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七章 天伦之乐

第三十七章 天伦之乐2017-11-8 23:47:3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默默喝着茶水,他也没想到王标会得意忘形到打电话通知陈峰,他要贾跃军通知王标,本来只是试一试,也有其他考虑,不想歪打正着。至于王标,唐逸是一定要在最短时间拿下的,有些事可以妥协,但三番两次动不了同一名干部,会使得知情人对自己的敬畏大大降低,敬畏,很大程度上和威信是密不可分的。

    曾庆明的发言打破了会议室的沉寂,“我认为,这个案子需要检察机关和纪委一起来办,这很可能是黄海历史上影响最恶劣的案件,我们要办的稳妥,办的公正,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王标撤职双规追究刑事责任这些都不用谈了,板上钉钉的事,现在大家考虑的是案子的后续影响,对黄海官场整个大环境的影响。

    王丽珍点点头,想了想道:“要控制舆论导向,突出反腐倡廉的成果,这是我们反腐斗争中的一大胜利,注意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泼脏水。”

    市委秘书长钱有智也列席会议,当然,他是没资格发言的,只是在本子上记录着会议精神。崔敬群这时候就转向了他,“这一点要和宣传部协调好,不要被动工作。”钱有智点头。

    崔敬群又道:“市局的日常工作,看来还是离不开定中啊,本想给他卸卸担子,没想到……”摇摇头,拿起茶杯,就不再说。

    黄向东放下笔,坦然道:“在提拔王标担任公安局副局长的问题上,组织部的考核是有问题的,我是当时的组织部长,主要责任在我。”

    崔敬群摇摇头,“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王标的任命是常委会通过的,只能说,我们想不到王标的腐化变质。想不到他经不起形形色色的考验。”

    提拔王标,当时崔书记很是和前任党群书记较量了一番,崔敬群此刻大概也是感触万千吧,但时过境迁,此刻王标地垮台大概给他带不来任何喜悦。

    唐逸没怎么说话,只是聆听。现在不管他说什么,都可能被崔敬群误解,他不想搞僵同崔敬群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可以了。

    散会的时候,曾庆明和唐逸走在了一起,唐逸递给他一颗烟,两人默默吸着烟,并肩下楼,在出市委办公楼的时候。曾庆明轻轻叹口气,“唐市长,蓝鸟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碰到人地痛处了。”

    “是吗?”唐逸微笑。

    曾庆明笑了笑。快走两步。上了自己地黑色轿车。很快。小车打火。启动。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钻进了小武早早打开车门等候地奥迪。小武关上门。小跑坐进驾驶位。

    唐逸从奥迪车窗向外望了望。夜幕沉沉。台阶两旁地立柱路灯发出淡淡地白光。崔书记还没有出来。

    拍拍小武地肩头。唐逸道:“走吧。”

    奥迪缓缓启动。绕过水池。向院门驶去。三楼办公室。崔敬群默默看着唐逸地座车。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兰姐家地客厅。萧金华宠溺地搂着宝儿。和李婶聊天。宝儿就乖乖靠在萧金华怀里。小模样乖巧极了。

    唐逸跟在兰姐身后进了客厅,随即就是一愣,客厅角落,多了一方高丈余宽丈余地巨型水柜。柜底铺满碎石。碎石上耸立着珊瑚如假山。珊瑚旁的树藤如岩石,灯光一照。黄白绿三色相间,如微缩了的花园。

    水缸中,两条半米左右地硕大红鱼悠闲的游着硕大的五排鱼鳞闪着金光,鱼尾飘逸,鱼眼玲珑剔透,鱼嘴有长须,游动时显得高贵典雅,非常引人注目。

    萧金华笑着问:“开过会了?没事吧?”

    “没事”唐逸就坐到了沙发一侧,兰姐忙着将唐逸的手包放好。

    见唐逸一直盯着鱼缸,萧金华就笑:“风水龙鱼,看看是不是要龙师傅去你办公室选个吉位?”

    唐逸无奈的道:“还是算了吧,影响不好。”萧金华又道:“那就放你常住住所的客厅,迎宾阁是吧?”

    唐逸就笑:“那我哪能照顾的好,就放这儿吧,有兰姐照顾,就算不信吧,妈你把风水鱼请来了,也不能养死它不是?”

    萧金华就皱眉:“这孩子,别胡说八道,龙鱼,比咱们寿数还长呢,这两条成龙六岁,还有一百多年的寿数才回天庭!”

