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五章 受挫

第三十五章 受挫2017-11-8 23:47:31Ctrl+D 收藏本站

    在人事局局长的人选上,组织部倒是中规中矩,常务副部长王文卓几次来唐逸的办公室同唐逸沟通,协商考察对象。

    组织部筛选出四名干部,可惜每一个干部都不是唐逸心仪的人选,是以唐逸每次都说再考虑考虑,或是说“你们将筛选范围再扩大一下嘛!”

    几次之后,王文卓终于沉不住气,就笑呵呵问唐逸:“唐市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提出来由部里考察考察。”

    唐逸当时就笑,说:“现在主持工作的秦成仁副局长就不错。”

    王文卓自然就说回去开部务会研究一下。

    晚上是周末,唐逸回了银月花园,按门铃,却是宝儿开的门,唐逸眼前就是一亮,宝儿穿了一身清纯可爱的黑,黑色及膝小风衣,风衣下摆和黑色棉袜之间露出一抹内搭的白色蓬蓬裙,突出的层次感更给宝儿增添了几分秀气可人。整个搭配很洋气,可爱而又有那么几分端庄,宝儿看起来就好像西方魔幻世界中漂亮的现代公主。

    宝儿双手插在风衣兜兜里,美滋滋的左右扭动小身子给唐逸看,“漂亮吗?”

    唐逸点点头,宝儿就嘻嘻笑道:“妈妈给我买的。”

    唐逸倒第一次觉得兰姐还是挺有眼光的,笑着进屋,问:“那你有没有送妈妈什么礼物。”宝儿用力的拉上防盗门,倒令唐逸一阵挠头,习惯了,竟然害得宝儿还要做苦力活。

    宝儿却是笑嘻嘻跟着唐逸进客厅,说:“等我长大了,帮妈妈把全世界最漂亮的衣服都买来。”

    唐逸柔柔她秀气的长发,微笑道:“那就好好学习。”

    兰姐从厨房冒了个头。甜甜叫了声唐书记。就又缩回去忙活了。

    宝儿跟着坐在了唐逸身边。说:“叔叔。允儿姐姐写新小说呢。打电话说不回来了。”

    唐逸哦了一声。允儿也给他打了电话。好像成了唐逸地亲密爱人后。允儿一下子灵感也多了起来。大概春心涌动。打电话时可怜兮兮地说。每天晚上都见到首长。睡不好。一定要将每天晚上梦里和首长经历地故事写出来。当时唐逸还吓了一跳。以为她梦见地是什么呢。旁敲侧击下才知道允儿梦里首长带着她四处游玩。唐逸这才放心。又给允儿出主意说可不要写成情情爱爱地。和上一部风格不符。允儿当时开心地道:“我知道地。而且我地梦里和首长去地都是很神奇地世界。我想写成一部魔幻历险记。”

    唐逸又告诉她慢慢写。等第一部出版后。市场消化一两年再推出第二部作品。允儿当然说好。

    唐逸看了眼旁边可爱兮兮地宝儿。就是一笑。拿出烟点了一颗。问道:“最近有没有去跳舞?”

    宝儿倒也老实。乖乖地点了点头。

    唐逸又问:“那个许云鹤,还在没在追你?”问完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宝儿嘻嘻笑道:“那个傻大姐小凤警告他了。他有阵子没送情书了。”

    唐逸无奈地道:“就你聪明?小小年龄,就不把人家社会上老油条放眼里,谦虚点,不然保准吃大亏!”又说:“不要和社会上的人走得太近。”

    宝儿听话的点头,大眼睛转了转,说:“叔叔,我正有事想和你说,你等我一下!”起身就跑上了楼,不一会儿。拎着一个漂亮的黄色帆布包下来,跑到唐逸身边坐好,从帆布包里翻出一个小塑料袋,里面有几颗黄色的药丸。

    宝儿将小塑料袋递给唐逸,说:“叔叔,上个周末傻大姐非要带我去蹦迪,在蓝鸟迪厅,有人卖这个呢,那人说话特难听。小凤姐维护我。还挨了一巴掌,后来好像小凤姐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我猜啊肯定是说宝儿有叔叔这个大靠山,那小流氓才老实了,叔叔,这好像就是摇头丸吧?”

    唐逸接过塑料袋,就叹口气,终于来到自己那个熟识的世界了,新世纪爱玩的男孩女孩们,嗑药的很多,当然,有的就是图新鲜偶尔磕一粒,有地却是泥足深陷,染上毒瘾,再回不了头。

    看了眼宝儿,宝儿已经低头说:“叔叔,我再不去迪厅了,那天是傻大姐非拉着宝儿去,宝儿又图新鲜,就去了一次。”

    唐逸摸摸她的头,笑道:“自己要学会思考,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宝儿就猛点小脑袋,看她可爱模样,唐逸刚刚的一丝不快倒也烟消云散,想想,自己和宝儿地初识,可不就是在迪厅么?

