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三章 又见刘飞

第四十三章 又见刘飞2017-11-8 23:47:40Ctrl+D 收藏本站

    福平市法院裁决大华公司败诉不久,武警福平消防大队向大华消防器材有限公司开出了罚单,对大华公司生产销售不合格消防产品的违法行为,作出了罚款一万五千圆的处罚决定。

    事情远远不是就此结束,黄海市消防支队接市局通知,对市区销售的大华产品进行抽测,而黄海其余六个下辖市的消防大队在上级部门要求下也展开了统一行动,在一系列抽检中发现一个规律,市区销售的产品基本符合国家检测标准,但下辖市销售的大华产品,普遍存在着以乙级甚至丙级产品充当甲级产品销售的情况,其火灾自动预警系统也远远达不到所吹嘘的国际领先水准。

    张定中与市局消防支队支队长孙杰汇总了材料,就一起来向唐逸汇报。

    唐逸刚刚接到包衡的电话,一老一小谈了谈现行政治制度的一些弊端,倒是聊得极为投机,唐逸更是心潮起伏,难以自己,包衡和自己谈这些,那是因为自己另一重身份以及与他亲密的关系,什么时候自己真的够资格来参与这种问题的讨论呢?

    唐逸随即就苦笑,未免想的太长远了些。

    包衡来电话,主要还是通知唐逸准备参加九月份开始的为期三个月的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培训班,虽然距离开学尚有三个多月,包衡却是早早就将唐逸的名字确定下来。

    唐逸自然求之不得,这不仅仅是进入党校培训那么简单,同样是一种资历,又可以拓宽人脉,结识更多的部级政治新秀。

    当然,去党校学习大部分时间都会留在京城,或者去外地调研,这三个多月。怕是没多少时间兼顾黄海。

    是以必须在去党校前将黄海的局面暂时稳定下来,使黄海权力层能保持一种平衡,不要自己去了党校后被人背后捣鬼。

    琢磨了一会儿,唐逸正收拾心情准备开始处理今天的文件,张定中和孙杰就到了。

    汇报了基本情况,在唐逸看材料的时候,张定中神情很严肃的道:“市长。大华公司问题严重啊,这仅仅是在我们黄海发现的情况,省内其它市县怕是跟咱们黄海差不多。很明显大华公司采取了欺诈地手段获取非法利益,我觉得,已经构成了诈骗罪。”

    孙杰穿着武警军官常服,大校军衔灿灿生辉,他身材极为魁梧,往那一坐,沙发陷进去多半边。

    听到张定中用了“诈骗罪”这么严重的定性,孙杰脸色就有些不对。嘴唇动了动,但没有说话。

    对这位武警副师职大校的任何细微表情,唐逸都观察的清清楚楚,因为他记得李卫红说过,孙杰曾经企图干预福平市消防大队对大华公司的处理决定。

    唐逸琢磨了一下道:“先不要这么快下结论,你们成立个调查组,进大华进行详细的调查,等有了进一步结果再说。”

    张定中和孙杰都点头。

    其实唐逸对大华公司的背景很感兴趣,经过初步接触也看得出。大华公司问题不少,但在没有摸清大华公司底细前,唐逸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尤其是有了曾庆明郑重地告诫,唐逸就更加慎重。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打来电话帮大华公司说情的竟然是崔敬群。崔敬群主要谈了谈大华这几年地贡献,黄海利税大户。大华产品在国内消防器材业也是大有名气,最后崔敬群笑呵呵道:“不管怎么说。大华发展到现在不容易,是,它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出现问题就纠正嘛,总要给人家个改过的机会,不能犯了错误就一棒子打死嘛。”

    挂了电话,唐逸就皱起了眉头,崔敬群是不可能和大华有利益纠葛的,不然也不会主动出面帮大华说项,但能劳动崔敬群出面,可见大华的问题有多么复杂。

    下午接见了欧美一个商业考察团之后,唐逸要小武送自己回了银月花园,换上休闲装,戴了太阳帽,这才打车赶往大富豪酒家。

    就饭店的档次而言,大富豪酒店在黄海是一等一的,三层圆顶欧式建筑气派恢弘,淡黄的楼体好像小皇宫一般华丽,这里是解放前俄罗斯使馆地旧址,大富豪酒店的建筑就是模仿原俄罗斯使馆。众多的欧式建筑,也是黄海一道靓丽的风景。