    唐逸就挠挠头,有中华文化圈影响,老妈也不能免俗啊,到底和西方的财阀还是不同。

    兰姐听唐书记要将龙鱼放这里养,深觉责任重大地同时更是惴惴不安,刚刚听萧女士讲了,这两条红龙乃是极品花色,从小龙到成龙的几年间,最难培养的就是龙颜,现在成龙颜色已成,不管从成龙形体还是颜色,都是上上之选,两条成龙可是用了近两百万购得,比自己小命还金贵许多呢,这要被自己喂死一条,黑面神不会宰了自己一命赔一命吧?

    更别说其中的运气风水之说了,坏了黑面神的运,自己会有好果子吃?

    萧金华想了想,好像也真没合适的地方摆,要自己儿子照顾龙鱼,怕几天就得养死,就叹口气,对兰姐道:“小兰,那就麻烦你了。”

    兰姐甜笑道:“放心吧萧太太,我一定照顾好它们。”心里暗念阿弥陀佛。

    吃过兰姐煮的饭菜,大伙儿却是说笑聊天到凌晨,唐逸和小妹都不大说话,两人并肩坐一起,偶尔对视一眼,却是温馨无限。

    萧金华和李婶唠,和兰姐唠,最后就是和宝儿唠嗑,一老一小,倒挺能说到一起去,惹得唐逸不时好笑的摇头。

    安排就寝房间时唐逸和小妹要萧金华住二楼。萧金华却坚决拒绝,和十三住了楼下客房。

    当唐逸躺在床上,还在思索风水鱼时,小妹披着浴巾从浴室轻盈走出,唐逸的目光马上被小妹凝脂般地雪白肩头晶莹如玉的小腿以及浴巾下玲珑曲线所吸引。

    距离大床半丈有余,小妹却是突然跳上了床。吓了唐逸一跳,下意识向后一缩,看夫君狼狈模样,小妹就咯咯一笑,清丽容颜露出孩子般开心的笑容,令人目眩神迷。

    唐逸气得一伸手抓住她皓腕,将小妹压在身下,气道:“什么时候学得这么顽皮了?”

    小妹抬起头,轻轻在唐逸脸上亲了一口。这是小妹第一次主动亲吻唐逸,唐逸愣了好一会儿,看到小妹静静凝视自己。那一刻,唐逸仿佛感觉不到身下那轻如羽毛可令人蚀骨的绝妙身子,欲念全无,心中只有满满的幸福感和温馨,轻声道:“和我玩一天,就这么开心么?”

    小妹轻轻点了点头,唐逸从她身上翻下,伸手揽她入怀,无疑。小妹那吹弹可破,细腻到不可再细腻的肌肤,那轻如羽毛无比奇妙的身体简直可以令唐逸时刻都为之疯狂,和小妹在一起仿佛能体会到俗世绝不可能体会到地男女欢爱之乐。

    但此刻拥小妹入怀,看着小妹眨动清澈大眼睛里的开心,唐逸心中地满腔幸福,却委实比那男欢女爱时更为舒畅。

    渐渐地小妹闭上了眼睛,在唐逸怀里沉沉睡去,唐逸微微一笑。轻轻在她额头吻了一下,睡梦中的小妹却是向唐逸怀里蹭了蹭,让自己躺地更舒服些,却不想那嫩滑无比地小腹一下就贴到了唐逸要害,唐逸脑子就嗡的一声,小腹一阵阵发热,但看小妹安详睡姿,唐逸只得拼命忍住那团欲火,偏偏小妹又动了动。险些令唐逸魂儿升天。无奈的叹口气,恨恨想。看明天晚上我怎么折腾你!华十三四个人好生游玩了一番,在海滩上,唐逸甚至背起小妹走了很长很长一段路,小妹心里怎么想的无从得知,但看她一直抓着唐逸的手不放,可以想象唐逸流的那么一点点汗水是多么超值。

    落日西垂,四人走在黄海街头,小妹换了一身白色的牛仔装,而且同唐逸一样,情侣帽压得低低的,饶是如此,还是不时有目光投过来,因为小妹走路时那独特的气质是怎么遮也遮不住地,更别说洁白牛仔装下,小妹那近乎完美的身材了。

    宽阔的大街上车流如梭,因为是周日,是以下班高峰也见不到自行车道上滚滚而动地自行车流,虽然随着经济发展,自行车流已经不如几年前壮观,但这道风景一时半会却难以消逝。

    小妹一直拉着唐逸的手,使得唐逸侧头笑道:“要不要再背你会儿?”

