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一章 各怀心机

第九十一章 各怀心机2017-11-8 23:48:3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在赶去碧海银沙之前,接到了陈珂的电话,陈珂说他老妈也来了,要唐逸不要过来了,唐逸却是心中更急,在奥迪上不断催促小武将车开快点,自从给唐逸开车,小武第一次闯了红灯,幸好从常委院到碧海银沙只需走环海路,交叉口并不多,不然按规矩办事,怕是小武的分要被扣光。

    别墅客厅里,陈方圆和陈母都在,陈母例是没说什么,毕竟她没见过多少世面,听老陈说过唐逸的背景,在唐逸面前拘束的很,默默给唐逸端上果盘,令唐逸很不好意思。

    陈珂却是不管那套,腻在唐逸身边,甜蜜的小模样令老陈一阵摇头,有些话又不得不说”唐书记,我要陈坷妈来伺候陈珂,你就放心吧,也不用请保姆了,万一找个不靠谱的,不是更糟糕?陈珂妈来了,你进进出出也方便。”唐逸有些尴尬的点头,陈珂只是偷笑,觉得现在的唐逸真是可爱极了。

    看了眼陈珂妈,唐逸有些歉疚的道:”婶,让您难受了吧?”陈母诧异的看,了眼唐逸,在镇上的时候她是很喜欢唐逸的,对唐逸更是好得不得了,但随着时间推移,唐逸官越做越大,每次再见面,陈母就多拘束几分,现在唐逸满脸惭愧的模样,倒是令陈母心中一动,仿佛又见到了陈家挖那个亲切年轻的镇书记,就摇了摇头,说:”唐书记,我,你们那家庭,也没办法,唉,苦了你和河儿了。”唐逸有些挠头,侧脸看,陈珂正对自己眨眼睛,就知道她祭出了影视剧里的”情爱**”定是和父母说和自己真心相爱,但自己因为家族的关系,只能政治联姻,这么说,父母自然好接受,也不会觉得女儿是别人的玩物情人。

    看着陈母,唐逸突然有些触动,起身道:”我打个电话。”陈方圆忙跟着站起,说:“来书房,来书房打。”以为唐逸定是工作上的事呢。

    在书房里,唐逸拨通了老妈的电话,美国正是早晨,萧金华想来网州起床,打着哈欠道:”傻儿子,想妈妈了?“唐逸就一阵无奈,默不作声。“哈,说吧,又有事求老妈吧?“潇金华笑孜孜的说。

    唐逸犹豫了一下”是有事,就怕您听了骂我。“”咦,你也会捅娄子?快说说,什么事?”听到这个一向稳重的儿子可能办错事,萧金华好奇的很,甚至有些兴奋,好像就希望唐逸能犯错,让自己这个老妈也有用武之地。

    事到临头,唐逸还是有些说不出口,嚯嗫了一阵,才吞吞吐吐道:

    “老妈,你,你快做奶奶了!”什么?”萧金华没听清,以为自已听错了。

    “我说,你快做奶奶了!”唐逸硬着头皮提高了音量。”啊?“萧金华那边怔了一下,随即就欢喜的道:”小妹的?几个月了?”欣喜若狂之下,往日精明消失的无影无踪,问完才想起,儿子开始说的会不会骂他。齐洁经常和萧金华通电话,每个月都会飞去美国陪她几天,自然不会是她的孩子,又不是小妹的,萧金华皱起了眉头“是谁的?“唐逸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低声道:“叫陈坷。

    萧金华就开始数落唐逸”你这个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收收心,四处沾花惹草,这也算了,怎么还有私生子了?你是想学那几位老人家吗?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代了!”唐逸就犹豫着道:”那?那把孩子打掉?“”你敢!“萧金华瞪起了眼睛,说完就知道中了儿子的圈套,想也知道儿子在偷笑,恨恨道:”越大越不像话,现在都敢跟老妈动心眼了是吧?”唐逸微笑,也不吱声。

