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七章 督查室

第七十七章 督查室2017-11-8 23:48:18Ctrl+D 收藏本站

    在纪委介入调查郭博文事件的同时,根据大志提供的线索,布局局很快找到了赵家老二的藏身地点,原来,他和赵强串通作的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赶走王露,因为赵壮不放心哥哥,两人甚至签订了分家产的协议.该协议自然也落入了警方手里,赵家老二一直躲在外地,而在赵家老二被找到的同时,赵强正再次去警局作供,指控是王露绑架了他弟弟,检察机关很快介入调查,研究是不是控告赵强兄弟的诬告罪。

    周六下午的唐逸,坐在书桌前,正在※上和齐洁视频脚天。

    宿舍另一张床上,一位头发杂乱,脸上长满青春痘的青年正蒙头睡觉.他是唐逸的宇友王晖.本来校方是准备给唐逸安排一人住宿的,但启逸听说研究生楼很紧张,新楼在建设中,不大好意思太浪费学校资源,就婉拒了校方的提议,唐逸入读华夏大学,自然惊动了中科院院士华夏大学彭长亭校长,倒是为了唐逸的安全以及生活方便,公共管理学院除了刘院长和几名资深导师.没人知道有副部级高官就读这届的MPA班。

    启逸坚持住二人宿舍,彭校长觉得可能是这位年青的副部级7员喜欢刻意的保持低调,最后同意了唐逸的要求,但现在唐逸却是后悔的紧.安排和自己同住的这位宇友听说是品学兼优,但可能在导师写评语的时候没人会知道他私底下生活这么邋遢。当然,也可能是唐逸习惯了整洁到一尘不染,不管在迎宾阁或是银月花园,都是清香怡人,现在看到王晖泡着脏衣服的大盆.唐逸就头皮阵阵发麻,心里也知道.不是人家邋遢。是自己和普通人距离越来越远。

    虽然是视频,但旁边有人,唐逸也只能和齐洁打字聊天。谈了会儿华逸广场的公事.齐洁就笑眯眯打字:“老公,我明天去看你啊?”

    QQ刚刚投放了视频电话功能,唐逸和红颜们终于可以籍视频一解相思之苦,和齐洁陈珂基本可以每天都见面,视频屏幕里齐洁的票色卷发被剪成了贴着头皮的短碎。娇艳妩媚,唐逸笑眯眯打了个“好。”

    齐洁就轻笑起来。又说:“老公,住宿舍不习惯吧?要不搬出来呀。”

    唐逸有些烦恼的摇摇头.“过几天再说吧。”

    和齐洁聊天的时候,※的小喇叭不时冒出来。唐逸就皱起了眉头.是那个什么落地凤凰,和宝儿说冲错点卡地那个.这人也真有趣,每天都要加唐逸一次,对唐逸的拒绝倒是百折不挠。

    “怎么了?齐洁注意到了唐逸的表情。

    唐逸再次点了拒绝,对齐洁笑道:“没事。”

    这时宿舍门被人轻轻敲响,唐逸忙关了视频。齐洁冰雪聪明。打了一行“那我明天到了给你电话,你忙吧。”随即下线。

    王晖翻了个身。继续打起了呼噜,昨天好像他出去看通宵电影了。

    唐逸走过去开了宿舍门。敲门地是一位圆脸微胖的女孩儿,见到唐逸就是一怔,随即大大方方伸出手,“你好,你就是王晖的新宇友吧,我叫曾倩。”

    唐逸和她胖乎乎的小手握了握,说:“进来坐!”看得出,她是王晖的女朋友。

    曾倩一进屋.马上就去掀王晖被子,揪着王晖耳朵把他弄醒,开始审问他昨晚去哪儿了等等,王晖愁眉苦脸的汇报,曾偾得到了满意地答案,就开始拾掇房间。

    王晖去洗了把脸,回来就看到了唐逸的笔记本,惊呼一声.“哇,※新出地带摄像头的笔记本?要两万多三万来的吧?”

    启逸笑着点点头,合上了笔记本。

    “喂.哥们,你是读MP5的是吧?参加工作几年了※在哪儿工作?’王晖看样子也是个自来熟。

    启逸胡乱编造了几句.西北某城市地公务员,王晖羡慕的道:“公务员,牛逼啊!”又道:“晚上请你吃饭,有空吧?”

    启逸还没说话,手机响了起来,看看号,是范立人,就对王晖道:“我先接个电话。

    推门来到走廊里,接通电话,范立人笑呵呵道:“市长,学习还顺利吧?拿下这个MP5.您就是双硕士了是吧?”

