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一章 反水?

第六十一章 反水?2017-11-8 23:48:0Ctrl+D 收藏本站

    在把标本送到生殖中心之后,唐逸领齐洁来到了附属医院,齐洁穿了件雪白性感的宽肩带衫,紧裹的浅棕黄牛仔裤,白色细高跟皮鞋,显得双腿极为修长诱惑,请法国名师昂碧丝设计的发髻女人味十足,举手投足尽展万千风情。

    跟着唐逸进了综合中心电梯,齐洁见左右无人,悄声道:“老公,万一你身体真有问题,要不要领养一个?”齐洁感觉的出来,唐逸对这事并没有放在心上,她也就坦然起来。

    唐逸笑笑:“再说吧。”

    来到三楼刘青的重症监护室外,王丽珍不在,唐逸就拉了齐洁坐在长椅上等,刘青和王丽珍的事唐逸大体上同齐洁讲过了,齐洁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床上的病人,轻轻叹口气,说:“老公,你怎么看她?”

    来到刘青的病房外,唐逸心里也变得沉甸甸的,听齐洁问,沉默了一会儿道:“人都是复杂的,我怎么看她不重要,世上的事,对错又哪是那么轻易界定?”

    齐洁呆了一会儿,走回来坐到长椅上,轻轻挽起了唐逸的胳膊,小声道:“老公,你有没有担心过你的女人动摇?”

    一句话触动了唐逸的心事,看到刘青,唐逸不可避免就想起齐洁陈珂允儿,甚至叶小璐,所以,心里沉沉的。

    唐逸默默摇头,背叛自己,唐逸倒没有想过,只是,自己越来越热衷于权力倾轧,近来渐渐忽略了她们的感受。尤其是陈珂,自从来到京城。自己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

    “齐洁。你说幸福的定义是什么?”唐逸若有所思的问。

    齐洁微微一笑:“老公,其实我几年前就想通了,你呀,可能是会在历史上留下足迹的人,我们呢,跟着沾沾光。说不定几千几百年后的历史传说中,我也会粉墨登场呢?现在地一点虚名又算什么?”

    唐逸被逗得一笑,“你这层次有些高啊。”

    齐洁娇俏地道:“也不看看我是谁地女人?”

    唐逸道:“恩。我地好高骛远你学了个十成十。”齐洁咯咯娇笑起来。

    走廊传来高跟鞋地脚步声。拐角处王丽珍走了过来。看到唐逸和一娇媚女子坐在长椅上说笑。王丽珍就是一怔。再走近两步。才认出这千娇百媚地大美女原来是华逸集团总裁。只是。此时地她浅笑殷殷。温柔妩媚。又哪里是偶尔旁听谈判时地那位端庄矜持地总裁?

    齐洁先见到了王丽珍。忙站起来打招呼:“王书记。”

    王丽珍强笑了笑。看着唐逸。不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

    唐逸站起身。看了王丽珍一眼说:“休息了一晚。气色好多了。”又问:“专家组会诊了吗?”

    王建梅院长倒是雷厉风行,昨天下午就拟定了军专家名单。并且打电话通知了唐逸。

    王丽珍道:“要周一开始。”随即顿了顿。想对唐逸说声谢谢,但昨天心神激荡下。真是什么都说得讲得,现在这句谢谢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说话间。齐洁突然轻声道:“她,她好像醒了。”

    王丽珍愕然回头,却见病床上地女儿嘴唇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护士,大夫!“王丽珍的心脏马上剧烈跳动,大声喊起来,旁边小单间中,一名护士匆匆跑出,王丽珍抓着护士的手,语无伦次的都不知道在说什么,齐洁忙过去解释。

    唐逸站了会儿,转身走向电梯口,身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急匆匆而过。

    江南大厦顶楼观光处,踩在玻璃钢地板上,眺望京城风景,恍如云中漫步。

    站在唐逸身旁,林喜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钓鱼事件后不久,林喜就被宁台海关免了职,立时,他所谓手眼通天的关系网就好像夏日下的雪糕,很快融化不见,以往热情相待的干部无不避瘟神般躲着他,跟他一起钓鱼的那位小蜜人间蒸发,听说,海关纪检组也盯上了他,对这点,林喜倒是不大在意,已经有些万念俱灰的他甚至做好了鱼死网破地准备,却不想十几天前,海关总署突然一纸调令,任命他为总署某处副处长,虽然是个小科室,他这个副处长更没有什么实权,但在宁台那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总算熬到了头,今天更接到唐逸电话,林喜一直以来的疑惑才算豁然贯通。

    旋转观光处四壁脚下,全是透明的玻璃钢,在伸展台慢慢旋转之时,不时有惊叫响起。

    唐逸突然就笑了,“咱们在看远方的风景,觉得极美,殊不知脚下就有人在看着咱们,在他们眼里,被关在透明笼子里的游客又何尝不是一种风景?”