    萧金华也没心思再数落唐逸了,现在这个叫”陈柯“的女孩自然成了她的心头好,想了想就道:训,叫她们来美国吧,我照顾她把孩子生下来,在国内,不方便。”唐逸知道这个不方便指的是什么,就道:”等等吧,怀孕的人,情绪什么的都要照顾好,突然去一个陌生的环境,我觉得不大好。”“恩,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可告诉你,这事儿啊,千万别和小妹说,小妹对你好,你就更不能说,要说,也等小妹有了宝宝再说!在国内,我怕瞒不住宁家。传到小妹耳朵里就不好了!”还有,你要想想陈珂的处境,为了她好,最好还是叫她来美国,等生下宝宝回国后,就算说是领养的都无所谓!“唐逸默默点头,可是他真舍不得就这么和陈珂分开,还想看着陈坷肚子里的宝宝一天天长大,想每天陪陈珂谈天说地,让她幸幸福福的生下宝宝呢。”妈,这个事再说吧,不急,还有,陈柯不会说我们的宝宝是领养的。““是吗?这个孩子这么好?”萧金华诧异的道。

    唐逸道:”恩,她又温柔又孝顺,你看到就知道了,我把你的号码给她,要她过两天给你打个视频电话,你看到,肯定喜欢她。“萧金华恩了一声,随即就道:”你呀,不要厚此薄彼,最可怜的就是齐洁了,我有时候看着她飞来飞去,我就心酸你知道吗?“唐逸就沉默了下来。

    出书房的时候,唐逸还是心事重重,看到陈珂,随即将心事抛开,微笑坐到陈珂身边,说:“我刚才跟老妈通电话了,说了她要作奶奶。“见陈珂惊讶的了大了眼睛,陈方圆和陈母更是脸色苍白,唐逸就笑道:放心她开心的不得了呢。“陈方圆和陈珂妈对望一眼,都松了口气,唐逸敢跟家里人说,而他母亲又同意,这是老两口怎么也想不到的。

    陈母欣慰的道:“唐书记,陈珂没看错人!“唐逸更是一阵惭愧,陈珂忐忑的小声问:”哥,伯母,伯母怎么说的?“唐逸笑着拍拍她的小手,说:”没事,她可好了,你以后见到肯定喜欢她。”随即又道:“老妈想你去美国,由她来照顾你。“陈珂一怔,陈,方圆却是马上道:”去美国好,去美国好啊!”想起唐逸身后的背景,陈方圆就很忐忑,豪门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有些事怕是唐逸也不能作主的,而如果去了美国,有唐逸母亲庇护,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陈方圆心头一直压着的大石终亍落下。

    唐逸拍拍陈珂的手,说:”去美国吧,对你和宝宝都好,我也安,s。“陈珂轻轻点头”我听你的。“唐逸又对陈母道:婶,你也去吧,给陈珂作伴。”想也知道老妈会将陈珂安排住进某处别墅,最多每天去看看她,不可能有时间每天陪她,陈坷自己去,闷也闷死了。”我?“陈珂妈一怔,她自然是有些畏缩。陈方圆就忙答应“没问题,没问题。”他隐隐知道唐书记的母亲很有些能量,能见到这位”亲家”他自然求之不得。

    坐在回常委院的奥迪里,唐逸就拨通了齐洁的电话,听着齐洁欢快的娇笑,唐逸就有些愧疚,没说什么,只是低声道:”齐洁,以后多来黄海看看我。

    ,齐洁听出唐逸语气的低沉,就笑道:”老公又有烦心事了?好啊,以后我每个礼拜都去黄海看你,只要你不怕我烦,天天去都行!”唐逸默默点头,齐洁又道:”老公,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去的勤了你不许说我!“唐逸微笑说好。

    ……周四下午,唐逸在市委三楼小会议室召开了例行的书记办公会,唐逸黄向东王文卓曾庆明王丽珍出席会议,市委秘书长吕臻,市委哥秘书长市委办公厅主任于亮,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政研室主任刘益望按惯例列席会议。

    而因为涉及机构编制和世博会最后的宣传准备工作,黄海市编制委员会副主任组织部部长孙有望和宣传部部长黄琳也被批准列席会议。

    对世博会最后的宣传,文艺汇演的拨款以及开幕式最后的审定,大家都没有异议,黄琳清脆的声音给沉闷的会场增添了几分生动,听她汇报工作,如甜美清泉流倘,委实是一种享受。”开幕式前的文艺汇演我们邀请了香港歌手刘若华台湾歌手萧若若,最令人振奋的就是美国天后雪妮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并且答应主唱我们的开幕式会歌,相信这次父艺汇演以及开幕式会取得极大的成功。“旺细旧唐逸听到这儿就怔了一下,却是不知道宣传部门邀请了雪妮。