    启逸笑道:“主要还是多接触些东西,社会在发展嘛,咱们都要充电。”

    范立人笑着说是是,接着才进入了正题,“市长,赵强交代了一些情况,他希望可以将功补过,要检察机关撤销对他的控罪。”

    “什么惜况◇”唐逸怔了一下,赵强是个草包,难道华天酒店有问题v如果真有问题,他为了脱罪怕是什么都做得出,就算老爹的问题,怕是他也会交代。

    范立人将声音压的很低,“就是去年市委组织的赴葡萄牙的考察团,有些问题一…”说到后来,声音越发低了下来,唐逸听着只是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宿舍,王晖又张罗着请唐逸吃饭,唐逸笑道:“还是我这个不速之客请你们俩吧,去外面吃。”

    王晖却是不干,瞪眼睛道:“瞧不起我是吧,我也是准备请你在外面吃!”

    对他的学生作派,唐逸好笑之余又有些亲切,就点点头,说:“那就你请。”王晖这才转怒为喜。曾倩就比较小气了,不满地看了王晖一眼,心说人家是参加了好几年工作地公务员.估计下饭店就能报销,你大方个什么劲儿?

    四月初的黄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周文凯正在就“郭博文入狱事件”做着深刻地检讨,被批准列席会议的市委委员中,很多部委局办地头头脑脑都是唐派干部,看着周文凯满脸沉痛的作检讨,大家都面无表情.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蔡国平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慢条斯理喝着茶水,扫了眼一言不发的启逸.心里舒畅了许多。

    周文凯除了作检讨,还主动写了一封致郭博文的道歉信。这点蔡国平倒是没想到,周文凯作完检讨后,秘书就将道歉信的复印件分发给在座的干部们。

    翻看着言辞恳切几乎承担了全部责博道歉信。蔡国平就有些不解,这封信真的送到郭博文手′里,如果郭博文公开的话,那周文凯这个污点就再洗不干净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掘墓么?

    但蔡国平只是叹口气道:“看来文凯同志深刻认识到了自己地错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封信写得好啊。体现了一位**人的胸怀,大家都说说,对这封信怎么看?

    会议室里沉寂了一会儿,王丽珍第一个发言。“我认为文凯市长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这种做法并不能有助于事情的解决,反而会使惜况更复杂化,我想文凯同志忘了实事求是的四字方针,当然,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文凯同志是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但现在不是二十年前,我们这个会议也不是批斗会。开这个会。不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吗※本来很偶然地一件事,无限上纲上线。这对文凯同志不公平,对郭博文同志同样不公平。”

    “对郭博文同志。我深表同情,但不能因为出了问题,就抹杀司法机关在这件案子中的努力,是,当时文凯市长发过火,催促过办案人员,但他是受害者家属,这是人之常惜,只是因为他地另一重身份使得他的话就被赋予了其它意味,但纪委的调查报告显示,当时办案人员并没有受到文凯市长的话地影响,从拘捕到起诉再到审判,都符合法定程序,而且郭博文当时确实没有时间证人嘛,如果说办案有失误,那就是我们的法律有漏洞,这个责任是很复杂的,不能简单的推给某一个人。”

    王丽珍又转向周文凯,“文凯市长,我知道你内疚,但内疚不代表你就可以感惜用事,你这封道歉信,你的检讨,所下的结论对当初办案的同志是不公平的,我理解你地心情,但不认同你地作法。”

    蔡国平皱起了眉头,喝茶水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曾庆明也跟着表示,这封道歉信确实很不妥当,他同样不赞成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受害人地歉疚。

    眼见周文凯太过“深刻”使得风向可能发生变化,蔡国平就盖上茶杯盖,“当”一声脆脆的低响,大家就都知道蔡书记要发言了。

    蔡国平有力地挥挥手,“这个问题,我们还是上报省委,纪委的调查报告和文凯同志的检讨书,交给省委处理”

    崔敬群第一个表示支持,无缘无故被传他带着亲戚进京告蔡国平的状.一向沉稳的雀敬群也有些坐不住了,急于修复和蔡国平之间的关系。只是蔡国平这人想的太多,太敏感,准敬群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态是不是会使得他更加误会自己在背后搞过小“动作。

    没人提出异议,这项讨论就算结束。

    市委常委扩大会议,虽然是为了批判周文凯,但又绝对不会开成批判周文凯,市委办公厅准备了几项比较重要的议题,例如宣传部和央视省台市台即将联合发起的迎接世博会的大型综艺晚会,预算超千万,而宣传部部长张强去北京开会了,黄琳代表他介绍了一下大型综艺晚会的构想,第一次坐在椭圆会议桌旁,温雅的黄琳语声清脆,如甘美的山泉,流淌在会议宇中,愉悦着在座的干部们,大家心里都感慨同样是女干部,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也不知道推黄琳出来是不是为了使得这项预算能顺利通过,但效果立竿见影,和唐逸亲近的常委都表态支持这项提案。

