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四章 鬼胎

第九十四章 鬼胎2017-11-8 23:48:37Ctrl+D 收藏本站

    午四五点钟到了黄海,先将吴凤娟送回了家,这才叫自己回常委院。

    通往常委院的环海路上,横穿了一处村庄,叫小王庄,这里地势不错,更因为不远处是市委高官的住宅区,是以戚传这一带风水极好。有地产开发商也早盯上了这里,但陆陆续续十几个开发商,都在和村民谈判后望而怯步,实在是这些村民要价太高,不但户户都要求要别墅,有人口多的,甚至一栋都不够,开放商开发这一地带自然是要盖别墅群,但去了给这些村民的,又能剩下几栋别墅?是以小王庄的开发计划就这么搁置下来,这两年也没有开放商再来谈了。

    奥迪减速,缓缓穿过村庄,胡小秋在前面笑道:“唐哥,听说常委院还没盖的时候,咱们刚刚过来的那片小树林有劫道的是吧,把铁丝系在公路两边的小树上,骑摩托的摔死的都有。”

    唐逸笑笑:“你消息倒灵通。”因为小武和军子交好,最近胡小秋也混进了军子大志的小圈子,难得有知道他家庭背景一不惧怕二不巴结的,胡小秋倒是快和军子混熟,空闲时和军子大志声色犬马,颇有些乐不思,对黄海的小道逸闻也知之甚多。

    正说话,却见前方临街的一家小卖部一阵杂,接着就见有人从小卖部里跑出,一男一女,女的在前面跑,男的在后面追,好像在大喊捉贼,小武担心他们跑进车道,就更放缓了车速。

    唐逸开始没在意,扫了一眼就又将目光落在手里的文件上,随即就一怔,又忙看去,却见前面被追逐的女孩一身碎花布衣,身段却是窕,乌黑头发散落,可不正是喜儿,此时的喜儿挥动双臂奋力奔跑,小姿势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退得唐逸微微一笑,胡小秋喜欢看热闹,落下了车窗,却听追喜儿的男人正大喊:“捉贼!”

    唐逸就扰扰头,眼前画面实在滑稽,那个印象中雍容华贵的红色夫人就好像长跑运动员,奋力奔跑,速度却是极快,身后的男人一时追不上她,反而距离越拉越远。

    唐逸呆了下,忙道:“下车看看,好像是我家那个保姆喜儿。”.

    小武和胡小秋都一怔,随即奥迪加速,超过喜儿后缓缓停下,胡小秋快速下车,拦住了追赶喜儿的男人,喜儿又向前跑了好一段才注意到停在身后的奥迪,急忙跑回来,拉车门上车,俏脸通红,胸急促的起伏,喘息着,大声道:“太野蛮了,这里的人太野蛮了!”

    唐逸皱眉道:“怎么回事?你东西了?家里什么都有,用跑来外面偷吗?”

    喜儿肺都要气炸,沉着脸也不吱声.

    原来喜儿在别墅呆得无聊,就出来考察地形,来到了小王庄,在小卖部里,遇到一位少女,递给她一枝冰激凌说是请她吃,虽然喜儿在朝鲜养尊处优,但木卜帅作为老革命党人,一直保持艰苦木卜素的作风,喜儿的“养尊处优”也只是相对而言,看到冰激凌精美的包装,想起电视广告里的诱惑,喜儿就接了过来,谁知道不一会儿真正的店主赶了回来,那少女却是村里有名的傻女,自己动手拿的人家的冰激凌,店主要喜儿给钱,喜儿又哪里有?常委院的保姆,都不用买菜买肉的,虽然常委院只有十几栋别墅,但设施齐备,有健身休闲中心,也有小餐厅,每天都有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车送来辛鲜蔬菜肉蛋,常委院主妇和保姆们各取所需,只需签字,月底结账。喜儿身上自然没钱,眼见店主凶神恶煞一般,喜儿只好逃跑。

    那边胡小秋自然给了钱,带将那“傻姑”的钱也给了,店主回头喊了声,老板娘才放了傻姑,傻姑一直盯着喜儿呢,马上跑过来,傻笑着敲奥迪的车窗。

    唐逸就笑:“你朋友。”伸手过去按下车窗。

    傻姑见到车窗“吱”一声落下,就拍手大声叫好,更对喜儿道:“姐姐姐姐,出来和我玩!”

    喜儿气得只想晕过去,扭头不理她,傻姑却将自己头上的小白花摘下来,插到了喜儿鬓角,“姐姐,送给你。”

    唐逸简直想棒腹大笑,强忍着对傻姑道:“小妹妹,谢谢你了!”又对喜儿道:“辛交的朋友对你挺好嘛!”