    王丽珍微笑道:”黄琳同志了不起,听说雪妮对**一向敌视,能邀请她来唱我们的会歌,要费很多心思吧?“王丽珍很少赞人,但对黄琳从来不吝墙赞誉之词,或许是因为,黄琳不但是唐逸手下爱将,而且人漂亮又很会处事,天生就给人好感,何况黄琳公私分明,很得下属爱戴,除了离异这一点缺陷,可以说是完美的干部了。

    王文卓却是插话道:”就怕这个雪妮出尔反尔,等开幕式临近又用什么理由来拒绝主唱,用此标榜她,反对**,斗士的形象,这种自我炒作不能不防啊!”黄琳道:”我对她很有信心,应该没问题。“在安东时,黄琳和雪妮有过几次接触,也得到了她的私人联系方式,筹备世博会开幕式时就想起了她,抱着万一的念头和她取得了联系,不想电话打通,雪妮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虽然接触不多,黄琳也知道雪妮其实挺单纯的,而且虽然她一向对共产世界没好感,对中国却是个例外,何况以她现在如日中天的地位,又岂会进行这种无聊的炒作?

    听黄琳言之凿凿,黄向东皱眉看了王文卓一眼,王文卓就不再说。

    黄琳又笑吟吟道:”还有个好消息,萧若若准备将她在大陆的歌迷总会设在黄海,还要投资在黄海建造萧若若主题卡拉比房。“田驯p唐逸就点头笑笑“算是个好消息,萧若若发展态势不错,歌迷总会选我们黄海,可以说间接提升了我们黄海的知名度。”接下来讨论的议题就是机关事务管理局升格的问题,原本黄海市机关事务管理局为正处级单位,但这两年,各地都开始将原来市委市政府后勤部门整合为机关事务管理局,很多省市将机关事务管理局明确为地方正局级,而黄海自然也要跟上形势,黄海的地方正局级自然就是副厅级机构。

    在原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刘益望调升为市委副秘书长市委政研室主任后,吴凤娟就接替了他的位子,虽然唐逸不希望吴凤娟管钱管物,但调来调去,吴凤娟还是捞到个肥差,唐逸也只能默认,只能时常磕打磕打她,但该提拔还是要提拔的。

    曾庆明对机关事务管理局升格就有不同意见,第一个提出了异议“机构整编,我认为不能随大溜,机是在事务局,还是要在市委办公厅领导监督下工作才更有效率干部职工的困难,他们需要什么,我们的办公厅才最了解嘛!”唐逸就笑笑,知道曾庆明不是反对机构升格,他反对的是随着机构升格吴凤娟的水涨船高,想来他以前接到过反映吴凤娟问题的举报信,对吴凤娟印象不怎么好。但又不能明说,只能委婉点表达。

    王丽珍笑道:再怎么升格,还是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再说这次升格,又不是简简单单将管理局从办公厅划出去,互相之间还是要协调的嘛!”黄向东和王文卓都不说话,孙有望道:”按照省编制委员会的文件精神,整合各级党委政府后勤部门,黄海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将负责市一级序列部分单位的行政财务管理,制订有关财务制度并监督执行,负责市级机关房地产综合管理,要成立统一的市级采购中心住房基建管理中心和机关服务中心,这么一个重要的机构,怎么能沿用过去的副局级呢?沿用过去的体制,这样的整合又有什么意义?”曾庆明微微皱起眉头,就拿起茶杯喝水。

    唐逸笑道:“这个问题主要还是要编制委讨论,咱们就是先定个调子,咱们调子一致,下面的同志才好做事嘛!我看,这个级别还是要调整的,当然,级别调整了,管理局的领导班子担子也重了,班长的人选嘛……”唐逸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自然就有人领会书记意图,孙有望接口道:“我认为凤娟同志能胜任,她担任过接待办主任,哪次接待任务不是完成的漂漂亮亮的?管理局的性质也是为机关服务,是凤娟同志的强项。“听孙有,望话风,大家就知道唐逸内定了吴凤娟为新任局长,再没人提出异议,只是曾庆明轻轻叹口气,显然觉得唐逸有些任人唯亲。不过也难怪,整合后的机关事务管理局可说握住了市委市政府机关干部的命门,从久件规定的权限来说,甚至书记市长的工资奖金和福利也要通过机关管理局批准,虽然这些只是表面叉章,但也可见其重要性。这个部门唐逸自然要掌握在手里。

