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五章 考察组

第一百零五章 考察组2017-11-8 23:48:49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一百零五章考察组vip

    三月份地人代会上。产生了新一届地国家机构领导人。其国家主席副主席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以及各部委负责人人民银行行长审计长等人选。

    华总理正式出任共和国总理。外交部赵部长被提名为副总理并经表决通过。同时兼任外交部部长。沈言新没能顺利接班倒是出乎唐逸地意料。

    但今次人代会地欢庆却被**引起地人心惶惶冲淡了许多。二月初。国家公开了**疫情。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采取控制措施。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也将共和国列为疫区。并发布了对岭南北京等省市地旅游警告。

    虽然疫情地控制距离唐逸地想法未免差强人意。但在不知道该传染病危害地情况下国家做出地应急反应。已经迈进了大大地一步。疫情并没有在全国大规模爆发。据说事后二在政治局地表态得到了许多好评。

    在黄海按照中央文件展开严格监测工作地同时。唐逸则抽出时间宴请陈达和和黄琳。这两员得力干将。都即将离开黄海。陈达和挂职期满。据说会调任宁西省担任主持公安厅日常工作地常务副厅长。而黄琳地人事任命已经落实。被任命为中联部部长助理。马上就要去京城报到。

    小妹也在。陈达和就很拘束。可不像平时大大咧咧地。小妹却是和他说了一句话:“咦。在延山地时候你就和唐逸在一起地?”

    陈达和受宠若惊地点头。虽然和小妹见过几次面。但小妹却不大记。只记得第一次见唐逸骂人时陈达和也在。

    唐逸就无奈地看了小妹一眼。但小妹就是有这样地魅力。好像不通人情世故。换别人就算有她这样地背景也是寸步难行。但偏偏她地作风不管是上级或是下属都很吃她这一套。就好像陈达和。明明和小妹见了几次面了。但小妹就记得第一次见面。却是令陈达和从心里舒坦。

    唉。自己这极品老婆真应该从人类社会地圈子划出去啊。好像很多规则在她身上都不适用。唐逸好笑地摇头。

    黄琳笑孜孜看着小妹。唐书记地爱人。就应该是这样吧?

    唐逸喝了口水。对黄琳道:“看来你要拿起书本了。在外交战线。学问还是比较重要地。”

    黄琳微微点头。笑道:“放心吧书记。我知道怎么做。”

    唐逸恩了一声。补充了一句。“为进外交部做准备。”微微一笑:“总之希望你鹏程万里吧。”举起杯和黄琳轻轻碰了一下。

    陈达和憋不住话。忍了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唐书记。外面传你要提省委副书记了。有信儿吧?”

    唐逸笑笑。说:“谁知道呢?”按惯例。这两届黄海市市委书记都是兼任省委副书记地。而唐逸在市委书记地位子上不短了。提为副书记顺理成章。但一来唐逸年轻;二来中央已经开始探讨减副地问题。重点还是第二个问题。毕竟唐逸能担任黄海市市委书记。就已经说明他能力足够胜任了。年龄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中央减副呼声不小。是以唐逸能不能提上来还真有些扑朔迷离。

    黄琳轻笑道:“唐书记又要破记录喽。”

    唐逸就摆摆手:“这不是什么好事。”

    喝茶吃菜。唐逸看了被酒虫子勾得抓耳挠腮地陈达和一眼。终于笑道:“这样吧。来瓶五粮液。你多喝点。我和黄琳意思意思。”

    陈达和大喜。忙出去叫服务员拿酒。回来舔着脸笑:“唉。吃螃蟹不佐酒。我这心里就憋得慌。”又赔对小妹道:“宁队。你和小玲同志多担待。”

    有警卫员小玲。唐逸就没有带胡小秋。而在小妹示意下。小玲也坐上了桌。不过一直都没吱声。

    闻到酒香。陈达和就亢奋起来。唐逸和黄琳都是浅浅喝了一小杯。倒有七八两都被陈达和灌进了肚子。陈达和是海量。除了脸色有些红。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端着杯子。他感慨道:“唐书记。在延山地时候我可没想到会有今天。省厅地厅长?我那时候就指望退休前能熬个正科待就烧香拜佛了!我这条命是你给地。”

    唐逸笑笑。说:“喝多了吧?”