    贵宾厅308房,唐逸默默喝着服务小姐刚刚斟的茶,不时看看表。

    叮叮,包厢门被人轻轻敲响,一直肃立在门前小吧台后的服务小姐忙去开门,接着一声怪笑随着打开的房门扑了进来,唐逸就无奈的摇头。

    刘飞摇摇晃晃进了包厢,他穿着半截袖的黑衬衫,上唇也留了胡子,偏偏看起来轻浮跳脱,跟在他身边地,是一名娟秀婉约的女子,淡蓝的连衣裙,将南方佳丽的小巧可爱彰显无遗。

    唐逸忙站起来,无奈的推开刘飞地熊抱,来见刘飞,他也只能尽量掩饰自己地身份,免得破坏一般人心目中市长的光辉形象。

    刘飞地未婚妻童彤唐逸还是第一次见,但她的背景唐逸倒是一清二楚,今年二十五岁,比刘飞小九岁,父母都是南方人,父亲现在是部委某司地司长,以唐逸交际的圈子来说,算是普通家庭,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童彤在唐逸面前就显得有些拘束。

    有童彤在,唐逸就一本正经的称呼刘飞为刘哥,更称呼童彤为嫂子,岂料刘飞“为老不尊”,哪有做哥的样子,勾肩搭背的搂着唐逸,就问唐逸怎么不带二弟妹三弟妹的过来,唐逸就有些无奈,也真是有先见之明,没有以市长形象示人。

    童彤很会察言观色,很快就叫过服务小姐低语了几句,服务小姐点点头,就出了包厢在门外候着。长长的走廊里。两排穿着红套裙的漂亮服务小姐也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一道道菜送进来,刘飞松开搂着唐逸肩膀的手,看看表,嘿嘿笑道:“怎么还不来?”

    唐逸奇道:“你约了朋友吗?”刘飞刚刚来黄海,会有什么朋友?倒是童彤前几天就已经正式投入工作。

    刘飞道:“不可说,不可说。”

    唐逸就不理他,转头。童彤也是一脸的无奈,想来她也是管不住刘飞地。

    刘飞突然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童彤忙关切的问:“怎么了?”

    刘飞摇摇头,叹息道:“我算栽到家了,本来吧,和唐逸这小子平起平坐,现在呢,咱们两口子都是小科级干部,本来也没啥,偏偏老头子把咱们送黄海来。在这小子眼皮底下当小兵,你说说,老公我心里能平衡吗?”

    童彤也不好插嘴,只好对唐逸歉意的道:“唐市长,他就这样,您,恩,您想来也知道的。S”唐逸笑道:“嫂子叫我唐逸就好,不要太客气。”又对刘飞道:“得了。你们纪委我可管不到,再说,我敢管你吗?”

    刘飞被安排进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监察三科任科长,童彤本来是北京网通干部,被调来黄海市网通任器材分公司经理。当时的网通还是一派官僚作风。本来已经成为企业,任命干部时偏偏在红头文件上要标明行政级别。例如童彤的任命,就在器材分公司经理后标注了正科的字样。

    童彤地职位在唐逸看起来自然不值一哂。但在网通内,可说是人人瞩目了,器材分公司就是黄海市电信局原来的供销科,购进电缆,出售电话手机B机等各种电信器材,往往一个签字就是几百万上下的进项,可说是网通最有实权地部门经理之一,二十五岁的童彤,也是黄海市网通最年轻的“科级”干部,当然,以童彤现在的背景,这点安排根本算不了什么,黄海网通的老总也不大清楚她的背景,只知道她来头很大,京城网通老总递话,人家的家庭要求低调安排,尽量作普通工作,在这样的氛围下,黄海网通老总就给童彤安排了这么个差事。

    说笑间,一道道精美地菜肴送上,在唐逸提议下,刘飞勉强同意了只喝黄海啤酒,又给童彤要了果汁饮料。等服务小姐将啤酒送上桌,开封,童彤就站起来,腼腆的帮唐逸和刘飞倒酒,刘飞又看了看表,说:“怎么还不来?”

    话音刚落,包厢门被人轻轻敲响,随即站在门外的服务小姐拧开了门,从门缝,探进一个圆滚滚的脑袋,眼睛极小,看到唐逸和刘飞就挤出一副笑脸,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几乎不见,随即胖子就推开门,笑呵呵道:“您两位都在啊。”正是陈方圆。

    有陈方圆,酒桌上就更加热闹起来,自从刘飞退了春城万宝超市的干股,他和陈方圆已经有一段时间不见,陈方圆生意人,特会说话,和刘飞一杯杯干着啤酒,喝得热火朝天的。

    唐逸不大喜欢说话,只是默默聆听,偶尔接个电话,讲话时自然而然流露出高级干部的神气。^^^^

    童彤偷偷打量着唐逸,心说他比刘飞年龄还小呢,怎么这么老气横秋的,虽然比刘飞能干,但也太闷了点吧,幸好刘飞不像他。

    虽然刘飞口花花,但平时哄得童彤极为开心,和刘飞相处更没有半点压力,但见到唐逸这个正牌太子党的架势,童彤才知道自己当初想象地没错,嫁给他们这个群体,是需要懂得忍受寂寞的,刘飞,不过是个异数,想到这儿,童彤心里就是一甜,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挑错人,她也不想刘飞能走到多高的位置,只要夫妻俩恩爱开心,日子过得舒心,那就比什么都强。

