣人,就是出家人。”

    王露娇笑道:“唐市长说的透彻,我们这些俗人就吃不过这些感悟。”

    唐逸笑了笑,转向孔亮,说:“zf的工作,同样讲究自然规律,急不得,缓不得。火候要拿捏好,现在提倡开拓,提倡进取,但咱们党的几次重大失误,却都是因为急于求成这四个字啊!”

    孔亮默默点头,对党的政策,他自然不好发表什么观点,但这些话,唐逸已经足够分量讲了。不仅仅是因为他这个副部级市长地职位,也因为他本身就是执政体系中某一个强大群体的组成部分,甚至可能是未来的代表人物。

    孔亮也马上意识到唐逸和自己接触过的官员有着多么巨大的不同,那是一种层次上的不同,看问题角度的不同,甚至对于中央的一些政策,唐逸也会用批判的眼光来看,而不是从执行者地角度只想着怎么去落实执行。

    唐逸又接着道:“但具体到执行上,很多问题就要快刀斩乱麻。不能磨磨蹭蹭。会使得问题越来越复杂,就好像你们路北小河路的拆迁工作吧。就是因为太多顾虑,使得一些钉子户坐地起价,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孔亮脸有些热,点了点头,说:“我回去一定尽快部署,尽快将拆迁工作作好。”

    唐逸笑了笑,拿起茶杯喝茶。

    过了一会儿,孔亮出去接电话,王露忍不住说:“唐市长,其实孔区长很有能力,小河路拆迁一直拖到现在,责任可不在他……”孔区长在自己面前被唐市长批评,王露就觉得有些不安。

    唐逸摆摆手,笑道:“不说这个。”唐逸明白王露的意思,但王露却是不明白官场上地事,今天是私人酒宴,自己敲打孔亮几句,那说明自己看重他,这点,孔亮自然会心知肚明。

    王露就不敢再说,唐逸想了想说:“王总,有这么件事,不知道你对加入金钥匙有没有兴趣。”

    王露一愣,“金钥匙?哪个金钥匙?”

    唐逸笑道:“有几个金钥匙?就是那个酒店联盟。”

    “想,当然想!”王露不假思索的道,这也根本不用考虑,有哪家酒店不想进入门槛极高的金钥匙联盟呢?能进入金钥匙,代表着酒店本身就上了一个档次。

    随即王露就有些疑惑,又小心翼翼问:“唐市长能帮我介绍金钥匙组织的成员认识?”

    唐逸点点头,“差不多吧,不过你的酒店能不能通过审核,还要靠自己。”

    王露连连点头,却是想不到这一趟大有斩获,而且,如果自己真能推动酒店进入金钥匙联盟,则在董事中,自己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会得到大大的加强,而自己更可以借应对“金钥匙”的考察来清除异己,安排自己的人进管理层,那几个败家子可是无可奈何了吧?

    王露喜滋滋地就拿起酒杯敬酒,她知道唐逸酒量浅,是以只是浅酌了一口,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见孔亮还没有回来,就小声问:“唐市长,您,您最近见没见过小璐?”

    唐逸说:“见了一面,她挺好的,咱就不谈她了,好吧“好,好。”王露忙点头,但她晓得,虽然唐市长不喜欢和她谈小璐,但帮她推动进入金钥匙联盟那是冲谁的面子?却是想不到,唐市长这么疼小璐。

    酒宴尽欢而散,临走时唐逸握着孔亮的手笑道:“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孔亮就有些激动,半个小时前,唐逸给他的印象是淡然而深沉,有些可怕,有些难测。但这些几乎是高级干部普遍具有的特质,而现在,唐逸给他印象更深的是那种志存高远,那种京城大家指点江山的奇妙感觉,半小时,孔亮知道。短短半个小时,唐市长就使得自己地天平完全向他倾斜,孔亮虽然隐隐觉得自己修炼还是有些不到家,但这何尝不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唐逸的魅力?