    小妹很实诚,就点了点头,唐逸问完就后悔,现在也只得蹲下身子,小妹不客气的伏上他的背,轻轻搂住了他的脖子。

    背着小妹走在老妈身边,唐逸心中说不出的轻松。

    萧金华看着恩爱的小两口,微笑不语,想想,儿子大概和自己一样,最奢侈的生活竟是能跟普通人一样,在大街上和爱人嬉闹,与亲人同行,而这样的生活,随着时间地推移会越发珍贵,越发难得。

    华联商厦的后街,是一排排时尚的服装专卖店,四人进入后街的时候,唐逸已经将小妹放下,这时挎起了老妈的胳膊,笑道:“妈,我给你买几套衣服。”

    萧金华含笑点头。

    唐逸就将太阳镜戴上,领头进了一家服装店。

    于是在一个奇怪的日子里,华联商品一条街的服装店里来了一男三女四个奇怪的人,都是气质极佳,出手也很大方,只要领头的中年美貌白领说喜欢,那戴太阳镜地学生就会付钱,不过在白领试衣前,那个穿着黑西装的清秀女孩儿总会进更衣间看看,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至于另一名戴帽子太阳镜的绝美少女,一直都不说话,说她绝美,实在是觉得欣赏她优雅的莲步都是一种享受。不自觉脑海里已经呈现出一位顾盼生姿的绝美女孩影像。

    终于,在一家小店里,大家明白了那清秀女孩进更衣室做什么,在中年美貌女人进更衣室前,清秀女孩进去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导线被扯断的针孔摄像头。

    当然。唐逸知道十三可不仅仅是为了找出这些低俗的东西,第一要务还是确认更衣室地安全。

    看到十三手上地针孔摄像头,服装店老板脸就黑了,这家服装店代理国内某知名品牌,中档价位地服装,顾客大多是都市白领,老板是名三十多岁的胖男人,头发滑溜溜,皮鞋锃亮。一身西装也挺考究。

    刚刚唐逸一行人进来时他就亲自来接待,一直陪着笑脸,现在地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低声对十三道:“别声张,咱私了,什么条件您开口。”

    十三看向萧金华,萧金华皱皱眉,就走了出去,十三忙把摄像头交到唐逸手上,自己跟了出去。

    胖老板就将笑脸对向了唐逸,唐逸没说什么,将摄像头给了他。胖老板千恩万谢,偷偷拿出几张人民币递给唐逸,唐逸却早转身出去了。

    在小店外,唐逸打了个电话,胖老板还凑在门口对唐逸笑,却不知道十几分钟后,他的店就会被查封,他更面临多项指控地起诉。

    唐逸收起电话,看看表。就对萧金华道:“妈,该去吃饭了,去黄海宾馆小餐厅,张定中和他爱人应该已经到了。”随即轻轻叹口气,有些无奈。

    萧金华微微点头,笑道:“没关系,咱们一家人有的是时间吃团圆饭。”说着就看向小妹,说:“宝贝儿媳,你说是不是?”

    对于特喜欢逗弄自己的婆婆。小妹也有些无奈。这是唐逸最亲近的人,小妹虽然不刻意讨好婆婆。却也知道一定要婆婆喜欢自己才行。

    黄海宾馆顶楼小餐厅的包间,从落地玻璃帷幕,可以见到远方夕阳西下时的海景,天地一线金黄,蔚为壮观。

    张定中和爱人祁丽娜果然早到了,他俩都穿的极为正式,张定中穿一套黑西装,祁丽娜是红色礼服裙,见到唐逸一家人都是休闲打扮,嘻嘻哈哈进包间,张定中楞了一下,就忙拉着爱人来向唐逸母亲问好,心里却是笃定,唐市长是越发将自己当亲近的人看待了,早知道也和爱人穿的随便点就好了。

    但萧金华这么一开声,张定中就马上觉得,自己两口子幸好穿了礼服,不然可就太失礼了,他只听说唐市长母亲在美国经商,具体作哪行不知道,不过萧金华随随便便坐下,笑着说:“家宴,不要这么隆重嘛,”那气派,好像比唐市长更盛几分,竟然使得张定中隐隐有被领导召见地感觉。

    唐逸和小妹都摘了帽子,看得张定中一阵喝彩,金童玉女,形容这对伉俪再合适不过,随即张东中想起了两人身后那令人心惊胆战的两个团体,再看两人亲昵说话的神态,张定中却是长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地决定现在细细琢磨,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十三开始坐到了窗口,但在唐逸张罗下,又见萧金华点头,也只得上了桌。

