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三章 网吧

第七十三章 网吧2017-11-8 23:48:14Ctrl+D 收藏本站

    初八上班后。唐逸回思昨天的一幕。还是好笑不已。老妈也太容易满足了。不过也难怪。有小妹这样的儿媳妇来揉肩膀。怕是没有婆婆会不喜欢她。

    春节期间刚刚开始办公。办公楼内还洋溢着一片喜庆气息。唐逸翻看着桌上的文件。都是与过年有关的。搞好春节期间的市场供应。关心群众生活为困难群众送温暖。抓好春节期间的交通安全。抓好春节期间的治安工作等等等等。

    唐逸翻了会文件。就叫刘兵进来。要他安排车。去各单位拜年。两个原则。事先不通知。事后不报道。

    不但是初八。接下来一连几天。唐逸走访市直机关。给大家拜年。而蔡书记初一的时候就走访了几家单位。给春节期间坚守岗位的同志们拜年。

    天色渐暗。在财政局干部职工欢送下。唐逸上了奥迪。小武是昨天回来的。唐逸命令他多修了几天假。但看情形。回南方休假并没有令小武愉快起来。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坐在奥迪里。刘兵汇报了一下明天的行程。最后骂了?”

    唐逸没吱声。刘兵就继续说下去。“初一的时候。蔡市长不是去热力公司拜年吗?热力公司就规定科室人员年初一全部要上班。而且每个人都要穿统一的厂服。听说职工们意见很大。都说蔡书记在作秀。拿他们做群众演员。浪费时间浪费钱”

    唐逸摆摆手。刘兵就不再说。

    点上颗烟。唐逸叹口气。“这个国平书记。怎么就不知道。”不再说下去。沉默了一会儿。唐逸就问前面的小武。“听说你准备在黄海买楼?”

    现在国内住房分配制度正在进行深化改革。取消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

    根据黄海房改办去年出台的文件。小武这种尚未结婚的无房户暂时不列为住(房分配对象。小武也真规矩。别人怂恿他申请住房。甚至房改办一名领导也跟他谈过话。但他一直也没有填过申请表格。倒是军子给他出了主意。自己贷款买套房子。住房补贴早晚也会下来。

    当时房价不高。虽说去年因为北京申奥成功。黄海作为帆船比赛承办的。房的产商开始大力炒作房价。使得黄海从01年房价步入快车道。但当时不错的段的公寓也不过三千四五。比起几年后可谓超低价位了。当然。海边别墅从九十年代初就有过万每平的。又另当别论。

    听唐逸问。小武说:“我自己家里出点。军哥也答应借给我几万。凑十万付付。想在胜景花园那买套公寓。胡静去看过。说那儿的房不错。”

    唐逸点点头。“女朋友喜欢就不错。”

    小武憨厚的笑笑。打方向盘。拐上了滨海大道。

    春节后的第一个常委会议上。蔡国平大雷霆。起因是因为在市委督(查室春节明察暗访中。现市直某局副局长出入娱乐场所。蔡国平脸沉似水。沉声道:“一些领导干部。不知道以身作则。整天去舞厅咚咚嚓。咚咚嚓。这是什么作风?我们的纠风部门哪里去了?监督不力。我认为要追究个人责任。这个责任是要到个人的。不要动不动就集体负责。党委负责。这个说法就是无人负责。”

    根据国务院纠风办的文件。去年黄海将纠风办升级。由副市长贾跃军任纠风办主任。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成立平任副主任。蔡国平批评纠风办。醉翁之意人人都懂。

    曾庆明微微蹙起眉头。但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起茶杯喝水。

    会议室静寂一片。此起彼伏的喝水声更加刺耳。

    唐逸咳嗽一声。打破了会议室的沉寂。“国平书记说的对。干部素质问题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上不能打马虎眼。但同样。这也是个别现象。不能为了个别现象无限上纲上线。我建议对主持纠风办工作的贾跃军副市长行政记大过处分。高副局长就的免职。”

    有常委就附和唐逸的意见。黄向东和崔敬群对视一眼。组织部长王文卓就言了。“高金伟副局长这个人我还是知道的。工作能力很强。也很有原则性。他出入娱乐场所。有时也没有办法。大家也知道招商促进局的工作性质。想和有意来黄海投资的商人建立起良好的个人友谊。一些应酬是不可避免的。这是现实情况。不是我们下几个条例就可以杜绝的。不单单黄海。各的的招商局都差不多。我觉得这样处理对高金伟同志有些不公平。

    其实在书记办公会上蔡国平提出高金伟的问题后。唐逸就详细了解了一下。这才知道督查室暗访那晚。好像张强这个宣传部长也在场。进一步了解。原来张强和高金伟是省委党校同期毕业的老同学。加之这几天蔡国平心气很不顺。也就难怪他小题大做。