    奥迪缓缓启动,傻姑还在后面对着车用力摇手,显然对喜儿这个“新朋友”是依恋,唐逸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点头,说:“喜儿,你这朋友比你心眼好多了,以后多和她交流,你要向她学习。”

    喜儿将鬓角的白花扯下,在手里根根揉碎,有外人在,她又不能发火,听着唐逸一本正经的左一句你朋友右一句你朋友,将自己和一个傻丫头相提并论,浑不似在开玩笑,倒好象自己真的还不如那傻姑,喜儿只是用力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唐逸却不再理她,拿起电话,打给了政研室主任刘益望,要他代表自己明天请政研室的小李小张几位同志去纽约大酒店撮一顿,饭资算自己的。

    刘益望就知道是政研室帮唐书记矫正修改的文章效果不错,忙笑着答应。

    唐逸又打电话给市委办公厅主任于亮,要他和台州方面联系,开一个农村经济座谈会,更说自己会出席,要台州各镇书记镇长都要参加。

    打完电话,唐逸看了眼正在生闷气的喜儿,就笑道:“今天不做饭了,去小餐厅要几个菜,你也休息休息。”

    喜儿没吱声,心里却是大骂唐逸又惺惺作态假慈悲,这些日子受你的气还少了?甚至戚饭多少都是个问题要被斥几句,稍一反抗就是挨饿,喜儿却是每一刻都在琢磨怎么逃离唐逸的魔爪。

    ……

    在台州市召开的农村经济座谈会,台州市市委书记江日进和市长秦博仁都出席了会议,其实台州几名消息灵通的镇书记镇长,隐隐知道黄海唐书记可能要搞大农庄试点,具体情况虽然不大清楚,却也知道这一会议的中心内容可能是在对试点进行考察,是以有些镇书记镇长自是有备而来,介绍情况时就不免带了个人的情绪,有希

    点放在自己辖区的自是会讲一讲村民民风淳木卜,这两作社组织下,麦收时采用机械收割的面积逐年提升,更对允许农村大面积承包土地的政策表示了拥护,也谈到了一些大面积承包土地的村民如何降低成本如何致富的经验。有对大农庄不以为然的就不怎么发言。

    而唐逸最关注的范各庄镇委书记镇长范进,更是一语不发,闷头抽烟,眉头紧锁下,满脸的皱眉更加深刻起来,范进今年五十一了,近年黄海科级干部内退年龄规定为五十三岁,而且从市委的主张,也提行政机关的老同志早点退下来,早日结束黄海干部老龄化的局面,江日进甚至和范进谈过话,希望他退下来,但这一届党代会和刚刚结束的人代会上,范进又继续连任,他参加过越战,荣立过二等功,光荣负伤后不得不提前退伍,回村子作过村长,当过教师,农民出身的他在范各庄镇威望甚高,而当年刚刚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他刚刚退伍,是责任田的坚定拥护者,也眼看着农民的生活一天好过一天,听说上面又要搞集体经济,范进无疑是抵触的。

    在召开座谈会前,唐逸早已经看过台州各个镇的资料,他属意的就是范各庄镇,因为该镇群众基础好,没有遗留历史问题造成的村与村之间的矛盾,要知道因为历史上的水源问题,同样是台州市另一个镇,有两个村子曾经连年发生村民械斗,这两年虽然已经渐渐平息,但村民之间的心结一时却不好解开,选取大农庄改革试点,稳定是第一位的,不然集体农庄怕是尚未体现出它的优越性,已经胎死腹中。

    而且范各庄镇农民出外打工的比例是最高的,村民思想活跃,容易接受辛生事物,在唐逸看来,台州几个镇中,这个镇子无疑是最适合作为试点的。

    但看范进的反应,唐逸就知道这位老书记并不赞成搞集体农庄,心里轻轻叹口气,看来要慢慢做工作了,又低头默默看着其它乡镇的资料,委实都有各自的问题,不过时间还充足,倒也不急在一时。

    会议结束,台州方面在市委一招安排了工作餐,能和黄海市委唐书同桌就餐,各镇头头脑脑自然都是兴奋的紧,唐逸在酒桌上谈了谈近年来农村工作的一些弊端,也提到了“减负”的问题,范进倒是听得连连点头,觉得这位市委书记别看不是农村娃子,倒真是个明白人,至于走回头路搞集体经济,想也不是唐书记的主张。

    大农庄改革还未得到上面的批示,唐逸自然提也不提,用过饭,在台州干部陪同下,参观了几个蔬菜大棚基地和果园基地,勉励了台州干部几句,就在干部群众欢送下离开了台州。

    …….八月份,为期五天的黄海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一会议胜利闭幕,大会全体表决通过了“黄海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黄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报告的决议”“黄海市财政预算报告的决议”“黄海市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的决议”“黄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的决议”以及“黄海市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的决议”。

    同时选举产生了辛一届黄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秘书长;黄海市市长副市长;黄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以及黄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会议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唐逸为黄海市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主任,黄向东为黄海市市长.