    林喜没有吱声,他在想,唐逸到底有没有放弃自己掌握的东西,看起来,好像没放弃,但偏偏他又只字不提。

    唐逸随即就看看表,微笑道:“走吧,一起吃个饭。”

    林喜笑了笑;“改天吧。”唐逸期间接了个电话,他知道唐逸晚上有事。

    唐逸点点头,也不勉强,晚上,宋昌国和于方舟都在,和他俩这顿饭吃下来,可不知道会吃出个什么结果,是使得他俩从此不共戴天,还是能略微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只有天知道,毕竟这两位人物脑子里到底怎么个算盘,只有他俩自己知道。

    江南大厦就是江南驻京办经营的星级宾馆,因为几天后党校进修班要去地方调研,今天放了一天假,于方舟就提议来江南大厦看看,唐逸明白他地心思,倒也欣然应允,只是没想到江南省委常委南州市委书记宋昌国恰逢来京开会。多逗留了几日,住在江南大厦还未离开。当在顶楼。唐逸和闻讯前来迎接地宋昌国握手时,于方舟脸色有一瞬极为阴沉,看向旁边驻京办副主任江南宾馆总经理谢美芳的眼神冷地可怕。

    唐逸同宋昌国握手时就想,宋昌国这个人很能沉得住气,明明知道自己和于方舟在同一班,走得越来越近。他来到北京,却没有主动的来党校看自己,养气功夫可谓一流。

    晚宴在江南大厦豪华地小宴客厅进行,宋昌国于方舟驻京办主任田春以及副主任宾馆总经理谢美芳在座,此外作陪的尚有同时在京地三名江南正厅干部,分别是江南省玉田市市长潘有为江南省发改委正厅级巡视员杜启山以及南州市副市长张伟武。

    席上谢美芳笑吟吟介绍着各色精致菜肴,她是名四十多岁地丽人,讲话妙语如珠,颇为讨喜。

    当谢美芳介绍到江南名菜“滚地狮子鱼”时,讲起了它的来历。这道菜来源于江南的传说,颇有神话色彩,什么狮子精兴风作浪,十年大旱,王母降甘霖云云,在座大家倒是都听的津津有味。

    唐逸点点头:“民俗,民俗,一种习俗,一个民族文化的传承。在消亡了一段时间后又慢慢在民间活跃。可惜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找不回来喽。”

    谢美芳虽然年纪不小了。看人时凤目含笑,却有另一种成熟的风情。她微笑道:“江南地传统文化算保存的比较好的,记得我小时候家乡的庙宇,现在也都修起来了,其实庙里坐的什么神仙不要紧,信仰这个东西,失去了比什么都可怕。”

    唐逸笑了笑:“美芳主任的话有内容,一听就是搞文化出身。”

    南州市副市长张伟武微笑道:“唐市长说的对,谢主任来北京前在我们南州抓文化,别看谢主任斯斯文文的挺漂亮,十年前做文化稽查队长的时候打击文物贩子那是出了名的铁腕,为了保护一棵古槐和当时南州市委唱反调呢,那时候,咱们市委对文化保护认识不深,我当时是抓文化地副秘书长,在办公室当着那么多人,被谢主任给卷的脸红脖子粗的,现在想起来我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谢美芳听张伟武在唐逸面前好像在诉苦,实际是在夸自己过去的事迹,心里美滋滋的,又摆出一副不骄不躁的模样,笑眯眯的道:“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张市长总记得,那还不多亏了你才能保住咱们南州的古槐?那时候还是李书记吧,他是出了名地建设派,一定要把古槐砍了修路,伟武市长写了洋洋洒洒地万字文,硬是说服了李书记。”闲聊间听得出唐逸对文化传统很在意,听说他在东北当县委书记的时候也是搞文化旅游发地迹,张伟武敬了她一尺,谢美芳也就投桃报李,毕竟在唐逸面前争个好印象很重要,说不准以后这位太子爷就会来江南挂一挂资历,谢美芳四十多岁的副厅,还是很有进步潜力地,能给唐逸留个好印象,在江南官场也是一个不小的资本。

    听着谢美芳和张伟武互相歌功颂德,于方舟一点点往烟灰缸里弹着烟灰,心里更有些鄙夷,唐逸会吃你们这套?

