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章 兰姐,人才

第五十章 兰姐,人才2017-11-8 23:47:48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听着露丝的电话,露丝已经回了美国,正说起前几天警察强行带走新加坡翻译的事儿,露丝娇笑着道:“先生,琳达说你很威风,比我们的总统还威风,用你们中国话就是……帅呆了!”

    最后三个字是用中文讲的,倒是字正腔圆,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露丝又叹口气:“唉,琳达已经开始崇拜您了,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我们西方女人对权力的崇拜比你们东方女人还要强烈,可惜西方男人的权力永远比不上先生国度当权者的权力。”

    唐逸有些好笑的道:“你还懂心理学?”

    露丝道:“我各种书都有涉猎的,是您不知道罢了。”

    唐逸微微点头,露丝虽是半撒娇半吹嘘的说法,但想来她管理这么大的集团,眼界就要开阔,这些,她定然懂,就算不懂,这些年,也逼得懂了。

    露丝是越来越人才了,挂了电话,唐逸还忍不住笑,但转眼就看到坐在侧沙发上,卖弄削苹果本事的兰姐,唐逸脸色就拉了下来。

    暑假,允儿拿到了稿费,就领着宝儿去**旅游,去布达拉宫陶冶情操,当然,在唐逸想来,说是宝儿领着允儿去旅游还差不多,遇到什么麻烦,想来宝儿比允儿处理的还好,有些不放心,唐逸就给她俩请了一个全程陪护美女导游,允儿自然什么都听首长的,宝儿虽然不满意,觉得叔叔小看自己,但人小言轻,也只得乖乖听话。

    空调的冷风习习,兰姐穿了件裹身黑色细腰薄裙,更显得她的身体凹凸有致。曲线玲珑。少妇风韵十足,随着她的动作,高耸的胸柔软的腰被裙子紧紧裹住的丰润臀部不时荡溢起令人充血地曲线,裙子极短,黑裙下。一双雪白圆润的大腿显得极为耀目,诱惑至极。

    唐逸也懒得理她的穿扮了,爱美是人之天性,兰姐又是最喜欢打扮的那拨人里的一员,怎么说也改不了她地性子,只要不太离谱去穿真空装,也就由得她了。

    兰姐将刚刚削好的苹果放在盘子里。小心翼翼问唐逸:“要不要切瓣?”

    唐逸皱眉道:“随便。”

    兰姐就哦了一声。她早有准备。削好了两个苹果。就将其中一个切成小块。这样不管黑面神想吃哪种。也没有理由来骂她。

    唐逸看得好笑。猜得到她地心思。这才蓦然发觉。为什么自己近来骂兰姐地次数渐少。不是自己放松了要求。是兰姐已经想出了很多应对之策。

    “唐书记。那个新加坡人。您打算怎么处理他?”兰姐切苹果块地时候。好奇地问唐逸。最近新加坡人殴打服务员地案子成了黄海地热点新闻。

    唐逸道:“判几年。这个法院来量刑。荷兰人。再拘几天就差不多了。”说着拿起小钢叉插着地苹果。咬了一口。新疆苹果。极甜。

    兰姐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她就是想问能判几年。但难得黑面神肯理她地问题已经极为不易。又哪里敢追问?

    唐逸咯吱咯吱咬着苹果,含糊不清的说了句话。

    兰姐恩恩答应着,唐逸气得咽下苹果训斥道:“你恩什么恩?我叫你去倒杯水!”

    “啊!”兰姐忙起身,黑裙紧裹的性感身段不可避免在唐逸面前荡溢起诱人的曲线,唐逸就又皱起了眉头。

    兰姐是极爱美地,是以虽然在家里,仍然穿着坠花紫色高跟凉鞋,以便搭配她地裙子,高跟鞋迈着性感诱人的猫步走向饮水机,门铃突然响起,兰姐先接了冰水,小跑到唐逸茶几旁放好,又急忙去开门。

    “咦,你怎么来了?”兰姐声音极为惊讶,唐逸转头看去,客厅走进一男一女,看起来是夫妻,美貌少妇有些面善,但不大记得了,男人虎背熊腰的,应该没见过。

    夫妻俩都很拘束,在门口就向唐逸问好。

    兰姐却是急道:“不是和你们说了吗?不许来这里。”

