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八章 网络

第六十八章 网络2017-11-8 23:48:8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加班部署富阳小区拆迁工作,唐逸等几位市府巨头以及刚刚开过拆迁稳定会议的市局几个头头中午就在市委市政府机关食堂用的餐,华逸集团和黄海市已经达成一致,现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富阳小区的拆迁,预计年后华逸广场的建设会揭开帷幕,凭借华逸集团超强的实力,几十栋大型建筑会同时破土动工,预计最长两年时间华逸广场将会全面投入使用。

    唐逸和周文凯黄琳几人从食堂走出来时,就见食堂外,张强正领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走来,摄影机相机话筒簇拥,是市电视台的采访组,张强可能看到了唐逸,马上就一转弯,领着这帮记朝侧门而去,有记也见到了唐逸,想过来采访几句,但大部队转向,也只得跟着去了。

    孙有望微微蹙眉:“宣传部又搞什么?”

    一直跟在唐逸身后不言不语的新秘书刘兵插了句嘴,“我听说来着,今天蔡书记在机关食堂用餐,好像是……”

    没想到刘兵消息挺快,本来看他挺木讷,挺老实呢,唐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陈达和撇撇嘴,“什么玩意?在食堂用餐?市长经常在食堂用餐,有啥稀奇的?他蔡国平来食堂吃一次饭,就了不得了?”

    孙有望几人都不说话,老陈常常放炮大家已经习惯,别人可不好这么说。

    黄琳娇笑道:“看一看市台会怎么报道蔡书记地先进事迹。”

    周文凯叹口气道:“宣传部就会搞官面文章。”眼见安东系人马的作风。但周文凯还是不好直接批评蔡书记。

    唐逸笑着摆摆手,“提倡干部食堂就餐,是好事,这样的文章应该多搞一点,多搞一点好。”

    几名干部就都不再说,跟在唐逸身后向政府办公楼走去。

    红色奥迪TT跑车线条流畅。兰姐从拿到手地第一天就爱死了它。精心地不得了。第一天驾它上路就想。这辈子就算死了也真值了。几年前。就算做梦也没想过会拥有这么一辆时尚贵重地跑车。

    所以当兰姐见到唐逸坐在副驾驶上喷云吐雾时。那份心痛可想而知。但她又不敢说什么。甚至主动放下车篷。免得黑面神觉得冷骂自己。当车篷一点点落下。香烟烟雾肆无忌惮扑向车里各个角落时。兰姐觉得自己地心都在滴血。

    而唐逸掐灭烟蒂。说:“车里挺香地。不吸了”时。兰姐想抱住黑面神亲上两口地喜悦也就可以理解。

    香风扑面。兰姐小心翼翼坐进了驾驶位。今天地兰姐打扮很漂亮。黑色翻领纯毛衫外套了件米色夹克。夹克很时尚。极为精致短小。黑色毛衣紧裹地柔软腰肢完全展现。黑色棉裙。黑色棉裤袜。及膝地黑色宽口长皮靴更是令人眼睛一亮。因为宽口。更加突出了美腿地细长诱惑。看得出。兰姐越来越会打扮了。整身打扮。加之盘在脑后地漂亮髻。使得兰姐好似T字舞台上名模展现地都市时尚靓丽地少妇。甚至更为迷人。

    唐逸却是皱眉道:“你准备去打渔啊?这靴子也太难看了吧?”

    兰姐也不敢说话。小心翼翼打火。

    香港大恒集团即将进军黄海,前两天大恒集团董事局主席亲自来了黄海,唐逸接见了他,聊天地时候这位大恒集团话事人说,很想要一套动乱时期的《主席语录》作为纪念,那个动乱的年月,他偷渡到了香港,一步步白手起家,得到岳父的青睐,成功掌舵如今香港前五的大恒集团。

    唐逸知道爷爷那儿倒是有一套完整的《语录》,但想来爷爷也不会送人,在家里和宝儿闲聊时,一大一小天南海北无所不谈,宝儿这个小丫头什么都爱问,好像什么都懂,竟然问起了大恒集团的主席是不是要在黄海投资,想投资什么项目,当时唐逸啼笑皆非,但他喜欢和宝儿聊天,就说了《语录》的事,一直偷偷听黑面神讲话的兰姐就小心翼翼说,她去过海港区的古玩市场,那里动乱时期地东西很多,甚至带红五星的雷锋帽都成了古董,或许能找到几本《语录》。

