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八章 噩耗

第三十八章 噩耗2017-11-8 23:47:35Ctrl+D 收藏本站

    市委常委会议,十四名常委悉数到齐,正讨论的是关于拟提交省委以及人大常委的副市长候选人的议题。

    前两天的书记碰头会上,唐逸提出因为准备世博会,政府分管领导人力不足,准备增设一名副市长,由人大副主任段贺军担任。

    对于增设副市长,黄向东和王丽珍没提出什么异议,但一听说唐逸拟定的人选是段贺军,王丽珍一下炸了锅,言辞刻薄的表示任命一名已近退休之年的干部,和当今政治大环境不符,而且黄海因为举办世博会,正在打造一个朝气蓬勃蒸蒸日上的年轻城市形象,因为班子老化,现在应该更多的提拔年青干部,她提议提拔福平市市委书记冯日伦。

    黄海上层,任谁都知道黄向东和段贺军的那段恩怨,唐逸要段贺军重新进入权力核心,自然碰触到了一些人的神经,黄向东虽然没发言,但第一次,脸色有些阴暗。

    会上唐逸虽然发言不多,却也同王丽珍针锋相对的顶了几句,最后崔敬群拍板,上常委会表决。

    坐在会议桌最顶端的崔敬群,默默喝着茶水,听着唐逸发言,唐逸陈述了因为筹备世博会市府主要领导的分工,最后道:“增设副市长,不仅仅是因为世博会的原因,现代化城市发展,不能像以前一样,仅仅依赖城市的经济发展,或者说,将城市的发展同经济发展混为一谈,城市的文化名片教育底蕴这些东西都是现代化城市发展必不可少的,大家可能都知道,NBA在亚洲的第一步选在了我们黄海,这不大不小也是桩盛事,尤其是对亚洲的体育迷篮球迷来说,黄海马上就会在他们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可以将现代化城市形象成功塑造的一个个因素,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我们不能再用以前的老眼光看待文教体育,要重视起来,发展起来,增设一名专门分管文教体育地副市长是很合情合理的。也是我们黄海迫切的需要。”

    常委们都点头,对于这一点,大家都是认同的。

    唐逸接着又介绍了段贺军的经历,尤其重点提到了他以前在体委的工作经历,其实,在座地人,大概都比唐逸更清楚段贺军的履历。

    唐逸讲完,崔敬群要大家自由发言,在沉默了一阵后。赵恩鸿首先发言表示了对唐逸的支持,接着常委们或激烈,或沉稳的表态。

    其实唐逸是不想很快挑起两个阵营的正面对抗的,尤其是王标尚在调查阶段,人事局那边孔亮又在磨刀霍霍,现在实在不是挑起争端的好时机,但段贺军几次来找他,虽然没提什么要求,唐逸也明白他的意思,加之最近确实需要增设一名副市长,唐逸就勉为其难的将段贺军地工作安排提上了日程。

    听着在场的常委们一个个表态。唐逸拿起茶杯,心知这件事最后怕还是要看崔敬群的态度。

    另一边王丽珍也在喝茶。当听到不但赵恩鸿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唐逸一方。周文凯钱有智也先后表态支持唐逸后。王丽珍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是听说了地。唐逸这几天频频同常委们谈话。本来没大当回事。却不想不但以往摇摆不定地赵恩鸿做起了唐逸地急先锋。更无视自己威胁地目光。和自己无所畏惧地对视。至于周文凯。虽然含含糊糊地表示支持唐逸。更在她地目光下低下了头。但能被唐逸说服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样下去是很危险地。

    看了钱有智一眼。崔敬群脸色也有些冷。拿起茶杯默默喝水。

    到张定中曾庆明发过言后。唐逸已经拥有了六票。

    警备区司令李霄汉军人作风。话不多。只是表态:“我支持唐市长地意见。”

    七票。十四名常委。唐逸竟然拿到了一半地票数。

    王丽珍脸色难看地很。唐逸这才来了多久?竟然在常委会稳稳压过了他们。今天毫无例外地是。所有地摇摆票都被唐逸拿了过去。剩下地六名常委。是他地中坚力量死党。如果不是黄向东未雨绸缪。由王文卓早早顶上了组织部长地位子。王丽珍盘算了下。那就只有自己人大林主任黄向东宣传部长张强统战部长吕臻五票。算着算着。王丽珍然而惊。

    王丽珍又看了崔敬群一眼,七对六,而且唐逸是摆明车马,一定要通过这项议题,唐逸决心要做成的事情,是不容任何人阻挠地,通过动用武警拿下王标就可见一斑,崔敬群求的是稳,怕是不会和唐逸正面碰撞来得罪他。

    王丽珍轻轻叹口气,难道黄海真的要变天了?

