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九章 驿站

第五十九章 驿站2017-11-8 23:47:58Ctrl+D 收藏本站

    唐欣介绍后。张风叫了声“三哥。”又笑着说:“三哥真年轻。看起来比我还小呢。”唐欣气得在边上道:“少说两句吧。”

    虽然唐逸觉得张风不够稳。但也知道不能用自己的价值观帮唐欣挑男朋友。而且看人从来就不应该以偏概全。就笑了笑。指着石凳道:“你们坐。”

    张风坐下后。唐逸就询问他的工作。毕业学校等等情况。渐渐。张风就拘束起来。虽然这个“三哥”年纪轻轻。但气度沉稳。不知不觉就给人带来一种压力。

    等到何磊和萧若若赶来时。张风心就渐渐沉了下去。萧若若。这位红极一时的女星他当然认识。是很多男人心中高不可攀的梦中情人。但现在这位美丽的明星。不但对“三哥”毕恭毕敬。其小心翼翼的奉承谁都看得出来。就算对唐欣。萧若若也有那么几分讨好的意思。斟茶倒水。倒好像是个使唤丫头。

    又看了眼笑吟吟的唐欣。张风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唐逸喝着茶水。无奈的看了何磊和唐欣一眼。何磊和萧若若的事情还没结果呢。现在又出来个唐欣。唐逸实在有些挠头。

    如果说何磊和萧若若自己还能帮上忙的话。唐欣的事。二叔是断然不会同意的。除非张风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偏偏张风有些轻佻。自己都不中意。何谈二叔?

    但唐逸没有说什么。中午的时候更让娟子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餐厅在二楼。从落地窗玻璃看出去。可见公园中游人如织。妙山明湖如一汪碧绿明镜。就在脚下。

    饮过茶。唐逸就将唐欣叫到了书房。唐欣倒是很坦然。说:“三哥。你不喜欢他吧?”

    唐逸笑道:“我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不喜欢他。二叔喜不喜欢他。”

    唐欣叹口气。“我爸不会喜欢他的。”

    唐逸道:“那你呢。你为什么喜欢他?”

    “我不知道。”唐欣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他对我很好。很关心我。每天都会哄我开

    唐逸笑道:“这样地男孩子多了。追女孩子的时候每个男人表现都差不多吧?那你都喜欢?”

    唐欣有些迷茫。“很多吗?”

    唐逸就轻轻叹口气。在北大。很多同学都知道唐欣的背景。就算有想追她地。只怕也被吓跑了。现在乍然尝到被追求地滋味。她就错以为是喜欢吧?

    当然。这些只是自己的揣测。看了眼唐欣。唐逸突然觉得这个妹妹很可怜。轻轻拍拍她的头。柔声道:“不用怕。如果你真喜欢张风。我会帮你。不过你再和张风处处。多接触接触。看看到底是不是真喜欢他。”

    唐欣就笑了起来。拉着唐逸地手道:“我就知道三哥最好了!”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唐欣这边可以放放。何磊年纪可差不多了。不能总这么耗着。今年吧。争取说服二姑。最好今年内就能将他和萧若若的婚事定下来。明年初春找个好日子结婚。

    来党校学习。唐逸觉的正是时候。现在省委基调有了变化。自己避过锋芒。以静制动。任黄海风云变幻。自己可暂时作壁上观。从局外。更容易看出一些东西。

    但他却没想到会接到二叔的电话。结束了一天地课程学习。洗了澡。唐逸刚刚爬上床准备休息。电话就响了起来。

    二叔第一句话又是:“想没想挪挪?”

    “这次的党校学习是个契机。结束后可以在部委挂挂。稳一稳。明年争取去苷州占个位置。”

    和唐逸讲话。唐万东不大拐弯抹角。但有些话还是不能明说。唐逸却听得出来。鲁东方面想来有人和二叔沟通了。二叔的意见倾向于暂时妥协。

    其实能在黄海地位置将自己提上副部已经收获颇丰。但自己在黄海动静不小。更拿下了一名副部级官员。令鲁东各派系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地威胁。这大概也是省委基调变化的主要原因。

    稳妥起见。自己现在离开黄海是最好地选择。去部委自然是不可能担任副部长的。年纪太轻。太过扎眼。大概会挂个副部巡查专员地名头或者担任某重要司的司长。等明年去宁西。二叔说的在苷州占个位置自然是指苷州市委书记。近年中央重视西北开发。宁西政治地位逐渐提升。苷州作为西北重镇。市委书记进省委常委已经是惯例。而且宁西相对政治环境比较稳定。在宁西发展确实是很稳妥的选择。

