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四章 交州行

第一百零四章 交州行2017-11-8 23:48:48Ctrl+D 收藏本站

    场沸沸扬扬的大雪,黄海的元旦银装素裹。

    如果说新的一年唐逸最关切的,却不是大农庄的改革,而是岭南,是以元旦期间,唐逸携小妹来到了岭南。

    大农庄的农业公司在筹组中,千头万绪,自有唐派干部和各路专家为他披荆斩棘,大农庄的每一步都无时无刻不牵动着唐逸的心,然而新的一年,那场史无前例的传染病,才是唐逸焦虑的问题,所以,他来到了交州。

    来交州前,唐逸也不忘叮嘱兰姐注意喜儿的举动,最近喜儿虽说很温顺,甚至偶尔会表现出对唐逸的关心,但唐逸对她可是一万个不放心。

    岭南的省委常委院的警戒措施比黄海常委院自然提升了一个级别,院门两旁岗台上武警战士的刺刀锃亮耀目,其实在距离常委院一公里外的路口,警卫人员已经设了岗。

    见到唐逸和小妹来看他,唐万东自然是说不出的喜悦,微笑看着坐在沙上的这对金童玉女,唐万东笑着问小妹,“宁副主席最近还好吧?宁老呢?”

    小妹点点头,“恩,都挺好的。”

    保姆送上果盘,唐万东就叹口气:“二婶回北京了,她有时间没见你们了,常念叨呢。”

    “过年再和二婶好好唠唠吧。”唐逸和唐万东聊天,小妹就有些无聊,从果盘里拿起一瓣西瓜,又拿起牙签,将保姆没去干净的几枚西瓜籽挑出来,又将西瓜一掰,力道极巧,整整齐齐将本来就很小巧的西瓜瓣掰下盈盈一口的一小瓣,送到了唐逸手里,说:“你尝尝,这个最红,是不是最甜?”不甜的话剩下的多半瓣西瓜自然是不要的。

    唐逸就有些无奈,“喂,别祸害我二叔家水果成不?二叔可不像咱家有钱。”说着将小瓣西瓜放在了盘里。

    小妹也不理他,自去挑看起来很甜的西瓜去籽。

    唐万东看得一笑。却不想小妹在唐逸跟前这么可爱。而且小两口也忒恩爱了点。

    “你们住哪?要不来家住?”唐万东问。

    唐逸和小妹自然是住进了交州纽约大酒店地一号房。唐逸笑着摇了摇头。说:“二叔。你还是继续做你地孤家寡人吧。等唐欣成了亲。二婶就有时间陪你了。”

    唐欣地婚礼定在了今年五一。二婶现在却是和唐欣住一起。很舍不得女儿嫁人。

    唐万东笑笑。“你对这门婚事怎么看?”

    唐逸道:“欣欣开心就好。”

    唐万东默默点头。

    唐逸问道:“二叔,你要不要去北京?”

    唐万东就看了小妹一眼,随即知道小妹不会理会这些事,也不会将自己的话传到宁德忠耳朵里,就笑道:“再说吧。”

    说着话唐万东站起来,说:“你等等,有点东西给你看。

    ”转身去了书房。

    趁二叔不在,唐逸就将刚刚放盘里的那小瓣西瓜拿起来送进嘴里,见小妹关注的看向自己,小声道:“不甜,他们家的西瓜不好吃。”

    小妹就点点头,深以为然。

    唐万东回来的时候拿了一份材料,交到唐逸手上道:“省卫生厅的报告,省内好像出现了一种新的不明传染疾病,截止到元旦,全省已经有了三十多例,该病症状类似肺炎,但传染力极强,交州二院已经生了医护人员被传染的病例。”唐万东眉头皱得很紧,显然很是忧虑,随即看向了唐逸:“我记得你跟我提过,你们黄海也生过不明传染病,你怎么处理的?”

    唐逸本来还在想怎么将话题引上去呢,却不想二叔主动提起,忙道:“那是前年吧?好像黄海人民医院现了一种不明传染病,马上将接触该病人的医护人员隔离,后来好像就没再出什么问题。”

    唐万东摇摇头,“那你们黄海现的传染病和岭南的不同,据卫生部门的同志分析,这种新型传染病很可能通过呼吸道就可以传染,令人防不胜防。”说话时唐万东脸色很严肃,“如果这个结论成立的话,情况很严重啊。”

    唐逸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问:“二叔,那你想怎么做?”