    吃饭的时候,宝儿讨好的帮唐逸夹这个夹那个,看得兰姐一阵生气,才多大点,越来越会拍马屁,却不知是宝儿敏感的感觉到叔叔因为自己去了迪厅有些不高兴,忙着亡羊补牢。

    电话音乐响起,宝儿又跳下椅子,一路小跑到客厅,从手包里讲唐逸手机拿出来,又跑回来交到唐逸手上,唐逸笑着捏捏她娇嫩的小脸,接过手机,看看号,就有些激动,是陈珂,和她可是两个多月没见了。

    接通,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电话那边,轻微的呼吸声,熟悉而温暖。

    “哥,挺好的吧?”

    唐逸恩了一声。

    陈珂笑了笑,说:“我想辞职,听听你的意见。”

    “辞职?”唐逸就是一愣。

    陈珂道:“是啊,其实在美国的时候,就有律师行邀请我,回来后,香港和上海几家大律师行都有邀请我加盟地意向,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前两天,上海一家大律师行准备在黄海开设分支机构,律师行的首席大状是法学会理事,和我认识,他推荐我作黄海事务所的负责人。”

    随即陈珂就笑:“你别想岔了,可不全是因为你,老陈最近在黄海待的挺舒服,说就准备在黄海安家了。还要我妈也搬来黄海,说那里环境好,住在那儿能长命百岁,还准备买那个生态小区的房子呢。”

    唐逸笑道:“你来黄海,我当然开心,放心吧。我支持你。”现在的陈珂极为有主见,就算自己不支持,她也未必听,何必让她不开心,何况,法律系统其实是个独特的圈子,出名的律师被任命为法官检察官的不在少数,就算陈珂以后又想从政,几年名牌大律师地经历倒也是一种资历。以她的年龄,在检察系统,短时间是不好提升了。但律师作得出色的话。加之她年龄轻轻在检察系统的显赫经历,重新回司法系统起点会相当高。

    当然,唐逸也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陈珂,或许是不喜欢从政的,不管怎么说,她开心就好,而且来黄海,以在野律师地身份。委实是自己一大助力,可以帮自己调查一些敏感问题,又不必像作检察官一样,事事都讲究程序。

    挂了陈珂的电话,唐逸才发现兰姐和宝儿都停了筷子等他,看着眼巴巴盯着丰盛饭菜的宝儿,唐逸就是一笑,夹了一筷蟹黄送到宝儿碗里,说:“美容养颜。吃吧。”

    宝儿笑嘻嘻点头,又问:“是仙女姐姐吗?”

    唐逸微愕,却是想不到她还记得齐洁,兰姐已经用筷子狠狠敲了宝儿小脑袋一下,训斥道:“吃你地,哪那么多事儿?”

    宝儿气得瞪了兰姐一眼,但小心思里现在宝儿长大了,要像个淑女,不和妈妈一般见识。就嘟着嘴。低头扒饭,惹得唐逸莞尔。

    临时召开地书记碰头会。讨论的议题就是人事局局长候选人人选,唐逸喝着茶,倒是信心满满,昨天和崔敬群彻谈了两个来小时,主要谈了谈自己心仪地对象,路北区区长孔亮这个人,第一次和崔敬群深谈,崔敬群怎么都会好生思量一下,而且昨天崔敬群也大致上表了态,同意孔亮出任人事局局长,并且说会同黄向东沟通沟通。

    果然,组织部拟定的人选是孔亮,黄向东介绍了孔亮的情况,倒很是褒扬了他几句。

    孔亮地任命当然很快获得了通过。

    就在唐逸拿起茶杯,琢磨黄向东怎么就这么温顺时,崔敬群微笑开了声:“接下来讨论下市委组织部部长的人选,向东同志身兼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个问题也是时候解决了,向东说的对啊,分管组织人事地书记和组织部长两个职位兼于一身,不利于干部提拔民主化,不利于民主政治建设,和大气候背道而驰啊!”