    于是,唐逸就上了兰姐的跑车,要兰姐带自己去古玩市场。

    兰姐现在驾车技术炉火纯青,只是她小心翼翼将手袋横在手动档附近,免得黑面神看见自己地皮靴又骂人。

    海港区古玩市场又叫古玩街,有摆摊区,有店铺区,因为是周末,马路上人头攒动,倒是很热闹。

    兰姐将车泊在附近,就跟在唐逸身后进了古玩一条街,说是古玩街,实际上奇石字画邮票盆景等也极为火爆。

    唐逸没怎么进小店看,主要还是在一个个摊位前转悠,果然如同兰姐所说,动乱时期地东西不少,主席雕像,徽章,甚至一些残破的书籍也被拿出来变卖。

    很快唐逸就找到了一处摆着《主席语录》地摊位,摊主是一位头花白的老人,唐逸就对兰姐使个眼色,兰姐会意,赶紧上来侃价,指着书问:“大叔,这本《语录》多少钱?”

    老头浑浊地眼睛盯着兰姐上下打量了几眼,伸出五根手指,“五百。”显然老头很会察言观色,看得出兰姐是有钱人。

    兰姐鼻子差点气歪,媚媚的杏眼就瞪了起来,“五百?你咋不去抢呢?就这本破书?五十块钱有人要没?”

    老头却是很有古稀老人地风范。就微闭双眼,不再理兰姐。

    兰姐这个气啊,“喂,你装啥高人,以为你卖点二十年前的破玩意你就神神叨叨的成神仙了?”

    老头还是不吱声,邻家摊位的一个小伙子就喊:“小姐,我这也有《语录》。四百!”

    兰姐就哼了一声,跑到旁边摊位上侃价,最后一百五十块成交,兰姐就解开精致的手袋拿钱,更扭头对老头啧啧两声,“五百,等着人买吧。”

    老头也有些急了,叹口气,“是你不识货。他那本和我这本不一样,我这本有统帅和副帅的照片,还有副帅的题词,你要买便宜货随便你。”

    兰姐说:“是吗。”走回老头摊位拿起《主席语录》翻看了几眼,果然和小伙子地不一样,忙回头看向唐逸,唐逸就点点头。

    这次兰姐再和老头侃价,老头却是一点也不松动,眼见黑面神皱眉,兰姐只得忍痛掏出五百块钱买下了这本语录。

    那边小伙子摊主眼见到手的生意泡了汤。大步走过来,一把就将老头的摊掀了个底朝天,兰姐眼明手快。早在小伙子冲来时就将《语录》极快的收起。

    小伙子大骂老头。立时看热闹的人就簇拥过来,兰姐塞给老头五张钞票。就忙跟在唐逸身后挤出人群,不远处。几名市场管理员已经快步走来。

    跟在唐逸身后向古玩街外走,兰姐小声问:“唐书记。不管管吗?”

    唐逸也不吱声,兰姐颠颠跟着唐逸来到跑车前,帮唐逸开关车门,这才小跑到驾驶位上车,周围本来艳羡的打量跑车的行人都大跌眼镜,就算是小蜜吧,也没见哪个男人架子这么大,何况这少妇又是那么性感迷人?

    车上,兰姐将书小心翼翼递给唐逸,说:“从,从我的工资里扣吧。”

    唐逸笑笑道:“那也不必,就是没想到你也不怎么会侃价。”

    兰姐甜笑道:“其实,其实我很老实的,以前也经常被欺负。”

    唐逸就有些无奈,随即说:“去看看那个古董摊怎么处理地,如果没证人你就帮老人做个证。”

    “嗳!”兰姐痛快的答应,又开车门下车,扭着性感小腰向古玩街噔噔噔走去,浑没觉得唐逸指使她来回跑腿有什么不妥。

    看着她背影,唐逸就笑了笑,其实和兰姐在一起也挺愉快的。

    手机悦耳的音乐响起,唐逸接通,是刘兵,他小心翼翼的道:“唐市长,打扰您了。是这样,我刚刚听市委小张说,周四的时候蔡书记和张部长通过气,好像那意思就是改善职工食堂的报道他不怎么满意,但是昨天,那个报道市台还是播了,小张说,昨晚张强部长被蔡书记批评了呢。”

    “小张?”唐逸问了声。

    “啊,就是张部长的侄子,和张部长关系不大好,而且,这人很浮夸……”

    听得出,刘兵话里透着十二分的小心,唐逸却是没想到,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刘兵心机这么

    唐逸思索了一会儿,就问:“市台会重播吧?”