    刘飞和陈方圆喝得起劲儿,一打一打的要啤酒,唐逸劝了几句,刘飞就翻着白眼要和唐逸干杯,唐逸摇摇头,也不再劝。

    散席的时候刘飞和陈方圆都喝得酩酊大醉,看着他俩,唐逸就无奈地摇头。一老一少,真凑一块去了,喝啤酒也能喝醉么?

    接了帐,唐逸搀着陈方圆,童彤搀着刘飞出了大富豪,很快就有出租车停在台阶下,在唐逸坚持下。童彤扶刘飞上了出租,又一再对唐逸表示了歉意,这才告诉司机去黄海宾馆。

    看着摇摇晃晃满身酒气地陈方圆。唐逸就犯了愁,叫了几声陈叔,陈方圆点头答应着,嘴里也不知道含含糊糊的在说什么,只听到唐市长,感谢,惭愧什么地。

    唐逸扶着陈方圆上了出租,就准备将陈方圆也扔黄海宾馆去对付一宿。刚想说话,谁知道陈方圆猛地睁开眼睛,好像很清醒的扭动脑袋看四周,大声说:“上车了啊?咦,这不是我地车!我的车呢,我的车呢?”

    唐逸无奈的道:“陈叔,就坐这辆吧,说,去哪儿?”

    陈方圆扭头。眨了好一会儿眼睛好像才认出唐逸,就傻笑起来,“唐市长,唐市长我多谢您啦,您就是我的恩人。是我的指路明灯!呵呵……”

    酒气扑鼻。唐逸无奈的将他地头拨开,陈方圆醉眼朦胧看到了前面的司机。思索了好一会儿,晃晃头。说:“去,去碧海,碧海银沙,十,十七号楼……”说完头一歪,就靠在车座上,打起了呼噜。

    司机没听清,更有些不耐烦,语气有些生硬的问:“去哪

    “碧海银沙。^^^^”唐逸将陈方圆姿势正了正,让他靠地更舒服些。

    出租车司机就是暗暗咋舌,碧海银沙是靠海的别墅区,有名的富人聚集地,小区的私人休闲会所最是出名,听说环境设备堪比黄海的国家级疗养院,当然,只是传闻,毕竟会所只对小区住户和受到邀请的朋友开放,并没有多少人亲眼见识过。

    玉盘般的月光斜射在海面,一直延伸到岸边,长长的光带随着波浪起伏摇曳,如一条玉龙,一片柔和地淡白光芒中,碧海银沙别墅群显得分外妖娆。

    小区是封闭式管理,保安自然识得陈方圆,是以倒也没有阻止出租车的驶入,只是登记了司机的身份证并且告诫司机,十分钟内一定要开出来。

    十七号别墅靠海,造型复古,有飞檐流苏,透着几分历史的凝重。

    唐逸搀着陈方圆下了车,见别墅客厅里亮着灯,才松了口气,又要司机暂时去小区外等自己,给了一百块钱,司机答应等一个小时,将车调头,慢慢开走。

    唐逸按了院门门铃,陈珂妈还没搬过来,想来这里住的是老陈的那个情人,叫什么却忘记了。

    不一会儿,铁栅栏门锁咯一声自动打开,唐逸扶着陈方圆进了院子,回身将院门推上,扭头,客厅门从里面被人推开,柔和的白光洒落小院,“哥!你怎么来了?”惊喜的女声,清脆悦耳。

    唐逸看过去,开客厅门的却是陈珂,她穿着白色职业套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却是越发知性妩媚,女人味十足。

    唐逸就无奈地指了指身边的陈方圆,说:“原来你住这儿,和老陈一起住?”