    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清清嗓子,崔敬群继续道:“省委也几次打招呼,要咱们尽快确定组织部部长的人选,昨天徐省长和我通电话的时候还谈到了这个问题,看来,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喽。”

    “向东同志推荐王文卓副部长,我觉得可以,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说是要大家都谈谈看法,实际上崔敬群却是看向了唐逸。

    唐逸心里就是一凉,原来在这儿等着自己呢,黄向东同意孔亮出任人事局局长,却是为了换得自己对王文卓升任组织部长的支持。

    这条件未免太过离谱,不仅仅是提拔一名正厅级官员这么简单,而且会令黄向东一方在常委会上无端端多出一票。

    但崔书记已经定了调子,显然他是支持的,这一碗水他可没有端平,是觉得自己急了,敲打敲打自己?

    王标的调查悬而未决,自己又突然将手伸向了人事部门,看起来是急了些,这也是自己去和崔敬群彻谈的原因,但看起来,效果并没有达到自己地预期。

    唐逸端着茶,默默思量着,又或许,因为自己的到来,平衡了那个派系一方独大的局面,使得崔敬群的地位突然变得重要起来,或许此刻的他,很享受这种平衡吧,不喜欢哪一方将另一方完全压下去,所以看到自己影响力愈来愈强。不失时机的出手打压一下自己的势头。

    崔敬群,可不是看起来那样忠厚的长者哦,唐逸就笑了笑。

    王丽珍和曾庆明都表态支持崔书记的意见,唐逸就放下茶杯,笑道:“文卓部长是合适地人选,我同意。”

    王丽珍就笑了。第一次见到唐逸彻底地认输,心中畅快之极。

    崔敬群点点头,“那就作为市委的提名报省委和中组部。”

    散会时崔敬群笑眯眯对唐逸道:“来我办公室,和你谈点事。”

    唐逸点头,不想刚刚打开的手机响了起来,唐逸接起一听,就是一愕,却是世博园建设出了问题,临时搭建的一处木架坍塌。造成三名工人受伤,有一名伤势好像很严重,有些工人在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下。聚集在医院里不肯离开。

    唐逸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婉拒了崔敬群的邀请,“崔书记,世博园那儿出了点问题,我赶去处理下,回来再和您谈。“说完和几位副书记打个招呼,急匆匆下楼。

    崔敬群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舒展,王丽珍敏锐地发现了这一个细节。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她转头看向黄向东,黄向东却是低着头,向会议室外走,但王丽珍可是知道,任何细微的变化都不可能逃过他地眼睛,

    不顺心地事一件接着一件,令唐逸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一不顺百不顺的阶段,难道自己仕途地第一个低潮期到了?

    开始是世博园工程出现了问题。唐逸赶到医院,劝说聚集的工人回工地,耐心等待处理结果,却不想有蛮横的工人竟然破口大骂,据说里面伤者之一是他弟弟,当时局面极为混乱,险些酿成工人和政府工作人员的一场冲突,幸亏唐逸拿起喇叭,大声命令工作人员退后。更耐心地劝说工人。说自己一定给大家一个交代,对于市长。升斗小民还是很敬畏的,更别说这些人大多是农民工了。

    等局面差不多得到控制,市局维持秩序的干警才姗姗来迟,这才令唐逸很清楚地认识到,平日主持市局日常工作的王标在市局所具有的影响力。

    但可惜王标表现他的影响力很不懂得挑选时机,使得唐逸更下定决心要拿下他。

    谁知道就在这时候,纪委再次因为查不出什么实质性问题而结束了对王标的调查,肖小慧也安然无恙的回了黄海宾馆,继续作她的经理。

    迎宾阁小餐厅一间装修豪华的包厢内,脸色阴郁的曾庆明一言不发地将杯子里的五粮液一饮而尽。

    唐逸笑着端起茶杯喝茶,很难从他的笑容中看出他在想什么。

    曾庆明叹口气,“有些话不该同你说的,我觉得,纪委里有人给王标和肖小慧通风报信,为他们串供提供渠道。”

    唐逸默默点头,没有吱声。

    曾庆明随即摇摇头,苦笑道:“这大概是最蹩脚的借口吧,说到底还是能力的问题啊!”曾庆明心里有些无奈,就纪委现在的状况还能打下那只大老虎?外面的虾兵蟹将都动不了呢。

    唐逸笑着拍拍他肩膀,说:“纪检工作,哪有一蹴而就的?等等吧,总有云开日出地一天,我是相信公义长存的。”

    曾庆明点点头,又拿起酒瓶,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慢慢喝下。

    在迎宾阁用餐,唐逸总是会单独结账,不叫酒店方面将开销划进政府财政负责的住宿费里,肖小慧劝了几次,见唐逸执意如此,也只得作罢。

    曾庆明见唐逸拿出卡要服务员去划卡,就是微微一愕,随即笑道:“原来是市长请客,早知道我可不替你省着了。”曾庆明是海量,却是越喝越精神,越喝眼睛越亮。

    服务员小红乖巧伶俐,拿着唐逸的卡,微笑道:“曾书记,唐市长可是两袖清风呢,他在这里用餐,都是用自己的钱结账。”

