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五章 同游

第九十五章 同游2017-11-8 23:48:38Ctrl+D 收藏本站

    省委常委会上,宋书记第一次发了火,当他属意的建设厅厅长候选人没有获得通过后,他起身就离开了会场,留下了举手反对的常委面面相觑,赞成的常委四人,反对的五人,宋书记和徐省长都没有举手,唐逸和另一名常委弃权。

    徐维咳嗽了一声,宣布散会。

    于方舟和副省长国资委党委书记姚立柱都投了反对票,姚立柱是比较亲近唐系的,但到了这一个层面,人事上的问题已经不再仅仅是考虑派系政见,处于他的位置,自然要从大局考虑,想来他认为宋书记提名的人选确实不适宜担任建设厅厅长。

    但于方舟投反对票是唐逸没有想到的,本以为他肯定弃权的,唐逸出会场的时候看了眼徐维,徐省长的魅力以及手腕真是不可小视啊。

    和唐逸同样投弃权票的鲁东省军区司令员呼景山不芶言笑,身上自然而然就散发着一股铁血之气,现在的年代,儒将居多,呼景山这样的将领却是越来越少了。

    唐逸快走几步,跟上呼景山的步伐,正想和他聊几句,前面走廊里宋书的秘书梁志强匆匆走来,来到唐逸身边微笑道:“唐书记,宋书在办公室等您呢。”

    唐逸点点头,想来,宋书记也要见自己了。

    省委办公楼是一座折中风格的行政办公楼,始建于六十年代,虽然只有五层,但却是气势恢宏,正门台阶上那花岗岩镶嵌的擎天廊柱,三扇深红拱门,楼顶高悬的红旗叠影党,尽显庄严肃穆,气派非凡

    宋书记的办公室在五层,唐逸进去的时候宋书记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从容,招手叫唐逸坐了,茶几上有一套紫砂茶具,宋书记拿起紫砂壶潇洒的洒了一圈,“乌龙茶,怯暑解湿。”

    唐逸点点头,从盘中拿起了一只杯子。自己在烦躁之时偶尔也会泡上一壶“工夫茶”,看来宋书记也有这个习惯。

    宋书记拿茶杯的姿势也极为考究,喝了口茶,他摇摇头,“年纪大喽,对一些事反而更看不开,省里也有圈圈框框,这一点不好。”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宋书记又道:“继阳同志和你一样,敢想敢为,为这样的同志创造条件也是难事啊,反对的多,赞成的少,圈圈框框多,看大格局的少,看一个人,不能太武断啊!”

    宋书记说的继阳同志就是现任建设厅副厅长张继阳,张继阳这个人唐逸也略有耳闻,可能做事情比较冲,得罪了多人,风评不怎么好,只是想不到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宋书记会看重他。

    宋书记眉头拧成了川|字,随即舒展开,又拎起紫砂茶壶洒了一圈,说:“说说世博会吧,你的报告我看了,出席的嘉宾,我看还不够,嘉宾名单,要考虑这次世博会的定位,这是世纪初的一次戚会,要考虑其历史地位,这次的世博会是要记入黄海鲁东甚至全国的史册的,怎么来表现它的成功?仅仅用成功来证明成功是不够的。”

    最后一句话可是有点醒唐逸的意味了,唐逸默默点头,在某些方面,自己想问题确实还是差些火候,或许因为环境的关系,自己不太看重这些,反而错漏了一些东西。

    宋书记道:“时间紧,要尽快用组委会的名义向中央打报告,邀请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以及国外驻京使节出席这个开幕式。”

    唐逸就笑了笑,“应该来得及。”

    接下来两人又聊起了鲁东以及黄海的经济发展,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梁秘书敲门,唐逸才起身告辞。

    当晚唐逸没有走,而是给张定中打了个电话,在辛华酒店贵宾包厢,唐逸和张定中丽娜夫妇吃了个便饭。

    对张定中,唐逸虽然一直都有些歉疚,但暂时又真的帮不上他,毕竟张定中被调任省公安厅巡视员,是因为他在黄海任上工作出了一些问题,这类问题可大可小,只是看从哪个角度看而已。

    张定中倒是胖了一些,更笑呵呵道:“心宽体胖,日子过的舒心。”

    祁丽娜就不像他那么懂得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了,敬唐逸酒的时候就忍不住问了句,“唐书记,您看我们家定中还有希望回黄海吗?”

