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五章 警卫员

第八十五章 警卫员2017-11-8 23:48:27Ctrl+D 收藏本站

    七月底。鲁东省第九次党代会胜利闭幕。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得省委委员候补委员和参加共和国党代会得代表。在随后召开得九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选举产生了鲁东省委常委会得十三名常委。省委书记和副书记。

    至此。全国各省市得党委换届基本落下帷幕。在三十多个省市委书记中。最令人瞩目得是岭南省唐万东得连任。在岭南换届前。曾经传出风声唐万东会被调任皖东省委书记。但很明显。唐系不想卷入如今日益对立得两大派系斗争中。在九十年代随着主席登顶而权势达到顶峰得皖东派和北方派系在这次换届中得斗争已经达到白热化得程度。而因为唐谢二系尚未有能问鼎得强权人物出现。相对而言则处于平稳过渡中。尤其是谢系。在重量级人物管沪生被打下来之后。内斗不止。这次得换届无疑会给他们一个重新调整权力分配得机会。

    曾经一度和皖东派碰撞。和北方派联手逐渐拿下皖东派原本得另一个大本营岭南得唐系。无疑是北方派系希望争取到得强大盟友。利用唐系染指皖东派得根本之地是北方派最希望看到得局面。但很明显。唐系高层不希望皖东派过早得失势。也不想太深得介入这场斗争。对北方派抛出得橄榄枝并没有怎么理会。

    这个月得唐逸。除了频繁出席省市各种会议外。也下辖区各市视察了人代会准备情况。更趁机深入农村。和农民会谈。听取农民得意见。虽然知道这种形式很大程度上听不到自己想听得东西。但还是那句话。事情总还是要做得。

    果香阵阵。福平市得桃园正是早桃成熟季节。唐逸和副市长马杰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于亮等一行市领导在福平市市长苏超群得陪同下来到了福平乡村视察。

    在一处果香扑鼻得桃园外。唐逸示意停车。带领一众干部进了桃园。天气闷热。桃园里更甚。桃农一家和雇佣得小工正在忙碌。工作人员叫来主人。说是黄海市委唐书记来看望大家了。桃农心里骂娘。小心翼翼来和书记叙话。幸好这位年青得书记只是简单问了几句话。就一再要大家去忙。并没有耽误他很多时间。倒令桃农心里有些愧疚。

    出了桃园。唐逸看着散散落落得玉米田果田豆田。心里叹口气。随着时间地推移。分田到户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制约了农村现代化得发展。当然。因为共和国人口众多。搞合作机械化作业。解放地劳动力又如何安排是个问题。是以对农村得改革。一定要慎重。但在考察了朝鲜集体农庄模式后。唐逸深信。这条路多么崎岖难行也好。终究要迈出第一步。不能因为劳动力充裕就忽略小农经济得缺陷。何况现在得年轻人。肯和父辈一样留在农村耕地得已经越来越少。出去打工得越来越多。农村社会逐步迈向现代化。是大势所趋。

    坐在奥迪里。唐逸渐渐下了决心。一定要将农村改革得试点拿下来。不能以台州范围搞得话。最起码也要在台州某镇进行先期试验。

    于亮坐在唐逸身边。翻看着市委办公厅得文件。唐逸就任市委书记不久。就将他调任市委副秘书长。而并没有如同外界猜想地一样接任邓文秩政府秘书长一职。这也算是唐逸安抚黄向东得一个信号。唐逸得许多主张。是需要得到黄向东得支持地。如果黄向东不配合。阻力会很大。

    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拿起手机。屏幕上跳动得数字是鲁城得号码。接通。电话里得声音低沉雄浑。有一种自信得威仪。“唐书记吧。我胡鹏啊!”

    唐逸一证。随即就笑道:“胡司令。您好。”是刚刚从广州军区调来得济南军区司令员胡鹏。济南军区领导层面历来和宁家亲近。虽然各军区司令员时常变动。但能来济南任职得通常都是亲近宁家得将领。当初宁总长也是被放在济南军区历练得。而胡司令员。今年正月唐逸和小妹还去看望过他。是一位充满威仪地老人。

    “唐书记啊。有件事要麻烦到你喽。犬子小秋。可能到了黄海。要劳烦你帮我找一找。”胡司令声音有些消沉。说着话还轻轻叹了口气。

    唐逸笑道:“没问题。小秋既然来了黄海。我也想和他聚聚。您把他电话给我。我找他出来聊聊。”胡小秋是胡司令地小儿子。血气方刚得年纪。好像有些叛逆。唐逸见过他一面。但没说上几句话。听语气好像胡小秋是离家出走。唐逸也不便多问。只有自己和胡小秋谈谈。劝他回家了。

    胡司令道:“那好。我叫小赵和你联系吧。晚点把照片和号码都传给你。”

    唐逸笑着说好。胡司令又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唐逸就摇摇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得经啊!

