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七章较量

第四十七章较量2017-11-8 23:47:45Ctrl+D 收藏本站

    周三的时候,唐逸接到了齐洁的电话,和齐洁游玩缠绵了一天后,唐逸周日晚回了黄海,而齐洁则在鲁城等结果,齐洁小心翼翼告诉唐逸,好像他的是有点问题,医院方面需要对他身体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来确定原因。

    齐洁很懂唐逸的心思,但如果真的不能生育唐逸会是什么反应,齐洁可是想象不到,也就难怪她打来电话时透着十二分的小心了,又问:“老公,要不要我去黄海陪你?”

    唐逸笑笑道:“不用了,我没事,放心吧。”唐逸倒没有将这件事看得太重,现在医学昌明,好像里没有都可以治愈,自己的情况听起来又不像那么严重,问题是,自己终究和普通人有些不同,详细检查身体?唐逸就有些犹豫,因为这涉及了他最大的秘密,万一自己身体机能和普通人真的不同怎么办?

    犹豫了一下,还是等在北京学习时再说吧,考虑清楚,就算要检查,也去北京的军医院,找一个可以绝对信赖的医生。

    在唐逸为自己身体烦恼的时候,大华公司再次出了事,大老板李成功的儿子李刚出了车祸,驾驶着跑车撞到了公路护栏上,伤势极为严重,当晚进了重症监护室,一直昏迷不醒。

    听到李刚出事的消息,唐逸马上给军子打了电话,下午,就约了军子在清音阁茶座见面。

    茶座极为幽静雅致,淡淡的古筝如行云流水,若有若无。唐逸和军子坐在了小阁间里。要了一壶龙井,就将服务员支了出去。

    军子有些惭愧,低头喝着茶,也不知道该怎么同唐哥解释,花了一两百万,事情却越弄越糟。李刚不但没有去纪委自首,反而出了车祸。唯一的希望似乎就这么断了。

    唐逸看了眼军子,淡淡地问:“李刚地车祸和大志他们有关系吗?”

    “没有,这点我可以保证!”军子抬起头,他知道唐逸语气越淡。其蕴含的冷酷更甚。

    唐逸微微点头,就拿起茶杯慢慢品了一口,说:“花了多少钱,你姐最近忙,不要烦她了。我给你。”

    “不用了,我,我这里有。”事情没办成,军子又怎么好意思拿唐逸的钱。

    唐逸就笑了,“那说说吧,都怎么办的事,将事情办成这样了。”

    军子低着头。说:“事情都是大志出的面。他找人冒充香港的商人,假装要和大华公司合作做生意。因为李成功没时间应酬他,就由李刚接待。他还带着李刚去美国考察了一通,后来说起大华虽然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但麻烦太多,不是清清白白地公司,很难获得董事会的认同,又买通李刚身边的人,旁敲侧击的跟他说,只要去自首,将他知道地问题交代清楚,那么不管他父亲是不是获罪,他都可以接李成功的位置,继续掌舵大华,有了香港财团的支撑,大华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

    军子说着就叹口气,“只是谁也想不到李刚是个孝子,回了黄海就说去和他父亲谈,他身边的人说李刚好像是要劝父亲自首,结果和李成功谈的当晚就出了车祸。”

    说到这儿军子抬起头,“哥,会不会是李成功担心儿子出卖他,所以……”

    唐逸摆摆手,“虎毒不食子,不会地,市局调查时,听家里工人说,李刚是和李成功大吵了一架后开车走的,医院的检查也显示,他喝了很多酒,应该是劝服不了其父,反而被骂了一通,所以醉酒飙车吧。”

    军子点点头,“也是,看李刚的性格就知道李老板平时多么骄纵他,像他那脾气,又哪里受得了被老爹骂?”

    唐逸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花了多少钱?李刚可不傻,和他接触时大概做足了功课吧,如果不是挥金如土,他怎么可能相信大志找的伪财团代言人?”