    张定中就皱起眉头,但也不好说什么。

    唐逸微笑道:“天大地大,不要老盯着黄海。”

    祁丽娜就叹口气,“定中这段日子,一直说想退下来呢。”

    唐逸微觉异,张定中虽然已经五十多了,但毕竟离退休年龄尚早,完全可以再争取争取,在某实权位置上再干一届,怎么就意志消沉了?想来是在省厅的日子不好过吧。

    张定中已经拿起酒杯笑道:“唐书记,丽娜就知道夸大其词,你别听她的,现在我修身养性,挺好。”

    唐逸笑笑,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口酒,唐逸想了想对丽娜道:“嫂夫人,最近黄海在筹备一个文化研究会,书记已经答应担任研究会会长了,嫂夫人有没有兴趣为黄海文化建设发光发热?令尊是鲁东大学知名的历史学者教授,嫂夫人肯定是家学渊源了。”

    祁丽娜就是一喜,虽说黄海文化研究会是民间学术团体,但对现在的祁丽娜还是有诱惑力的,现在的她早没了当初黄海政法第一夫人的风光,日子过得实在无聊,何况能去黄海,那就和唐逸有了割不断的联系,丈夫能不能东山再起风风光光退休可就全靠唐逸了。

    祁丽娜就笑道:“我考虑一下吧,要说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小兰了,还真怪想她的。”

    唐逸却是没想到听话风,丽娜夫妇来了省城后兰姐也来看过他们,就点了点头,兰姐现在的眼皮子,倒是比以前厚实一些了。

    这几天,虽然喜儿尚在“禁闭”期间,兰姐也不忘对她“大卖特卖”,“卖”的不亦乐乎,每天想到些什么都给唐逸打电话,反映喜儿的情况,令唐逸不胜其烦,斥了两句兰姐才消停下来。

    听丽娜提起兰姐,唐逸就一阵摇头,最近自己斥兰姐好像又多了起来,这也不能怪自己,实在是这个兰姐太招人恨,

    有时候不斥她心里实在不舒服。

    ……

    第二天下午回到黄海,唐逸却是马上去了市局,前天市局特警队抓捕了几名卖刀具的突族人,本来只是小事,但现在敏感时期,唐逸自然要去市局听取范立人和特警支队王超队长的汇报。

    回常委院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喜儿还在禁闭期间,这两天唐逸在鲁城,每晚就叫兰姐给喜儿送些面包,顺便放放风,喜儿可以趁机洗洗澡上个所,今天唐逸没给兰姐打电话,想来喜儿肯定又在咒骂自己了。

    兰姐听说喜儿“浪费严重”后,吓了一跳,就忙张罗着给唐书记换保姆,被唐逸压下,更要兰姐对喜儿好一些,兰姐莫名其妙,也只得照办。

    唐逸却没想到,进了客厅,就见小妹正坐在沙发上,一袭白裙,清丽若仙,唐逸欢呼一声,跑过去抱起小妹转了几个圈,又哪里有半分省委大员的样子?