    几分钟后。唐逸得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来电话得就是胡司令嘴里得小赵。胡司令得贴身警卫。小赵将胡小秋地电话号码给了唐逸后。叹口气道:“他一直关机。可能换了卡。”

    唐逸就有些头疼。那怎么找?总不能要公安人员去查黄海宾馆酒店。何况。没准胡小秋住在朋友家呢?

    小赵犹豫了一下。说道:“唐书记。有可能地话。你能不能劝一劝首长?”

    唐逸微愕。“劝胡司令?怎么了?”

    小赵就叹口气。“是这么回事。小秋他是一时冲动。用双管猎枪打伤了保姆。其实就是擦伤了胳膊。但首长特别生气。说要等抓到他。送他上法庭。首长是说得出做得到得!”

    唐逸皱起眉头。再问为什么开枪。小赵就支支吾吾起来。唐逸也就不再追问。挂了电话。就有些头疼。本以为很小地一件事。现在看。却是极为复杂。涉及胡司令得家事。处理得不好。就会两头得罪人。

    晚上回到黄海。果然接到了小赵发来得传真。唐逸连夜找了军子。将照片给了他。要军子撒下人手去找。

    在省委常委会上。唐逸还在琢磨胡小秋得事。胡司令员张嘴求到自己。怎么也要办妥当不是?

    会议室凝重肃穆。墙壁上悬挂着鲜红得党旗。省委书记宋斌主持会议。常委们原则同意并通过了《**鲁东省委鲁东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落实〈鲁东沿海地区发展规划〉得实施意见》《鲁东沿海地区发展规划》和唐逸得三市联动契合。得到了国务院得批准。在涉及鲁东发展地一系列问题上。常委们得谈话都很透彻中肯。如果刚刚进入会议室。是怎么也想不到其中暗潮涌动。玄机暗藏地。

    在常委们进行讨论时。唐逸又想到了几天前得市委常委会议。黄向东担任市长后。一直很安静。踏踏实实接手唐逸任市长时得一系列举措。看起来很配合。常委会上更是好像成了唐逸得一言堂。但越是这样。反而令唐逸有些担心。黄向东是不会甘心做自己得傀儡得。或许。他在等机会吧?

    会场上。响起了徐维纶抑扬顿挫得讲话声。唐逸精神就是一振。唐逸很喜欢听徐维纶得一些观点。很独到。可以给唐逸很多启迪。

    徐维纶谈到了鲁东经济发展得一些弊端。从九十年代中叶。鲁东坐上了全国经济总量前三地交椅。甚至外省有“鲁东模式”这样一个说法。但徐维纶毫不讳言。指出鲁东经济民间力量发育不足。除了黄海得一大批明星企业。鲁东鲜有能拿得出手得企业群体。和南方经济强省地差距显而易见。徐维纶更尖锐得提出。黄海得经济政策由中央主导。那么黄海得经济成就。能不能算在鲁东得账面上呢?

    徐维纶讲完。会议室里就静了下来。大家都不好说什么。宋书记是很喜欢“鲁东模式“这个提法得。大会小会也一而再再而三得提起。而徐省长就很尖锐。经常在会议上冒出惊人之语。有些不合群。但大家又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他独有得魅力。唐逸也常常想。那位今年可能登顶得领袖看重徐省长不是没有道理地。共和国上层建筑中。这样地官员多一些。是好事。

    徐省长讲完。自然是宋书记讲。宋书记放下茶杯。微笑道:“维纶省长得说法有一定得道理。但是黄海得发展。也是得益于整个鲁东得经济大环境。这一点上。不能割裂来看。而且外省都在提鲁东模式。我们自己反而不讲。说不过去。看问题不能只看负面嘛。要多讲正面。我们鲁东得经济发展还是正面得。总体还是好地嘛!”说完宋书记看了徐维纶一眼。徐维纶就微微点头。拿起茶杯喝水。

    今天徐省长却是没有唱独角戏。在徐省长和宋书记发言后。唐逸也跟着发言。这是他在省委常委会第一次表达自己地观点。马上引起了常委们得瞩目。于方舟也抬起了头。凝神听唐逸讲话。

    唐逸声音不算响亮。但天生就好像富有磁性。每字每句都令人听得清清楚楚:“说到经济发展。我觉得就该谈谈尊重规律。尊重自然。近年来。我省经济建设快速发展。但环境保护方面存在地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前年和去年。我省GDP增长保持在13%左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我们得基数确保了我们GDP增长总量得优势。但这两年。我省得主要废物排放量在全国居高不下。我看过一张表。我省二氧化硫得排放总量位居全国第一。化学需氧量在全国前三。这一点。不能不引起我们得重视了。尤其是国务院批准了沿海规划。这是我们鲁东半岛发展得契机。同样也带来了挑战。我认为为了使我省经济又快又好得发展。节能减排整治环境资源应该作为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发展得重中之重。尤其是破坏环境资源渎职犯罪得干部。我们要加大查处力度。”

    第一次在足以影响一个经济大省得会议上发言。唐逸却心静如水。甚至自己都有些诧异于自己得平静。

    宋斌深深看了唐逸一眼。点点头。“唐逸同志说得。是一个问题啊!”

