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六章 绮旎检查

第四十六章 绮旎检查2017-11-8 23:47:44Ctrl+D 收藏本站

    周五,鲁东省市长会议在省会鲁城召开,会议主要议题为“提高zf工作效率服务质量,降低zf行政成本”,省长徐维纶在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世纪初开始,共和国zf部门也好,事业单位也好,开始切切实实将“服务”两字列入了各种文件,更加重视起来。

    晚上唐逸去徐省长的二层别墅坐了坐,其实唐逸想了好久,要不要进常委院去看望徐省长,毕竟太显眼了,但最后唐逸还是借汇报工作的名义看了看徐省长。

    徐维纶不到五十岁,从黄海任上起来的,红日集团最初的扩张离不开徐省长在黄海时的倾力支持,对黄海,他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也是最关注黄海的省委领导,在他一手提拔的李市长被挤走,黄海的老干部被排挤甚至自己再指挥不动后,徐省长终于发了火,在常委扩大会议上和宋书记顶了牛,影响波及中央,这也是那人被调走以及唐逸能主政黄海的主要原因。

    坐在唐逸对面的徐维纶是极为和蔼可亲的,就好像一个极普通的老人,据说徐省长少年时家境贫苦,动乱时代他是高中教师,被关牛棚,受尽折磨,身体就一直不大好,头发没有染,花白一片,面相也有些衰老,有老人斑,浑不似不到五十岁的高级干部。

    唐逸同徐维纶谈了谈世博会的准备工作,黄海市今年刚刚制定的几项地方法规。徐维纶认真听着,偶尔询问两句,当唐逸谈到刚刚修改通过地噪声管理条例。说起主要修改的是罚款数目以及噪音标准,随着经济发展,原有的罚款数额已经起不到威慑作用。

    徐维纶地眉毛拧了起来,说道:“靠罚款。终究不是正途。”

    唐逸笑着点点头,说:“但是地方执行上,现阶段也只能用罚款的处罚方式进行威慑。”

    徐维纶看了唐逸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唐逸告辞时,徐维纶微笑道:“明天走?去大雁塔看看吧,风景不错,我叫自言带你去。”徐维纶嘴里的自言就是他的秘书张自言。

    唐逸忙说不用。明天留省城是办点私事。

    徐维纶一直送到院门,又要小保姆去常委院外帮唐逸叫车,唐逸一一谢绝,自己感觉,徐省长对自己印象还不错。但唐逸一向不大相信直觉,很多干部和人相处都会让人感觉如沐春风,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对你有好感。

    唐逸说留省城办点私事是真话,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唐逸来到了省工人医院,在外面小摊上要了瓶汽水,慢慢喝着耗时间。等了不多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冷饮摊前,接着车门推开。一只精致性感地紫色水晶高跟凉鞋从车厢里迈了出来,黑色透明丝袜裹着的玲珑可爱的小脚让人心里一阵热血翻腾。冷饮摊老板贪婪的盯着那黑丝袜娇嫩小脚,呼吸都粗重起来。

    又一只同样性感的紫色水晶高跟鞋,同样娇嫩可爱的黑丝袜小脚从车厢迈出来,车门一关,一名艳美的年青少妇笑靥如花,看向了冷饮摊,她穿了一件宝蓝缎面低胸紧身上衣,下身是及膝地黑色百折波浪裙,黑色透明丝袜裹着秀美浑圆的小腿,成熟少妇的妩媚风情扑面而来,马上勾起了无数男人垂涎的目光。

    年青少妇微笑走来,细高跟扭出性感身材荡人心魄的弧线,冷饮摊老板咽了口口水,正想和她搭讪问她要点什么?却见性感少妇已经坐在了那个戴帽子,十几分钟也没喝完一瓶汽水地年轻人身边,两人低语了几句,就一起起身,向工人医院综合楼走去。

    冷饮摊老板骂了一声,真他妈是鲜花就插牛粪上,想起自己家里的黄脸婆,刚刚冲动的顷刻间消退的无影无踪。

    不消说,性感少妇正是齐洁,唐逸约了她陪自己检查身体,如果说帮着照顾奔波这种个人私事,毫无疑问,唐逸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齐洁,很多时候,齐洁是最懂得唐逸心思的人,能干而又贴心,是齐洁最真实的写照。

    齐洁跟在唐逸身侧,醉人地香味令唐逸贪婪地深呼吸了几口,走在唐逸身边,齐洁笑孜孜问:“老公,不会吧?”左右看看,随即很小声的说:“老公,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有不孕症?”