    实在是这段时间唐逸忙,小妹也忙,两人有半个多月没见面了。

    能感觉到唐逸的开心,小妹却是顽皮的敲了敲唐逸的脑袋,唐逸就在她晶莹剔透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小妹嘻嘻一笑,可爱的令唐逸险些晕过去

    狂喜过后,才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喜儿,正满脸鄙夷的看着自己。见唐逸看过去,喜儿忙收起目光中的不屑,换上了恭谨神态,想来这段日子的惩罚收效不小。

    唐逸就皱起眉,“加罚十天”

    喜儿呆了下,小声道:“您,您今天高兴,就,就饶了我吧。”说完更是一呆,这是怎么了?自己会向他告饶?脸热得厉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妹驾临,唐逸心情大好,瞪了喜儿一眼,没再理她。

    小妹和唐逸坐在沙发上,虽然奇怪唐逸为什么会关起喜儿,但小妹自然不会多问,反而觉得自己刚刚放了她有些自作主张,就小声说:“要不要再把她关起来?”

    唐逸被退得哈哈笑,觉得自己这个老婆简直太可爱了。

    那边喜儿气得七窍生烟,本来见小妹气质高雅,美若天仙,不自觉觉得这才是跟自己一个层次的人,谁知道也是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恶婆娘,这两口子也真是绝配。

    再等唐逸和小妹甜甜蜜蜜靠在一起看《猫和老鼠》的DvD,喜儿更觉得这二位不可理喻,幼稚到极点,这就是北方强大邻国的部级官员和大校?看他们官衔,也知道这两口子身后背景多么惊世骇俗,却幼稚到看儿童才喜欢看的动画片,喜儿就有些要疯掉的感觉。

    强忍着心里的鄙夷给小两口洗了水果,拿了饮料,搬过自己的小马扎,又是一阵郁闷,这是兰姐送来的,说在客厅保姆不许坐沙发,只能坐马扎,虽然马扎手工考究,特制带靠背,软软的坐着也挺舒服,但就这么一坐,明显比沙发上那对金童玉女低了一头,就活像个受气包。

    坐在马扎上,喜儿心里诅咒着唐逸,关了几天,闷得实在无聊,也不由自主的看向电视屏幕,看着老猫接连受瘪,喜儿却是越看越觉得有趣,想象着这个徒有其表的老猫就是唐逸,靠在马扎靠背上,不时轻笑,只是唐逸和小妹都是满心甜蜜,又哪有人会注意到她?

    有喜儿在,唐逸自然不会和小妹住在别墅里,而是带小妹去了纽约大酒店,住了一号套房,一号套房在顶楼,比总统套还要奢华,但不在酒店客房列表中,只供白金V&入住,而实际上白金V&只有萧金华和唐逸两人,在黄海来说,唐逸不住,一号套房就等于空置,当然,就算酒店高层也不知道白金V&和酒店的关系,只知道这是酒店最尊贵的客人。

    在柔软如绵的大床上卿卿我我之际,唐逸就笑道:“老婆,今天两次,不,三次行不行?我想要宝宝了!”至于唐逸“要宝宝”和“借机和小妹多亲近”的念头哪个占上风,却是不得而知了。

    唐逸动手动脚之际,小妹早羞涩的将脸埋在唐逸怀里默不作声,听唐逸的话,只是摇头,唐逸却发了根,“今天我就要了!”

    有了“想要宝宝“的借口,唐逸欺负小妹就变得心安理得起来,抱着小妹轻如羽毛的妙体,却是怎么都疼不够,直到下半夜被小妹咬了几口,知道这是小妹不满的前兆,这才放过了小妹,又没皮没脸的一定要小妹说“唐逸是个好老公”,惹得小妹扑哧一笑,扭头也不理他。

    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虽然m周六周日两天都有课,但小妹大过天,唐逸自然是要旷课的。

    起床洗后,唐逸就提议去钓鱼,小妹欣然答应,在去郊区永安渔场的路上,小妹才轻声道:“我约了齐洁。”

    唐逸就是一怔,齐洁来黄海唐逸是知道的,昨天打电话来,唐逸正和小妹在看《猫和老鼠》,唐逸只是说了声“小妹来了。”齐洁就善解人意的挂了电话,这段日子,齐洁来黄海勤,甚至前几天在鲁城还和唐逸缠绵了一晚。现在唐逸自然要陪小妹。