    徐维纶微笑道:“我看可以搞一个决议。唐逸。就你来搞初稿吧。下次常委会前。送宋书记和我看一看。”

    唐逸微微一怔。就点了点头。

    常委会得最后。决定成立鲁东省沿海地区发展领导小组。主要承担鲁东沿海地区发展得规划管理政策研究统筹协调重大项目推进和资金筹措等职能。

    在徐省长提名下。唐逸也进入了领导小组。任副组长。常务副组长则由蔡国平担任。

    常委会结束后。唐逸就给小赵打了个电话。四五天了。也没有找到胡小秋。胡司令员虽然没催。唐逸也得交代一声。

    小赵叹气道:“找不到也好。首长正在气头上。现在小秋回来。肯定挨打。”

    唐逸笑道:“那也得找啊?你知道他在黄海有什么相熟得朋友不?”

    小赵想了想道:“这倒没听说。”随即“咦”了一声。说:“肖司令得儿子。搞房地产得那个。和小秋挺好。他好像也在黄海吧?”

    肖强?唐逸倒是知道。他还真得在黄海搞了家分公司。是为了竞争黄海体育馆地招标。还特意找过自己。但唐逸没见他。要刘兵挡了几次驾。肖强就没再登过门。

    坐进奥迪。唐逸就打电话给刘兵。要他找肖强得名片。刘兵办事麻利。几分钟后就回了电话。

    当唐逸拨通肖强电话自报家门后。肖强明显怔了一下。随即热情地道:“唐书记。我这可受宠若惊了!”

    唐逸笑笑。说:“有件事要请你帮忙啊!”

    肖强马上拍胸脯。“唐书记有用到小弟得地方只管开口。不管什么事。我是用十二分得劲儿帮您办。”

    唐逸就道:“胡小秋。你认识吧?”

    肖强却是没想到唐逸问得是这件事。很快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利弊。干笑道:“唐书记。他在我这儿。这事儿。唉。胡司令那个警卫员小赵。打电话问过我。我可没和他说。”

    唐逸笑道:“那谢谢了。这样。我想和他见个面。成吧?”

    肖强犹豫了一下。“成。应该成。”

    唐逸道:“今晚?”

    肖强苦笑一声。“你咋说咋是吧。那就今晚。我带他去常委院?”

    唐逸说好。顿了下。突然问道:“他为什么开枪伤人。你知道吧?”

    肖强又犹豫了一下。索性不再藏着腋着。“唐书记。这可是小秋得**。您要说出去。他非杀了我不可!”

    唐逸就是一笑。“那不说也罢。”

    肖强就叹口气。“算了。您知道也好。不然怎么劝他回家?小秋吧。喜欢上他大嫂了。但他们家得环境知道。怎么可能。这次开枪就是因为听到保姆说他嫂子闲话。在小秋眼里。他嫂子就他妈不许人说”说到这儿肖强顿了一下。想起当初劝小秋不小心犯了小秋得忌讳。小秋红着眼睛要和他拼命得场面还是心有余悸。忙不再说。叹口气道:“唉。唐书记。我该说地不该说得都和您说了。您可别跟小秋说这事儿。他也是喝醉了和我说得。可没别人知道。”

    唐逸恩了一声。

    肖强就道:“唐书记。那今晚我就带小秋去您那儿!”

    唐逸挂了电话。就摇了摇头。胡司令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因公牺牲。但儿媳却一直没有改嫁。在胡家已经寡居四五年了。听说不改嫁。主要还是来自胡夫人得压力。在这样地家庭背景和思想下。又怎么可能有人接受得了小秋和大嫂恋爱。更别说他那位大嫂也不见得知道或者喜欢小秋了。胡小秋得苦闷可想而知。这种长期得压抑下。只怕他性格都会有些扭曲。

    肖强和胡小秋晚上来到了常委院五号楼。胡小秋二十多岁。脸上有青春痘。但他暮气沉沉得叫了声“唐哥”。一副无精打采得模样。浑没有年青人得生气勃勃。

    肖强笑道:“唐书记。这小子这阵子泡酒坛里了。您别怪他。”