    席间祁丽娜坐在小妹身边,就想开展夫人外交,谁知道小妹虽然有问必答,但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冷漠,倒是萧金华很健谈,很快和祁丽娜聊到了一起,唐逸默默听着,不大说话,只是偶尔和张定中聊两句。

    当祁丽娜说起读大学的儿子时,萧金华就微笑道:“等他大学毕业,来美国读硕士,我负责联系,保证是名校而且是全额奖学金,毕业后想留美,我负责他的工作。要说以张定中的地位,送儿子出国自然不难,但美国名校,花费甚高,托别人办或多或少可能会有麻烦,不免涉及金钱交易,而唐市长母亲一力承担,又说可拿全额奖学金,张定中夫妇自然感激,忙一起谢萧金华。

    张定中心中也感慨,,和唐逸接触的愈久,只怕愈是会心甘情愿的牢牢绑在他的战车上,因为不管大事也好。小事也罢,唐逸,仿佛都能办地滴水不漏。

    萧金华和十三周四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小妹在周五早上回了部队。

    一个礼拜的天伦之乐,夫妻之乐,乍然又剩了自己一个人。唐逸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甚至周五一天办公都有些心不在焉。

    周五是异常忙碌的一天,上午参加了司法系统的工作会议,下午又去路南区世博园以及生态小区施工现场看了看,受伤工人已经处置妥当,在热火朝天地工地,一周前的动荡不安早已烟消云散,没有任何残疾的伤员,不但住院享受最好地疗养。更有一笔巨款拿,甚至有些工人后悔为什么受伤的不是自己。

    下个月,各国展览馆的施工人员就会进驻世博园。是以世博园初期工程赶得很急,进度比预期要快,听着孙有望介绍情况,唐逸一直满意地点头。从世博园回来,唐逸刚刚进办公室,孔亮后脚就跟了进来。

    唐逸就微笑,“来得正好,我正想听你的解释。”

    因为物价涨得很快,督查室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机关临时工的生活水平比五年前反而有所下降。唐逸当即决定,给每位在职的机关事业单位的临时合同工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了每月两百圆地工资,以显示领导关心群众,构建和谐社会地美好愿望。谁知道督查室问卷回馈,人事局不但没有给临时工加工资的动向,反而把原来地福利,考核奖都降低了。而始作俑者就是刚刚上任不久的新人事局长孔亮。

    自从孔亮被提为人事局局长后,私下拜访过几次唐逸,但这阵子唐逸实在是忙。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他深谈。

    招呼孔亮一起坐在了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上,蔡明进来泡了茶,随即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接过唐逸递过来地软中华,孔亮又忙打火,帮唐逸点上烟,晃灭火机,又忍不住打量了一眼唐逸的办公室,这里他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来都会有更深一层的感受。就说办公台正对面墙上那幅镶在紫檀色木框里的横幅,“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八个字。每次见到,孔亮都好像能从中悟到点什么。

    唐逸笑呵呵问:“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给临时工涨工资,反而降低他们的待遇?”

    孔亮就叹了口气,说:“不是我不想提高临时工的待遇,只是人事局情况不同,局里的临时工,别看工资定额不多,福利待遇可是高的很呢,您大概也知道,好像人事局这种部门,就算是临时工,没有硬门路也是进不来的……”

    唐逸就摆摆手打断了他地话,“这些我都知道,不过孔亮啊,临时工待遇再好,能比正式工待遇好么?再说不管他们的亲戚都是什么门路,很多脏活累活都是这些临时工做吧?他们做出的贡献并不比任何人少,甚至比那些一杯清茶一张报纸就可以混一天的干部贡献大得多,孔亮,咱们可不能搞歧视。”

    孔亮连连点头,不管唐市长说的对不对,这时候也只能虚心受教,等唐逸讲完,他才犹豫着道:“是这样,三产那边账目有点坏,我想先捋捋帐,三产那边临时合同工最多,我暂时不想作什么变动……”说到这儿孔亮就不再说,想来唐市长也能明白。

    人事局的三产自然就是人才交流协会,听到这儿唐逸总算明白了,孔亮是准备在人事局动刀立威呢,而最快捷的办法就是查账。

    唐逸微微蹙眉,想也知道,被那边把持这么些年的人事局现在是什么状况,孔亮肯定是举步维艰,想尽快打开局面,还真必须要用猛药。

    只是自己风风火火刚刚搅得黄海官场不得安生,一转眼孔亮这个别人眼中的唐派新贵又在人事局动刀,怎么都显得急躁了些,很容易引起中立群体地不安和反感。

    不过最终唐逸还是笑道:“既然你有自己的理由,就放手去做。”

    孔亮眼睛一亮,微微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