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一章 新贵

第四十一章 新贵2017-11-8 23:47:38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奥迪里,唐逸还在琢磨着曾庆明的话,看来,大华公司很有些不为人知的内幕,曾庆明直言不讳的要自己不要去触碰它,从他嘴里说出这种话是很罕见的,也可见大华问题的复杂性。

    问题是因为福平市消防大队的官司,自己已经不可避免的会触碰到它。

    唐逸一直都觉得曾庆明好像有什么大计划,现在来看,这种迹象越来越明显。

    揉揉太阳穴,唐逸轻轻叹口气,不知道这位纪委书记到底在部署什么,对自己在黄海官场的博弈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奥迪慢慢驶入银月花园,保安亭里的保安忙站起来点头哈腰的向奥迪里赔笑,小武按了按喇叭,随即驶入了小区。得到市长座驾的回应,两名保安兴奋的脸通红,一晚上做事都满是干劲。

    唐逸很欣赏小武这一点,谦虚低调,办事很少会被人诟病。

    下车的时候唐逸笑眯眯对小武道:“有时间带你对象来家里吃个便饭。”小武腼腆的点点头。

    今天周末,允儿开的门,叫了声“首长”,随即欢天喜地的帮唐逸拿包,允儿穿着洁白的T恤,水磨白牛仔裤,如缎子般柔滑的长发飘逸自然,人如百合,清新美丽,青春少女的特有魅力扑面而来。

    看到她明快的笑容,如同快乐的小鸟一样忙碌,唐逸心情也随之受到感染,允儿就是这样,永远是那么容易满足,好像见到自己就是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

    坐在客厅沙发上,允儿送上香茗。又挨着唐逸坐下,喜滋滋看着唐逸,好像怎么也看不够。

    有时候唐逸真怕自己和允儿在一起时间长了,会自信心严重膨胀,误以为自己是多么的独一无二。是多么的魅力惊人。

    “啊!我去厨房帮忙!”好一会儿允儿才从幸福感觉中清醒。想起了兰姐一个人在厨房呢。

    “不用不用!我这作西班牙披萨呢。你帮不上忙!”厨房忙碌地兰姐耳朵挺长。听到了允儿地话。

    “哦!”允儿就重新坐下来。小声问唐逸:“首长。我是不是很笨?”说着就轻轻叹口气。“什么时候。我能像兰姐那么能干就好了!”

    唐逸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无语地看着允儿。

    也难怪。或许在允儿心里。家务作得好。能照顾好男人才是最本事地女人吧。

    唐逸拉起了允儿嫩滑地小手。允儿小手白生生地。五指纤长。极为漂亮。又如同她本人一样乖巧。握在手里惬意地很。唐逸抚弄着她地小手。笑道:“我们允儿本事也不小啊。这要搁以前。你地两根手指间就会磨出茧子。大作家大诗人地标志。很了不起呢!”

    允儿羞涩的低下头,眼里却闪动着欢喜的光芒。

    唐逸五指伸进允儿五指之间,享受着那紧紧的柔滑,更有将允儿小手放进嘴里吸吮地冲动,就不由得四下看看,有些做贼心虚的问:“宝儿呢?”

    允儿道:“期末考试是省里统考,她们高一也开始补课了,周六要上课。”

    唐逸哦了一声,这个鬼丫头没在家就好,她渐渐大了,还记得齐洁,现在定然明白齐洁和自己的关系,又整天疑神疑鬼地看自己和允儿,整天跟个小事儿精似地,没一会儿老实。

    兰姐作的披萨味道不错,不过看到饼皮上一块块的虾仁,唐逸就皱眉,“喂鱼呢?”

    兰姐甜笑解释,这不是基围虾去皮,而是单独买的虾仁,心里咒骂黑面神无理取闹。

    允儿觉得味道很鲜美,但首长说不好吃,她就琢磨,可能不放虾仁味道会更好吧。

    李婶不爱吃这些西洋化的食品,兰姐单独给她烤的纯肉馅饼,李婶年龄大了,喜欢吃肉的习惯却没变,倒是吃地津津有味。听唐逸抱怨,笑呵呵道:“卖相就不好,我看啊,还不如以前地烤玉米饼呢。小逸,来吃馅饼。”说着就给唐逸吃碟里夹了两块馅饼。

    唐逸就有些挠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将油腻腻的馅饼吃下,兰姐也不敢笑,埋头啃自己地披萨。

    吃过饭,唐逸就进了书房,帮允儿看稿子,允儿的第一本书即将面世,现在新书也写了近十万字了。

    允儿给唐逸端进来一杯酸梅汁,就去帮唐逸整理书架里地书,不时偷偷看唐逸一眼,有些担心首长不喜欢她的新书。

    书架很高大,最上面一层允儿要踮起脚才够得着,看着允儿踮脚时,洁白T恤下柔美的曲线,唐逸就咳嗽一声,对允儿招招手,“允儿,你来。”

    “哦,”允儿就乖巧的走过来,以为首长对她的书有啥意见,却不想唐逸拍拍自己的腿,说:“坐这儿,咱俩一起看你的稿子!”