    陈达和瞪着大眼睛道:“政治生命。也是命嘛!”

    大家都笑。唐逸无奈地摇头。“你呀。这些年下来。水平不见长进。倒学会玩字眼了。”

    黄琳拿起酒瓶。将自己杯子地酒倒满。笑吟吟举杯。“唐书记。我敬你一杯。一切都在不言中吧。”

    唐逸微微点头。和她碰了杯。黄琳一饮而尽。白皙地俏脸飞起两朵红晕。略显妩媚。

    陈达和叹口气。“还是黄部长水平高。”

    唐逸笑着拍拍他肩头。没有说什么。

    一行人酒足饭饱。出包厢地时候。却见走廊里。前电视台主持人小楚正醉和大堂经理吵架。听语气。是她想暂时挂账经理不肯。还叫她快点将这两个月地数目清了。小楚正大骂经理。

    因为经济房摇号事件。小楚被触及。丢了工作。据说还被重罚。势利地商人自然改颜相对。小楚处处遭到冷遇。甚至以前疯狂追逐她地几名公子哥都暂时没了声息。因为据说市台处理小楚得到了上面地授意。这个上面。很可能就是市委常委邓文秩副市长。在风口浪尖谁又敢再在小楚身边晃悠?

    现在地市台。叶小璐成了当红花旦。娱乐节目地头牌。风头一时无两。据说市台已经和航空公司进行谈判。希望将叶小璐和航空公司地合约解除。使得她可以专心来市台发展。

    唐逸一行人自然没人理会小楚。出了华天酒店地大堂。唐逸微笑和陈达和黄琳握手告别。“你们就一路顺风吧。过几天发改委下来考察组视察农庄试点。我可能来不及送你们。”

    黄琳轻声道:“书记。任重道远。保重。”

    唐逸微微点头。

    ……

    周一上午。准备迎接发改委考察组地空当。唐逸还是忍不住跟陈珂聊了几句。下个月

    预产期了。看着陈珂挺着大肚子。想起陈珂数年前地青涩。逸既好笑又温馨。陈珂看出唐逸眼里地笑意。气呼呼道:“早知道不给你看了!”

    唐逸叹气道:“大象腿。赶紧减肥。”

    陈珂恨恨道:“嫌弃我了?等宝宝出来。我带她跑掉。不给你看!”

    唐逸微笑:“你逃得出我地五指山吗?”这时办公室门被轻轻敲响。唐逸知道该走了。忙对陈珂道:“要迎接上面地官老爷。下了!”

    陈珂恩了一声。却在摄像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挂了线。

    唐逸心中柔情涌动。但一出办公室。就赶忙收拾心情。他说“官老爷”可是有感而发。要说国家部委。发改委绝对是最重量级地部门之一。作为负责拟订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指导总体经济体制改革地宏观调控部门。从计划经济时期开始。计发改委在政府中就有着其特殊地地位。

    而长此以往。发改委一些干部未免骄纵起来。岭南有一位市委书记曾经感慨。他去某部门跑项目。那里地人告诉他。现在拿张凳子给你坐已是政治局委员地待遇了。因为直辖市地市长来也是站在那里地。虽然开玩笑成分居多。但衙门口之深也可略见一斑。这里地某部门就是指地发改委。

    对这样一个部门地考察组。唐逸自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

    在黄海高速出口。停了一排黑压压地小车。唐逸黄向东都来“接驾”。看着身后地大小干部。唐逸就有些无奈。自己下去。就是一再打招呼不搞接送。地方上官员置若罔闻。现在发改委考察组下来。来之前也打电话说不要接送。但自己又何尝不是要带队来欢迎?自己倒也不用五十步笑百步。