    美貌少妇红着脸道:“对不起小兰姐,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唐逸就道:“兰姐,请客人进来吧。”

    兰姐没办法,无奈的道:“不用换鞋了。”

    “哦。”那个皮肤黑黝黝的汉子憨声憨气的答应了一声,和美貌少妇跟在兰姐后面走过来,唐逸站起来示意两人坐,夫妻俩就都坐在侧面沙发上,都只是稍微沾了点屁股。

    美貌少妇腼腆的道:“唐市长,您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叫张春燕,人事局的,就上次您帮过我,将我们局长撤了地那个。”

    唐逸恍然,却是微笑道:“知道,我记得你。”

    美貌少妇说起那件事还是很羞涩,红着脸低下头。

    黑大汉傻笑两声,也不知道他笑什么。

    兰姐给两人倒了水,就坐到了一旁,张春燕红着脸说:“我姐,我姐就住这里,和小兰姐是好朋友,我,我和小兰姐也很要好……”

    唐逸点点头,住前楼地好像是叫张春梅,团市委还是区委的,好像和兰姐走得挺近,唐逸就看了眼兰姐,兰姐心里却是忐忑地很,最近张春燕也经常来银月花园,没事就凑兰姐身边说话,还经常买些小礼物送兰姐,兰姐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后来才知道张春燕是有事相求,兰姐对她很有好感,又却不过情面,小兰姐春燕妹子的叫得挺亲热,总不能人家一有事就马上冷脸,何况人家又确实有困难,只好说答应帮她说说,但在黑面神面前,她又哪里敢开口,磨磨蹭蹭半月过去了,张春燕却是自己登了门。

    但人家都登门了,兰姐这人还是有几分仗义地。硬着头皮道:“唐书记,春燕,春燕有点事求您帮忙。”也不敢看黑面神,最大的奢望就是黑面神不要现在骂自己,给自己留点面子。等人走了,爱咋骂咋骂。

    唐逸却是笑呵呵对张春燕道:“有事啊,什么事?说说吧。”说着又递给黑大汉一颗烟,黑大汉拘束的摆手,黑脸通红变成了紫色,有些结巴的道:“我,我不会吸。”

    唐逸笑笑。就自己点了一颗。

    张春燕低着头,腼腆的道:“是,是这样,是我爱人,交州38624部队的军人,我们一直两地分居,所以。所以我想他转业。来,来黄海,可是,可是他又什么都不会,只会打枪,搏击……”

    不见唐逸骂自己,兰姐胆子稍微大了点,听张春燕说到这儿。心里就接了句。就说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不就得了?

    唐逸听到这儿就笑。“那应该进公安系统或者武警系统吧。”

    张春燕惊喜的抬头,说:“是。我,我也是这么想地,唐市长,国平他真的很本事,他,他是交州军区大比武的先进个人呢,还荣立过三等功,这,这是他的证书。”说着就从手袋里拿出红皮奖状给唐逸看,唐逸接过翻了翻,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张春燕也是没办法,爱人季国平人特别忠厚老实,在部队刻骨训练下炼出一身硬功夫,但转业到地方?却是真没有合适的工作给他做,张春燕也找了帮她转业进人事局地老关系,原驻京办主任现政府接待办主任吴凤娟,但吴凤娟说了,自己最多能帮他安排进一般的事业局,公安局,很困难。

    张春燕也知道,公安局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吴凤娟这个“很困难”,那就是一个无底洞,想办成这件事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而张春燕进人事局已经东凑西借,到现在饥荒还没还干净呢,又哪里有钱帮爱人走动?

