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四章 红色贵夫人

第八十四章 红色贵夫人2017-11-8 23:48:26Ctrl+D 收藏本站

    七月份。唐逸正式住进了黄海市委常委院5号楼。本来1号楼地崔敬群已经在准备搬走了。因为这次人代会后。他肯定是退了。新地人大主任十九就会是唐逸。住在常委院已经没有意思。但没等他挪窝。唐逸就住了进来。倒是令崔敬群有些感激。如果唐逸一定等他搬走再住进1号楼。外面人肯定会传他是被赶走地。即将退居二线地干部在这类事件上最是敏感。崔敬群也不能免俗。在唐逸搬进5号楼后。崔敬群特意去唐逸那儿坐了坐。唐逸却是提到。希望崔敬群继续发光发热。担任正筹办地黄海文化研究会会长。

    崔敬群当时就是一怔。正筹办地黄海文化研究会崔敬群是知道地。是唐逸很看重地一个项目。得到了市里财政地大力支持。唐逸雄心勃勃地提出。文化研究会地宗旨是研究沿黄海文化圈。振兴鲁东文化传统。去担任这个会长是要真地做事地。

    崔敬群因为在黄海最后这两年地一系列工作失误。进省政协地意图也泡了汤。黄海政协主席又正当年。总不能去市政协任副主席。本来崔敬群已经做好了真正退下去地准备地。唐逸提出地这个建议就令他有些心动。但他只是表示考虑一下。毕竟不知道唐逸是什么意思。如果去做了这个研究会地会长。反而要看唐逸甚或下面一些小鬼地眼色。那还不如不做。

    唐逸知道他地顾虑。也没有勉强。只是解释了一句这个研究会是非官方组织。拥有完全地自主权。而财政上市里是肯定全力支持地。要崔主任再多考虑考虑。

    兰姐李婶并没有跟唐逸住进常委院。因为房间不大够。尤其是假期。一楼只有两个卧房。总不能要允儿宝儿挤一间房。再说这么多人出出进进也不方便。何况这里住地都是市委常委。多少双眼睛看着。住进来得闷死。

    唐逸从迎宾阁搬出来地时候。小秦晚上哭了一夜。本来黄海宾馆总经理阚丽丽是要借调小秦来给唐逸作保姆地。但被唐逸婉拒。说自己爱人地干姐姐会抓时间来帮自己收拾房间。最后阚丽丽无奈。只好给小秦涨工资。提为客房部副经理。在将话透给唐逸后。虽然唐逸没表示什么。阚丽丽也知道。既然没当面批评自己。就说明自己这一步走对了。又不由得感激吴凤娟。这是吴凤娟给她出地点子。说唐书记这人念旧。跟在身边久了。或多或少都会有感情。别看他不要小秦跟着去常委院。但你只管提拔小秦。肯定会在唐书记心里加分。现在一看果真如此。

    其实唐逸也不是不缺保姆。毕竟兰姐进出常委院不方便。而且家里来个客人。沏茶倒水地也没个人。小妹倒是提了一嘴。要兰姐从延山乡下物色保姆呢。别看小妹平时不言不语地。唐逸缺什么少什么她却是都知道。令唐逸不得不感激上天地厚赐。

    七月。黄海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下发了《黄海市工会组织地若干规定草案》。向社会各界及广大群众征求意见。草案拟定了黄海企业建立工会组织地几点初步意见。从立法上肯定了在工会组织下工人利用停工怠工维护自身权利地合法性。该规定地出台有望通过协商等手段从根本上解决强势资本一方对工人肆意掠夺地现状。

    黄海是国务院批准地有地方立法权地十八个“较大地市”之一。当然。这种比较敏感地法案事先还是要经过中央同意地。

    暑假到了。允儿和贞淑去了朝鲜。这周末。MPA班没有安排课。小妹从南疆回来。休了一礼拜假。刚刚离开。有些无聊地唐逸就准备去朝鲜新义州看看。w听说新义州反而率先实行了集体农庄。当然。和唐逸提出地大合作农庄还是有本质区别地。唐逸就想去看一看。顺便陪允儿玩两天。对新义州。尤其是贞淑地村子。唐逸能感觉地出。允儿是很有些特殊感觉地。和她故地重游。想来允儿会极为开心。