    “好!”允儿开心极了,欢快的坐进了唐逸的怀里,醉人的男人气息环绕,允儿浑身软绵绵的,很想靠在首长胸前,但又不敢,强打精神坐直,听着首长对自己的作品点评。

    唐逸讲的嘴巴有些干,拿起酸梅汁喝了一口,又递给允儿,说:“好冰,来,喝几口。”

    允儿双手捧着杯子,激动的小身子都有些颤抖,默默喝了一口,满心甜透。

    唐逸就拿起鼠标在电脑屏幕上点着,随口问道:“怎么样?平时上网你都玩什么?玩游戏不?”

    允儿忙摇头,说:“我都是看资料的,没有做不好的事。”

    唐逸就笑,顺手点进了那款网游,登陆进去,自己还在城西发呆呢,点着人物走了几步,就觉得有些无聊。正准备下线,私聊频道突然有信息发过来,是一个ID叫野男人的玩家发来的,“你上线了?在哪?”

    唐逸心说莫非找错了人,但还是回了句长安西。

    几秒钟。野男人已经出现在屏幕里,转生的男人,野男人应该查看了一下唐逸游戏人物的资料,随即就打了个吐白沫地表情,“还是三十多级?”

    唐逸打了个恩。

    野男人很快加了唐逸好友,说:“没时间练级吧?要不要我帮你。我们一帮人玩,二十四小时挂级。”

    唐逸刚想说不用,野男人已经道:“谢谢你上次的黑山药。虽然不值几个钱。”说着话就打了个微笑的表情。

    唐逸这才意识到。原来是上次那个男人号,不想人家都转生了,今天自己一上线就找到了自己虽然有些巧,但也可以看出他还是经常查找自己在不在的。

    唐逸就将自己的账号密码通过私聊打了过去,本来就没想玩,三十多级地小魔,就算是骗子。给他也就是了。

    “爽快。”野男人回了一句。

    “我下了。”唐逸打完这三个字。就退出了游戏,慢慢关掉游戏画面。想来,自己以后也不会再上了。再见吧,曾经年少轻狂的岁月。

    扭头看着镜子里那一脸沉静甚至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怕有点神秘的面庞,,唐逸轻轻叹口气,慢慢揽住允儿柔软纤细的腰肢,将脸贴在她充满青春气息的背上,深深的嗅闻……

    当晚,唐逸一次又一次侵占着允儿娇嫩地身体,允儿乖巧的承受着,两只雪白的小脚紧紧勾在首长腰侧,给首长最大地欢愉,直到在猛烈地冲击下慢慢昏厥过去,唐逸才猛的回过神,暗骂自己一声混蛋,将允儿湿漉漉的小身子轻轻搂在怀里,心中怜爱一片。疑鬼的宝儿,亲自将允儿送回了学校,当时允儿腿软软的,那里痛得厉害,心里却是开心的紧,目送首长坐在出租车里离去,渐渐消失不见,允儿才如同快乐的小燕子般飞进了校园。

    周一早晨,唐逸刚刚进办公室就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地电话,声音有些苍老,自报家门唐逸才听出来是谁,刘琦,刘飞地父亲,现今是政协二十七位副主席之一。

    每天蔡明都会早早来,将唐逸的办公室整理地井井有条,除了唐逸上锁的抽屉,蔡明几乎能看到所有地非权限性文件。

    今天也不例外,蔡明抹过的宽大檀木办公桌光可鉴人,唐逸坐在深黑柔软的真皮转椅里,将刚刚点的烟掐灭,认真听着刘琦的每一句话,这些老干部,虽然处于半退休状态,但其能量往往是圈外人所想象不到的。

    刘琦很热情,早不似在辽东时面对唐逸的严肃,笑眯眯说起了他的意图,原来,刘琦是想将刘飞放来黄海,要唐逸好生看着他,管教他。

    唐逸就有些头疼,刘飞?自己能管住他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边刘琦笑呵呵道:“小飞的对象也会调去黄海,再有几个月他们就结婚了,我琢磨着,婚礼也在黄海办吧,办的节俭点,不惊动那些老朋友了。”