    小妹又道:“我看到你的来电显示了,知道她来了。”

    唐逸就扰扰头,低声道:“不要叫她了。”

    小妹道:“我闷,不爱说话,有她在,热闹点,玩得也开心。”

    唐逸又是一怔,随即气道:“胡说什么呢?你就是一个字不说,坐在你身边,我也开心。”

    小妹就神采飞扬起来,“是吗?”一踩油门,越野吉普风弛电擎,唐逸就小声道:“就是,就是你开车的时候我就不大喜欢坐你身边了。”

    看唐逸装模作样退自己开心,小妹抿嘴一笑,娇艳不可方物。

    ……

    渔场占地三十多亩,有鱼池四座,停车位宽敞,池边有遮阳避雨蓬,还有四排大柳树可以遮阳,树中央设有秋千,荡在鱼池与树下,让人心旷神怡。鱼池边有坐凳小桌子,可以边钓鱼边聊天,边喝茶,垂钓之后,可以直接去渔场酒店请大师傅将钓到的鲜鱼加工,也可自己烧烤,环境极为舒适。

    在停车场泊车的时候就见到齐洁的红色宝马停在里面,果不其然,三号鱼池遮阳伞下

    ,齐诘娇笑着对唐逸和小妹挥手,可爱的浅蓝色运动裙,雪白匀称的双腿,浅白色平底休闲鞋,显得娇美无比。

    到跟前唐逸就忍不住笑:“今天这么粉嫩呢?”说完才想起小妹在场,忙住了嘴,齐洁白了唐逸一眼,就挽起小妹胳膊坐了过去。

    唐逸倒是乐得闷声大发财,免得说多错多。

    唐逸和小妹自然还是直钩喂鱼,齐洁却不愿学太公,自己用弯钩享受钓鱼的乐趣,和小妹不时低语几句,看小妹听她聊天也挺开心的,唐逸就一阵扰头,去年这时候齐洁还说小妹越来越不好亲近,她俩几时变得这么亲密了?

    唐逸和小妹喂鱼,鱼饵下的就快,眼见一鱼饵见了底,齐洁就无奈的道:“你们两公婆,真是绝配!”

    唐逸不吱声,小妹就好像做错了事,说:“我去拿鱼饵。”

    齐洁已经站起身,娇笑道:“得了吧,使唤你唐逸还不心疼死啊!我去拿吧!”转身去了。

    唐逸一阵讶然,这俩小女人,相处的却是越来越自然,真是令唐逸怎么也想不到

    齐洁拎着一鱼饵过来的时候,她身后追着一名浓妆艳抹的少女,因为占这个遮阳伞的位置,齐洁就和那少女发生了一点争执,刚刚拿鱼饵,小心踩了她的脚,少女就不依不饶,追着齐洁理论。

    齐洁懒得理她,少女说话却是越来越难听,到了近前眼见是一男二女,就嘲讽道:“装毛高贵啊,还不是个小三儿?”

    这话却是说到了齐洁的痛处,俏脸一白,方才的骄傲被击了个粉碎,低头自顾去抓鱼饵

    少女又骂了几句,转身得意洋洋要走,小妹却是沉了脸,拿起齐洁的鱼竿,一甩一扔,鱼钩却是正钩在少女斜挎的肩带上,接着少女的手袋就冲天而起,跟着鱼钩飞进了鱼池。

    少女呆了一呆,随即回身大骂:“妈的你们找死是吧,你麻痹的!”见小妹拿着鱼,指着小妹骂:“你个骚X赶紧他妈赔钱……”