    散会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唐逸在奥迪上给陈珂打了个电话,两人甜甜蜜蜜的聊了好一阵,挂了电话,唐逸又打给了叶小瑕,第一句话就是“没钱了。“要叶小雅给卡上打钱,说是给自己闺女mai奶粉,气得叶小潞没法子,但对这个”死没良心”的大少却又无可奈何,最后答应,再给送唐逸的那张卡上打五千块钱。

    唐逸和红颜卿卿我我,小武自,然是充耳不闻,至于胡小秋,从坐上车就戴了耳机听音乐,就怕唐逸嫌自己烦开了自己。

    常委院五号别墅里,客厅一尘不染“喜儿正在餐厅摆放碗筷,唐逸进门就满意的点点头,昨天晚上兰姐没走,今天白天更是在这里呆了一天,想来是要好好调教喜儿怎么做事,怎么讨好唐书记。

    唐逸知道,喜儿是不敢逃跑的,毕竟护照不是几天能办下来的,只要她逃离这里,自己通辑令肯定发下去,她将再无立锥之地,这个女人,想来在琢磨怎么能脱离自己的控制吧?

    在她想到办法之前,自己也要想好怎么处置她!唐逸对她还是很忌惮的,这个女人可不太好应付。

    唐逸走进餐厅,州刚坐下门铃就响了起来,唐逸就看了眼正帮自己盛饭的喜儿,喜儿显然没这个觉悟,还在慢条斯理的盛饭,唐逸就皱眉道:“去开门!”喜儿一呆,肺都要气炸了,她是知道唐逸假装不认识自己那点心思的,想来是奇货可居,在想办法怎么套自己的话。她也就暂时忍耐,只想早日想到个解决的办法逃离这里,既然扮演保姆身份那就委屈一下帮他做饭盛饭,免得保姆不像保姆的使得他只得”认出”自己。

    兰姐不知道她的身份,使唤使唤她也就罢了,不跟那庸俗女人计较,但这个唐逸,怎么就敢使唤自己了?

    乌黑长发遮掩下,妩媚的眼睛恶狠狠瞪着唐逸,门铃再次响起,唐逸皱眉道:”还不快去?”喜儿忍着火,转身出了餐厅,心里只恨不得将唐逸碎尸万段。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来的是九水市市委书记曹兴信,唐逸忙到客厅迎接,笑道:”没吃饭吧?来一起吃。”曹兴信一脸惭愧的摆手,说:”我是来向唐书记承认错误的。”田州p唐逸就笑:”怎么回事?来,坐,坐下谈!“和曹兴信在客厅沙发坐下,喜儿就给曹兴信倒了杯水,送上了果盘。

    曹兴信叹口气道:”在高婷这件事上,我处理的不妥当,给组织和唐书记添麻烦了,她吧,在九水开了一家公司,因为环境监侧不达标,市里开出了巨额罚单,谁知道她不但不配合,反而四处宣称是我的情人,听说还拦了唐书记的车,这件事是我处理的不好,在处罚企业的同时没有作通相关责任人的工作,没有处理好党群关系,是我工作的失误,唐书记,请您批评我吧。“唐逸就笑了”这也不能怪你,现在咱们正大力气治理环境污染,很多人都想不通,去省里,去中央告状的也不在少数,难道咱们就不做工作了吗?要讲一个问心无愧。”曹兴信满脸惭愧的点头,唐逸就笑呵呵和他谈起九水市治理环境污染的问题,这几年,九水经济发展的好,但污染却很严重,“他“虽然引来了不少项目,但各种环境问题也接踵而至,是以唐逸在省委和市委提出加大力度治理环境污染的建议,在很多九水市干部眼里,是搞针对,是对九水来的,而给省里和中央写匿名信告状的很多就是九水一些利益集团。

    曹兴信倒是响应省委市委文件精神,开始花大力气治理环境污染,有幕僚不解,他笑着说:“要有自我保护意识,咱们自己都不保自已,市里省里怎么保咱们?”短期内,曹兴信还真的作了几件大事,例如将“他“当初请来的一位财神爷企业赶出了九水,可见曹兴信”自保”能力是相当强的。

    唐逸和他聊了半个多小时,也关注了一下那个叫高婷的女人的公司,等曹兴信走后,唐逸在客厅坐了会儿,就进餐厅吃饭,想着和曹兴信谈话的内容,默默夹菜。”这个人,应该不是你的人吧?“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唐逸笑笑,也没有回头。