    军子只好老实承认:“应酬李刚,用了一百多万,还有,大志的人应酬小楚,请吃饭及送礼物用了十来万,本来是准备给小楚一笔钱,要她出面也说服一下李刚,但还没等摸透小楚的脾气,李刚就出了事。”

    唐逸点点头,就从包里拿出支票簿,给军子开了张二百万地支票。

    军子也不推辞,唐哥既然拿出了钱,自己再怎么推辞最后也得接下,只是有些惭愧地道:“哥,事情算办砸了,我,唉……”

    唐逸摇摇头,又拿起了茶杯。

    黄海市市委院六号别墅里,客厅只坐了林卫国和王丽珍两个人,林卫国老伴前几天去了北方做生意的儿子家里住,保姆也被林卫国打发出去买菜。

    林卫国慢条斯理喝着茶,不动声色地听王丽珍的喋喋不休。

    王丽珍是隐隐知道林卫国同大华公司有些关联地,但她当然不会明讲,只是嘴里讲着自从唐逸来到黄海,黄海就接连不停的出事,唐逸分明是存心来破坏黄海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他根本就没有主政大城市的能力和眼界。

    林卫国默默听着,并不发言,最近对黄海的局势,他有些看不清,大华那边接连出事,但越是这个时候,他越发不能表现的对大华感兴趣,更不可能和李成功频繁通电话,李成功只是偶尔用街头公用电话打来和他通通气,而自从李刚出了事,李成功据说整个人都差点崩溃,现在每天吃住都在医院,林卫国得不到他的消息,更看不透黄海的重重迷雾,所以,对于平时有些厌恶的王丽珍的到来。此刻他倒有些欢迎。毕竟,王丽珍消息是很灵通地。

    王丽珍正气愤地说起大华公司,“我们黄海的利税大户,不过产品出现了质量问题,怎么就涉及经济犯罪了?以唐逸的标准,那国内有多少企业不违法?他这样搞下去,我们黄海再厚的底子都得被他败光!”

    林卫国不说话。只是默默喝茶。

    王丽珍又道:“就先不说大华,林主任,你知道唐逸最近又鼓捣什么吗?最近他又对奶制品企业开刀了,前几天搞了个大型联合检查。不但咱们黄海两家奶制品企业被勒令停业整顿,几乎超市上大半的奶粉都被命令下架,说是什么?有什么三聚什么胺?我看他是疯了,现在外省好多奶制品企业都在串联,准备告咱们市政府呢。”

    林卫国一怔。看了王丽珍一眼,但还是没有说话。

    王丽珍道:“林主任,在黄海,您资历最老,可不能坐视不管了,不能让唐逸这么胡闹下去,我听说。咱们黄海很多人大代表都对唐逸有意见。看来,有良知的人还是很多的嘛!”

    见林卫国还是不动声色。王丽珍大声道:“林主任,你还等什么。非等唐逸将刀架咱们脖子上,用莫须有地罪名开刀吗?他能搞大华,就算搞不出名堂,你以为他会善罢甘休?”

    林卫国沉默着,轻轻叹口气,“是啊,不能再被他这样搞下去了。”

    王丽珍脸色就是一松,就从随身带的文件夹里拿出一叠文件,说:“这是我汇总的材料,是唐逸来黄海后出现的种种问题,拉帮结党,不会团结同志,为有作风问题地干部喊冤,助长不良风气,作风霸道,打压政府常务会议上有不同意见的干部,经济上,以一切为世博会让路的名义,损害了很多企业的正当利益,对有问题的企业,不知道治病救人,只想一棍子打死,又不懂地正确的处理方式,引起一系列恶果,买凶杀人有之,父子相残有之,在黄海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群众反响很大。最近又开始野蛮处置奶制品企业,令黄海民心恐慌,广大群众几乎到了见奶粉变色的地步。”

    顿了顿又道:“林主任,这些问题您看看,我觉得您应该号召人大代表签名,联名向反映。”

    林卫国微微皱起眉头,拿过材料翻看。

    王丽珍又神秘一笑,说:“放心吧林主任,有部分领导也对唐逸的作派有些不满,咱们这是借势而为。”

    林卫国惊讶的看了王丽珍一眼,随即默默点头,拿起笔,将奶制品企业的问题首先划去,说:“这种东西技术性很强,咱们不大清楚,就由得唐逸去折腾吧,就算他地处理办法真有问题,咱们不说,全国地奶制品企业也不会答应。”

    接着又开始勾勾划划,将王丽珍材料里比较敏感和激烈的字眼划去。

    看他动笔,王丽珍就愉快地笑了,她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林卫国笔锋老辣,要说汇总整人地材料,黄海怕是无人能出其右。

