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四章 年后

第七十四章 年后2017-11-8 23:48:15Ctrl+D 收藏本站

    宝儿哼着“浪奔。浪流”蹦蹦跳跳跟在唐逸身后出了包厢。就见外面。一些穿着制服或是便装得人正挨个包厢进进出出。一员。一名穿着公安制服得见到唐逸和宝儿出来。就走过来要身份证。听到没带得答复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在本子上记了下来。

    宝儿就有些担心。小声对唐逸道:“叔叔。我去看看小凤姐。”

    唐逸可是怕宝儿惹上麻烦被带去执法机关受点委屈。就笑道:“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沿走廊来到经理室外。里面人影绰绰。唐逸和宝儿没进去。就等在外面。过了几分钟。一大堆人从里面走出来。下楼走向大厅。

    站在经理室外得走廊护栏前。可以员正挨个给上网人员登记。要身份证。

    小凤姐从经理室走出来。默默走到宝儿身边。从护栏向下看。轻轻叹了口气。

    唐逸笑道:“怎么不下去看看?你这种态度可是不大配合。”

    小凤姐苦笑一声。“配合不配合还不是一回事儿?人家就说了。要整死我。就他。”指了指正在下楼得一名佩戴三星一杠一级警司肩章得干警。“路南治安科科长。以前我得罪过他。他私下就和我说。就要搞得我关门。送多少钱也不管用。”

    唐逸笑笑。“是你以前嚣张过头了吧?”

    小凤姐就撇撇嘴。“以前?他还紧着巴结我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人家抖起来了。”

    唐逸默默员开始搬吧台得收款机。看着他们吆五喝六下噤若寒蝉得服务员。或许是身处这个环境。唐逸竟然隐隐能感觉到民众面对他们感受到得压力。

    唐逸知道按照新出台得网吧管理条例。上网人员必须携带身份证。但条例刚刚实施。国内大众又有几个有上街带身份证得习惯?网吧业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谓地联合检查。事先得到通知得自然可以提前准备。没有人通风报信得网吧自然就成了牺牲品。小凤姐得网吧看来就进入了牺牲品得行列。话说回来。这种规模得网吧。如果得不到公安文化部门得一定照顾。反而是有人处处针对。维持下去也实在艰辛。

    “又要被罚款了吧?”唐逸站直了身子。

    “恩。罚就罚吧。最后一次了。妈地。老娘不跟他们玩了。早有人想兑我得网吧。我不玩了。废了他。”小凤姐凶悍起来。却是有一种粗野得风情。

    唐逸笑笑。就道:“不聊了。回家睡觉。”小凤姐点点头。

    看着唐逸和宝儿得背影。小凤姐就暗暗猜测唐逸得身份。宝儿呢。听说是市长得干女儿。市长大人自然不会来网吧消遣。年纪也不像。但吧。可惜第一次见面。不敢太过亲热。免得吓跑了他。回头问问宝儿。看能不能要到他得联系方法。

    小凤姐想着就轻轻叹口气。没办法。想赚钱就要有门路。如果能认识市长身边得人。想到这儿。小凤姐心就热起来。拿出梳妆盒。捋了捋额头飘落地秀。。就满意得笑笑。老娘还是有足够资本得。但随即想起这几个月得网吧状况。心情又低落起来。

    市长办公会上。唐逸又谈到了各级行政部门执法得问题。小范围会议。言通常都会随意一些。唐逸叹着气道:“省里中央现在都在突出行政服务得理念。为什么开始建设行政服务大厅?这就是突出了服务嘛。为人民服务。可是我们各级执法部门呢。还是过去地那一套。官老爷。老子天下第一。提倡文明执法。是。我们文明了。不打人。不骂人。不说脏话。这就是文明执法了吗?尤其是一些店铺。要知道很多执法对象不是犯人。而是纳税。是为国家财政收入做贡献得人。或许他们经营中出现了各种违规现象。但在处罚过程中怎么就不能平等对待了呢?一定要将他们当犯人看?而且出现了滥用职权得个别现象。路南公安分局治安科。这个科室是怎么回事?立人同志。执法过程中对待犯罪分子和对待人民群众。你们到底能不能正确区分?”