    “恩,应该是你的对立面,你们俩谈话,都很小心。”唐逸也不吱声“继续埋头扒饭。”那个叫高婷的女人他还没有把握能掌握,看他那心虚的样子,他很怕你继续查下去,你应该没注意到,说到高婷,他的手就会用力拾杯子把,我观察了,在说到他没把握的事情感到紧张时他就会拾杯子把,就好像你试探性的说要将云山的私人铁矿收归国有,他就很紧张,恩,说起治理环境的时候他也紧张,唐……唐书记,这是你打击他们的武器,对吧?”唐逸夹,了口豆芽菜,笑着咀嚼。喜儿就是一喜,坐到了餐桌旁,继续道:”我看你是不想动他是吧?要不然那个叫高婷的你就不会睁只眼闭只眼了,不过我看那个高婷,可不仅仅是有他的把柄,因为每次说起高婷他都特别紧张,这个高婷,很值得查一查呀!,““我看,就算你现在不想动他,也应该将他的把柄握在手里,就从那个高婷下手吧,拿到证据就把那个女心“”喜儿比划了一下手势“这个女人是个定时炸弹,从她敢捅出情夫的事就知道是个大麻烦,最好就是一劳永逸。“顿了下又道:“既然你不想动这个人,说明这个人很重要,是你对立面的重要干部,那就威胁他吧,让他以为高婷在你手里,疑神疑鬼最容易犯错,到时候你想控制他也好,拿下他也好,都是个小问题。“喜儿说得有些兴奋,拿起汤勺给自已盛了碗汤,咕咚喝了一口,继续道:要我说,就你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合格!见缝就要插针,亏你还是市委书记呢!”喜儿眼里就有丝鄙夷,今早喜儿看了报纸,总算搞明白了唐逸的身份。

    唐逸吃下了最后一口饭,笑着看了她一眼”说完了?起来吧!“喜儿莫名其妙,就起身跟唐逸出了餐厅,却见唐逸拉上了餐厅兰花玻璃钢门,拧钥匙锁上,又将钥匙拔下,淡然道:”作好你的本分,今晚饿一顿,反思下怎么做一个好保姆!我不想以后再听到你大放厥词!“喜儿呆住,却见唐逸已经噔噔噔上楼,看也不看自已一眼。

    喜儿险些气疯,勉强忍下将茶几掀翻的冲动,气得在客厅打转,甚至开始怀疑唐逸是不是真的没认出自己,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随便的对自己?

    唐逸上了楼,却是第一次将卧室门锁上,他可是有些担心这个恶毒的女人气极下一不做二不休,害自己的性命。

    进洗漱间冲了澡,躺在软软的大床上,回思喜儿的话,唐逸就摇摇头,这个女人看来一向只专注于勾心斗角,对观察人心颇有一套,而朝鲜政斗和国内不同,显然是更加的你死我活,和古代宫廷斗争仿佛,是以她处事手段狠辣,但同国内政治斗争的氛围格格不入,而且她只注重阴谋斗争,过于剑走偏锋,和自己处事方式南辕北辙。

    但听听她的意见,还是能受到一些启迪,不过唐逸见不得她那自以为是的嘴脸,自然要惩戒她一番。

    怎么处置她呢?唐逸叹口气,要不要和小妹调来亲近卫兵,偷偷严刑逼供来拿口供,事后一不做二不休,天知地知而已!旺到口随即唐逸摇摇头,也就想想而已,不说自己做不出,而且事关重大,一旦泄露出丁点消息就是一场国家层面的轩然大波。

    楼上唐逸辗转反侧,渐渐入眠,楼下客厅的灯突然亮了,喜儿从卧房蹑手蹑脚出来,在客厅转了几个圈,最后泄气的坐在了沙发上,饿得饥肠辗辗,喜儿捂着肚子,难受的很,就算逃难期间,她也没挨过饿。

    终于,目光落在了茶几果盘里唐逸咬剩的半个苹果上,鲜红的苹果,只是缺了半边,喜儿咬着牙,拿起了苹果,看着唐逸的齿痕,突然一阵恶心,将苹果摔回果盘里,有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终亍忍不住又将苹果拿起,从另一边咬了下去,咬一口,就骂一声唐逸,就好像在狠狠咬唐逸的血肉,吃的却是酣畅淋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