    前几天。蔡国平听说了热力公司全体职工初一加班等待他慰问的那些流言。其实本来只是小范围内有人议论几句。但对“作秀”。蔡国平实在太敏感了。一怒之下撤了热力公司总经理的(职。结果很小的一件事也搞出了老大的风波。而据唐逸所知。热力公司老总是当初崔敬群任命的。虽然不知道该总经理和崔敬群有什么关系。但无形中蔡国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得罪了崔敬群。

    既然蔡书记火气这么大。唐逸就帮他“消消火”。他想敲山震虎。唐逸就下重单。当然。贾跃军受点委屈是不可避免了。

    果然。有人坐不住了。张强虽然没说话。那边却是第一次出声音开始质疑蔡国平。

    蔡国平听着王文卓的侃侃而谈。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摆摆手打断了王文卓的讲话。也不怪他强势。他和崔敬群不同。当初崔敬群虽然也在省委挂了副书记。但分管的只是一些不重要的工作。尤其是随着年纪增长。崔敬群这个副书记渐渐不过是挂名性质。而蔡国平。就是在省委也是很有份量的一位副书记。不管是影响力或是实际排名。他在常委里都处于第四第五的位置。来黄海后反而越束手束脚。有个不大将他看在眼里的市长。其它常委也各有各的算盘。阳奉阴违。蔡国平心里憋着一股火呢。

    因为这种情况不正常。省委副书记担任市委书记的班子。哪个班子不是一把手一言堂?怎么在黄海就成了这种情况?

    但看到黄向东崔敬群的脸色。蔡国平也慢慢冷静下来。又看了眼不动声色的唐逸。蔡国平清了清嗓子。“文卓同志说的也有道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同样的。有错必究。就算为了工作。党风党纪还是要放第一位嘛。金松副局长就暂时停职。反省一下。深刻的做一个检讨。以观后效。至于纠风办的工作。我认为市委要出台一些文件进行规范。下次常委会再讨论。”看了眼唐逸。唐逸微笑点点头。蔡国平就要秘书长进行下一个议题。

    看着蔡国平紧绷的脸色。崔敬群心里却是叹口气。一个“用餐书记”的称呼。好像激的他越来越沉不住气。过分敏感了。不是什么好事。

    周四晚上。唐逸坐在沙上。无奈的任由宝儿摆弄。宝儿将唐逸头上的帽子向下拉拉。又帮他戴正太阳镜。又将唐逸脖子上的围巾挽了个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嘻嘻笑道:“可以了。这样子就没人认得叔叔了。”

    兰姐看着黑面神被宝儿缠的没奈何。肚里暗笑。脸上却是更加恭谨。免得黑面神不舍得骂宝儿迁怒自己。

    “叔叔。走吧!”宝儿就兴奋的从沙上跳下来。她穿着浅蓝绣小花牛仔连衣裙。细细的一双小腿上裹着白色棉袜。红棕色皮鞋。台湾很流行的那种好像月牙般高高挽起又垂下的美少女辫子。可爱极了。

    看着她跑到门廊。穿上雪白的小呢子风衣。一脸开心的对自己招手。唐逸无奈的站起。对兰姐道:“我晚点回来。”

    兰姐巴不得黑面神不在呢。自己又可以躺沙上看电视了。甜笑答应。

    宝儿还没开学。允儿过年期间又回了朝鲜看朋友。宝儿就有些无聊。一定要叔叔陪她去网吧玩。唐逸被宝儿怂恿的有些心动。就答应了下来。也想看看正在治理的网吧市场的成果。

    天蓝网吧是路南区数一数二的大网吧。一楼大厅温暖如春。也闻不到什么烟味。唐逸就满意的点点头。网吧二楼是高消费区。有情侣双人间。朋友四人间等等。宝儿问了吧台服务员。听到没双人间了后。就包了一个四人间。看她心疼的从小钱包里拿钱。唐逸就一阵好笑。但说话就要算话。宝儿说请客。唐逸当然不会去买单。

    过年的时候宝儿在延山老家收了几千块的红包。倒不是亲戚朋友多么富有。而是如今的兰姐宝儿回到宝儿姥姥家。的位实在是尊崇无比。不说兰姐在给高官作保姆。过年过节县委一些头头都会来看看兰姐父母。现在又是一家百万资产美容院的老板。过年期间。兰姐特意带兰福妮去自己老家显摆了一通。看到气质高雅。说着生硬中文的洋女士称呼兰姐一口一个夏总。整个村子都沸腾了。都知道如今夏小兰了不得了。手下都有外国人打工了。而越来越漂亮可爱的宝儿又哪里还是当初的受气包。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都紧着巴结。村里的男孩子见到宝儿要不就脸红说不出话。要不就拼命表现。害得宝儿一阵郁闷。怎么小时候的玩伴都是一群幼稚的家伙?

