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一章 一把椅子引起的是非

第五十一章 一把椅子引起的是非2017-11-8 23:47:49Ctrl+D 收藏本站

    湖光粼粼。层层鳞浪随风而起。伴着跳跃的阳光。很有吹皱一池春水的意境。

    碧绿的湖。四面环山,景色秀丽。不远处郁郁葱葱树林间。有红瓦别墅隐约可见。

    绿色遮阳伞下。唐逸和小妹坐在白塑料椅上。正悠闲的垂钓。

    这里是宁台市南湖。在宁台。有“小西湖”之称。湖中有岛。有亭。湖心亭的亭柱上有一副对联;一湖潦倒水。半壁落魄山。据说为流放至此的宋代某词人涂鸦之作。

    这里也是宁台市民垂钓休闲的好去处。可惜路程远。交通又不怎么便利。除非有私家车。亦或荷包充足。倒是可来玩上一玩。山坡上的别墅群叫南湖宾馆。床位不多。价格昂贵。但节假日倒是常常爆满。

    唐逸周四周五在宁台参加了第一次市长联席会议。与鲁城南威宁台三市市长畅谈发展前景。联络私人友谊。也签署了数份备忘录及协议。

    周五晚上。唐逸并没有回黄海。而是来到了早有耳闻的小西湖。小武与相关随行干部以及工作人员被唐逸打发回了黄海。小武本不想走的。但唐逸的老规矩。不占用司机私人时间。何况小武正是热恋中。唐逸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影响到他和女朋友的感情。

    恰逢小妹放假。唐逸就打了电话。将小妹约来小西湖玩。

    唐逸看了眼小妹。一袭白裙。清丽无方。看得出。小妹是很开心的。在这里。没人打扰。两人可以不顾及身份。亲密的坐在一起。体会那神仙眷侣地悠闲。

    小妹清香阵阵。唐逸心中一片温馨。想起昨晚同小妹的恩爱缠绵。唐逸就是微微一笑。不小心小妹就学会咬人了。昨天唐逸终于按捺不住。想同小妹要第二次。却被小妹在胳膊上咬了一口。现在思及小妹当时凶巴巴的小模样。唐逸还是忍不住好笑。越看小妹越是可爱。简直令人爱煞。

    唯一不和谐因素大概就是后面坐小马扎的兰姐了。唐逸也不知道小妹为什么要带兰姐来。虽然兰姐像个受气包一样。坐在后面矮小的小马扎上。为唐逸和小妹调配鱼饵。根本就不说一句话来打扰唐逸和小妹。但唐逸偶尔眼角瞄到她。还是忍不住皱眉。

    水中倒映着绿树碧山蓝天。交相辉映。相映成趣。小妹地鱼竿动了动。唐逸却是叹了口气。说小妹钓鱼。不如说她是喂鱼的好。她根本就没有用鱼钩。只是将鱼饵绑在线上。任由湖里的鱼叼走。

    但小妹无疑是开心的。而且乐此不疲。这不。她有些小小地兴奋。将鱼竿提起。慢慢转动线轴。果然。那高级鱼竿的特殊尼龙钓线尾端。鱼饵已经不见。

    小妹有些开心的甩了甩鱼竿。唐逸就笑:“跟孩子似的。”

    小妹也不理唐逸。只是期待的看看兰姐。兰姐已经急忙跑过来。重新帮小妹地鱼竿钓线绑上鱼饵。

    唐逸就叹口气。被小妹搅得。自己也不好享受钓鱼的乐趣。都说钓鱼地乐趣就是满足人类的欺骗愿望。可现在的自己呢。虽然没有学小妹来喂鱼。却也差不多亦。每次钓上鱼。又要在小妹的注视下将鱼放掉。实在有些无奈。但唐逸知道。现在的自己很开心。比在官场上打垮一个又一个对手还要来的开心。

    小妹的手机音乐突然响起。唐逸命令兰姐关机。自己也关了机。但小妹地电话。除了唐逸经常厚脸皮的打电话说想老婆。却是一天也不见得响一次的。

    小妹就轻轻叹了口气。并没有接电话。扭头看着唐逸。说:“我走了。有任务。”