    新任组织部部长王文卓清清嗓子,开始发言,第一句话就令王丽珍吃了一惊,王文卓微笑道:“我是同意唐书记看法的,也同样认为贺军同志担任这个副市长很适宜。”

    王丽珍正发愣时,王文卓已经接着道:“但是,由谁来担任副市长并不一定要我们常委会一言堂吧?现在都讲究民主,讲究竞争,有比较才有进步嘛,在听黄书记介绍过情况后,我们组织部也开会研究了一下,有同志提出了福平市市委书记冯日伦,在福平任上日伦书记的成绩有目共睹,也是名很适合的人选嘛,当然,和贺军主任比较,各自有各自的优势,也各有各的缺点,我们为什么不提出两个候选人,进行各阶层广泛的民主评议,由他们展开良性竞争呢?”

    王文卓说完,就拿起了茶杯喝水,黄向东马上接着道:“我是同意组织部拿出地意见地,由两名优秀的同志来竞争副市长,进行民主测评,有利于政治民主化法制化地建设,我完全赞同。”

    崔敬群就微微一笑,“这个提议很好啊,我觉得行得通,大家说呢?”

    常委们沉默了一会儿。就纷纷发言表示赞同,听到钱有智表态支持崔敬群后,唐逸就轻轻叹口气,知道大势已去,何况他现在也不想同崔敬群将关系搞得太僵,见崔敬群目光看过来。唐逸就微笑表示同意。

    受挫就是受挫,多想无益,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去补救。

    黄向东这一手是很高明的,福平市市委书记冯日伦虽然是他一手提起来的,但因为工作思路与黄向东存在较大的分歧,一直摇摆不定,甚至在渐渐向自己靠拢,现在被提名为副市长候选人,再被某些人从中搅合一下。不管最后他和段贺军的竞争谁会胜出,只怕他都会同自己渐行渐远,至于由此同段贺军结仇。甚至恨上自己也未可知。

    副市长两名候选人地提名很快通过,出乎唐逸意料的是王文卓再次提出了财政局局长的议案,提名人选仍然是被唐逸打入冷宫的市长助理李阳,王文卓的理由很充分,以前搁置财政局局长的职务是为申博让路,现在申博工作已经顺利结束,财政局局长地位子空了几个月,不能再空下去。

    崔敬群提议表决时,周文凯也犹犹豫豫的举起了手。钱有智看了唐逸一眼,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唐逸能理解,他多多少少是怪自己的,因为段贺军的问题被人家将气势压住,更因为摆明车马使得崔敬群反感,这才使得李阳的任命轻轻松松通过。

    坐在办公室宽大的黑色转椅上,唐逸看了眼手中的一封信,是报名华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硕士的回执。他的审核通过得异常快捷,现在只需要准备十月份地联考,还有小半年,时间宽裕的很。

    唐逸放下手中的信,点起了一根烟,最近交锋实际上是接连受挫地,拿下了王标又怎样?那边可是多了一名常委,而且是重量级常委,需要报中组部的组织部长。最近的一次交手。被自己看好原本想置于麾下的冯日伦又莫名其妙可能和自己离心离德,去同段贺军争个你死我活不说。更被人家轻易通过了财政局局长的任命。

    一不顺百不顺么?唐逸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随即拿起电话,准备拨给冯日伦,同他好好谈谈,但想了想,又放了下来。

    他是希望冯日伦能主动联系自己的,同样的一个电话,是由自己打给冯日伦,还是由冯日伦打给自己,意义完全不同,尤其是现在自己好像处于劣势时,越是要稳住阵脚。

    手机悦耳的音乐响起,十六和弦地蓝屏手机已经面世,唐逸早早就换了新手机。

    看看号,唐逸接通,笑道:“到黄海几天了,怎么才打来电话?”

    是陈珂,和陈方圆通电话时已经知道陈珂到了黄海,但这几天陈珂都没和他联系,唐逸心情低落下,也没心思找她。

    陈珂轻轻叹口气,“哥,最近不大顺心吧?”