    曾庆明笑着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省委正式任命王文卓为黄海市市委组织部部长的文件传达时,萧金华也到了黄海。

    萧金华是周六上午到的,轻车简从。身边只带了一名清秀的女孩儿,叫十三。

    小妹开着婆婆送的红色法拉利,与唐逸一起来到机场接萧金华。

    和白衣胜雪地小妹站在候机大厅,立时成为众人注目地焦点,甚至等萧金华从出口走出来,唐逸也不得不向下拉了拉帽子后才迎了上去。

    小妹略带腼腆的叫了声妈。令唐逸大跌眼镜,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老妈来之前就跟小妹打电话,谈了谈孩子地问题,使得小妹见到萧金华后颇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回到法拉利上,很快小妹就恢复了常态,有唐逸在,她就不大开快车,加之今天又有婆婆,车速未免更加慢了下来。

    萧金华倒是打扮的很年青。很休闲,看起来也就三十几许,淡紫的休闲装。银色太阳镜推到了头顶,显得很时尚,像极了来旅游的普普通通白领女青年,很难想象,她拥有的资源就算比起阿拉伯国家那些庞大的王室家族都不怎么逊色,不同地是,阿拉伯那些动辄千亿甚至万亿美金的财团控制在很多人手里,具体到每个成员的资产是极为有限的,而萧金华的商业帝国以及那恐怖的隐形财团。却是牢牢控制在她一个人手里。

    唐逸陪老妈坐到了后座,十三坐了副驾驶,这可能使小妹有些不习惯,不时回头看看唐逸。

    萧金华就轻笑,在唐逸耳边道:“傻小子,也不知道哪辈子修的福分,你那宝贝小妹可离不开你了!”

    唐逸轻轻叹口气,看了眼前面,低声道:“妈。你说我是不是很坏?”

    萧金华看着气度越发沉稳的儿子,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现在,儿子已经很少和自己开玩笑了,或许几年后,就这种谈心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不知道,以后一切都隐藏在面具下过一辈子地儿子,心里是不是真的快乐。

    萧金华轻声道:“是不是很坏。不是妈来定义的。”伸手慈爱地摸摸唐逸的头。唐逸就一愣,随即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小妹又一次扭头看过来。唐逸就微笑:“小心点,别撞车,咱这一车人命多金贵?未来的上将未来的国家领导人现在的世界首富,还有,恩,未来的第一保镖,这要一车烩了,老婆,你可罪孽深重了!”

    本不想理会唐逸,但有婆婆在,小妹咬咬嘴唇,就乖乖恩了一声,惹得萧金华莞尔,十三都诧异的挠了挠头,觉得传说中的宁队长怎么这么乖巧听话?和自己想象地太不一样了,这可是自己的偶像啊!

    唐逸心中就微微叹口气,真想搂住小妹好好疼爱她一番,和她说几句心里话,可惜现在不是时候。

    一辆宝马突然从后面超过,敞篷,车里头发花花绿绿的男女怪叫着,开车的男孩头发火红,副驾驶上绿发女孩儿更回头拿中指做了个手势。

    见法拉利并没有追上去,宝马又减速,很快和法拉利并驾齐驱,绿发女孩儿嚣张的对着小妹大喊:“喂!乡下妹,来赛一场啊!”

    唐逸就有些好笑的摇头,如果小妹的气质像乡下妹,那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位绿毛怪了。”

    绿发女孩儿叫嚣不停,小妹恍如未见,闹腾了一会儿,那边也觉得没意思,就一加油门,噌一声窜了出去。

    唐逸拿出手机,拨了个号,说了几句,又将手机放进了手包。

    等半个小时后到了机场高速出口,却见那辆红色宝马停在一边,前面有一辆拖车,工作人员正忙着勾车。

    红毛和绿毛大吵大嚷,说他们是谁谁谁,交警却是异常的铁面无私,测酒精,问话做笔录,红毛男孩有些上火,用力推了交警一下,马上就有人大声训斥他,好像是在吓唬他袭警之类的话,红毛男孩大概没经历过这个,一下就软了,低声说着什么求情地话。

    法拉利驶出收费站,萧金华就笑着摇摇头,“何必跟小孩子们一般见识。”

    唐逸没吱声,小妹被人骂,不管是谁,他都要计较计较的。

    小妹又回头看了唐逸一眼,似乎明白唐逸的心思,对唐逸点了点头。

    唐逸也点点头,心中有些小温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唐逸接通,听了几句,脸色就严肃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