    书记办公会,当唐逸拿出厚厚一叠资料,证明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局长孙少团数次醉酒后骚扰局内异性干部职工时,会场马上冷却了下来。

    除了唐逸,其余几名主要领导大概还都在考虑王标的问题,却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唐逸突然扔下了重磅炸弹。

    资料很详实,有几名受害者地口述材料,也有目击者证明。

    崔敬群就皱起了眉头。他是见不得这个的,很快就用一句“严肃处理”为这件事定了调子王丽珍也气愤的道:“是应该严肃处理,我建议给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崔敬群看向了唐逸,问道:“唐市长是什么意见?”人事局是市直部门,干部任免上唐逸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

    唐逸道:“这样道德败坏的干部,我不认为还有留在领导岗位上地必要。”

    黄卫东微微皱了下眉头,但没有说话。

    唐逸又转向王丽珍,“王书记,同样作为女人。您应该更有切肤之痛吧,我同意您地意见,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人事局领导岗位。”

    王丽珍脸色就有些难看,嗯嗯了几声,拿起茶杯喝水。

    见没人提出反对意见,崔敬群就点点头,说:“那就按唐逸市长意见处理。”

    散会时,王丽珍就跟在崔敬群身后。进了小会议室旁边的书记办公室,唐逸和曾庆明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几天后临时召开地人大常委会上,孙少团就被免职,调去政协任普通干部,虽然保留了副厅级待遇,但毫无疑问,孙少团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

    拿下孙少团看似很轻松,唐逸却知道。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人事局局长的任命才是重头戏。

    临时主持人事局工作的副局长秦成仁三天两头跑到唐逸办公室,汇报的工作都是一些鸡毛蒜皮地小事。也难为他能找出理由堂而皇之向唐逸汇报。

    唐逸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虽然他不是唐逸心目中的合适人选,但唐逸还是很耐心地听他的“汇报”,态度也很好,甚至使得秦成仁产生出一种错觉,那就是唐市长明白他的来意,而且,有提拔他的意思。

    唐逸也接到了吴凤娟的电话,说是张春燕托她向唐市长说句谢谢,唐逸当时勉励了吴凤娟几句,更谈了谈吴凤娟今后的工作安排,其实有唐逸在,驻京办实在名存实亡,只是跑一些小事,大的事项,唐逸自然会亲自出马。

    而且唐逸对驻京办的资金控制是比较严格的,这也使得吴凤娟早就萌生了退意,听到市长主动谈起,吴凤娟求之不得,但她当然不会提什么要求,只说一切听从市长安排。

    结束了和吴凤娟地通话,唐逸回银月花园的路上还在琢磨在黄海怎么安置吴凤娟,要将她安置在一个能发挥自己能力而又摸不到钱财的岗位,实在是有些难。

    今天是周三,家里就兰姐和李婶两个人,兰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乌黑的秀发烫成了那种短短的小碎卷,这种妩媚的发型特别有女人味儿,展现出少妇万种风情,加之兰姐在家穿着一套薄薄的粉红家居服,胸前高耸的将身上的衣衫撑得高高隆起,分外醒目,粉色长裤裤脚露出纤细地足踝和柔弱的雪白小脚,很容易令人想起她双腿的绵软,兰姐总是很容易激发男人的征服。

    唐逸看到她的装扮愣了一下,兰姐也呆住,她出来倒垃圾,没想到就见到了黑面神,事先唐逸可没有来过电话。

    唐逸皱眉道:“花枝招展的,也不怕人起歹心,家里平时就你和李婶,多注意点!”随之眼睛就瞅到了兰姐粉色拖鞋里光着的小脚上。兰姐吓得将雪白的小脚向拖鞋里缩,更用力勾起小巧的脚趾躲避唐逸地目光,唐逸哼了一声,“看你,光着个脚,成什么样子!又不是夏天!”

