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七章 建设

第五十七章 建设2017-11-8 23:47:56Ctrl+D 收藏本站

    周六小武回了南方,小妹又有任务,允儿和宝儿最近不知道怎么就混成了朋友,两人的性格应该格格不入才是,偏偏一大一小结伴去逛商场,唐逸只得无聊的躺在沙上看电视,兰姐本来想和姐妹们去作个facial,但唐逸懒洋洋吃着水果,兰姐只好乖乖留在家伺候他,帮他削果皮,拿饮料,忙得不亦乐乎。

    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兰姐忙不迭拿起,看看号,蓝色屏幕上,跳动的汉字有市委秘书长字样,兰姐忙将电话交给了唐逸,小心翼翼道:“是钱秘书长。”周六周日经常帮唐逸保管电话接电话,兰姐就痛下苦功,几个月下来,几乎黄海实职的副厅以上干部她都清清楚楚记下了名字,当然,这又是她在那群年轻少妇中可以炫耀的一个资本了。

    钱有智打来电话约唐逸喝茶,唐逸微觉奇怪,当然也痛快的答应,和钱有智约定了地点,就起身换衣服,兰姐高兴坏了,却装出不舍的样子:“唐书记,中午吃什么?”

    唐逸无奈的摇头,刚才兰姐那坐立不安,偷偷向窗外看的小动作又哪里逃得过唐逸的眼睛,瞪了她一眼,“得了吧你,逛你的街去,中午我在外面吃。”

    兰姐送上讨好的甜笑,唐逸也不理她,自去更衣。

    钱有智约的唐逸在祥云路上一家茶座见面。二楼雅座,钱有智笑呵呵同唐逸握手,坐下更帮唐逸倒了杯茶,唐逸就笑:“秘书长红光满面,看来有喜事啊!”

    钱有智笑笑,“唐市长知道了?”

    唐逸还没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看号,是蔡明。周末他回了鲁城看父母,从鲁城打来电话,自然是要紧的事。

    唐逸对钱有智说声抱歉,出包厢接了电话。

    “市长,刚听我叔说。咱们市委秘书长可能会出现变更,钱秘书长大概会调宁台任市长,新秘书长会从省上派下去,好像,有点问题。”

    “有点问题”,唐逸微微皱起了眉头。想来蔡明是从蔡书记的表情以及隐隐的告诫中体会出来的有问题,对于蔡明察言观色的机敏,唐逸是毫不怀疑的。

    大概。省委基调有些变化了吧。原人大林主任地垮台无疑是催化剂。使得省委里生了一些自己意识不到地变化。

    回到雅间。唐逸坐下喝口茶水。看了钱有智几眼。钱有智确实掩不住脸上地喜气。有些容光焕地感觉。宁台是鲁东地大市。在宁台主政比起在黄海这个多事之地任秘书长确实好得多。算是提了一小格。但就是这种小小地一格。不知道多少干部拼搏奋斗一辈子。最终也只能望之兴叹。

    钱有智终于犹豫着开了口。“雅月那儿?”

    “放心吧。她没问题。是个人才。人才就要爱护嘛。”唐逸笑了笑。

    钱有智点点头。又看了唐逸一眼。“省里。啊。你也应该知道……。唐市长。你应该多……”

    唐逸就笑:“我会注意地。谢谢了!”

    两人又喝了会茶,就由钱有智结账,离开了茶座,服务员一直就觉得唐逸面熟,等两人走了好久,也没想起在哪儿见过唐逸,随即摇摇头,又忙别地事去了。有些不同,但哪里不同,一时又说不上来。

    一个议题一个议题的过,唐逸默默喝着茶水,有些奇怪王丽珍的平静。

    王丽珍正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就好像唐逸参加的第一次常委会,她没怎么言,给人很雍容的感觉。

    会议的最后,分管城建地常务副市长周文凯介绍了原黄海第三玻璃厂家属小区拆迁改造工作的进程,进度比预期慢一些,周文凯简单作了说明。

    崔敬群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文凯市长,我这有点玻璃三厂家属小区改造的材料,和你的说法有点出入,你看一看。”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强突然的插话令周文凯怔了一下。张强随即就将面前的一份文件交给了身后的秘书,他和周文凯坐在椭圆会议桌斜对面,秘书转个圈,将文件交到了周文凯手上。

    周文凯翻开文件看了几眼,脸色就凝重起来。

    “这个嘛,也不见是真实情况……还要再了解,是吧。”张强解释了一句。

    唐逸突然觉得张强的话就有些刺耳。

    周文凯看完文件,就由秘书转给了崔敬群,崔敬群看完又将文件递给了唐逸,没有说话,脸上地表情令唐逸琢磨不透,或许是因为崔敬群的目光,好像有些陌生,失去了往日的亲和。

    唐逸拿起文件翻了几眼,有照片,有文字说明,是玻璃三厂家属区拆迁中出现的问题,一家钉子户一直不肯搬走,拆迁人员就每天在他楼上敲敲打打,从凌晨五点到晚上十二点,楼上都是刺耳地噪音,男户主不堪其扰上楼讨说法,却被拆迁人员暴打一顿,报警后在警察眼皮底下拆迁人员仍旧嚣张的恐吓男户主,警察不但不理,反而将男户主的朋友,闻讯赶去的黄海晚报记毛越手里的相机夺走,警告毛越不许乱报道。