    于方舟今天算是被谢美芳摆了一道,中午谢美芳打电话,盛意拳拳的邀请于省长和唐市长来江南大厦视察工作,于方舟也早有这意思,但他知道宋昌国前几天来了北京开会,会议结束了,不知道人走没走,于方舟特意含糊的提了一嘴宋书记,谢美芳当时笑着说宋书记不在,于方舟自然将这个“不在”理解为他回了江南,其实于方舟也不在乎唐逸和宋昌国见面,那也未免太过幼稚,他生气的是谢美芳明显倒向了宋昌国,安排的唐逸和宋昌国这次会面天衣无缝,两人既见了面,又能令唐逸高看宋昌国一眼,也不知道谢美芳是自作主张还是得到了宋昌国的授意。

    谢美芳八面玲珑,见宋昌国眉头皱了一下,于方舟脸上隐隐有冷笑,就知道自己过了,又赶忙将话兜回来,谈起了黄海的世博会。说是自己一定要去看一看,更将黄海世博会的意义夸大了几倍。席间有她凑趣。倒也热闹。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十几名学员组成的调研组前往岭东调研时,崔敬群召开了本月第四次书记办公会议,主要是讨论与华逸集团经过七轮磋商后的谈判成果以及瞻望。

    除了四名正副书记,与华逸进行谈判地工作小组常务副组长孙有望也列席了会议,此外市委秘书长钱有智。也按惯例列席会议。

    现在的办公会,基本是一团和气,对于经济上地工作,纪委书记曾庆明本着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地态度,基本不会发表什么意见,所以只要崔敬群和黄向东点了头,各项决议就算顺利通过,王丽珍缺席了上礼拜的会议,今天却是来得挺早。容光焕发的,和上周去北京公干前简直判若两人。

    会议上,孙有望经崔敬群许可,就汇报了最近两轮谈判的最新进展,几天前,刚刚解决了市政府帮助华逸集团融资贷款的问题,这周又因为拆迁问题出现了分歧,华逸集团方面要求政府做工作组织拆迁,本来这个年代拆迁都是这样办。但刘秘书长提出来。拆迁工作是一种市场行为,政府应该明确自己的角色。大环境来说,政府退出拆迁市场已经是大势所趋。黄海也要借这个契机,实现政府行为地规范化。

    孙有望作汇报自然不能将这条意见说成是刘秘书长的个人行为,只能说是刘秘书长的提议,工作小组讨论后决定的。

    关于这一点,孙有望倒是觉得刘琨说的对,也就没有在工作小组会议上驳斥他。至于前面刘琨进行刁难的种种条件,在孙有望协调下,工作小组倒是大多对华逸集团作了让步,并没有被刘琨牵着鼻子走。

    崔敬群听的就是点点头,“说的很有道理嘛,政府退出拆迁市场,提的好,有望,你们工作组的工作还是很有见地地,早点有人提出来的话,建委前阵子也不会捅漏子。”

    刘琨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勾勾划划,听到崔敬群赞同他的意见,心里就定了下来,现在他倒不是想和齐总裁有什么接触,但这个女人太狂,打电话约她吃个饭,就算你有通天的背景吧,该应酬一下也要应酬一下的吧,哪有直接挂电话,客气话都不说一声的,在试探性的刁难了华逸集团几次以后,刘琨却是没接到谁谁的说情或是警示电话,那就说明华逸集团背后的关系很可能够不到黄海,刘琨就放了心,打定主意要给那女人点颜色看看,自己在鲁东财政厅任副厅长地时候,身家百亿地企业老总也见过几个,哪有一个像她这么牛的?商人就是讲究和气生财,所谓见人三分笑,她可倒好,自从接了自己地电话后,别说笑容了,眼角都不瞥自己一下,大概是被南方那些官员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既然“进屋叫人,进庙拜神”这么浅显地道理都不懂,那就给你看看,在黄海这座庙里,你拜过的那些神还能不能帮你。

    刘琨就开始琢磨下一步该出什么难题既能难为华逸,自己又能站得住理。政府难为企业,想找借口实在容易的很,刘琨不一会儿已经有了几个点子。

    黄向东也表了态,认可谈判小组坚持原则的作风,曾庆明也点头同意。

    王丽珍看了刘琨几眼,就转头问孙有望:“政府不参与拆迁,有没有先例?咱们黄海又要给兄弟市县起模范带头作用?”