    至于给宝儿过年的红包。叔叔婶婶三姑六婆们不拿出几百也实在不好意思。更别说县局杨局长一人就给了一千块的红包了。

    网吧四人间每小时三十。宝儿订了两个小时。然后拿着牌。拉着唐逸兴奋的上楼。虽然压岁钱都被妈妈拿了去。只给宝儿留了两百块钱零花。但宝儿还是在二楼吧台买了一大堆零食和饮料。抱在怀里跟着唐逸走。嘻嘻笑道:“叔叔。都是你爱吃的。”

    在家的时候。宝儿就喜欢将自己的零食拿出来一定要唐逸吃。又经常问唐逸喜欢吃哪种。唐逸应付她。就随便说了几样。不想宝儿却是记住了。

    单间环境还不错。沙转椅。电脑都是十七寸液晶屏。当时来说。确实是高端设备。四台机器每小时三十不算很贵。

    将怀里的小吃饮料一股脑堆在电脑桌上。宝儿又跑出去要了烟灰缸。给唐逸摆上。说:“叔叔。我不怕你的烟味。”

    唐逸点点头。宝儿又殷勤的帮唐逸开机。实在是怕叔叔跟自己出来玩一次觉得没意思。以后就不陪自己玩了。

    唐逸看得一阵好笑。任由她瞎忙活。但看到机器装的系统是HY而不是XP。唐逸又点点头。宝儿又盘唐逸不知道怎么上网。帮唐逸点开黄海信息港。给唐逸找电影看。唐逸就好笑。心说自己接触网络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呢。接着就是一怔。看了眼宝儿。自嘲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看着宝儿给自己选的《侏罗纪公园》。唐逸点了颗烟。又侧头。唐逸摇摇头就自己登了QQ。唐逸的QQ上没几个人。陈珂允儿。露丝四个人。露丝也是没办法。经常上网向唐逸汇报工作。只好用了国内的QQ。大概在美国精英阶层里。用QQ的仅露丝一人了。

    几人都不在线。唐逸给她们留了几句情话。又转头看电影。但不一会儿。就见自己的QQ头像黯淡下来。唐逸开始没在意。但见迟迟不上线。就重新登录一次。谁知道提示信息是密码不对。唐逸正有些挠头。就见旁边宝儿不时偷偷看自己。侧头看去。却见宝儿正上着自己的QQ呢。唐逸就拽着她小辫子拉了拉。“顽皮!你怎么知道我密码的?”

    宝儿嘻嘻笑道:“试了叔叔几个电话。就试出来了。叔叔笨死了。不能用这样的密码知道不?”

    唐逸就有些无奈。在宝儿眼里。大概自己渐渐成了对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一窍不通的官僚阶级吧。

    不过唐逸只是微笑道:“那你帮叔叔改一改。改个不(会被别人猜出来的。”

    “恩。”宝儿用力点头。说。“那密码就是baoentanyyi321吧”

    唐逸又是一怔。默默点头。没有吱声。鼻子突然有些酸。这个密码。自己遗忘好久了。甚至。自己与宝儿的网上银行联名户头。也是这个密码呢。

    转回头看着电脑屏幕里张牙舞爪的恐龙。唐逸心里沉沉的。有些疼。拿起饮料。默默喝了一口。

    “叔叔。你QQ上都是什么人?”宝儿突然神秘兮兮的凑到唐逸脸庞。小声道:“是不是都是你的小情儿?”

    唐逸一口饮料喷了出来。瞪了宝儿一眼。“别胡说八道。老实玩你的吧!”

    哦。宝儿就乖乖转过了头。

    “呀。气死我了!”没一会儿宝儿就气得将鼠标摔得震天响。唐逸皱眉道:“越来越疯!”

    “不是。叔叔。他们欺负人。几个人来刷猪。还。还合伙把我害死了。气死我了!”宝儿咬着红红的小嘴唇。气愤的小模样异常可爱。

    唐逸就笑:“活该。最好你上线一次。这几个家伙砍你一次。叫你快上高三了还不好好学习!”和宝儿在一起。他好像也年轻起来。

    宝儿哭丧着脸。显然游戏里人物的死亡令她很心痛。唐逸就看的不忍起来。微笑道:“算了。想算账还不简单。过几天叔叔把这个区最厉害的几个牛人号儿都买来给你玩。谁欺负咱们宝儿。砍得他们以后不敢上线。再不然把游戏买下来。把他们的账号直接删了!”