    唐逸笑笑:“老陈说的?”心说陈方圆倒也神通广大,在自己面前若无其事,实际上什么都知道。

    “不是,就算他不说,我也能感觉到。”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哥,我的新办公室装修好了,有时间吗?晚上来看看。”陈珂声音很温柔,令唐逸想起了那个她。

    “好,我晚上过去。”唐逸答应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心情关系,时间好像过的特别慢,当墙上石英钟响起悦耳的音乐,唐逸慢慢放下了批阅文件的笔。

    出办公室,秘书室里蔡明忙站起来,准备按照惯例帮唐逸收拾文件,唐逸就摆摆手,说:“走吧,一起走。”蔡明跟在唐逸身边,边走边接过唐逸手里的包,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最近恩鸿市长情绪好像不大对,下午在规划局开会的时候很失态的拍了桌子。”

    唐逸微微点头,他也发现了,赵恩鸿这几天神神叨叨地,昨天竟然和自己说着说着话,就冒出了两句莫名其妙的词,当时很是令自己错愕了一会儿。

    蔡明看了看四下,又低声道:“好像,丽珍书记找他谈了几次话。”

    唐逸微微蹙眉,点点头。这时电梯到了,唐逸迈步进电梯,蔡明跟进来,就不再说。

    嘉义律师事务所座落在黄海最繁华的海阳大道,在一栋十九层的写字楼里,占了整整一个楼层。

    到了十二层出了电梯。就可以见到接待台以及墙壁上镶嵌的铜色金属牌匾,“黄海市嘉义律师事务所”,尚没有开业,接待台并没有人。

    唐逸向里走,玻璃门自动向两旁分开,走廊两旁,有开阔的格式写字间,也有门上镶嵌着金属牌的小办公室。整个楼层只有唐逸地脚步声。

    最里面一间办公室的门被人拉开,陈珂笑吟吟走了出来。她穿着白色职业套装,端庄而又很有女人味儿,裙下一截裹着肉色丝袜地浑圆地小腿。小巧的蓝色高跟水晶凉鞋承托着妩媚性感地身材,唐逸这才赫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秀丽可人地少女早已经变成了风情万种的女人。

    “来,这是我的办公室!”陈珂对唐逸招招手,唐逸笑笑,快走两步,在陈珂顽皮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下,唐逸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落日余晖从落地窗射进来。给整个办公室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很有些梦幻的感觉。

    唐逸笑着点点头,“很现代化,不错。”

    陈珂却是拉起唐逸的手,来到落地帷幕前,嘻嘻笑道:“陪我看风景。”此刻地她,倒好象成了过去的明媚少女。

    站了一会儿,陈珂就左右看看,然后就将靠墙的长沙发费力地推过来。唐逸好笑,过去帮了把手,两人将长沙发推到落地窗前,并肩坐下,看着落日余韵,陈珂慢慢靠在唐逸肩头,说:“我来黄海,你开不开

    唐逸默默点头。

    过了一会儿,陈珂又轻声问:“哥。跟我说说话行不。要不,你骂他们几句。发泄一下,不要这么不开心。”

    唐逸伸出胳膊,轻轻揽住她肩头,微笑道:“不说这个,你呀,幼稚不?”

    陈珂轻轻一笑:“有什么幼稚不幼稚的,骂几句发泄一下,对身体好。”

    唐逸摇摇头。两人都不再说话,默默看着窗外风景想自己的心事,直到唐逸手机响起,唐逸看看号儿,是曾庆明,接通,说了几句,就轻轻叹口气,挂了电话。

    陈珂慢慢睁开眼睛,轻声道:“有事就去忙吧,我这些天也要忙着准备开业,等忙过这一阵再找你。”

    唐逸点点头,站起身,陈珂也跟着站起,突然就紧紧抱住唐逸,在唐逸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唐逸没有动,任由她用力的咬,变成慢慢亲吻,低头看陈珂,她已经泪流满面。

    唐逸默默抱着她,良久没有动。

    好一会儿,陈珂轻轻推开他,说:“快去吧。”

    唐逸又站了一会儿,慢慢转身走出。

    当来到楼下,上了出租车的时候,手机悦耳的鸟啼响起,来了短信,唐逸拿出看了一眼,是陈珂,“加油!”

    虽然只有两个字,唐逸精神却是一振,回头看着渐渐远离的耸立大厦,好一会儿才慢慢转过了头。

    第二天上午,唐逸批阅了几份文件,停笔想了想,就按了秘书室内线,说:“你找一下冯日伦,就说我要见他。”

    蔡明答应一声,唐逸就收了线,对蔡明的办事能力,唐逸是很放心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怎么拿捏,领会自己找冯日伦地意图,唐逸完全相信蔡明会办的妥妥当当。

    刚刚拿起一份文件,办公室门就咯吱一声被蔡明拧开,几乎是气急败坏的,蔡明冲了进来,但他看到唐逸蹙眉,随即有些醒悟,忙回身关上门,急促的喘息了一会儿,才好像从嗓子眼挤出来似的,“恩鸿,恩鸿副市长出事了。他,他去世了!”