    王丽珍这人泼辣肤浅,很多干部实际上都挺看不起她的,但又不得不承认,看不起她的干部大半都有些怕她,孙有望听王丽珍问话,也是马上打起了十二倍小心,字斟字酌的道;“南方有政府通过了地方法例,但是在咱们鲁东,黄海是个提出不参与拆迁的,恩,应该是个吧。”

    王丽珍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对崔敬群道:“崔书记,能不能请工作人员退场,我向您汇报个情况,最好也别作记录。”

    崔书记略觉奇怪,还是点了点头。刘琨随即对工作人员文字秘书做手势,大家就退了出去。孙有望也站起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要退席,王丽珍就笑道:“有望,你得在,这事儿你得听听。”孙有望就坐了下来,不知道王丽珍又要玩什么花样,心里直叹气。唐市长在就好了。

    虽然来黄海没多久,刘琨也知道王丽珍对政府的工作一向不满意,对华逸广场工程好像也没什么好感,以为王丽珍又要给政府出什么难题呢,一时间倒觉得王丽珍那张尖酸刻薄的瘦脸有些可爱起来。

    但见工作人员退出去后,王丽珍就一个劲儿向自己看,刘琨就对她善意的笑笑,一般来说,为人尖酸的人其实心里都缺少关爱,她要别人怕他恨她。其实她最需要的是别人关心她,刘琨觉得王丽珍大概也差不多。

    谁知道王丽珍看到他地笑容,脸上就露出几丝不屑,盯着刘琨道:“秘书长,你对我笑什么?我又不是齐总。”

    大家全怔住了,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什么人物?马上就都猜得出王丽珍话里地意思,黄向东都忍不住抬起头,诧异地看向她。

    刘琨脸色阵红阵白,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丽珍随即就转向了崔敬群。“崔书记。人家齐总说了,要去中央告状。好吧,咱们黄海又要出热点了。市委秘书长骚扰上市公司女总裁,听听,这像什么话?这像什么话?”

    崔敬群就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也是书记办公会,说话也得靠谱点,哪有这么给市委常委戴帽子的,但看王丽珍又不像编造,尤其是王丽珍本来对华逸集团是不怎么感冒的,突然搬出齐总攻击刘琨,大家都想不通,孙有望看了刘琨一眼,心说莫非是他不满意刘琨?

    小会议室里的人,大概都和孙有望是同样的想法。

    刘琨气得嘴都哆嗦了,想反唇相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更有些怕,不知道王丽珍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王丽珍又道:“崔书记,我可不是无中生有,我开始也不信一名经过党熏陶教育这么多年地市级干部会出现这种问题,但我看了齐总的手机,有刘秘书长打的电话,还有示爱的短信,看了,我头都抬不起来,这像话吗?咱们黄海班子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干部?齐总没理他,看看他在干什么?在工作小组搞风搞雨啊!齐总说了,她是去中纪委反映情况的,我好说歹说劝住了她,也答应给她个说法,敬群书记,我在这里做一下自我批评,包庇刘秘书长,我是犯了错误的,没有一个党员干部应有的觉悟,但我也是为了咱们黄海的稳定大局着想,能在家里解决的,咱们就在家里解决,闹上去,别人怎么看咱们黄海班子?”

    崔敬群不动声色地听着王丽珍的话,他隐隐知道华逸集团和唐系的关系,王丽珍突然帮华逸集团的忙,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文章?

    崔敬群就忍不住看了眼黄向东,却见黄向东眼中,也满是惊讶。

    刘琨终于回过神,勉强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沉声道:“王书记,那不过是她的一面之词,她就是告到哪里我也不怕。”心说自己不过打了个电话约她吃饭,就凭这条记录就能定自己的罪?简直荒唐。

    王丽珍冷笑道:“齐总的电话我都看了,我问你,你有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刘琨冷声道:“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

    王丽珍道:“你地电话记录,发地短信我都看到了,是你的号码,我敢确定没有看错。”

    刘琨怒道:“我什么时候给她发过短信,你不要胡编乱造!”

    崔敬群终于忍不住放下茶杯,沉声道:“够了,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王丽珍却是将一份资料递给了崔敬群,是几张照片,拍地一个小巧手机的屏幕,果然,有刘琨地号码所发的短信,短信内容简直荒谬之极,崔敬群看刘琨的眼神就严厉起来。

    刘琨心知不好,细一琢磨,难道是自己喝高了那晚?发短信自己都不知道?

    崔敬群将资料不动声色的装进档案袋,对王丽珍道:“约齐总和我见个面。”

    王丽珍点点头。

    崔敬群又对孙有望道:“有望啊,谈判先缓一缓,拆迁的问题,再研究,再研究吧。”

    孙有望无所谓的点点头。

    崔敬群就宣布散会,从头到尾,再没看刘琨一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