    唐逸微怔。随即默默点头。小妹站起身。走到唐逸身边。娇嫩的小手轻轻拉起唐逸的手。深深看了唐逸一眼。随即转身。脚步轻盈的走向旁边停着的军车。上车后。却是摇下玻璃。又看了唐逸一眼。唐逸对她轻轻晃晃手。突然笑道:“老婆。叫声老公再走!”脸上挂笑。心里却酸酸的。

    小妹凝视唐逸片刻。缓缓摇上车窗。绿色军车启动。慢慢提速。渐渐消失在护堤大坝的绿色中。

    唐逸回过头。一阵怅然若失。看着小妹刚刚坐过的塑料椅。余香犹在。伊人已无踪。

    随即又看了眼身后小心翼翼观察自己脸色地兰姐。唐逸这才知道小妹带兰姐来。而且要兰姐将车也开来地一片苦心。小妹是知道今天要出任务的。但又不想扫自己地兴。是以将兰姐带来陪自己。省得她走了。自己孤零零一个人钓鱼无聊。

    傻傻的小妹。唐逸轻轻叹口气。慢慢靠在躺椅上。鱼竿不时的动。唐逸却也懒得管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唐逸坐起。摇动线轴。鱼钩上空空如也。鱼已经跑掉。

    兰姐怯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唐书记。宁小姐的短信。”

    来钓鱼。唐逸的包也留在了宾馆。手机关了机。放在兰姐手袋里。兰姐每隔一段时间就开机看看。看有没有重要的留言。

    唐逸伸手。兰姐忙将手机交到唐逸手上。小妹发来的短信只有四个字。“乖乖钓鱼”。唐逸就是一笑。小妹发信息也同说话一样。惜字如金。只是这语气。怎么好像哄孩子似的。唐逸好笑的摇摇头。心里。却已经豁然开朗。

    唐逸将自己的鱼竿放下。拿起小妹的鱼竿。今天就帮小妹喂鱼吧。

    看了眼兰姐。唐逸就道:“你也来。一起喂鱼!”

    兰姐是有鱼竿的。听到自己终于可以上场。倒是兴奋的紧。拿起鱼竿卸下鱼钩。也依葫芦画瓢将鱼饵绑在线上。管它是钓鱼还是喂鱼。主要是能和黑面神混一起休闲玩乐地荣耀。

    不过兰姐心思玲珑。很是清楚唐逸的心思。是以她可不敢坐小妹坐过的椅子。而是将那把塑料椅搬到唐逸左侧。甜笑道:“就当宁小姐在陪您吧。”自己拽过小马扎坐到了唐逸右侧。比唐逸矮了几个头。与唐逸高大舒适的座椅比起来。兰姐的坐姿却是越发像个受气包。只是她笑靥如花。却是说不出地欢喜。

    唐逸小妹兰姐三人是十一点多来的。刚刚起床的唐逸和小妹只是草草吃了口早餐。小妹走后。“垂钓”的唐逸就有些饿。问了声兰姐。兰姐却是早备好了披萨拿破仑饼等点心。

    兰姐递茶倒水。忙得不亦乐乎。出来钓鱼。兰姐穿地很休闲。乳白雪纺裙。修长的一双白腿光裸着。一双淡黄色的带白色花边的小袜子。白色的平跟休闲鞋。加上烫出魅惑小卷地妩媚发型。成熟少妇的风情十足。

    到了下午。来湖边垂钓地人渐渐多了。唐逸吃了块披萨。正接过兰姐递来的纸巾擦手。“嘀嘀”几声喇叭响。一辆墨绿色丰田吉普停在了兰姐白色现代后。从车下跳下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身材消瘦。三角眼。面相有些凶。女孩儿挺漂亮。看起来最多二十出头。却是和男人打情骂俏的。更旁若无人的抱着中年男人来了个法式湿吻。

    唐逸就转过身。继续“垂钓”。兰姐收拾残局。

    那一男一女从车上拿下遮阳伞。折叠椅。鱼竿等等工具。就在离唐逸和兰姐十几步外忙碌。接着就听那女孩儿咦了一声。“我的椅子拉不开!”