    “这我不知道,不过每天地新闻我都有录像,您想看的话我这就拿给您。”刘兵话没有说完全,他是事关蔡书记的新闻他都有录像,刘兵今年三十五岁,正科级秘书,一直小心翼翼观察着官场百态地他在接到暂时调为唐市长秘书地通知后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如何在最短地时间内得到唐逸的赏识,就是他每天研究地课题。

    通过蛛丝马迹,他知道唐逸和蔡国平渐渐有了矛盾,在前几天食堂里听到几位唐派干部裸攻击蔡国平的语言,说实话他很是震惊了一下,随即更深刻体会到在领导身边和局外雾里看花地显著不同。

    今天这个电话,他犹豫了好久,因为他知道,很多领导不喜欢秘书心机重,更不喜欢秘书搬弄是非,但想来想去,他还是打了这个电话,因为他知道,唐逸是不同的,可能是因为背景的关系,唐逸很自信,从他当初敢用蔡明作秘书就可见一斑。他也不像一些领导一样喜欢疑神疑鬼,整天防着所有人,当然,或许他手段更高明些,让人不怎么察觉而已,但不管怎么说,刘兵觉得自己打这个电话还是利大于弊地。

    所以当听到唐逸说:“带录像带来迎宾阁等我”时。刘兵就知道,自己应该压对了宝。来她是想在外面等的,但唐逸笑着说:“没关系,进来帮我看点东西。”兰姐就将奥迪开进了迎宾阁,停在三号楼前,心里,无疑是极为兴奋的。

    刘兵早就到了,一直在三号别墅外等。虽然认得他是唐市长秘书,小秦没接到唐逸电话,可不能给他开门。

    唐逸没介绍兰姐给刘兵认识,刘兵自然也识趣,在和兰姐点点头算作打招呼后,就好像没兰姐这个人似的,跟唐逸进了客厅,就忙把录像带交给唐逸,又说还有事,在唐逸点头后就走了。

    来迎宾阁。是因为唐逸的几处住处只有迎宾阁有录像机,唐逸将录像带放进去,鼓捣了一会儿。电视总算出了人影。是昨天的黄海新闻,兰姐忙着给唐逸倒水。削茶几上的水果,唐逸也不吱声。只是盯着电视看,快进之后。很快到了报道蔡书记深入机关职工食堂就餐,对职工食堂提出改善意见地新闻,唐逸默默看着,报道不长,只有三两分钟,唐逸一遍遍倒带,一遍遍看。

    最后唐逸就对兰姐笑道:“你也看看这个新闻,有什么感想?说实话,就算说错了我也不说你。”

    黑面神这么感兴趣的东西,兰姐早偷偷看了,但她可不敢随便表什么意见,忙道:“很好啊,我觉得很好。”

    唐逸就一皱眉:“让你说就说,告诉你,蔡书记是我好朋友,这新闻可能有点问题,但我看不出来,你说说,有什么问题。”

    兰姐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道:“那我真说了……,”

    唐逸点点头。

    兰姐又犹豫了一下,“其实,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就是蔡书记有一句话太刺耳,就他说代表市委班子来和职工打成一片,很,很搞笑,吃饭就吃饭,怎么吃个饭也代表谁呢?而且,而且本来我以为书记市长的在机关食堂用餐很正常,原来不是呀?”兰姐说着话,一直小心翼翼的盯着唐逸,就怕唐逸皱眉头。

    唐逸微微点头,果然,从市民的角度看问题就是不一样,自己看了这段新闻,只是觉得稍微夸张了一些,不想从兰姐的角度看,却是问题多多。想来蔡国平接受了采访后,也觉得有些不妥,才要宣传部门跟一跟,但不想新闻片还是放了出来。

    唐逸随即就是一笑,拿起兰姐刚削好的一个红苹果扔给她,“奖给你的!吃吧。”

    “哦”,兰姐只得乖乖的拿着苹果小口吃起来,甚至跟在唐逸身后出别墅,还在拿着苹果皱着眉头往嘴里塞,唐逸回头间无意见到,又好气又好笑,训斥道:“不想吃就别吃,一个苹果吃了半小时,还拿着个苹果核满大街跑,成什么样子?”

    兰姐就忙从包里拿出纸巾包住,结结巴巴道:“我,我喜欢吃,拿回去吃!我,我真喜欢吃。”

    唐逸无奈地摇摇头,几时兰姐能让自己看她顺眼些呢?