    唐逸笑着说不会。请两人在客厅里坐下。胡小秋也不吱声。闷头抽烟。肖强和唐逸聊了几句就站了起来。笑着说:“我去丽珍书记那儿看看。”他想见唐逸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就知道可能有人将他在夏兰做得勾当告诉唐逸了。唐逸对他印象不大好。现在是个接触唐逸得机会。但要一步步来。慢慢扭转自己在唐逸眼里得形象。不能操之过急。

    不过肖强却是觉得唐逸有些面熟。但在哪里见过。却是不记得了。

    肖强走后。胡小秋抬起了头。说:“唐哥。你要劝我回家地话。就不用说了。我不回去。要不是肖强一再说。你这儿我也不能来。”

    唐逸笑道:“回家不急。现在要你回去。也得天天闯祸。”

    胡小秋咧嘴一笑。“您知道就好。”听唐逸不劝他回家。就客气了许多。

    唐逸笑着点起一根烟。突然问道:“你大嫂知道吗?”

    声音不大。却好像霹雳一样。炸得胡小秋头脑一阵眩晕。结结巴巴道:“知道。知道什么?”

    唐逸微笑道:“就是你喜欢她地事。”

    胡小秋心沉到了谷底。怔怔看着唐逸。脸上阵青阵白。不知如何是好。他甚至能想象到父母知道这件事后得伤心绝望。大嫂呢?怕是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关心他疼爱他。

    唐逸就摆摆手。“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有些事。一定弄明白得话只会给大家造成伤害。”

    胡小秋又怔住。在他心里。唐逸自然是父亲那个层面得人。在那些人眼里。他自然还是个孩子。却不想唐逸会替自己保密。

    唐逸又笑道:“问题是。你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我看。你找机会和你大嫂说一下。她不喜欢你得话。就死了这条心。喜欢你。你们就想办法怎么做通父母地工作。”

    胡小秋摇头道:“不行得。他们不会同意地。”

    唐逸道:“不努力。你怎么知道不行?”

    胡小秋道:“我爸妈地性子我还不了解。和他们说。非把他们活活气死不行。再说。我大嫂就算喜欢我。也不可能答应。”

    从来没和人聊起过心事。就算和肖强提到。也是喝醉后得事。现在有人听他倾诉。胡小秋却是打开了话匣子。盯着墙上地某一点。眼神有些恍惚。“记得。我和我大哥感情最好。我大哥出事得时候。我刚刚参军。那晚我喝醉了。在院子里哭了一夜。早上得时候。是大嫂找到了我。给我披上大衣。我怎么也忘不了她那双眼睛。那么悲伤。又那么美。我得心激灵了一下。当时我就想。我这一辈子都要保护她。不要她再流泪。可是。可是我”

    胡小秋又懊恼得低下头。用手用力得抓着自己地头发。拼命摇头。“我对不起大哥。我对不起大哥”

    唐逸轻轻叹口气。坐到了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道:“算了。这不是你得错。”

    胡小秋诧异得抬头。“唐哥。您支持我?”无疑。同样说出这句话。肖强和唐逸得份量明显不同。胡小秋见过父亲和唐逸谈笑风生。而父亲在他眼里地地位自然是崇高无比得。父亲得朋友和他得朋友完全是两个概念。

    唐逸摇摇头。“支持谈不上。但我理解你。这件事说不上谁对谁错。你也不用太内疚。”

    胡小秋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唐逸道:“自己去面对。”

    胡小秋就沉默了下来。

    肖强从王丽珍那儿回来得时候。唐逸和胡小秋都在默默喝茶。没人说话。肖强就笑:“谈得怎么样了?”

    胡小秋泄气得摇摇头。突然抬起头道:“唐哥。要不。这段日子我跟着你吧。”

    唐逸笑道:“跟着我?跟我干嘛?”

    胡小秋道:“给您当警卫啊!您不知道吗?我当过武警。现在是省厅警卫处二科科长。”

    唐逸就笑:“这我可不需要。”虽然按照鲁东省警卫条例。鲁东省省委常委配备警卫得不少。但唐逸刚刚进入常委班子。排名靠后。现在就配备警卫员有些不合适。

    胡小秋一再恳求。最后唐逸就笑:“再说吧。”听唐逸话风松动。胡小秋笑逐颜开。肖强却在出门得时候偷偷对唐逸道:“唐书记。您不会真想用他当警卫吧?这小子野着呢。就爱打架生事。在警卫处惹得麻烦一箩筐。要不是看胡司令。早被开了。说实话吧。这小子和我一样。纨绔子弟。上不了大场面。正儿八经做警卫?早晚给您惹事!”

    唐逸却是想不到肖强会说出这么一番话。笑着拍拍他肩头。没说话。令肖强一阵激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