    接下来,市委秘书长周学森提出了将市委督查宇升格为副厅级机构的提议,黄向东首先表态支持,他更提到现在很多兄弟省市的督查宇都是挂市委市政府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中央提倡稽简机构,在省委组织部长工作会议上,黄海机构之臃肿就受到了批评,是以他提议趁市委督查室升格的时机将市委督查宇和市政府督察室进行重组合并。

    听了黄向东的发言,蔡国平笑着道:“这个提议不错,精兵强将嘛。以后市委市政府督查室主任由市委副秘书长担任,进一步加强党的督查工作,要预防为主嘛。将错误扼杀在摇篮中,不能等铸下大错,劳动背书记出马。”微笑对曾庆明道:“庆明书记,督查工作搞得好,你就要清闲喽。”

    曾庆明道:“我求之不得,纪委干部天天喝西北风。我最高兴。

    大家都笑起来,蔡国平就问唐逸:“市长。你看行得通不?”

    唐逸知道,蔡国平是想提拔市委督查室主任郝明辉,合并了两个督查室,自然是郝明辉出任主任。顺理成章提拔为市委副秘书长,最近一段日子,郝明辉为蔡国平出力不少,尤其是周文凯这件事上,更是市委督查室做起了急先锋的角色,打了唐逸一个措手不及。

    但现在的惜况,也由不得唐逸反对,虽然蔡国平属于突然袭击。没有通过编制委员会,但很明显他取得了黄向东准敬群等人的支持,自己硬要反对。常委会同样能通过,而且。这项提议本身就是符合中央省委一贯的文件稽神。※

    唐逸就点点头,没有表示什么异议。

    散会地时候,唐逸接到了王露的电话,她轻笑道:“谢谢市长又帮了我一次,我请你吃个饭吧,叫上小璐。”

    启逸可不想通过1露影响自己和叶小璐的关系,婉拒道:“吃饭可以就不要叫小璐了。”

    王露笑着说好。

    四月中旬,省委省致府以及司法厅下文,给予黄海◇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文凯党内严重警告行致记大过处分,给予黄海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斌行政警告处分,给予黄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谢长存行致警告处分,四年前,谢长存是督办该案地副检察长,刘斌是审理该案的审判官

    郭博文获得了国家赔偿二十万元,黄海市民政部门帮其落实了工作待遇问题。

    启逸知道,这届的黄海班子变动频繁,是以从省委到中央,已经厌烦了黄海的内斗,而省委本想下猛药将黄海班子彻底调整的,结果被中央批评,在周文凯事件上报告省委方面自然采取了很谨慎的态度,宋斌书记亲自和崔国平谈了话.想来是要蔡国平维持黄海地稳定,尽管如此,周文凯还是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个处分可大可小,但无疑年末明年初的换届中,有人会钉开周文凯这一点,能不能保住常务副市长地职务实在难说,更别提进一步升迁了。

    周四晚上,李良和吴凤娟夫妻来到了迎宾阁,吴凤娟特意打扮了一番,挽花的淡蓝小丝巾显得姚特别娇俏。

    李良和吴凤娟自然是为了市委市致府督查宇机构合并而来.合并后.按照常例,李良会被任命为副主任,而且应该是第一副主任.但这个正处级副主任却是不谷于降职,对于机关各局委办以及处宇来说,二把手和一把手的地位简直天差地远,尤其是市委督查宇的郝明辉,早就和李良不合,几次联合行动都闸出矛盾,可想而知李良担任他地副手后遇到怎样的刁难。

    吴凤娟的意思,是想请唐市长帮帮忙,将李良调离督查宇,去其他处室任主任,李良不大想来,是被吴凤娟硬逼来的。

    “唐市长,您也知道李良这个人,工作的时候特别固执,市委督查室的郝主任也是出名的倔强,这俩碰一起,早晚会产生矛盾,影响工作不说,也给市长脸上抹黑不是?”吴凤娟一边说一边看唐逸脸色,如果启逸皱下眉头,那马上就转话风。

    但唐逸只是一直微笑聆听,并不插话。

    吴凤娟胆子就大了,又道:“郝明辉我和他接触过.工作作风粗暴,得理不饶人,就前阵子他们督查宇一个工作组要住进迎宾阁,当时我不知道有蔡书记的签字,挡了一下,结果他背后骂了我有半个月,说我就算了,还捎带着说李良,说我们蛇鼠一窝,和,和一…”看了唐逸一眼,就不再说下去。