    市长办公会议在政府办公楼十一楼小会议室召开,黄海市市长办公会议主要任务是研究处理市政府工作中的重要专项问题,每周召开一次。会议人选由主持会议的市长或常务副市长确定。

    今天的议题主要就是富阳小区拆迁工作以及即将进行的反恐演习。参加会议的有市长唐逸,几位副市长以及市长助理,当然,也少不了市政府的大管家邓文秩。

    现在的市政府可以说上下一盘棋,基本上除了工作上的认识分歧,唐逸已经听不到什么杂七杂八的声音,而唐逸是很鼓励百家争鸣地,不久前一次市政府常务会议上,涉及水泥厂搬迁的三门市,在唐逸讲过话后,三门市市长单宏远谨慎地表达了自己地不同意见。唐逸马上就表示,“是我不了解你们基层具体情况,我收回我地意见。”

    事后单宏远不无感慨,一直以来唐逸给人的印象是很强势地,但不想实际工作中,作风很讲究民主,只是看你说的对不对而已。

    现在谈到地反恐演习。分管司法公安口地贾跃军就对市局地一份文件产生了质疑,市局预备演戏当日,对海阳大道东段进行戒严,贾跃军认为很不妥当,担心引起市民恐慌。

    唐逸笑道:“和平年代,也不要忘记敲警钟,我的态度是,假恐慌比真恐慌好。”

    贾跃军就不再说。

    唐逸又转向副市长高立成,“立成。那件事处理好了吧?”

    高立成放下茶杯,道,“先锋网接到了我们去的信函后,已经马上删除了帖子。后续跟进还在进行中,市长,要不要追查下帖人的资料?”

    唐逸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将文件转市委,请国平书记拿意见。”

    高立成点点头。

    看着黄琳嘴角的笑意,唐逸就皱皱眉,黄琳忙清了下嗓子。拿起茶杯喝水。

    其实,现在会议室里的唐派干部只怕大多都有些幸灾乐祸,只是不好表现出来而已。

    高立成分管宣传信息产业新闻出版等等。他处理的事件被网上戏称为“用餐书记”事件。

    一个礼拜前。最大的门户网站先锋网论坛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帖子。题目就是“去食堂就餐等于艰苦奋斗?”,说地是某市新闻中。市委书记代表市委班子去食堂用餐的滑稽事件,更点出公仆们去机关食堂用餐。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怎么就成了新闻上电视了?该市委书记还大言不惭代表市委班子来和职工打成一片,由此可见其官本位思想多么严重。

    在帖子里,还附带了国内某雏形视频网站的一个链接,有事件的视频,虽然遮住了黄海市台的图标,人物的脸上也打了格子,但只要常和蔡书记接近的,就听得出蔡书记那独有的低沉声音。

    这是国内网络历史上第一起真正意义上炮轰政治人物的帖子,在多人跟帖顶红后,立时响应云集,当网民们终于现现实中不敢泄地不满能在网络上泄时,其热情程度可想而知,很快,“用餐书记”就在网络里出了名,跟帖上千。

    当时宽带刚刚兴起,有影响的视频网站尚未出现,国家对网络监控也不算很严格,这个帖子本就含糊其辞,甚至有些恶搞性质,加之网络世界,市委书记在网民眼里也没什么了不起,炮轰一下很正常,如果斑竹早知道帖子涉及副部级高官,也不会任由它高挂四天之久。

    三天前,市政府新闻办接到热心市民电话,才知道了这件事,唐逸在和蔡国平紧急协商后,马上指示高立成副市长全程跟进,将恶劣影响消除。

    和先锋网沟通后,帖子很快被撤下,论坛斑竹也被撤职,但这件事已经传遍了黄海市委市政府大院。

    蔡国平有多么恼火不得而知,但张强数次跑去书记办公室,每次都铁青着脸下来,后来蔡国平干脆吩咐秘书,暂时不再见张强。

    刚刚经历网络洗礼的官员,暂时是脆弱地,因为没人会想到有那么一处地方,可以肆无忌惮地抨击他们,不留一点情面的奚落他们。

    当然,网络地力量又是很渺小的,根本不会对蔡国平地命运造成任何实质上的影响,可能唯一能影响地,就是他对张强的观感,以及两人蜜月期的破灭。

    市长办公会议上,唐逸也不无感慨的道:“网络监督,要提上日程喽。”

    高立成也陡然现自己分管的工作担子重了起来,马上附和道:“这点我同意,我建议对黄海全市的注册网站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务求剔除一切不良非法信息。”

    唐逸笑着摆摆手,“检查是要检查的,但不要搞成文字狱,不要什么话都不让人讲,要善于疏导,毕竟还是要言论自由嘛。我觉得网络这个新生事物和我们党的一贯作风不冲突,还是要走群众路线,信任群众,教育群众,看事情要看全面。”

    高立成默默点头。

    唐逸又对贾跃军道:“和市局讲一讲咱们这个会议,要他们给登记备案的网站负责人开个会,通通气,要当大事来抓。”

    见大家都若有所思,唐逸就微笑宣布散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