    唐万东道:“我已经和卫生部打了招呼,请他们派专家来参与调查,省卫生厅的报道里说,他们有信心控制病情,但我有些不放心。”

    唐逸皱皱眉,“等专家调查,得出结论,就怕那时候传染病已经大规模爆了。”其实二叔的作法自然是最为稳妥,但深知该传染病为祸之烈的唐逸却是很想做一些改变。

    见唐万东沉吟不语,唐逸就道;“二叔,我觉得要尽快采取控制措施,将已经确诊的病例病人的亲戚朋友都进行隔离观察,甚至病人接触过的人群,也要进行追踪。

    唐万东就笑了,“没这么严重吧?”虽然他也为这种传染病感到忧虑,但以唐逸的作法,未免小题大做,动作也太激烈。

    唐逸却是顺着自己思路说下去,“二叔,我知道你担心引起公众恐慌,但这种疾病如果传染力够强,就一定要在初期令公众了解真相,这样做可以将损失缩小在最小范围,如果一直捂盖子,遗祸无穷啊!二叔,我看你是不是在政治局会议上提一提?”再过几天,2003的第一次政治局会议就会在京召开。

    唐万东沉吟着,没说话。

    唐逸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却见无聊的小妹又在研究果盘里的苹果,不由得莞尔一笑,凑过去低声道:“都摸过来了,让人咋吃?你以为咱家啊?”

    小妹就将苹果放下,静静品茶。

    “小逸啊,不说这些了。”唐万东也拿起了茶杯。

    唐逸就微微点头,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唐万东喝了一口茶水,就笑着问:“言新部长你见过几次是吧?”

    唐逸微微点头,二叔嘴里的言新部长自然就是现任外交部正部级的第一副部长沈言新,这个人可说是二叔的死党了,二叔垮台时也牵涉其中,当然,那时候的他远不像现在春风得意了。

    唐万东就道:“言新部长和我打招呼,中联部有个部长助理的位子,准备从地方上选拔干部,我怎么想,也想不到合适的人选。”

    唐逸听了就知道,沈副部长这是在为接班做准备呢,提前补充沈派干部在部里的力量。

    中联部是党对外联系的部门,和

    联系紧密,而外交部系统自成一摊,外交系统外的干TL难,但地方干部进中联部则要容易一些,中联部又和外交部关系紧密,干部时常对调,中联部刘部长和沈副部长交情匪浅,自是为沈言新搭个梯子。

    只是干部任用问题,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二叔可能拿捏下不好确定人选,干脆将这个机会给了自己。

    唐逸脑海里下意识就冒出个名字,“黄琳吧,她可是科班出身。”黄琳通晓几国外语,现在温习一下,估计能拿得起来,虽然外交系统的领导层不再看重这个,但人家基层干部个顶个外国语大学的高材生,初来乍到没有几把刷子,难免会被欺生。

    唐万东就笑:“你们黄海的宣传部长?她行?”对于曾经和唐逸闹出过绯闻的唐逸圈子里的干部,唐万东又怎么可能没有耳闻?

    唐逸点点头:“我看她行。”

    唐万东就微微一笑,拿起了茶杯喝水。

    ……

    这两天小妹看起来很开心,也难怪,当她提议叫齐洁一起出来玩时唐逸笑呵呵说,这几天就要你自己陪我。

    唐逸不知道小妹是不是真的风轻云淡到不会吃醋,但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不喜欢有其他女孩介入是一定的。

    而小妹和唐逸聚少离多,倒是齐洁几乎周周都会见到唐逸,不是去黄海,就是在京城,来了交州,唐逸早给齐洁打了电话,说这几天陪小妹度假,齐洁自然不会说什么。

    纽约大酒店一号房的卧室就有百多平米,那气派的大床平排躺七八个人也躺得下,唐逸趁小妹洗澡的时候上网和宝儿聊了几句,这个长不大的大宝宝,还有半年就高考了,却是吵着要去考军校,想来小妹的偶像地位在她心里已经根深蒂固,唐逸连哄带骗的糊弄宝儿,可真有些担心宝儿跑去军校受苦。

    洗漱间的门被轻轻拉开,裹着白浴巾,头湿漉漉的小妹如出水芙蓉,清丽绝伦,象牙般光泽的玉臂粉腿,晶莹如玉的肌肤吹弹可破,唐逸面对小妹,常常自惭形秽,甚至有时候想,自己亵渎了小妹是不是一种罪过。

    但看着小妹,唐逸又说不出的幸福,童心忽起,走上两步抱住小妹,轻笑道:“小妹,咱们摔一跤如何?”