    唐逸就笑:“在黄海办也很好啊,这里环境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将来刘老的孙子肯定活泼可爱。”

    刘琦就欣慰的笑了,说:“那小飞可就托给你了,帮我好好教教他。”

    唐逸连声答应,也没办法推辞。

    下午去福平的路上,唐逸还在琢磨刘飞的工作,应该会安排他进纪委吧,其实唐逸明白刘老的意思,老人家最放心不下的大概就是刘飞了,刘琦身体不好,听说前阵子还生了一场大病,是以他一定要在走之前安排好子孙的路,刘飞和自己私交很好,刘老又循循嘱托,自然是希望自己提携刘飞,照看刘飞,就算不冲老人家这个电话,从私人感情上讲,这也是自己应该做的。

    唐逸下福平是视察黄海畜牧科技示范园的发展情况,黄海畜牧科技园是福平市市委书记冯日伦从京城跑回来的项目,但初期建设资金就被黄海市挪作他用,搞王丽珍主导的政绩工程。使得冯日伦倾注满腔心血的科技园几乎变成了空壳子,这也是冯日伦和那边开始离心地根本原因,而唐逸上任后不但将资金很快拨到位,前几天更带冯日伦跑了趟京城,拿下了农业部“万枚高产奶牛胚胎富民工程”以及科技部“高产奶牛胚胎移植技术产业化开发”两个大项目。在见识了唐逸的能量以及敏锐的目光后,冯日伦越发归心。

    科技园交通很便利,座落于福平市小王口镇,占地六千多亩,规划面积三十平方公里。区位优越,距黄海港四十公里。距离黄海国际机场仅二十多公里,距壶亭火车站两公里。通过南城公路与鲁城--黄海高速公路黄海--南威高速公路及黄台公路相接,交通极为便利。园区距周边村庄都在两公里以上。空气质量好。饲料水资源丰富,条件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下了高速,又驱车从国道拐入去往科技园的公路,刚刚进了路口,就见前面黑压压站了一群人,彩旗飘飘,横幅一道接着一道。福平市市委书记冯日伦市长苏超群率全市主要领导小王口镇领导科技园领导和部分职工早就候着呢。

    唐逸就微微皱眉。市政府只来了三辆车,唐逸所坐的奥迪。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程进农办主任董玉萍地桑坦纳,最后面的小车里是几名随行工作人员。几名工作人员有负责写稿子的秘书处文秘,有农办的干部等等。

    不想自己轻车简从,冯日伦搞出这么大阵仗,冯日伦能干是能干,未免有些浮夸。

    但是人都有缺点,唐逸也能理解,倒是没给冯日伦脸色,下车和颜悦色的和各级干部握手问好,等冯日伦上了自己的车后,唐逸才指着外面地红旗,淡淡道:“做工作要脚踏实地,不好搞这些。”

    冯日伦脸有些热,点点头没有吱声。

    在一众干部陪同下,唐逸视察了园区,听取了冯日伦“政府搭台企业运作科技依托农民受益”的工作汇报,福平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科技园管委会主任刘燕秋对科技园的情况进行了详细地讲解,唐逸听得连连点头。

    福平市市长苏超群脸色就有些难看,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来迎接唐逸地多此一举,福平市可以说是冯日伦的天下,他这个市长来到福平后,不但没能起到制衡冯日伦的作用,反而成了有名无实的空架子,为了团结着想,今天又巴巴跑来迎接唐逸,却不想从头到尾,自己好像都成了摆设。

    心里正不得劲儿,唐逸突然就转头笑眯眯看向他:“超群,科技园是在你主政以后规模才越来越大的,你可要盯好喽,日伦同志工作热情太高,你得不时浇浇冷水。”

    大家就都笑,苏超群也跟着笑了几声,心里总算舒坦了些。

    参观完科技园已经七点多了,车队缓缓驶出科技园,唐逸回头看看悬挂着巨大的彩色气球的办公楼以及那一排排整齐地厂房,微微点头。

    冯日伦笑道:“市长,福平宾馆地饭菜都准备好了,原料都是咱们工业园自己养殖的,去尝尝鲜?今天就别回了。”

    唐逸摇摇头,说:“今天不去福平,也不回黄海,在王口住一晚,去镇里看一看。”

    冯日伦就有些为难,一来是饭菜都浪费掉,再一个小王口镇地接待条件也招待不了这么些人。

    唐逸似乎看出他的难处,笑着指了指后面地车队,说:“农办董主任她们会在福平作几天调研,叫她们去吃嘛,今晚就我和你留在小王口,你们市委的工作也不能因为我耽误了!”