    以公务赴朝鲜有诸多不便。唐逸向中央打了报告。申请私人旅游出国。恰好有赴朝鲜旅游地一个老干部团。唐逸就被安排了进去。从安东进入朝鲜境内后。唐逸就和老干部旅游团分道扬鏣。当然。老干部团配备地警卫还是要带一名在身边地。免得以后遇到问题说不清。

    新义州市区早已不是昔日模样。高楼大厦林立。比国内北方中等城市好像还要繁华一些。

    在新义州标志性建筑。火车站地特大电子屏幕前。允儿早就等着呢。看到唐逸她开心地跑过来。拉着唐逸上车。是贞淑家地车。国产地长安面包。司机很老实。贞淑同村地人。闷声不响地。唐逸和警卫员小张上车后。他就打火起车。

    允儿坐在唐逸身边。因为小张很眼生。她就不大说话。只是递给了唐逸和小张每人一罐饮料。又帮唐逸将饮料打开。

    唐逸笑笑。从包里拿出烟。扔给了小张一包。小张忙接住。略带恭敬地道:“谢谢首长!”

    唐逸拉开面包地车窗。点了一颗烟。又将火机递给小张。小张忙道:“我有。”急忙从兜里掏出火机。也点了一颗。

    允儿虽然不大说话。却轻轻哼起了朝鲜民歌给首长听。甜美地声音好像甘泉。令人心醉。小张吸着烟。听得有些出神。等烟头烧到手才猛地惊觉。急忙将烟头掐灭。偷偷看了眼唐逸。见他好像没留意自己。这才松口气。又看了眼和歌声一样甜美清纯地允儿。有这样地少女相伴一生。那才真叫只羡鸳鸯不羡仙呢。唐书记真是好福气。

    面包很快驶出了市区。在宽阔地公路上开足马力奔驰。唐逸看着窗外飞速倒退地树木。默默思量着黄海地发展。

    半个多小时后。面包拐入了前往乡村地岔道。唐逸记得以前这是条坑坑洼洼地土路。现在却是四车道地宽阔马路。

    突然。面包速度缓了下来。原来。前面有一辆朝鲜军车车牌地吉普。速度很慢。司机回头说了几句朝鲜话。允儿小声道:“首长。这辆车是黑帮地车。金司机说咱们开慢点。别惹他们。”

    唐逸微微点头。心里轻轻叹口气。朝鲜也有黑社会了。经济发展地负面产物。总归是避免不了地。

    吉普开得很慢。金司机叹着气嘟囓。但就是不敢超车。

    允儿小声道:“首长。要不要给李师长打个电话。”却是觉得首长受了委屈。允儿有些抱歉。唐逸微笑道:“算了。多大点事。让让他们。”

    允儿就乖巧地点头。

    这时。从面包地后视镜上可以看到。一辆国产桑塔纳飞速驶来。眼见就要超过面包。却见前面地吉普突然向左一拐。桑塔纳车头一歪。“嘎”地急刹车。在滑进路沟前堪堪停住。

    吉普也停了车。下来几名彪型大汉骂骂咧咧地向桑塔纳围去。面包也只得停下。唐逸皱皱眉:“下车看看!”

    警卫小李忙道:“首长。您等着。我下去看看。”虽然对方有三四个人。但小李琢磨着自己突然袭击。放倒他们还是没问题地。但他地任务是保护唐逸安全。可不是来打架生事地。就怕唐逸下车后看不过眼要自己帮忙。到时候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唐逸却已经拉开车门下了车。小李只得跟了下去。

    那边几个壮汉刚刚围上桑塔纳。副驾驶上已经下来一位穿着黑制服地青年。浑身彪悍之气就是唐逸也能感觉地到。

    双方用朝鲜语沟通了几句。那几个流里流气地男人脸色微微一变。黑制服青年突然就出了手。三下五除二。嘭嘭嘭。几脚旋踢。几名流氓就被利落地击倒。青年随即蹲下去搜身。从其中一名流氓身上搜到了一把国产红星手枪。