    被逼无奈下,就想到了唐市长,她觉得唐市长这个人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加上认识兰姐后,觉得兰姐谈吐大方,气度高雅,又答应帮她说说,这才使得她壮着胆子来见唐逸,最多就是办不成事儿而已,堂堂市长总不会因为这点事和她个小草头百姓计较。

    见唐逸将证书放下,张春燕心跳得很快,她知道,丈夫的命运就在这一刻决定,就在唐市长一句话里决定。

    唐逸笑笑道:“是个人才,不过公安局和部队不同,警察也和军人不同,办案子,不是身手好就行了,需要慎密的头脑和冷静的思维,这方面,国平同志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张春燕心下就是一凉,低头说:“他,他可以锻炼。”自己说地都没底气。

    唐逸又是一笑,张春燕窘得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季国平憨厚,但不傻,也听得出唐市长的意思是不肯帮忙,就憨声道:“那,那就不打扰唐市长了,这东西请您收下。”就将拎的塑料袋放在了茶几上,里面是两条中华烟和两瓶五粮液,他从来没送过礼,自然不知道犯了大忌,就普通干部都不会受用呢,更别说面对的是黄海最有权力的人物了。

    张春燕差点气死,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唐逸笑笑道:“东西我就不收了,不过这样,市局正筹备特警支队,我看国平同志可以进特警队试一试,你们看行不行?”

    张春燕怔住,好一会儿才连连点头,感激的眼里都有泪花了,低声道:“唐市长,真,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您,我和国平以后就是给您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您的恩情!”

    唐逸摆摆手,说:“言重了,国平是个人才,我这不是帮你走后门,如果他没两把刷子,一样会被特警队踢出来。”张春燕用力点头,兰姐就站起来冲她俩使眼色,兰姐知道唐逸脾气,不喜欢听那些感激地话。张春燕却是不好意思就这样走了,但见兰姐一个劲儿打眼色,只得起身告辞,唐逸站起来送了送,兰姐拎着她俩带来地礼物送出门口,张春燕又是抹着泪好一通感激兰姐,兰姐小虚荣又得到了一次无比的满足,但等转身进客厅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今天可是犯了大忌,可不是吗?古代那些皇帝,也是最讨厌太监干政的。

    一时间兰姐就有些不敢进屋,在门口磨磨蹭蹭好久,等唐逸不耐的道:“快点进来,要不就关上门在外面罚站,冷气都被你放跑了。”

    兰姐是不甘心在外面罚站的,宁可被黑面神骂,也不愿意在湿热的楼道里受罪。

    慢吞吞进了客厅,却见唐逸已经拿起了报纸,兰姐在客厅踱了两个圈儿,唐逸却是理也不理她。

    兰姐心下这个奇怪啊,就小心翼翼坐到了沙发侧座上,唐逸还是翻阅报纸,就好像没她这个人似的。

    兰姐心里就不忿起来,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话,这算什么?让人心里七上八下地,当然,兰姐问话时却是不敢带半分不满地情绪的,倍加小心地问:“唐书记,您,您不生气?”

    唐逸翻着报纸,随口道:“怎么,一天不挨骂心里就不得劲儿啊?”

    “不是,不是。”兰姐忙送上甜甜的笑脸。

    唐逸就放下报纸,有些感触地道:“你这事办的也没错,现在的人,只要想进所谓的好单位,就不能理直气壮起来,刚才这俩夫妻吧,是一定很感谢我的,其实有什么好感谢的呢?人尽其才,根据人的特长来分配工作岗位本就是很正常的事,就好像刚才的小伙子,他进特警队伍就可以发挥专长,最大程度的为社会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如果将他放进事业局,也就是一米虫而已,白白浪费政府资源。”

    兰姐听得迷迷糊糊,但还是连连点头,一副心悦诚服的模样。

    唐逸看着她就忍不住叹口气,“跟你说这些,真是对牛弹琴了,可惜啊,我刚刚说的也不过是空话而已,人尽其才?何其难。”

    兰姐恭维道:“唐书记用的人,都是人尽其才。”

    唐逸就有些没好气,拍马屁都不会拍,瞪了兰姐一眼道:“也就将你兰姐放在保姆的岗位上,我觉得是人尽其才!快去煮饭吧,饿了!”

    殊不知兰姐却是大为兴奋,原来自己保姆干的挺称职,黑面神挺满意,站起身,美滋滋哼着小曲,裹身黑裙里性感身段摇摆着柔软的美妙曲线,仪态万千的进了厨房。

    唐逸一阵无语,也不知道她美的什么劲儿。

    写完看了下月票榜,彻底没言语,又被猫腻大大和土豆大大夹中间了,这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吧,大家月票再支持下,跟着他俩的步伐多混点名气,呵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