    兰姐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唐逸就摇摇头,进了屋。

    兰姐受气包似地低着头跟进来,关了门,也不敢跟唐逸说话。

    唐逸就道:“我去书房琢磨点事,吃饭的时候叫我。”这几天,因为人事局长地空缺,几乎每天迎宾阁都有人去见自己,是以唐逸才回了家,好好安静思量一下。

    兰姐哦了一声。等唐逸走到书房门口,她猛地想起一件事,就小声喊:“唐书记。唐书记?”

    唐逸哭笑不得,回头道:“特务接头啊?有事就大大方方说!”

    兰姐甜甜一笑,令唐逸更为挠头,随即兰姐才道:“是张春梅,她说妹妹多亏您作主,把那个什么孙局长撤了职,她想和妹妹一起来看看您,问您可以不。”

    “张春梅?”唐逸随即想起,是那个团委的干部。妹妹?张春燕么?唐逸就是一笑,倒也巧了,就道:“不用了,你跟她们说,不用来看我,好好工作。”

    兰姐就哦了一声,随即好奇的问:“唐书记,您撤了一个局长?张春梅可佩服您了,说您是她见过的最有魄力地领导。”说着话自己也有些自豪。好像别人夸黑面神她也倍有面子一样,大概是一种主贵仆荣的心态吧。

    唐逸笑着摆摆手,就进了书房,兰姐则美滋滋哼着歌进厨房,刚刚黑面神骂她怕是怕,但黑面神话里话外,分明是觉得她很有女人诱惑力嘛,兰姐想通这点,却是心里美得冒泡。

    唐逸进书房。靠在宽大的座椅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电话音乐突然响起,唐逸坐直身子。拿起电话就是一笑,接通,笑道:“妈,听齐洁说你又在南太平洋买了个岛?您有收藏癖啊?”

    “去,没大没小的!”萧金华就斥了他一句,然后就咯咯一笑,说:“儿子,过几天去黄海看看你,老听齐洁说黄海环境多么好,我可一次没去过呢。”唐逸精神就是一振,说:“妈,那你说话可得算数,一定要来,我和小妹好好陪你几天。”

    萧金华听得出儿子感情的真挚,欣慰的一笑,“行,我一定去。”轻叹口气,“最近,真有些累了。”

    唐逸就道:“那就回来吧,现在通讯方便,可以用视频会议遥控你的公司吧,妈,回来吧,来黄海住,要不,就去和爷爷住。”

    萧金华笑笑,“再看吧,没准儿闲下来更累呢?”顿了下,又道;B那边我找代理和他们谈了,安排常规赛暂时有难度,不过今年的季前赛可以放两场在黄海,你放心吧,虽然是季前赛,他们答应这两场比赛当家球星都会参加。”

    唐逸就是一笑:“那咱们可走在曰本前面了,谢谢老妈,咱黄海又可以出一次风头!”

    萧金华道;“真要谢我,就赶紧帮我抱个大胖孙子,老太爷虽然不催你们,但他怕是比我还急。”

    唐逸恩了一声,萧金华就叹口气,“其实我和老太爷说过,但他说小妹事业不能丢,想不到老太爷嘴上不说,心里还真喜欢小妹,我也知道,小妹那性子,如果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怕是适应不来,现在好像她那个海军陆战队处于建设期,这样,等她忙过了,事业稳定了,赶紧找你老泰山说说,升到总参挂个局长,再不然就在北海舰队司令部挂个参谋长参谋之类的头衔,也好有时间和你多聚聚。”

    唐逸就有些无奈,“妈,你真以为部队是咱家开地啊?唉……”

    萧金华傲然道:“咱家开的咋了?不行我和小妹谈,去乌旺达,作他们三军副总司令!再不行就叫那个军阀头子把总司令卸下来给小妹。”

    唐逸就忍不住一笑:“那交火的时候小妹可成靶子了。”

    萧金华也是咯咯笑,说:“有白人雇佣军,不怕。”

    母子说笑聊天,倒也畅快,转眼间兰姐就小心翼翼敲门,想来是可以吃饭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