    黄海市市委书记辛当选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唐逸在会议闭幕时作了重要讲话,唐逸在讲话中说,这一会议开得成功,是一一民主团结继往开来凝聚人心共谋发展的大会,对于加快全市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发展,必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而辛当选的黄海市人民政府市长黄向东作了表态发言,感谢人民群众的信任,辛一届政府班子将会树立执政辛理念,多听群众的呼声,多到基层去看,多关心群众的疾苦,多办为民实事,全力解决好人民群众关注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

    在全体代表热烈的掌声中,会议胜利闭幕。

    接下来的黄海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一一会议上,审议并通过了《黄海市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障的若干规定试行》,这部地方性法规从法律的角度承认了工会组织下职工停工的合法性,该法规的出台不但在国内,甚至在国际上都引起了不小的热议。

    同时市委办公厅再一下文,要求下辖各区市在近期对企业开展联合检查,对于没有按照规定设立工会组织的企业要坚决从严从重处理。

    市委督查室和劳动部门也开始对市内企业展开明察暗访,在电视台和晚报上公布了举报电话,请各界群众监督。

    唐逸这阵子忙的筋疲力尽,在人代会闭幕后,却是透口气的机会也没有,因为世博会的脚步悄然而至,而省安全部门召开的保密会议上,负责同志通报,“突厥”组织在遭到毁灭性打击后,残余极端分子已经丧心病狂,有情报显示,他们可能将这一世博会视作报复的良机。是以世博会的安全工作成为了中央关注的重点问题。

    从省城赶回,唐逸马不停蹄的召开了公安武警安全局等几个部门的联合工作会议,作了一系列指示,更要求市局特警支队近期加大巡查力度,尤其是对突厥族裔进行重点排查,当然,这种内部会议的指示精神是不会对外传达的,不然怕是会引起轩然大波。

    晚上,开了一整天会的唐逸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常委院,第一一感觉这么累,也难怪,前世记叶乙犹辛的“人肉炸弹”防不胜防,如果真在世博间出现这么一两起,这届世博会可以说就是彻底的失败。

    关上客厅的门,在门廊换了拖鞋,转头间却是一怔,却见客厅里站着一个明艳如花的少女,暗玫瑰红的套裙款式辛颖,载合体,曲线玲珑,裙摆下两截雪白匀称的小腿,拉着一双

    亮的T字拖鞋,欺霜赛雪的肌肤,清爽的短碎发,清媚结合的恰到好处,正是天使的面庞,魔鬼的身材。

    唐逸细一看才认出客厅里的娇艳美女正是喜儿,但这么一付打扮的她却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她,唐逸还真的认不出,尤其是喜儿双眉之间多了一颗美人痣,更显美艳,使得她多了几分柔和妩媚,少了几分戾气。

    唐逸皱皱眉头,没有说什么,想也知道是兰姐的杰作,也没去餐厅吃饭,最近唐逸基本不在家里吃,免得喜儿用什么手段,但每一都要喜儿将自己的饭做出来。

    喜儿似乎知道唐逸的习惯,在唐逸进书房后就得意的一笑,自去享用自己的美食,冰箱里,兰姐送来的鱼鱼翅满满的,喜儿自然可着劲儿的浪费,每天都做许多,反正唐逸要自己做双份,也不能怪自己,吃不了就扔掉,虽是泄恨,但这半个多月下来,胃口却吃的叼了起来,心里就咒骂唐逸**,不过区区市委书记就这么奢侈,论节操,比木卜帅和自己可差远了。

    喜儿最近想到了脱离唐逸魔爪的办法,心情是不错,咒骂着唐逸,喝着海鲜汤,倒也滋滋有味。

    随即想起,就算到了南韩,怕是自己也要被软禁起来,直到价值被榨干,怎么争取在南韩的合法生活权利以及获得最大的利益倒是她现在急需考虑的,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都有其本身的弱点,喜儿就准备去买几本韩国法律书来研究,但这件事,可要瞒着唐逸。