    材料是毛越写的,也有男户主的验伤报告和被打伤各个部位的照片。

    材料在常委们手里传着,唐逸没有说话,只是点起了一颗烟。拆迁工作一向最容易出问题,因为几乎所有拆迁工作中,都有钉子户的存在,有些钉子户确实是坐地起价,妄想通过拆迁笔横财,但很多钉子户也是因为正当要求得不到满足,是以才不愿意搬迁。

    现在地拆迁法例中,政府和市场尚未完全明确职责,政府往往直接参与具体地拆迁事务,例如三厂家属区的拆迁工作。就是由市拆迁办出面协调组织。

    王丽珍终于说话了,“常斌地工作怎么落实的?这不像话嘛!”

    唐逸默默吸着烟,常斌是建委副主任,拆迁办主任,也是唐逸最早提拔起来地正处干部。

    张定中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还挂着市局局长的头衔,牵涉市局干警,他也有些面目无光。

    常委们都没怎么表态,敏感地事件,大家都很谨慎。

    “我看,再调查吧。”钱有智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大家都看向他。在座的或多或少都听到了一些钱有智要离开的传闻,当然,只要正式文件没有下达,就可能有变数。

    崔敬群也深深看了钱有智一眼,点点头,扭头看向张定中,“定中啊,要当大事来抓。好吧?”

    张定中没有什么表情的点点头,他和崔敬群地关系,好像越来越疏远了。

    周文凯好像没大受这次突事件的影响,只是和唐逸对了对目光。见唐逸没吱声,就

    开始谈起海阳路富阳小区的改造问题。

    富阳小区是黄海最古老的楼群之一,距离海滨不远,地理位置优越,这几年市委市政府一直有改造富阳小区的构想,但因为种种原因都搁置了下来。

    周文凯介绍了富阳小区的具体情况,以及市政府准备对富阳小区进行改造地初步构想。

    改造富阳小区,常委们都没有异议,只是张强又提出了富阳小区附近德国楼的保护问题。他的看法是。城市展,不能以破坏文物古迹作为代价。

    周文凯点点头。没说话。

    坐在办公室里,唐逸看着手上市局递交的报告。不到三天,市局就将拆迁户被殴打事件的详细报告递了上来。

    情况和记反映的大同小异,唯一的不同就是男户主先爆粗口,拆迁办人员才动手打了他,但这点也没办法考证。

    唐逸已经是抽第三颗烟了,随即按了秘书室的外线,听到蔡明地回应唐逸道:“你让文秩秘书长上来一下。”

    从省城回来后,蔡明还是老样子,但唐逸总觉得和他之间多了点什么。

    邓文秩的脸色有些凝重,进来后说:“那边的意思是暂时放放常斌主任的工作。”他知道唐逸喊他来,肯定是想听听市委办公厅和市政府办公厅拟定地对常斌的处理意见。

    唐逸抬起了头:“是有智秘书长的意见?”

    “好像,是吧?”邓文秩语气不怎么确定,将一份文件轻轻放在了唐逸的案头,是市委办公厅处理意见的初稿,“有智秘书长请您过目一下。”

    唐逸掐灭了烟蒂,拿起文件看了几眼,没说什么,只是放到了一边。

    邓文秩就退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钱有智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唐逸请他坐沙,他也看到了办公桌上没有唐逸任何批示的初稿。

    “常斌的问题,有那么严重?”唐逸若有所思的盯着钱有智。“是敬群同志地意见吧?”

    钱有智没有回答唐逸地问题,拿起茶杯喝口水,说道:“暂时停职,还是有必要的,常斌同志也需要冷静思考地时间。”

    唐逸没再说什么,点点头道:“那就按市委办公厅的意见办。”

    钱有智坐了一会儿,就告辞走了。

    富阳小区要改造地消息传得很快,因其地理位置处于黄金地段,不可避免受到了多方的关注,这个大工程甚至吸引了京城一些重量级地产集团,表弟何磊就打电话来问过这件事,却是被唐逸说了几句。

    但唐逸没想到的是王丽珍对这项工程也极为热心,下午刚进办公室,崔敬群就打来电话,请唐逸过他办公室,有话谈。

    唐逸来到崔敬群办公室才现王丽珍也在,崔敬群正坐在黑色真皮长沙上看一叠厚厚的资料,见到唐逸进来就道:“市长,丽珍同志了不得哦,来。看看她找来的企业的计划书,很不错嘛,你肯定感兴趣。”

    王丽珍没说话,继续喝她的茶水。

    唐逸坐下,拿过计划书翻看。是京城某个地产集团的绿色小区计划书,做的很详细,而且对绿色小区的规划也确实挺令人动心。

    “怎么样?你觉得怎么样?”看起来崔敬群对这个绿色小区计划很属意。

    唐逸笑笑:“很不错,不过我正和南方一家地产谈呢,因为没大把握能谈下来,所以一直没和你通气。”笑了声,“丽珍书记这是在逼我献丑呢。”

    崔敬群点点头:“谈不下来?是个大工程?”