    唐逸被她柔媚地小声音勾得心中又是一动,但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尴尬,咳嗽一声,也不回答,惹得齐洁又咯咯娇笑起来,笑得唐逸一阵郁闷。

    来到泌尿外科,用齐洁带来的假工作证登记,令唐逸想不到地是不孕症检查极为尴尬,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首先就要求唐逸脱掉裤子,看一看他的下体是不是畸形或者有病变,看着这位四十多岁的大姐,唐逸一阵无语,齐洁咯咯娇笑,因为谎称是唐逸爱人,是以齐洁可以全程跟踪检查,这种机会齐洁当然不会错过,不理唐逸的威逼利诱,一定要跟着他,可以说是寸步不离。

    大夫皱着眉头看向齐洁,很严肃的道:“有什么好笑的?想不想治病?不关心你丈夫就出去!”

    近年来,随着集团壮大,越发位高权重的齐洁哪里受过这种抢白,但进了医院,任你什么身份,在医生面前也得低头,何况又关系唐逸的终身幸福,齐洁就乖乖站到了一边,但看唐逸尴尬模样,还是忍不住偷笑。

    唐逸无奈的道:“这个都正常,不用看。”

    大夫毫无表情的道:“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我都不在乎,你怕什么?”

    唐逸微微皱眉,说:“这样吧,我就作个精液检查,等这个有了结果再说。”琢磨着自己身体出奇的强健,如果真的有问题就是精液的问题,精液真有问题的话,再做相应的全身检查也不迟。

    大夫也不强求,就扭身在办公桌上拿过纸笔写了个单子,又拿了一宽口玻璃容器递给唐逸,说:“去隔壁取精室取精,出精后半小时内将精液拿过来。”

    唐逸不大懂,随口问了句:“怎么取?”

    大夫有些不耐烦的道:“自己也可以,让你爱人帮忙也行,不会这都不懂吧?”

    唐逸这才明白过来,就对齐洁道:“你等我吧。”齐洁微笑点头,说:“我和大夫聊聊。”

    取精室就在隔壁,小小的单间,有床,洁白崭新的床单,墙上挂着全裸美女图片,桌子上甚至有电视机和VCD,另外有一叠片,房间里气味很是清新,可知道医院是极为重视这里的卫生的。

    但想起这个小房间不知道多少男人在里面取过精液,唐逸突然就有些恶心,回身推门就走了出来。

    齐洁却是刚好来到取精室外,轻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嫌这里脏。来吧,跟我来。”说着话就挎起唐逸胳膊,唐逸奇道:“去哪

    “跟我来就知道了!”

    齐洁却是领唐逸来到了工人医院斜对面的宾馆,要了一间套房,拉着唐逸进了房间。

    唐逸就有些无奈,齐洁却是娇俏的笑,咬着唐逸耳朵道:“我问大夫了,最好就是用手弄出来,所以呀,我想帮也帮不上呢。”

    唐逸耳朵一阵痒,更被她软绵的身子贴的一阵激动,郁闷的推开她,就进了卧室,谁知道齐洁也颠颠跟了进来,好奇的看着他。

    唐逸气道:“出去行不?”

    齐洁嘟嘴道:“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我就是想看看我老公,怎么自己……”说到这儿再忍不住,抿嘴一笑,妩媚无方。

    唐逸无奈的道:“真不该带你来的!”顺手将容器放在圆桌上,闷闷坐在软椅上发呆。

    齐洁好笑的看着唐逸,目光渐渐温柔,走过去,侧身坐进唐逸怀里,翘臀轻动,感受到唐逸呼吸的粗重以及那火热的蓬勃,齐洁轻轻一笑,在唐逸耳边道:“傻老公,真傻,我来帮你啊!”

    柔软的红唇在唐逸耳边厮磨,唐逸再忍不住,伸手紧紧抱住她,恨不得将她性感的溶进自己怀里,嘴老实不客气的向齐洁诱人的粉嫩脸蛋亲去,齐洁轻轻一笑,说:“先洗澡……”

    唐逸却是做梦也想不到无意间享受到这样刺激的待遇,齐洁那娇嫩小手的诱人挑逗,黑丝袜美腿紧裹的摩擦,甚至齐洁那两团柔嫩高耸的挤压包夹,简直令唐逸舒爽的几欲疯狂。

    当唐逸两只手攥紧齐洁一对黑丝袜包裹的娇嫩小脚,享受着那带有沙质摩擦感觉的柔嫩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泄如注时,齐洁勉力将杯子放好,满头汗水的瘫软在唐逸怀里,两只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唐逸看看表,就有些挠头,看齐洁疲累模样,歉疚的揽紧她,轻声道:“齐洁,幸好有你,要我自己的话,得愁死。”

    齐洁翻个白眼,“好事儿怎么不找我?!累死我了,还不如被你欺负呢!”

    唐逸尴尬笑笑,齐洁却是猛地坐起,说:“啊,半小时内要将杯子送去!”想伸手去拿杯子,却是发觉胳膊酸软,再抬不起来。

    唐逸笑着将她按在床上,说:“你休息,我自己拿着去好了,不然,大美女拿着这么一瓶腌物,算怎么回事?”又说:“不许起来,不然我可生气了!”

    齐洁就温婉一笑,随即慢慢闭上了眼睛,这一通折腾委实比被唐逸欺负还要累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