    得意的拿起茶杯,润湿刚刚讲的口干舌燥的嗓子,王丽珍微笑不已,眼前仿佛看到了唐逸灰溜溜离开黄海的落魄模样,却是长出一口气,心中舒畅至极。

    巡视组第二组突然从邻省到了鲁东,在听取了省委主要领导汇报后,巡视组就进驻了黄海。

    马上,黄海干部中流言四起,听说,巡视组是接到指示,来黄海调查唐逸市长的问题的。

    巡视组婉拒了黄海市委为之安排的迎宾阁,而是住进了黄海宾馆,当天下午,巡视组领导就与黄海市委主要干部开了个简短的座谈会,最后只留下崔敬群谈话,此举更令人产生疑惑,从黄海宾馆出来,几名干部神态各异,王丽珍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甚至对服务员不小心撞到她都一笑置之,张定中和周文凯脸色就未免有些沉重。

    唐逸上了奥迪,默默靠在后座,小武不用他吩咐,就打火起车,向银月花园驶去,小武知道唐市长的习惯。每当思考问题或者心情不好时。他就会回银月花园,好像在那个公寓,唐市长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放松。

    唐逸默默点起了一颗烟,回想着巡视组王刚刚说地每一句话,王是从西南某省省委上退下来地,满头银发,温文儒雅。很有长者风范。

    他讲的话没什么,都是勉励黄海干部的客气话,但王讲话时那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是很令人玩味。

    唐逸又想到了二叔来的电话,电话里。二叔凝重的问,在黄海到底能不能控制住局势。

    能不能控制局势?唐逸吸了口烟,这是那边最猛烈的反扑,甚至,可能动用了在地力量。这也是因为最近黄海风波不断,确实引起了一些领导的不满。

    唐逸拿起手机,想拨给爷爷,按了两个键,又忍住,在小范围的碰撞自己也帮不上忙,现在问题的焦点是黄海。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包括唐系地几位主要人物,也都在观察着自己的表现吧?

    李婶年纪大了。在卧房吱吱呀呀听着戏曲,根本就没听到唐逸开门关门的声音。兰姐却是不在家。

    唐逸自己倒了杯冰水,来到水箱前欣赏了一会儿红龙优雅的游姿,就坐到沙发上,皱起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嘭”客厅关门的响声将唐逸惊醒,兰姐穿着性感诱惑地红色小吊带裙,露出嫩藕般的胳膊和滑润的玉肩,白嫩嫩的让人想咬上几口,修长的一双白腿光裸着,绑着精致粉色脚链,修饰的花儿一样漂亮的一对玲珑小脚上穿了坠花红色高跟凉鞋,她扭着柔软地小腰肢,哼着小曲美滋滋进了屋,一抬眼就看到唐逸坐在客厅,正皱眉看着她,兰姐欢快地小曲嘎然而止,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女表,结结巴巴说:“才,才五点半。”

    唐逸就哼了一声,“美吧你,早晚你那表得叫人扒去。”

    兰姐就甜甜一笑:“不会地,我警惕性超级强。”

    唐逸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就又靠在了沙发上,兰姐踢掉高跟鞋,跻拉上一对拖鞋,蹑手蹑脚进了厨房,就怕又吵到黑面神被训斥。

    从第二天开始,巡视组开始同黄海市各级干部单独谈话,市委市政府副职,部委局办负责人,几乎都被巡视组召去问话。

    这几天,张定中周文凯孙有望邓文秩等等都以向唐逸汇报工作为名,来到唐逸办公室,同唐逸讲他们被巡视组问话地内容,因为巡视组问话重点就是黄海班子的团结,一二把手的工作作风,是以唐逸圈子里的人未免就有些急,认为巡视组就是冲唐逸来的。

    其实唐逸倒是清楚,巡视组到了地方,必然会向当地干部了解这些问题,监督省委班子和主要城市的市委班子本就是巡视组最主要的工作内容。

    不过张定中几人能和自己推心置腹谈这些,倒是令唐逸颇为欣慰。

    巡视组和唐逸谈话,是在黄海宾馆2201号房,王单独接见了唐逸。

    坐在客厅沙发上,唐逸默默品着香茗,脸上没什么表情。

    王看了他一眼,问道:“唐老身体还好吧?”

    唐逸点点头,说:“挺好的。”

    王就同唐逸谈起了黄海的风土人情,唐逸能感觉得到,王谈话的内容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细一琢磨,都是有些深意的。

    最后王就问起敬群,让唐逸给他个适当的评价。

    唐逸当然是讲了讲崔敬群的优点,略微恭维了几句。

    王点头,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就轻轻叹口气,“唐逸啊,我知道,你工作讲究雷厉风行,但太过激进就不好,班子要团结,要容纳不同意见,这些都要重视起来啊!”