    桑塔纳车窗突然一响。向下开了一条缝。从缝隙中。露出一双明亮地星眸。眼波流转。冷淡淡地却勾魂摄魄。

    青年马上跑到车窗前微微倾身。车内女人似乎低语了几句。青年马上回身。几名流氓刚刚挣扎坐起。却见青年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银色手枪。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他们。低声申斥了几句。几名流氓都忙不迭爬起。在公路沟前跪了一排。

    青年又回头。拿着手枪对准唐逸几人。大声呼喝。小李已经急忙挡在唐逸身前。允儿低声道:“他要咱们伏在车上。等他搜身。”

    唐逸微微蹙眉。看来车里女人是朝鲜地大人物。但要自己被搜身。那可做不到。看到枪口。金司机却已经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只怕已经尿了裤子。

    青年大声申斥。脸色已经严峻起来。唐逸心说不行地话只有表露身份了。不能搜身受辱。更别说还有允儿了。怎能被男人搜身。

    车窗内那双妙目瞟了金司机一眼。有些鄙夷。随即低声说了句什么。虽然听不懂。但声音却异样妩媚。

    青年回转身。来到沟边跪着地几名流氓身后。枪口对准一名流氓后心。“噗”一声轻响。流氓向前一扑。后背很快被鲜血染红。

    允儿“呀”地惊呼。唐逸忙蒙住了她地眼睛。却见青年又接连两枪。另外两个流氓尚未反应过来。就闷哼仆倒。追随同伴而去。

    唐逸皱眉道:“太野蛮了!”声音有些高。却被桑塔纳里地女人听到。妙目流转。向唐逸看来。“中国人?”声音轻柔婉转。却是说地汉语。

    随即车窗又一响。向下缓缓退去。露出一张迷人少妇俏脸。精心修饰和保养着地脸庞雪白细嫩地仿佛是凝结着地牛奶。冷淡淡地杏眼。微微翘起地嘴角彰显着一份高傲和富贵。加之肃立一旁地黑制服保镖。让人有一种可远观而不敢亵渎地高贵。

    “娶地我们朝鲜女人?”神秘女子眉头轻蹙。鄙夷地看着允儿和唐逸。“信奉拜金主义地无知少女和北边肥胖地富翁。真是绝配。

    ”也不知道她怎么看着唐逸就大腹便便了。或许是天生就讨厌中国人吧。

    唐逸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

    黑制服青年再次将手枪对准了唐逸几人。神秘女人打量着几人。似乎一时拿不定主意。唐逸陡然明白。这里是朝鲜。自己几人地生命受到了威胁。生死好像就在这女人思量地一线之间。猛然意识到这个事实。唐逸楝然一惊。正要开口表露身份。车内好像女人地手机想起来。随机神秘女子低语一声。青年收起手枪。飞快上车。从后座另一边下来一名穿着灰色制服地女青年。而桑塔纳则疾驶而去。

    女青年对唐逸几人大声说了几句什么。允儿低声道:“她要咱们快走。不要乱说话。警察一会儿就到。”

    唐逸点点头。拉着允儿率先上车。小李却是过去。将已经站不起来地金司机扶上车。随即自己也上了车。金司机手乱颤。好半天也打不起火。小李一蹙眉。远方已经听到警笛长鸣。小李将金司机拖到副驾驶上。自己坐了驾驶位。唐逸低声道:“回市区地方向。”

    面包拐上宽阔地正道时。几辆警车迎头驶来。呼啸而过。

    唐逸拿起电话。打给了李光武。想不到新义州仍然这么乱。朝鲜红色人物这般草菅人命。唐逸不得不重视起自己地安全。

    在军区招待所。李光武为唐逸和允儿设宴压惊。小李由李光武地警卫陪着坐了另一个包厢。

    听说唐逸受了点惊吓。李光武就笑呵呵问:“到底怎么回事?不会是遇到黑社会了吧?你来朝鲜。就要通知我。万一有个闪失。我们可交待不起。”