    “啪”一声脆响,却是少女挨了个耳光,施暴的正是齐洁,眼见小妹被骂,以小妹天性,自不会和这种人吵嘴动手,齐洁就冲上去给了少女一个耳光。

    眼见人家人多势众,少女不敢还手,怕被两个“野婆娘”联手打一顿吃眼前亏,大骂着道:“你们人多是吧,等着,你们等着,有种就别走!”回身就快步向那边的杂货店走去,想来是要打电话叫人。

    唐逸呆呆看着小妹和齐洁这一对“泼妇”,一个军中翘楚,一个商界精英,却是野蛮的联手欺负一个路人甲,唐逸真是没话可说了。

    齐洁却是看了看桶里的鱼,说:“差不多了,咱们去自己烤了吃。”

    小妹恩了一声,“吃过饭再钓。”

    唐逸无奈的道:“还有心情钓鱼?路人甲去叫人了!咱还是跑吧!”

    “路人甲?”齐洁一怔,随即娇笑,说:“十三在渔场外面呢,我叫她来。”拿出手机打电话。

    眼见小妹也想吃“烤鱼”,唐逸就不再说话,和二女来到餐厅,要了靠窗的包间,要服务员上炭上调料。

    齐洁笑dundun穿鱼撒调料烤鱼,说:“叫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小妹就会做“可乐鸡翅”,对烤鱼也来了兴趣,要齐洁教她,唐逸看得一阵摇头,转头见窗外,清秀可人的十三正在踱步,唐逸就道:“喂,要不要叫十三也来吃烤鱼?”

    齐洁娇笑:“放心吧,有她的。你呀,别见到女人就动花花肠子。”说完就知道这玩笑开得不合时宜,毕竟不是只有她和唐逸两人,果然唐逸皱眉,显然有些生气了,齐洁忙转脸去和小妹说话,不敢看唐逸脸色。

    唐逸生了会儿闷气,也没人来理,随即就是莞尔,再这样下去,真正的怨妇怕是自己了。

    等了半晌,也不见有“摩托党”或者“面包党”来寻仇,唐逸就不再看窗外,小妹将第一个烤熟的鱼送到了唐逸嘴边,唐逸心情才舒畅起来,齐洁就矜持多了,有小妹在,唐逸自然不用她照顾,只是笑dundun看着唐逸,看得唐逸一阵心虚,但和清丽娇媚风韵迥异的两位红颜坐在一起,心里更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结了帐,在停车场,却见那少女垂头丧气和一个男人等在那里,等唐逸三人走近男人才赔笑自我介绍,姓李,是这个渔场的老板,领着少女来给唐逸几人赔礼道歉。

    这自然不是李老板认出了唐逸,而是因为小妹的车牌,“甲”,这也太骇人了,在年换牌前,军车是以“甲午未庚……”等次序排来列,甲,就是军委四总部以及大军区级直属单位,午为空军,未为海军等等,而甲则是军委和总参车牌,甲b为总政治部C为总后勤部以此类推。

    甲自然是军车里最牛的牌子,?在深信车牌号码次序代表主人身份的民间,这听了都令人心颤。

    渔场保安有见多识广的,当时见到小妹的车牌就吓了一跳,忙给李老板打电话,更一直关注唐逸几人,待见到常来玩的老板小蜜和他们起了冲突,就更不敢耽搁,又将电话打了过去,李老板推掉了一个重要的约会,匆匆赶来。

    黄海是军事重镇,北海舰队就驻扎在这里,最近盘查又严,李老板可不信有人敢胆上生毛挂着这么显眼的假车牌在市区招摇,最起码这几个年轻人也应该和总参高官沾点关系。

    浓妆少女低着头赔不是,小妹和齐洁自然不会和她一般见识,径自上车,李老板就拉着唐逸好一通寒宣,给了唐逸名片,说下次来肯定不收钱云云,唐逸笑着说好。

    上了车唐逸就笑,“小妹,再出来可得换车了,太扎眼了!”

    小妹恩了一声,却是信以为真。

    …………………………………………………………………………………………………………………………………

    同志们,来点月票吧!谢谢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