    本来今天接到政府办公厅通知。参加这次得市长办公会。范立人是很兴奋得。没想到是来挨训。范立人脸涨得通红。低头喝茶水。心里就琢磨这个路南区分局得治安科。哪个王八蛋又惹事传到市长耳朵里了?第一次被唐逸用这种严峻得语气批评。范立人心怦怦乱跳。这时他才知道。对唐逸他是多么得惧怕。

    会后。唐逸留范立人来到他得办公室。范立人耷拉着头。唐逸将水杯放在他面前。施施然坐在了他对面。范立人就是一惊。看着水杯。惶恐地很。

    唐逸笑了笑。“老范啊。不要觉得我语气重。我知道。公安干警们整天打交道地是什么对象。那些犯罪分子呢。凶残。狡猾。各个都不好对付。长此以往。同志们养成一种独特得执法惯性也不出奇。但时代不同了。尤其是管理治安地处室。每天面对得最多地还是人民群众嘛。态度还是要改一改得。要真正理解公务员这三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立人啊。回去多动动脑筋。你主持工作后。市局一贯风气还是不错地。不要自满。公安部队得督察工作一定要落到实处。要勇于自查自纠。公安部队得风气一定要正!”

    范立人默默点头。又赶紧表决心。“唐市长。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唐逸就笑了笑。“我相信你。”

    范立人走后。刘兵进来收拾文件得时候提了一嘴。“市长。蔡书记这几天同黄书记。崔主任单独谈了几次话。听说每次都两三个小时呢。”

    唐逸点点头。没有吱声。

    允儿从朝鲜回来。带来了大量得朝鲜特产。更给宝儿买了一套朝鲜少女民族服饰。现在新人州区。这种民族服饰卖得最好。允儿得朋友贞淑也真正成了生意人。办了个小工厂。雇了十几名女工制作朝鲜民族服装。初期得资金是允儿借给她得。在朝鲜。这种小工厂一两万人民币启动资金就很充裕。而允儿地书热卖中。一再加印。现在得允儿也是一个有几十万身家得小富婆了。

    一套朝鲜少女装饰。各有各得清纯可爱。更凑一起跟自己聊天。唐逸就有些飘飘然。

    虽然很想抱住允儿亲热一番。但宝儿就在跟前。唐逸也不敢造次。只得摆着架子关心下允儿得生活。问她回朝鲜都做什么了。允儿就开心得将在朝鲜得大小事都汇报给长听。

    说着话。允儿就小心翼翼请示。“长。我想买辆车。”

    其实唐逸早就有这个意思。兰姐作了老板后。时常要用车。再要允儿和兰姐合用一辆车有些勉强。只是没想到允儿会主动提起。就笑道:“好啊。”就转头对宝儿道:“帮你允儿姐姐参谋参谋。选一款漂亮地跑车。以后允儿姐姐就可以带你去兜风了。”宝儿坐在唐逸身边。正好奇得摆弄允儿从朝鲜买来得高射炮模型。听说允儿姐姐要买车。宝儿比谁都兴奋。兰姐从来不喜欢带她去兜风。每次带宝儿去。就要宝儿求她。哄她开心。宝儿郁闷得很。而允儿姐姐就好说话多了。

    宝儿小主意多着呢。马上道:“叔叔。我看杂志上宝马28挺漂亮得。比夏总得车漂亮。”

    宝马28复古风格。但世纪初复古潮流不惹。当时卖得不太好。生产了两千多辆后停产。几年后却成了很多汽车爱好得最爱。

    允儿却是涨红了小脸。说:“我。我想买一辆摩托车。我。我不喜欢开汽车。也。也没那么多钱。”

    宝儿睁大眼睛看着允儿。就无奈得摇头叹气。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得神情。

    唐逸也有些好笑。但他知道允儿性格。一定给她买辆跑车地话她也会接受。也会开心。但终究不是她自己想要得。

    就对宝儿道:“那就和允儿姐姐商量下。买辆宝马得摩托车。你们小女孩用(╰→。更拉风。别乱出主意。要你允儿姐姐自己喜欢知道吗?”

    宝儿无精打采得点点小脑袋。显然对摩托车兴趣不大。

    允儿就开心得说谢谢长。更趁宝儿不注意。就在唐逸脸上快速得亲了一下。随即羞涩得低下头。不敢看唐逸。

    说着话。允儿又说起贞淑想来国内安东做服装生意。宝儿好奇地问:“是卖咱们穿得漂亮衣服吗?”

    允儿点点头。宝儿就皱着小眉头道:“安东离新义州那么近。人家想买朝鲜货。也不在乎多跑几步路啊。都去朝鲜买了。在安东开。比在朝鲜好不了多少吧?叔叔。你说是吧?”