    启逸笑了笑,看向了李良,说:“这都是小问题。李良啊,我想听听你地意见。”

    吴凤娟偷偷拉了拉李良衣角,李良犹豫了一下。说:“我服从组织地安排。”

    启逸点点头,笑着对吴凤娟道:“看来,你觉悟不行,需要回家上政治教育课啊。”

    吴凤娟这才明白唐逸的意思,他是肯定要将李良放进督查宇了,吴凤娟就娇笑道:“我们家李良觉悟高就行了。我这人脸皮厚,不怕被批评。”

    启逸又道:“我还听说。黄海宾馆有许多常年包下地房间闲置?有没有这回事?”

    吴凤娟一听就知道是因为陈律师,吴凤娟自从见到陈珂后,就一直着力巴结,但人家开名车住海滨大宅。本身更是赫赫有名的律师,吴凤娟也只能从生活方面着手,为陈珂在黄海宾馆开了间套房,陈珂工作晚了或是累了地话就可以就近来黄海宾馆休息,却是不想陈珂和唐逸无话不谈.自然瞒不过唐逸的耳目。

    见唐逸脸色有些不善,吴凤娟忙道:“我不大清楚,回去调查下。您放心。我担保以后会杜绝这种现象。

    启逸微微点头,“你记住今天说过地话。”

    说着话。唐逸的手机响起来,启逸看看号。是林喜,他刚刚被调来黄海海关任缉私处处长,唐逸没有避忌李良夫妻,接了电话笑道:“到黄海了吧?”※

    林喜恩了一声,说:“谢谢唐市长。”

    “希望是个新的开始.好了,再联系吧。”唐逸说着就挂了电话,也相信林喜明白自己地意思。

    “市长,您明天晚上就要飞北京吧?难得到了周末,也不能休息。”吴凤娟忙转了话题,免得又被唐逸申斥。

    唐逸笑笑,说:“也不是,周日晚上约了陈珂看足球,怎么样,你们两口子有兴趣没,我叫陈珂多丌两张票※’说了吴凤娟几句,暖和下气氛是很必要的。

    吴凤娟忙笑道:“不了,明天我和李良回宁台看公公婆婆。”就算想和启逸多接触,也得分时候。※

    启逸微微点头。

    红色宝马在高速上风驰电掣,陈珂穿着鲜亮的淡青色职业套装,肉色丝袜,白色高跟鞋,都市职业女性的优雅和妩媚结合的恰到好处,盘起的漂亮发髻,几缕秀发飘落下来,别有一番风惜。

    启逸刚刚下飞机,看了眼后座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听音乐地宝儿,唐逸就一阵无奈,宝儿穿着漂亮的校服,白棉袜,黑皮鞋,甜美可人,自从宝儿知道了唐逸地※号,就经常上去和齐洁陈珂聊天,对于美国的露丝.宝儿倒是不大理会,宝儿想哄人,以她的可爱磨人劲儿,自然极得齐洁和陈珂的宠爱,这不,本来唐逸约好了和陈珂看球赛,宝儿知道后,又磨着陈珂带姚来,陈珂就好笑地答应了姚。

    宝儿身边,坐着一位不苟言笑的女孩儿.长得倒也清秀,只是皮肤有些黑,好像外号就叫“小黑”,是军志保安公司的保镖,在金辉保安总经理吴天运落网后,唐逸就叫市局撤去了对自己亲属的警卫,但陈珂的私人保镖,却一直没有撤,毕竟陈珂是名美女律师,打7司就会得罪人.安全确实是个问题。

    启逸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一边奇怪的问:“喂,陈珂,你还是球迷啊?”这话憋心里很久了,就知道陈珂篮球打的很好,什么时候又喜欢足球了※

    陈珂笑道:“不是球迷也可以看球啊,都市人压力大,去看球可以尽情发泄.看球地时候不管怎么喊,怎么闸,也没人拿你当怪物看,相反,不要说在办公室,就在家里,你会大声喊吗?”又顽皮地笑道:“哥.我准备矿泉水瓶了,等散场的时候你跟着我,我砸谁你就跟着扔!”

    唐逸就笑,伸手揉了揉姚地头,“怎么长也长不大!”心说足球运动员也够可怜的,虽然知道比赛结束时如果球迷不满意过程或结果,铺天盖地的矿泉水瓶砸下去是常事,但却没想过会有人是专门为了扔矿泉水瓶才去看比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