    陈珂噔噔噔走过来,扶住陈方圆,笑孜孜道:“不是,我自己住,前几天才装修好,还没机会和你说呢。”

    两人扶陈方圆进了客厅,陈珂就努努嘴:“哥,你先坐,自己倒水吧!我可不伺候你了!”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语病,却是嫣然一笑,转身扶老陈向一楼卧室走去。

    唐逸就挠挠头,陈珂再不是过去羞答答的小姑娘了,风情万种的一瞥一笑,却是搅得唐逸心痒痒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陈珂忙碌间荡起地优美曲线,那肉色丝袜下浑圆美腿,唐逸目光再转不开。陈珂却是对老陈颇不尊重,鞋都没脱就扔到床上,随便盖了条毛巾被,又用湿毛巾胡乱帮他抹了抹脸,就算大功告成,看得唐逸连连摇头,等陈珂回了客厅,唐逸就叹气道:“我在想,万一以后哪天我喝多了来找你,会不会比陈叔还惨。”

    陈珂笑嘻嘻道:“那怎么一样,女儿都是泼出去的水。你地待遇比老陈高多了!”说着坐到唐逸身边,整理茶几上的笔记和书籍。

    唐逸就忍不住挪了挪身子靠过去,揽住陈珂柔软地纤腰,笑嘿嘿道:“怎么个不同?”软玉温香,唐逸心中就是一团火热。

    陈珂抿嘴一笑,也不说话,唐逸更是心痒难搔。就向陈珂红唇吻了上去,陈珂却是咯咯一笑,推开他站起身。说:“老陈在呢。”

    唐逸看了眼卧房,就叹口气,说:“那今晚跟你聊个通宵。”

    陈珂妩媚的大眼睛眨了眨,随即就来到陈方圆沉睡的卧室前,将门上的钥匙转了数转,拔出钥匙,小声道:“这门能从外面反锁地。”

    唐逸微微一笑:“顽皮!”随即再忍不住,走过去一捞一抄。就将陈珂抱在怀里,大步向楼上走去。

    不多时,楼上大床发出咯咯吱吱的欢快节奏,女人娇媚的低吟,男人情动的喘息,交织一片,在唐逸的征伐下,陈珂粉脸绯红,星眸似闭非闭。眉头轻皱,一双红唇颤动不已,当她开始笨拙的轻轻摇动粉臀,迎合唐逸的冲击时,唐逸就觉脑袋嗡地一声。那种将青春少女慢慢引领为娇媚少妇的滋味。实在刻骨铭心,别有一番蚀骨的滋味……

    第二天一早。唐逸并没有急着溜掉,而是下厨房做了碗肉丝面。亲自端到楼上粉红绮旎地卧房,一口口喂陈珂吃早饭,昨晚被唐逸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陈珂虽然神色萎靡,但享受着唐逸难得的温柔,心中却是甜滋滋的。

    等陈珂吃完,唐逸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口,又去厨房刷了碗,这才离开别墅,当然,走之间,唐逸没有忘记将陈方圆卧房的门从外面开了锁,这才发现陈珂是个小骗子,根本就是很普通的门锁,又怎么可能从里面打不开?

    坐在出租上,唐逸还忍不住微笑,唉,陈珂真的发生了许多变化,再不是曾经地青涩少女。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大华公司被罚款调查一事突然被媒体曝光,开始是黄海的晚报,接着省内媒体闻风而动,如此一来,省内各市县的消防部门开始对本地市场上的大华产品进行检测,得出的结果都不怎么乐观,基本和黄海的情况差不多,很多产品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曾庆明很快就找到了唐逸,旁敲侧击的打探是不是唐逸地手笔。

    崔敬群也打来了电话,倒不是对唐逸有什么不满,而是语气沉重的说,想不到大华问题这么严重,看来不能仅仅因为是本地利税大户就放松对企业的监督啊,更不能有地方保护主义思想,敦促唐逸稳妥处理大华公司的案子,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唐逸也是大为挠头,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怎么就出了这样地状况,难道是有人故意给自己地布的局,让大华背后地人都以为是自己一定要将大华扳倒?然后坐山观虎斗?

    坐在办公室里,唐逸越发觉得此事太过蹊跷,想了想,就将电话打给了陈方圆,陈方圆是晚报广告的大客户,应该和《黄海晚报》地高层有些私交,第一个报道大华的就是《黄海晚报》,托陈方圆帮自己打探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好。

    自从那晚陈方圆醉酒后,两人还没通过电话,接到唐逸的电话陈方圆首先就尴尬的道歉,赌咒发誓的以后酒桌上一定节制。

    唐逸微笑说没事,然后大致讲了讲晚报报道大华公司一事,最后笑着道:“新闻办那边我问了,晚报的报道并没有和新闻办沟通,听说现在晚报在进行内部调查,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呢?”

    陈方圆心领神会,“放心吧,晚报副总编老郑喝点酒就藏不住事儿,我这就找他喝酒去!”

    唐逸笑道:“别喝太多,又带着满身酒气让人送去打扰陈律师,她见我去都不高兴呢。”

    “不会,不会。”陈方圆尴尬笑笑。

    唐逸微微一笑,就挂了电话,随即皱起眉头,难道要骗老陈一辈子?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

    汗死,还有月票的支援一下吧,马上被超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