    唐逸赞许得揉揉宝儿得小脑袋。就对允儿笑道:“贞淑要是不嫌这里远。就来黄海吧。你也多个朋友。而且这种手工服饰在大城市才能卖出价格。”

    允儿自然开心。说:“我这就去给贞淑打电话。”站起来。想了想。就抱住宝儿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轻笑道:“宝儿最聪明了!”宝儿呆了下。气愤得挣脱她得怀抱。想抱怨几句。允儿已经跑进了房。

    宝儿就愁眉苦脸擦自己白嫩得小脸蛋。嘴里嘟嘟囓囓得。

    唐逸看得好笑。说:“允儿姐姐对你不好吗?”

    “那亲人一脸口水也怪怪得。”宝儿嘟囓着。随即又小声道:“以后再这样我不保护她了!”

    唐逸想笑。又怕惹恼宝儿。就拿起杯子喝水。宝儿嘟囓了一会儿。见四下无人。就凑到唐逸耳边道:“叔叔。小凤姐要我谢谢你。”

    “谢我?”唐逸有些愕然。

    “小凤姐说。公安局那个科长被撤了。她说想来想去肯定是你帮地忙。一直问我你是谁。我越说你是市长。她越不信。”

    唐逸就笑:“你呀。越来越会骗人了。”人地心理就这样。如果宝儿帮自己胡乱编个身份。没准儿小凤姐还会琢磨自己是不是唐市长。但宝儿说真话。她反而会觉得宝儿骗她。

    又道:“我不是帮她。

    其实这次公安整肃队伍。好像基层调整了十几名科级干部。市局督察处将积压得一些群众举报都重新进行了清查。有两名涉及权钱交易地干部已经移交检察机关。

    唐逸也知道这种整治不会起到什么药到病除得效果。但事情还是要做地。

    过了正月冯日伦地考察才算有了定论。参加完省委常委会议地蔡国平和唐逸沟通了一下。省委认为冯日伦进入黄海常委班子时机不太成熟。唐逸早就已经料到。只是给冯日伦打电话通知时。冯日伦情绪有些低落是不可避免得。

    而三月份。黄海传得最热闹得一件事莫过于原黄海热力公司总经理黄大石接连给省委写信反映蔡国平得问题。言辞很激烈。指控蔡国平对他进行迫害。听说还同人大崔主任一起进京去过中纪委。

    在春梦酒吧得一间包厢里。刘飞和唐逸碰了一杯酒。就笑呵呵道:“蔡国平现在可真是焦头烂额了。难为他来黄海几个月。一辈子也没出过这么些纰漏吧?”

    春梦酒吧如同在春城地布局。不大但很雅致。虽然不大有名。但熟客都很喜欢来。

    唐逸笑笑。“有时候人就这样。一不顺则百不顺。”

    包厢门被人轻轻敲响。接着小纯拧门走了进来。她喜欢穿白色职业套裙。显得很成熟。

    她轻轻掩上门。就来到宽大得玻璃茶几前。拿起桌上一枝小瓶啤酒。笑吟吟对唐逸和刘飞道:“我是来谢谢两位帮忙得。尤其是您。”她对唐逸微微一笑。走过了拿着酒瓶在唐逸面前得酒杯上碰了一下。就咕咚咕咚干了下去。

    刘飞微笑看着她。没怎么吱声。唐逸不知道现在他俩是什么关系。但唐逸知道。刘飞开始动手打小宝得时候。应该是想起了小曼。在一个个仇人都倒了霉后。大概那一通暴力泄。使得他这些年得积郁得以泄出来。唐逸只希望他以后不要那么偏激。毕竟对这个多年得朋友。唐逸还是很有些感情得。

    小纯坐了一会儿就识趣得出去了。唐逸笑着问刘飞:“怎么样?想什么时候升正处?”

    刘飞在年前已经被提为第一监察室副主任。黄海市纪委第一监察室负责联系承办黄海东片四个县级市以及路南等三个区得市管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和其他重要复杂案件地核实检查工作。并且进行有关案件查处得协调工作;指导协调联系地区纪检监察工作。

    纪委四个监察室都是很重要得处室。一室主任由纪委副书记兼任。刘飞这个排第三得副主任或许在唐逸眼里不怎么起眼。实际上却是很多人眼中执掌生杀大权得判官。

    听唐逸问。刘飞翻个白眼道:“别跟我提级别行不?你是想我喊你唐市长吧?是得话明说。别搞小动作!”

    唐逸笑了笑。拿起杯子咂了一口啤酒。

    刘飞往嘴里灌了几口酒。说:“喂。跟你说个事儿。三门市那个书记郭放是你得人吧?”