    冯日伦就松口气,忙拿出手机打给苏超群市长,要他接待市里下来的干部,又说自己会同唐市长留下在小王口镇作一个走访。

    车队在路口分道扬镳,奥迪向南拐向小王口镇,后面跟了几辆黑色桑塔纳,是小王口镇领导以及福平市局的保卫人员。大车队向北而去。

    坐在车里,唐逸想了想,笑道:“日伦。被你否决的那个绿色电脑养鸡计划你可以再重新看一看,我觉得很有前景。”

    冯日伦笑笑道:“总觉得有些不靠谱,电脑养鸡?绿色?和电脑算命怎么就感觉异曲同工似的,听着就像蒙人的。不过市长认可,那我可得仔细琢磨下。说实话,那计划书我根本就没看。”

    唐逸点点头,说道:“今年入世是大势所趋,但入世后,我们的肉鸡出口肯定会遭受重大损失,因为国际上。是讲绿色地,壁垒森严啊,那个电脑养鸡我看很不错。日伦啊。最近这段时间一定要给企业讲通讲透,叫他们积极迎接入世后的机遇和挑战,一定要早一步熟悉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不要老用过去那一套,是会吃亏的。”

    冯日伦笑道:“我看了市长写的关于入世后企业该怎么应对地那篇文章,很有感触啊,我觉得最好组织一下黄海全市企业领导进行学习探讨。”唐逸笑着摆摆手。“免了吧。喜欢看的就看看,不喜欢的不能强求。”

    冯日伦就有些不服气。“给企业敲敲警钟不好吗?一些人,就知道搞官面文章。搞平衡,搞斗争,想做点事,动不动就扣上出风头的帽子,我看黄海市委就有这种倾向!”

    唐逸笑笑,“日伦,过了啊!”

    冯日伦就不再说,沉默了一会儿,说:“黄海行不通,我组织福平的企业老总们学习总可以吧?”

    唐逸没说话,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小王口镇虽然称为镇,但比北方一些贫困的县城还要繁华,四通八达地大街很是宽阔,高楼林立,路的两边,食品店商店鳞次栉比,抬头可见店铺外悬挂着的诸如“铂金99折”“汉堡酬宾”“新型电动车”“写字楼出租”之类地广告标志,令人恍如置身某个小城市之中。

    镇委招待所餐厅早早就清空了客人,不但小包间,宽敞地大厅也空无一人,服务员更只挑选了几名漂亮政治素质过硬的骨干留下,其余的都被暂时放了假。

    装修豪华的包厢里,能和唐市长同桌用餐,小王口镇王书记李镇长激动的满脸通红,但他俩虽然是地主,却没什么打开话题的资格,最多唐逸问到什么,他俩就斟酌着用词回答,这一餐饭,虽然荣耀,但可不知道杀死了两人多少脑细胞。

    席间主要还是唐逸和冯日伦讲,谈福平的工作,世博会带给福平地机遇,王书记和李镇长都是心里佩服,年青地学历派就是不同,很多东西听了后都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被委派进包间服务地小李年轻漂亮,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给市委书记以及来自黄海地大人物介绍新端上来的每一道菜。

    当说起刚刚端进来的“清蒸鱼”所选北沙河特产河鱼的历史以及民间的一些传说时,唐逸就笑:“我怎么感觉这不是在用餐,是来旅游,接受小王口镇历史革命教育?”

    小李脸腾一下就红了,王书记和李镇长脸色就有些白,看小李的眼色也都有些冷。

    唐逸随即就笑:“不过搞得真是有声有色,很好哇,可惜这种用餐经验不能推广,成本太高,也很难找到这么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来作服务员,现在踏实肯上进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喽。”

    王书记和李镇长这才松口气,王书记忙陪笑道:“唐市长,这都是我们地方小吃,就怕您吃不惯。”

    桌上没有太奢侈的菜,但花样丰富,味道鲜美,这点唐逸倒是很满意,看得出王书记他们是用心了,想来也是受了冯日伦准备用科技园土产招待唐逸的启发。唐逸微笑点点头:“这已经很丰盛了,尤其是这个解说,很不错。看来我们黄海人文历史的挖掘还大有可为啊!”

    听唐市长夸奖,小李一颗刚刚放肚子里的心又扑腾扑腾跳起来,少女都喜欢幻想,当听到唐逸说这个解说很不错的时候,小李心跳得厉害,正琢磨唐市长什么意思的时候,听到唐逸接下来的话,小李就莫名有些失望。

    唐逸却是被解说启发,有了个点子,转头刚想同冯日伦说话,手包里的手机音乐突然响了起来,唐逸就拿出手机,看看号,是陈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