    中年男人就帮着女孩拉折叠椅。却不想椅子出了点问题。怎么也展不开。女孩儿娇嗔道:“我昨晚说检查一下。你就是不干。这下好了吧!”

    中年男人皱着眉头。四下望了望。随即就看到了唐逸身边空着的塑料椅。他就大步走过来。笑呵呵道:“老弟。这椅子没人吧。借我用用。”也不等唐逸说话。搬着椅子就走。唐逸微微蹙眉。说:“有人坐。”

    中年男人头也不回。大咧咧道:“等你们地人来了就还你。我这就打电话叫他们送椅子来。”

    兰姐却是腾的站起。大声道:“说了不借给你。听不懂吗?”却是追了过去。

    中年男人将椅子往漂亮女孩儿身边一放。回头皱眉看着兰姐:“不就一把破椅子吗?多少钱买的?我出两倍的钱“哎呀”漂亮女孩儿惊叫一声。坐了个屁股墩。却是兰姐根本没理那中年男人。在女孩儿坐下的瞬间将椅子抢了过来。

    抱着塑料椅。兰姐冷着脸道:“这椅子多少钱也不卖!”说完转身。娇俏的走回唐逸身边。又献宝似的将椅子放在唐逸身侧。

    唐逸笑笑。赞许的点点头。兰姐心里这个美啊。又乖乖的坐到了马扎上。继续做她的受气包。

    兰姐搬回椅子时。那边漂亮女孩儿不依不饶地。大声叫兰姐站住。中年男人脸色阴沉。低声说了句什么。女孩儿才不再闹。

    唐逸记得兰姐车上还有租来地马扎。本想叫兰姐送一个过去。但见那边神气。想来也不会接受这份好意。大概还会以为自己故意羞辱他们呢。想了想。也就作罢。

    唐逸也知道。自己越来越谦和。如果是五六年前。遇到这种事。自己是怎么也不会有送一个马扎过去的念头地。但随着地位的提高。心态也渐渐发生了变化。或许现在的自己。看东西更习惯用俯视的目光吧。自不会和无聊的人物一般计较。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

    正琢磨呢。就见南湖宾馆方向。又开来一辆黑色桑坦纳。不一会儿就到了近前。车一停。就极快的跳下几名穿着蓝衬衫制服的男人。好像是海关的服装。嘭嘭嘭。几人关上车门。就大步向唐逸和兰姐走来。

    为首的胖子来到唐逸面前。亮出工作证。对唐逸道:“我们是宁台海关缉私处的。有点问题想问你。”

    胖子脸红通通地。几个人都是一身酒气。而且一看喝得就不少。

    唐逸扫了眼胖子的工作证。是宁台海关缉私处一科科长。姓李。

    宁台海关是黄海海关的隶属海关。海关系统属于垂直管理。基本不受地方政府的影响。海关总署下有几十个直属海关。黄海海关就是其中之一。刚刚升格为正厅局级不久。黄海海关关区范围为鲁东全境。下设二十几个隶属海关。其中宁台海关和鲁城海关为副厅级机构。

    宁台海关缉私处为副处级。那么想来这个李科长不是正科就是副科。

    唐逸就笑:“李科长。有话请讲。”虽然这几名海关人员从下车就没看过那边中年男人一眼。但想也知道是那边喊来的人。为他出气。

    李科长态度很随和地同唐逸闲聊。问唐逸是哪里人。来做什么等等。几个人的目光却是在现代车上唐逸和兰姐的身上乱转。也不知道在打量什么。渐渐的。兰姐窈窕地身段和雪白的大腿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有一名关员甚至咽了口口水。唐逸就摇摇头。对李科长道:“如果你不是公事的话。那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这时候李科长地眼睛就是一亮。指着兰姐手腕上的劳力士女表道:“这款型号地劳力士国内可没有呢。是水货吧?”

    唐逸道:“在国外买的。怎么了?”

    李科长脸就沉下来了。“发票和税单呢?”