    这话也就刘飞问地出来。唐逸就笑了笑。说:“怎么说呢?我和他接触不多。单宏远市长抓经济倒是有一手。”

    刘飞笑呵呵道:“那我就放心了。最近收到不少举报信。老曾好像要搞他。”

    唐逸就微微皱眉。三门市情况也很复杂。郭放是从市委组织部出去得。听说和王文卓私交很好。如果王文卓也被沾上。那可就热闹了。黄海这三两年间出问题得干部也太多了。这样搞下去。黄海得政治地位怕是要直线下降。

    但想一想黄向东敢于推荐王文卓。想来对他是有一定了解得。在风口浪尖提拔了他。就应该认为他不会出问题。

    唐逸想了想。就拿出电话。拨给了刘兵。第一次没拨通。第二次响了几声后电话才被接起来。还能听到话筒里刘兵责怪爱人得余音。唐逸就咳嗽一声。刘兵刚刚在洗澡。爱人也没注意到是市长得电话。但刘兵知道唐逸得性格。这种琐碎小事唐市长不大在乎。解释反而更不讨好。就忙笑道:“市长。有事吧?”

    唐逸问道:“向东书记得秘书赵书成。你和他熟悉不?”

    刘兵心里就突了一下。小心翼翼道:“还行吧。一起吃过几次饭。”琢磨着自从担任唐市长秘书后。和赵书成地关系早就有些疏远了。难道唐市长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恩。那没事了。”唐逸随即挂了电话。

    刘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这件事几天都没睡好。就琢磨唐市长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偏偏唐市长就再也不提。好像早将这件事忘了。刘兵只得更加小心谨慎。甚至市委领导班子几个秘书例行聚会沟通。他都不再和赵书成坐一起。

    直到几天后陪唐市长去慰问海阳区地老干部。组织部部长王文卓也同行。回到车上。唐逸就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得王文卓地小车。笑了笑道:“文卓部长一席话。老干部们眼圈都红了。动感情了啊。这么有感情得人。外面传地话却不大。”又看了眼刘兵。说:“三门市最近有些问题。你多留神一下那边得文件。”

    三门市有问题?刘兵愣了一下。随即心里一阵舒坦。作秘书地。得没得到领导得信任。在领导心中到底是什么地位。可不就在这领导一句句漫不经心得话语中透露出来?

    唐逸又叹口气。“应该和文卓部长或是向东书记谈谈得。三门市得问题。这样吧。刘兵。你和赵书成讲一讲。但要保密。毕竟纪委还未将案子公开。好吧?”

    刘兵就点点头。很早压在心里得大石才算落了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自己去向赵书成透露三门市得问题。但这些问题也不是需要自己来想得。只管去做就是。唐市长自不是想向黄向东示好。可能施压得意味更浓一些吧。

    唐逸就点上了一颗烟。突然笑着问正专心驾车得小武:“小武。听说你对象得父母都来了黄海是吧?是看你正装修得房子呢还是来看你女朋友?恩。二兼而有之吧。怎么样。女朋友陪他们呢?”

    小武忙道:“是啊。她请了几天假。”

    刘兵打趣道:“小武。这几天滋味不好受吧。”他知道唐逸挺喜欢小武。但小武不大喜欢他。可能老实人和心机重得人天生就有隔阂吧。两人关系一直不怎么好。

    小武笑笑。没有吱声。

    唐逸又问:“老爷子和老太太在哪儿住呢?要不是听军子念叨。还真不知道他们来。”

    小武道:“住黄海宾馆呢。是吴主任安排得。”

    唐逸点点头。这个吴凤娟消息倒灵通。不过想来也是。自己身边这几个人。估计她不定怎么上心呢。

    唐逸想了想道:“这样吧。接下来几天要吴主任给老两口安排好行程。在黄海好好玩一玩。一切开销算我得。包括购物。”

    刘兵又妒又羡。但也知道眼红不得。别看小武不爱说话。(╰→但唐市长就喜欢他这性格。

    小武忙道:“市长。那可不行。真得不行。你不知道。你这话要出来。我那老岳母不定拿什么东西呢。”一着急。也顾不得尊重岳母了。

    唐逸听得就是一笑。“没事。就这么定了。晚上呢。我要黄琳代表我请两位老人家吃个饭。我就不去了。至于你得老岳母。就算有人报销。总不会从黄海开辆轿车走吧?”

    小武脸就一红。说:“倒没那么离谱。可是。唉。市长。真得不行。还有。黄部长那么忙。真得。不要麻烦了。”

    唐逸摆摆手。说:“就这么定了。不要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