    “什么?说什么呢?”唐逸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相信。

    “真的,是张定中局长打来的电话,今早在梅花西苑一处公寓发现的他的尸体,法医初步认定,是脑溢血。自然死亡!”

    唐逸怔住,但还是问了一句:“能确定?”

    蔡明用力点了点头,说:“能,张局说,等您电话,这个消息现在被他封锁了,市委那边根本不知道。”

    唐逸愣了下,看看手机,才发现关着机呢。

    唐逸随即就道:“通知他。按正常程序走,该向谁汇报就向谁汇报。”

    蔡明点头,就忙出去打电话。

    唐逸却是半天没回过神。一个活生生地人就这么走了?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就昨天,自己还在楼道里同他打过招呼呢,也正想和他好好谈一谈,怎么昨天一面就成了永别了?

    唐逸怔了好一会儿,才拿起手机,开通,拨给了张定中,开始占线。拨了几次后才拨通,听到唐逸的声音,张定中就叹口气,“唉,恩鸿就这么走了,以后地常委会……”

    唐逸心里突然就对张定中有了丝厌恶,这个时刻,张定中想到的只是黄海政治力量的对比,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逝去。竟然全无感觉,就在前几天,还曾经在常委会上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啊!

    当然,唐逸很快就将自己的厌恶感压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看问题地角度,自己不能用感情代替理智,何况别说张定中,就算自己,与赵恩鸿又有什么感情?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地噩耗。唐逸心中却恻恻然。

    “定中,确实是正常死亡吗?”唐逸沉声问。

    “恩。脑溢血,自然死亡。”张定中地回答很肯定。

    唐逸就轻轻叹口气。

    张定中继续道:“恩鸿市长的死亡时间初步确定在凌晨一到两点,早上地时候公寓主人回家,发现他的尸体报了案。”犹豫了一下,说:“公寓的主人是位年轻的女性,财政局职工,叫林芬。”

    唐逸眉头皱得更加紧,好半天哦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副市长赵恩鸿猝死在一名年轻漂亮的女人家中,这条消息很快传遍了黄海市委市政府大院,红颜神秘死亡,这种八卦消息最能刺激人地神经,也最令人津津乐道。

    在赵恩鸿过世的当天上午就召开了紧急常委会,会议上崔敬群作了指示,第一就是封锁流言,不要在社会上引起恶劣影响。第二点就是要求刑侦部门要认真查明恩鸿市长死因,不要放过任何疑点。

    崔敬群脸色很难看,出了这么桩事,他这个一把手是要向省委交代的。

    大概会上最开心地要数王丽珍了,唐逸的左膀右臂无端端就断了一条,而且赵恩鸿又是这种不甚光彩的方式过世,更令王丽珍幸灾乐祸。

    市局法医同人民医院的名医组成专家组,最后得出的结论赵恩鸿确系突发脑溢血正常死亡,至于赵恩鸿为什么死在了林芬家里,市委大院盛传的版本自然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传赵恩鸿经济上不清不楚,为了养情妇亏空公款,数目很是不小。

    也不怪坊间有这种传言,赵恩鸿辞世后,除了第一天集体慰问外,几乎就再没有市委领导登过他的家门,仿佛躲瘟疫般避之不及。

    蔡明轻轻推开市长办公室的门,唐逸正在打电话,见蔡明进来,就简略说了两句,挂了电话。

    蔡明是为了冯日伦来的,自从那天唐市长说要见见冯日伦,紧接着赵副市长就出了事,唐市长就一直没再提这茬,蔡明当然要提醒下唐市长,因为蔡明也知道,为什么市长要见冯日伦。

    刚听蔡明说了冯日伦这个名字,唐逸就摆了摆手,说:“不说这个。”说着站起身,“走,跟我走,去恩鸿市长家里看看。”

    蔡明就微微一怔,吃惊地问:“去赵副市长家?”

    唐逸淡然道:“怎么,那里是龙潭虎穴,去不得吗?”

    “当然不是。”蔡明忙回答,又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道:“最近于亮副秘书长不是负责处理善后吗?有他在,您还不放心?”

    唐逸深深看了蔡明一眼,他当然明白蔡明的意思,拍拍蔡明肩膀,轻轻叹口气,“你不懂,你不懂……”

    重复了两句你不懂,唐逸已经拎起包向外走去。

    看着唐市长略微有些萧索的背影,蔡明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懂了,唐市长是在说,人走茶凉,在我这里行不通!又在说,不管赵市长有什么问题,都不会妨碍他对赵市长的家属尽心尽意么?

    汗死,月票又要被超了,大家支援一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