    宝儿就咯咯一笑。叔叔欺负人更绝。小心思更暖暖的。很喜欢被叔叔宠爱的这种感觉。嘴上笑嘻嘻道:“那多没意思。自己练级才好玩。”

    唐逸就笑着揉揉她小脑袋。突然就想起一件事。就道:“宝儿。你帮叔叔上一下那个西游的游戏。账号密码是”

    唐逸却是想起自己也不准备玩这个游戏了。上线告诉野男人一声。将号送给他。让他把密码改一下。

    果然。原来的账号密码就进了游戏。妖呀?我潜意识里都想当女人。叔叔。你是不是也有这个倾向呀。嘻嘻。”

    唐逸也不理她。就叫她给“野男人”留言。说自己不再玩了的事。宝儿就按照唐逸的吩咐。打字留言。看宝儿在那边鼓捣。唐逸继续回头看电影。过了一会儿。宝儿说:“叔叔。有个叫什么凤凰的说冲错卡了。问您的QQ。我告诉她了。她还挺快。马上就加你好友呢。”

    唐逸心说多半就是骗子。摇头道:“不用理她。别加她。”

    宝儿就答应一声。将唐逸的游戏退了。又继续进自己的游戏。呼朋唤友去报仇。

    唐逸没什么心思看电影。倒是时常去看看宝儿玩游戏。看到一个个高等级都飞过来。眼见就要引两大帮派血战。唐逸就好笑的道:“宝儿。你是不是和他们视频过?不然怎么都这么帮你?”

    宝儿道:“谁爱理他们了?那个红头的小晶叔叔还记得吧。她最喜欢和他们视频了。然后小晶说。我比她还漂亮。这些人就整天套近乎。我越不理他们。他们越殷勤。都傻死了!”

    唐逸就笑。正想再说。包间门被轻轻敲响。唐逸忙拿起墨镜戴上。接着玻璃门被拉开。进来一名妖冶的漂亮女子。刚刚初春。却是穿着妖艳的红色皮裙。黑丝袜。红色细高跟皮鞋。裙子是低胸的。雪白的胸脯上挂着一串蓝色项链。深邃的乳沟充满了诱惑。圆鼓鼓的仿佛随时会挣脱束缚跳出来。

    妖冶女子进了包厢就笑:“宝儿。怎么这么见外。来蓝天也不去和凤姐打个招呼。我还能收你的钱吗?”

    唐逸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那个街面上人头很熟的小凤姐。听宝儿提过好几次呢。

    随即小凤姐就看向唐逸。轻笑道:“男朋友啊?怪不得不来找凤姐了?放心吧。我给你保密。”

    宝儿看着身边那些高等级越聚越多。七嘴八舌和自己说话。也没了报仇的心思。直接下了线。本来想靠在叔叔身边安静坐一会儿。小凤姐又进来添乱。但小凤姐这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对宝儿是挺好的。最近和宝儿混的挺熟。也很照顾宝儿。还为小晶出过头。宝儿倒有些喜欢她。如果不是她喜欢整天对人抛媚眼。或许宝儿对她的印象会更好。

    宝儿打开两罐饮料。一罐递给小凤姐。自己拿起一罐。插上吸管。小口吸了起来。

    看着宝儿突然成了可爱的乖乖女。小凤姐更是诧异。又多看了唐逸几眼。唐逸就微微一笑:“生意挺好吧?”

    小凤姐就叹口气:“看着好而已。月月都看不到钱。”

    唐逸道:“为什么呢?”

    小凤姐道:“开销大呗。不说打点上面的钱。就说该交的吧。先说文体局那边。一台电脑每年四十块管理费。这一年就要上万。加上各种杂项。你算算是多少钱?公安。工商。税务卫生哪个部门不得打点?派出所的还有事没事来逛一逛。上次就因为我得罪了他们副所长。结果没几分钟。小车就到了。扫了一的烟头这么一走。我赔礼道歉不说还被罚款。现在大厅禁止吸烟了。但你来?”

    唐逸叹口气。心知公安系统几次人事变动使得小凤姐“(上面”没了人。在没找到新的靠山前就举步维艰。一些敏感行业就是这么个现实。小凤姐这个人可能不是什么好人。但同样从她身上能折射出许多东西。

    小凤姐唠叨了一会儿。见人家不怎么喜欢说话。也不惹人嫌。笑眯眯和宝儿说拜拜。不一会儿又有服务员送了饮料过来。说是小凤姐送的。

    唐逸就笑着对宝儿道:“她对你挺不错的。”

    宝儿伸了个小懒腰。将椅子挪到唐逸身边。坐下来跟唐逸一起看电影。玩游戏有些累了。不一会儿就靠在唐逸肩膀上甜甜进入了梦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