    听王语气,唐逸也知道王丽珍等人说了什么,默默点头,唐逸没有吱声。

    王眉头拧得很紧,正要再说,房间门被轻轻敲响,随即一名巡视组干部推门进来。他同唐逸在部委算是混个脸熟。两人互相点头示意。

    他走到王身旁,在王耳边低语了几句,王就是一怔,随即就看了唐逸一眼,笑笑道:“今天就谈到这里吧。”随即起身,有送客的架势,唐逸也只得站起来告辞。

    在走廊里。唐逸见到了拿着厚厚一摞材料的曾庆明,两人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

    大华公司总经理李成功,突然来到纪委自首。交代了他多年来和市人大主任林卫国存在地金钱交易,这些年,他一直通过秘密账户将大笔金钱汇入辽北林主任儿子地户头。

    涉及了中管副部级高官,曾庆明不敢擅专,在向中纪委紧急汇报后。又亲自带了材料前往巡视组汇报。

    中纪委雷厉风行,很快派出了调查组来到黄海,与巡视组以及黄海市纪委展开联合调查。

    风云突变,巡视组的到来原来是为了林卫国这个蛀虫,最起码,大多数黄海市干部都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一些人。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林卫国鼓动数名人大代表与他联名上书反映唐逸的问题也成了一个笑话,中纪委前任郭亲自打来电话。笑呵呵同唐逸讲,刚刚听说唐逸被黄海人大代表联名弹颏。他还真是吃了一惊,这个小伙子,怎么就犯了众怒呢?原来是得罪了当地的利益集团,更要唐逸不要怕,就是把黄海捅个窟窿,也要同那些分子作斗争。

    郭自然是百无禁忌,希望所有地方都是朗朗乾坤,唐逸听了也只有苦笑,忙着解释林卫国的问题不是自己揭露的,现在地唐逸,却是真的担心给人留下四处点火的印象。

    七月初,林卫国被双规,同时人大会表决通过了由崔敬群代理主任的决议。

    七月初地会上,们神色都很严肃,林卫国出了事,在黄海会引起的震荡可想而知,他又会牵扯出哪些人呢?听说林卫国很快交代了一份名单,名单上会不会有在座的名字?

    王丽珍脸色有些铁青,整个会议上,竟然破天荒一言未发,倒是令人怀疑,是不是她也危险了呢?

    崔敬群痛心的谈了谈林卫国的问题,提起林卫国,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唐逸也没怎么发言,只是一口一口地吸烟,张定中不时看向唐逸,他却是赫然发觉,越是和唐逸相处的久,越发看不透唐逸,就好像林卫国事件,难道真的一切都是偶然,从大华公司出事到李成功自首,整个事件发展好像顺理成章,但真的没有外力因素,没有唐逸的影子么?

    据李成功交代,李刚出车祸是因为他劝自己自首被林卫国得知,是以林卫国雇人开跑车在海阳大道上激怒李刚,引得李刚与其飙车才出了事,但事后调查,并没有人能证明这一点,听说双规中的林卫国极为配合,但对雇凶害李刚出车祸一事却是怎么也不肯承认。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情呢?

    看着唐逸,张定中陷入了沉思。

    会上并没有什么重要地议题,唐逸现在却是一定要稳一稳了,如果这种情况下自己仍然要通过一些对自己有利地决议,势必引起崔以及中间派极大的反感。

    散会地时候已经七点多了,看着唐逸走向奥迪的背影,三楼窗口抱肩而立地崔敬群,市委办公楼前垂头丧气的王丽珍,以及第一个坐进轿车慢慢吸烟的黄向东,都是默默出神,脸上表情各异,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唐逸上了车,马上拿出电话打给了军子,第一句话就是:“做的不错。”

    军子不好意思的笑笑,没有吱声。

    唐逸就不再说这个话题,问道:“回北京了吧?”

    军子恩了一声军子知道唐逸现在很忙,犹豫了一下道:“哥,我跟你汇报个事儿,我姐同意我开保安公司了,还出钱帮我搞一家大规模的,大概和大志的股份是九比

    唐逸笑道:“那很好哇。”

    军子道:“好是好,就是我姐要我们去黄海开这家保安公司,现在帮小娜调动工作呢,说是我爸妈也接黄海去,说那儿空气环境好,等生态小区建成,就搬去生态小区里住。”

    唐逸笑了笑,“这种事你们自己开家庭会议拿主意,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当然是双手赞成,不过军子,保安公司一定要正当合法,千万不要搞涉黑或者半黑不白那一套,年代不同了,那一套行不通了知道吗?”

    军子忙说知道,听唐逸同意他来黄海,军子大为振奋,挂了电话还兴奋不已。

    月初第二天,求月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