    小妹抬头。清澈的大眼睛闪过疑惑。

    唐逸笑道:“你别以为每次你都是让我,我力气可不小呢。”

    小妹眼里就有了笑意,唐逸气道:“你不信是吧,这样,你不许用擒拿的招数,咱俩就比力气摔一跤,我就不信你力气也比我大。”唐逸身体特异,自信满满。

    小妹就点点头,却不想唐逸马上力,抱着小妹就向床上摔去,就在唐逸自以为得逞之时,却觉腿上一麻,却是被小妹光洁如玉的可爱小脚丫绊了一下,接着就不知道怎么的,摔在床上之时变成了小妹在上,唐逸在下。

    唐逸用力想将小妹从自己身上掀下去,却被小妹小手抓住两只胳膊,压住他的双腿,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动,小妹却是大气也不喘一口,好奇的看着在自己身下挣扎的爱人,显然“收拾”唐逸带给她一种新奇的感受,唐逸大是后悔,简直太没面子了。

    终于,唐逸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掩饰窘状,小妹抿嘴一笑,顺势趴在了唐逸怀里,在唐逸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唐逸哼了一声:“你就不知道最后故意输给我?”

    “我知道你不喜欢的。”小妹清清脆脆的说。

    唐逸伸手环住小妹柔弱无骨的腰肢,却是有些担心起来,可别这一次后小妹欺负自己欺负的上瘾,就道:“以后我再和你摔跤的话,你不许用力。”

    小妹恩了一声,轻轻将头埋在唐逸胸前,比起和唐逸亲热,她更喜欢躺在唐逸怀里的感觉。

    小妹身子很轻,趴在唐逸身上,唐逸几乎感觉不到她的重量,但碰触间柔滑细腻的却是令人酥麻到骨头里。

    唐逸深深吐出口气,他可不想小妹真的拿他当色鬼看,虽然很可能自己在小妹心里已经被定位为了色狼爱人之类的角色。

    “小妹,明天咱们去打靶啊!”唐逸很想了解小妹的生活,有时候想,小妹如果是医生教师这种职业就好了,自己就可以知道她每天身边生的一切,但想来,那样的小妹也就不是小妹了。

    在和叶小璐经常比拼枪法后,唐逸技术倒是突飞猛进,而和小妹去打靶,想想都兴奋,唐逸是很想看看小妹射击时的英姿的。

    小妹恩了一声,却又换了个趴在唐逸身上的姿势使得自己更舒服一些,她自然不知道她的轻轻一动,会带给唐逸怎样的冲击。

    唐逸忍受着煎熬,毕竟这几天每天都和小妹亲热,小妹大概有些烦了,今天还是只搂着她美美睡一觉的好。想到这儿唐逸就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这老婆也真是极品了。

    “老婆,你说明天打靶你让我多少环?最高是109环的那种靶,咱们就打五十米靶,十颗子弹定胜负。”唐逸憧憬着明天和小妹比枪的温馨场面,却被小妹的直来直去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我每次都打最高环的。”

    呆了一会唐逸道:“那也不见得,你就没失手的时候?”

    小妹摇摇头。

    唐逸就无奈的道:“那就让我,恩,让我二十,四十环吧。”唐逸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看来这次比赛不是和小妹比,是和自己比,看自己能不能打出平均69环以上的成绩。

    小妹恩了一声,唐逸又絮絮叨叨的说起打靶的事,说着说着,小妹却是没了反应,低头看去,却是已经甜甜的睡了。

    唐逸就是一笑,轻轻搂紧她,这个老婆,刚刚认识她的时候那种特立独行时常令自己受窘,到现在一心一意回护自己,反而是自己摸准了脉门时常欺负她。思及和小妹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唐逸心中一片温馨,慢慢也闭上了眼睛。………………………………………………………………………………………………………………………

    晕了,刚要完月票又欠账了,明后天尽快补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