    唐逸道:“我准备和大地产合作,在富阳小区建设一个城市综合体,就是将商业办公居住旅店文娱和交通等城市生活空间进行组合的综合性建筑群,在国外又被称为城中之城,也是一个城市向现代化大都市飞跃地标志,以黄海的人口密度和城市的特点,是完全有条件建设这么一个楼群的。宣传得当的话,甚至可以吸引外国友人来我们黄海买度假用公寓。”

    王丽珍嘴角就挂上了冷笑,自然觉得唐逸又夸夸其谈了。

    崔敬群没说什么,只是听唐逸讲。

    唐逸继续道:“整个预算会过百亿。所以地产那边正在研究可行性,崔书记,富阳地改造,是不是……”

    崔敬群看了王丽珍一眼,就点点头,“那就缓缓,缓缓吧。”

    王丽珍脸色就有些难看,拿起茶杯喝水。

    唐逸略一琢磨,就对王丽珍道:“丽珍书记。那个绿色小区计划也很不错。但咱们市区就富阳这么一块足以建设大型综合体楼群的地皮,我看这样吧。生态园附近不是有一块空地吗?本来准备对外招标的,你可以请他们来考察考察。看看合适不。”

    王丽珍就愣了一下,生态园附近那块地皮也是极好的,地理位置不亚于富阳小区。

    唐逸也是见绿色小区的计划很不错,就这么放弃怪可惜的,王丽珍难得办几件实事,不能冷了她地心,而且那家房地产唐逸听说过,信誉很不错,至于和王丽珍到底是什么关系,唐逸也不想理会。

    崔敬群深深看了唐逸一眼,随即拿起了茶杯,轻轻吹水面上的茶叶沫,不知道在想什么。

    交州华逸大厦三十一层的多功能会议室里,黄海市市长唐逸率领的考察团正在听取华逸集团对富阳小区改造的初步构想。

    会议厅白色投影一幅接着一幅的闪动着彩色效果图,投影仪旁,一名斯斯文文的青年正极为细致的解说着,构想里,项目总建筑面积一百多万平方米,包括高级公寓五星级酒店大型购物中心5A写字楼商业街区等六大板块分区。

    唐逸默默听着,并没怎么开声,倒是建委李主任不时问上几句,其实这不过是初步接触,考察团来地这几天只是参观了华逸总部,和华逸集团进行了意向性的讨论,真正的磋商怕是要几个月时间,由黄海市领导以及相关专家组成的工作组会与华逸集团进行多轮协商,最后能不能谈成还是未知之数。

    华逸集团齐总裁也坐在第一排听着青年地讲解,与在唐逸面前异常妩媚乖巧的那个大美人完全不同,她穿着一身绸质的黑色套裙,端庄美丽,有那么一丝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而唐逸也见识到了齐洁的另一面,那些华逸的员工,在齐洁面前是大气也不敢出的。

    解说的男青年似乎在华逸集团地位不低,但在齐洁面前还是很紧张,开始竟然有些结巴,使得齐洁大为恼火,到现在仍然板着脸,或许,管理好华逸集团是齐洁唯一可以在唐逸面前证明自己的东西,是以,她才这么在意下属地小小失误。

    解说结束,会议室里响起掌声,齐洁见唐逸带头鼓掌,才微微放心,随即站起来笑道:“各位领导,接下来请大家参观我们地历史馆,里面有集团从创立到现在的所有资料,相信在历史馆,大家会对我们地企业以及企业文化有一个更深的了解。”

    看着集团干部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地齐洁,看着她的风华绝代,唐逸脑海里突然不自禁闪过那个温暖的小餐馆,那个娇俏的老板娘,现在的齐洁快乐吗?快乐吗?唐逸不知道。

    “我什么都听你的。”延山小湖旁,齐洁临走前那晚温柔而又迷茫的表情,那时候的她,心里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恐惧吧?

    “老公,大人物都有好多老婆的!”从香港回来,齐洁好像现了新大陆,一脸的笑容。说出这句话时,她心里又是什么滋味呢?

    唐逸心里突然酸酸的,齐洁就走在唐逸身边,似乎有所察觉,看了唐逸一眼,但没有说话。

    直到下午在富景花园,齐洁才想起来问唐逸:“老公,参观历史馆的时候你是不是想抱抱我?”

    中午齐洁设宴款待考察团后,唐逸就令邓文秩率团回黄海,当然,因为是周末,是以考察团大半人员倒是留在了交州,准备好好游玩一番。

    交州富景花园是真正的富豪别墅区,外面蓝天碧海,景色极美,唐逸和齐洁却是在客厅谈论着黄海小区改造的问题,说着说着,齐洁就问了这么一嘴。

    唐逸笑笑:“是啊,很想抱抱你。”伸手拉过齐洁,将她温柔的拥在怀里,久久不语。

    精神一放松就困死了,汗,写到现在才写了五千,差一千礼拜天补,今天礼拜六,好好睡一觉,晚上应该23:30左右更,以后没有特别说明,就暂时还是晚上十点后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