    至于唐系力量。想来自己在黄海的表现已经交上了一个不错的答卷。能搅得鲁东省委里一些人沉不住气。自己也算圆满完成任务了。毕竟。政治不是一定要你死我活的战争。不是将对方彻底击倒在地才算胜利。

    但问题是自己自从决定去黄海后。就将一腔心血完全投注在了黄海。现在离开?虽然是一个好选择。却不是自己想要的选择。

    “二叔。我不想动。”唐逸说完就一阵苦笑。自己还是太执着。将一些东西看得太重。终究不是一个成功的政客啊!在一个成功政客眼里。一个个位置不过是小小的驿站。努力寻找更靠近目标更加安全的驿站路线才是成功政客的选择。而对驿站产生留恋甚至感情的话。无疑是个危险的信号。很可能。你再也走不到下一个驿站。

    唐万东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就轻声笑了笑。“好吧。你还年轻。摔打摔打也好。”顿了下。“不过。你知道吧。维纶省长对你也不……。还是要多。总之多注意吧……。”

    唐逸恩了一声。

    是啊。摔打摔打无所谓。灰溜溜离开黄海也无所谓。但可不能这一跤摔得再不能翻身。

    挂了二叔的电话。唐逸躺在床上出了会神。这才拉过毛毯盖上。渐渐进入了梦乡。党校。他来北京参加国贸促进会召开的有关世博会的会议。下午又来到了党校。

    唐逸下了课。孙有望已经在教学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见到唐逸出来忙迎了上去。唐逸和身边的于方舟笑着说了两句。随即拉孙有望上了奥迪。

    在车上。唐逸笑眯眯问起了会议地情况。孙有望一一作了汇报。唐逸又问起了黄海的工作。虽然暂时主持政府日常工作的周文凯三两天就会打电话和唐逸沟通。秘书长邓文秩更是每天晚上一个电话。但唐逸还是想听听孙有望怎么说。不同地人就有不同地视角。多听听总没有坏处。

    孙有望就叹口气。“别的倒没什么。就是同华逸集团的谈判有点……”看了看前面地小高。就不再说。

    唐逸笑笑。就倾身拍拍小高的肩头。“前面停一停。去买包烟。”

    小高点头。看看左近就是绿城商厦。就将车泊了过去。随即他就下车。跑去商场里买烟。

    唐逸笑道:“新秘书长到了?”

    “直接任命的市委常委。就是年纪……。工作能力应该不错吧!”基本上和唐逸相处一段时间后。干部们在唐逸面前诟病别人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就很自然。概因早忘了以年龄论。面前的唐市长这位体制中最年轻副部高官才是突出地典型。就好像孙有望。说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新秘书长情况邓文秩早就向唐逸作了汇报。刘琨。三十九岁。原任省财政厅副厅长。来黄海可说提了大大的一格。

    齐洁更早将刘琨的资料传了过来。刘琨是在原财政厅厅长因为管平出事大洗牌后提上来地。算起来年头也不长。现在又从副厅提为正厅。上升势头倒是很猛。

    唐逸当时就琢磨。自己却是给许多不相干地人创造了大把机会呢。

    孙有望又道:“同华逸集团磋商时。刘秘书长提出的条件很苛刻。一个不熟悉黄海地人进工作小组。这本身就是……”看了唐逸一眼。孙有望没有再说下去。

    其实齐洁委委屈屈的向唐逸撒娇来着。说刘琨私下打电话约她吃饭。唐逸就有些发愣。这个刘琨。或许是最近火箭般地晋升速度使得他有些飘飘然。他也不想想。市值几百亿集团的总裁。是他能碰的吗?

    当然。从这点唐逸也可以确定。刘琨不是某个圈子的核心人物。省委主要领导。应该有人知道齐洁与唐系隐隐有着关系。至于齐洁和自己的关系。就算有人想到也只是乱猜而已。

    刘琨敢私下给齐洁打电话。那说明他对齐洁有唐系的背景都不清楚。大概只是得到了省委某些领导的青睐。或者一些其它不为人知的因素。他才被放进了黄海这个火药桶。

    但齐洁并没有和唐逸说过刘琨在谈判中故意刁难华逸集团。听孙有望一讲。唐逸就明白了。齐洁是不想自己太操心吧。但有人骚扰她。她是肯定要和自己讲的。

    微微蹙起眉头。唐逸就琢磨这个刘秘书长。不知道在省财政厅时有没有沾身。想办法查查他?随即就忍不住好笑。鲁东现在这样严峻的局面。自己却是自信满满的好像谁都可以动。如果真将刘秘书长马上打回原形。省委那些老人家怕是会疯掉吧。

    晚上估计要零点以后更。大家不要等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