    兰姐被几个人打量的很是生气。但在唐逸面前。她也只能忍着。听到李科长的话更是琢磨。你上街会不会带着衣服的发票?但气归气。却不敢吱声。

    唐逸沉默下来。李科长就很严肃的道:“我们最近发现一个特大走私团伙。走私的主要物品就是这种劳力士表。希望你们两位配合一下。给我们提供一下线索。同时也洗清你们地嫌疑。来吧。上车。去关里谈。”

    有一名海关人员就走向兰姐。说:“把表摘下来我看看是不是仿造的。”

    兰姐看他醉醺醺的样子。一阵厌恶。忙躲到了唐逸身后。

    唐逸笑了笑。对胖子道:“李科长。这样吧。我打个电话。找人帮我证明一下。”说着回身就对兰姐道:“把电话给我。”工作证和手包都在宾馆。也只能麻烦一下熟人了。

    李科长就点点头。拦住了那要检查兰姐手表。其实是酒精作用下有些精虫上头的关员。

    兰姐就急忙从精致的坤包里将唐逸手机拿出来。唐逸拨了个号。说了几句情况。李科长听得分明。这个年轻人称呼那人为张组长。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说被宁台缉私人员检查。自己没带表的发票云云。

    李科长就微微点头。这人也算老实。不像其他有钱人。认识点儿小关系就人五人六咋咋呼呼嚣张的紧。

    接着唐逸就将电话递给了李科长。说:“你来听听。”

    李科长笑呵呵拿过电话。想看看这个年轻人认识什么样的关系。微笑问道:“哪位?”

    “我。章博啊。你是宁台海关的哪一位?”声音里透着威严。

    李科长一阵挠头。说:“张伯?哪个张伯?我是宁台海关缉私处一科李建林。”

    “啊。你不认识我啊。那这样。我和刘关长沟通一下吧。”

    电话就这样断了。李科长将手机递给唐逸。心里突然隐隐有些不安。刘馆长?刘关长?不会是我们宁台海关的刘关长吧?

    看着唐逸。李科长想套套话。却见唐逸已经回头低声和那妩媚少妇说着什么。

    几分钟后。李科长地手机很突兀地响起。李科长莫名吓了一跳。拿起手机看了看号。心利马沉了下去。正是他想尽办法弄到的刘关长地私人号码。但李科长可是没打过一次。只是存在通讯录里显摆用。很多机关人员都喜欢将领导电话号码存进通讯录。其实大多根本就够不上话。

    “李建林。你怎么搞的。唐市长身上怎么可能有走私物品?你这个稽查科长的观察力是不是有问题?”

    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言辞虽然不太激烈。李科长腿却有些软。因为海关刘关长可是出名的好脾气。从来没听说他发过火。能惹得他发火。可见刘关长现在有多么愤怒。

    “好了。你的问题晚点再说。现在把电话给唐市长。我和他解释解释。”

    李科长蒙头转向的。把电话顺手递给唐逸。虽然不知道唐市长又是哪个。这时也只有将电话给面前的年轻人。

    却见年轻人笑呵呵和刘关长聊了几句。连声说没事没事。

    李科长却是如坠冰窟。回头看了眼那边正频频望过来的中年男人。就叹了口气。中年男人是宁台海关缉私处处长林喜。周末带了李科长等亲信一起来南湖钓鱼。李科长接到林喜电话要整治一个小伙子。当然惟命是从。虽然见到对方戴着几万块的金表。但这年头有钱的人多了。缉私处处长权力不是一般的大。林喜在宁台的关系网更是极为扎实。是以李科长倒也没怎么怕。当然。小心一些是避免不了的。免得人家根子硬吃亏。阻止关员骚扰兰姐就是为此。

    但却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好像真的要吃大亏。刘关长发那么大的火。那是说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唐市长?是外市县级市的市长副市长的吧?宁台的县级市好像没有姓唐的市长。

    这么年轻做到县级市市长。那背后的能量可想而知。李科长又看了眼那边脸色有些讶然的林喜。不知道林处长会不会要自己背黑锅。

    李科长就是发梦也不会想到。面前的年轻人确实如他所想。不是地级市市长。但更不是他所想的县级市市长。

    谢谢大家的支持了。前四天拿到850票。应该是《官道》最好的成绩了。但是敌军月票也很迅猛。所以只能继续无耻的向还有保底月票的朋友求声月票。请大家支持支持吧。谢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