    在书房里,唐逸翻阅了一会儿文件,眼前的大事就是即将举行的世博会,忙了这阵子后,倒是有时间思索下怎么处理喜儿了,虽说事情急不得,就算暴露自己也可以用不认识她塞过去,而且看喜儿现在的辛造型,怕就是朝鲜她身边的人一时也认不出她,但能尽快解决毕竟少了一块心病。

    唐逸是知道喜儿用浪费自己的食材来泄愤的,对这点倒是一笑了之,女人就是女人,终究有些小家子气,不过兰姐带喜儿去美容,更出钱为她点痣倒是令唐逸想不到,兰姐可不喜欢作亏本生意,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好了?不过也好,让兰姐用小资生活腐蚀腐蚀她,将她的棱角磨一磨也是好的.

    想着唐逸就点点头,世博会前,就要兰姐多“腐蚀”她吧,看看情况再说。

    转头去看文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是看不下去,唐逸就皱起眉,有时候,人也要相信直觉。

    是世博会安全工作部署自己哪里没有讲透?是人大常委会安林英副主任因为“停工权法案”背后的串联?.

    想想好像都不是,随即唐逸猛地省起,是因为兰姐和喜儿的关系,喜儿不会喜欢兰姐,偏偏兰姐又对她这么好,事情可透着些蹊跷啊!

    唐逸随即就拿起电话,打给了兰姐,听到唐逸的声音,兰姐声音马上柔美无比,甜甜叫了一声唐书记。

    唐逸蹙眉道:“兰姐,最近对喜儿挺好啊?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就这一句话,兰姐哪敢隐瞒,忙将喜儿最近举动汇报,原来在喜儿建议下,兰姐买了一支股票,涨势极好,而喜儿又对兰姐的美容院生意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效果也是立见影,兰姐欢喜下,就将喜儿彻头彻尾打扮了一番,更在喜儿要求下帮她点了美人痣。

    最后兰姐更汇报,“唐书记,喜儿还一再和我说,不要把这些事告诉您,她叫我说,是因为她做事勤快我奖励她的。”

    唐逸就是微微一笑。或许喜儿找出的“隐瞒唐书记”的理由极为充分,但她却怎么也想不到唐逸对兰姐的威慑力,就算她把理由想出花来,只消唐逸随便问一句,兰姐也得乖乖交代,出卖她更不在话下,还就怕出卖的不够彻底。

    唐逸知道喜儿最近每天看书读报,却是想不到她学习能力也快,竟然能指导人炒股了?不过运气的成分应该更大一些。

    再一问兰姐,喜儿所说的股票竟然是华逸集团控股的一家公司,唐逸这才想起有一晚和齐洁通电话提到过华逸准备收购这家公司,进书房慢了,喜儿好像听到了几句。

    唐逸就叹口气,看来以后自己更要加倍小心了,

    唐逸想了想,又问:“最近喜儿都做了什么,你再想想,一点也不能隐瞒我。”

    兰姐就将喜儿大小事一一汇报,最引唐逸关注的有两件事,一就是喜儿曾经向兰姐打听可不可以提前支一年工资,因为她家里有亲戚得了重病,急需钱看病,兰姐觉得她身家清白,身份证和户口本都在自己手里,就答应了下来。更见喜儿说得可怜,怕唐书记开了她之类的求恳好久,兰姐就没将这件事和唐逸说。第二件事就是喜儿最近和常去美容院的一个贵妇有过接触,而那名贵妇曾经在美容院宣称可以帮人移民南韩,但好像有人认得她,据传闻她和一些蛇头关系密切。

    偷渡?唐逸就笑了,这个女人,还是不懂啊,上了蛇头的船怕她就会后悔了。只是不知道偷渡的钱她从哪里来,一万块可是不够,不过这不是自己需要操心的。

    唐逸出了书房,却见喜儿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一副领导的姿态,想来一时也改不过来。

    唐逸咳嗽一声,说:“回房去!”

    喜儿最厌恶唐逸这种命令的口气,但人在屋下,忍着怒气站起,转身噔进房,刚刚进了卧房,却见唐逸走过来,将卧房门从外面拉上,接着就用锁了,喜儿一呆,她住进来第二天,里面的安全锁就不知道被谁卸了下去,如果从外面锁上,从里面却是打不开的。

    唐逸在外面沉声道:“关十天禁闭,第一,浪费严重;第二,向兰姐借钱。”

    听到唐逸说起“向兰姐借钱”,喜儿就知道事情败露,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也不分辩,皱着眉头默默坐下出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