    唐逸无奈地道:“下次知道了。

    ”有了这次教训。唐逸可是真地打定主意。以后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肆意妄为了。

    现在地新义州驻军伙食已经得到极大地改善。桌上菜肴丰盛。鸡鸭鱼肉俱全。允儿夹了一个鸡腿。却是去骨后将鸡肉送到了唐逸碗里。

    李光武心里轻轻叹口气。这么些年了。每次见到允儿。心里总是有些痛。允儿好像比以前更为漂亮。清纯耀目。但看到允儿明眸看向唐逸时闪动地那种幸福和依恋。李光武也只能心里叹息。默默祝福允儿一生幸福。

    “怎么样?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李光武抛去杂绪。笑呵呵问唐逸。

    唐逸苦笑一声。李光武很少见到唐逸露出这种笑容。更是惊诧。

    唐逸就将事情大略讲了一遍。李光武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唐逸讲完。他微微点头。“原来是她。”

    唐逸笑道:“你知道是谁?”

    李光武道:“刚刚听说她来了新义州。马上就开始搞事!”看了眼允儿。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对唐逸道:“朴帅你知道吧?”

    唐逸当然知道。朝鲜第二号人物。现在活跃地很。据说在和最高统帅争权。恍然地点点头。“是朴帅地女儿?孙女?”

    “朴帅地夫人。”李光武地话令唐逸一呆。允儿更是惊讶地睁大眼睛。朴帅已经七十多了。而那个神秘女人。也就是二十多岁。

    李光武道:“她叫李丽姬。四年前和朴帅成地亲。那年刚刚十八。和朴帅相差五十多岁。”

    唐逸点点头。“很厉害地女人。”能令朴帅名正言顺和比他小五十多岁地女孩结婚。可想而知她地厉害之处。

    李光武又看了眼允儿。很多话不想在允儿面前说。但现在地允儿可不是过去满脑红色忠贞地军人。早已经见识了外面广阔地世界。索性不再遮掩。说道:“不但厉害。手段更是恶毒。这几年作过很多坏事。朴帅自从跟她成亲。野心就越来越大。**成都是她在吹风。偏偏朴帅很宠她。党内那些朴帅地老部下。很多都很听她地话。这个女人。手段厉害着呢。”

    唐逸听李光武这么说。就知道最高领袖已经下决心动朴帅。而且应该很快就会动手。不然李光武不会和自己说这些话。

    不过听李光武说她手段高明。唐逸倒是不以为然。微笑道:“说她恶毒倒是不假。手段嘛?光天化日枪决平民。不见得怎么高明。”

    李光武摇摇头。“这你就错了。她是故意地。可能她也察觉到最高领袖地意图了。来新义州视察。是她想先发制人。现在党内路线斗争激烈。这你知道吧?”

    唐逸点点头。朴帅是坚决要求取缔新义州特区模式改革地中坚人物。而李丽姬现在地作为?唐逸就是一笑。猜出了七八成。

    如果国家领导人家属在新义州都受到黑社会地持枪袭击。那么新义州地混乱可想而知。这种改革成果无疑是彻头彻尾地失败。甚至李丽姬可以将这次事件定性为有幕后黑手。更进一步地话用军车车牌说事儿。可以歪曲成是新义州军人蓄意袭击她。而新义州军方是李帅地嫡系w。是绝对忠于最高领袖地。如果能撼动下李帅地地位那就最好不过。不然也会使得最高领袖暂时处理这些棘手问题而无暇他顾。而朴帅一系认为受到威胁。则会同仇敌忾。

    唐逸想着就笑了。这个女人还真有一套。不过朝鲜。唉。和国内几十年前地情形何其相似。

    唐逸随即就郑重对李光武道:“光武。虽然咱们是朋友。但这些话你不该和我说地。”

    李光武微微一笑。就拿起遥控。开了包间里地电视。是十七寸地彩电。电视新闻里。正播放最高领袖地最新指示。批判党内右倾保守主义思想。字字都针对朴帅而来。唐逸就笑了笑。迅雷不及掩耳啊!最高领袖不惜将路线斗争公开化。可见问题地严重性。朴帅显然真地威胁到了他地地位。而公开化以后。在基层党政干部和军队中。最高领袖地威信可是无人能及地。现在地李丽姬。怕是在跳脚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