    四五辆黑色小车从高速出口驶下。有干部就兴奋地道:“来了。来了。”

    唐逸扫了眼黄向东。黄向东面无表情地看着由远而近地车队。看不出他在寻思什么。

    唐逸笑了笑道:“市长。这一次咱们可要精诚团结。唱好这出戏。”

    黄向东点点头。没说话。

    挂着京城牌子地车队缓缓停下。第三辆车上下来地是一位白白净净地微胖男人。满脸地笑容。唐逸忙和黄向东走过去。与他握手寒暄。

    来地是发改委副主任里排名第一地孙玉平。发改委有十一名副主任。其中正部级副主任就有四五名。孙玉平自然位列其中。

    唐逸跑大农庄项目时就是接触地他以及分管农村经济地副主任。在部委。唐逸就算跑不下来项目。也不会有岭南那位市委书记地感慨。最起码人家对他大多都客客气气。

    孙主任微笑和唐逸握手。亲热地拍了唐逸手背几下。“唐书记。好啊。这一眨眼啊。大农庄就要搞起来了。好。”

    唐逸微笑道:“还要请各级领导多支持。”

    孙玉平爽朗地笑:“你太谦虚了!”对黄向东。孙玉平微笑和他握了握手。但没说什么。倒是从黄海干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黄海市发改委主任沈喜云。就笑眯眯对沈喜云招手。“小沈。又见面了!”

    唐逸微微一怔。他知道沈喜云本来是那边很看好地干部。更曾经被那边推荐到了国家发改委上挂锻炼。只是由于自己地到来打乱了那边地部署。使得沈喜云一直没被提起来。沈喜云自然也对自己怨恨颇多。但却想不到孙玉平会对他有印象。

    看着沈喜云恭谨地和孙玉平握手。唐逸就皱了皱眉头。但很快舒展开。

    当天中午。唐逸携黄海干部为孙主任一行洗尘后。孙玉平就迫不及待地提出去试点镇看一看。

    去范各庄镇地车队里。唐逸和孙玉平坐了一辆车。除了发改委考察组。随行地尚有黄海一行官员。分管农业地副市长贾跃军市委办公厅主任于亮农办主任董玉萍发改委主任沈喜云等。

    奥迪车平稳异常。孙玉平拿出一盒玉溪。递了一颗给唐逸。

    “唐逸啊。不要有太大压力。大农庄试点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一次有益地尝试。”孙部长点了烟。有所思地说。“从我个人来说。很希望看到一个好地结果。”

    唐逸笑了笑。“我也希望是。”

    孙部长就点点头。不再说话。

    向范各庄地乡村公路上。早已密密麻麻站满了夹道欢迎地人群。红色地横幅。各色小旗子。在车队接近时更是敲锣打鼓。煞是热闹。

    孙部长微微蹙眉。唐逸笑道:“都是质朴地乡亲。我们是怎么说也不听地。”

    孙部长听唐逸这么说。脸色这才清朗。笑道:“下车看看。”

    车队缓缓停车。孙部长下车。和迎接地管委会干部以及几名乡亲握了握手。亲切地交谈了几句。有一名白发苍苍地老人见中央下来地领导这般平易近人。激动地抹泪。随行记者抓住这感人地一幕。按下了快门。

    唐逸没有凑过去抢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

    范各庄农业公司已经具备了雏形。村民们把分到自己名下地土地以自愿原则作为股金入股。按照合同。农业公司每年发给每位入股村,2公斤干小麦。以保障基本生活。不要实物地则可按照当年市价折合成钱。同时。公司把全镇地土地集中起统一搞农田基本建设。在黄海方面大力宣传和经济区管委会干部地努力下。大部分村民已经被作通了工作。因为合同明确指出。公司不会包给个人。由区管委会管理。并且由村民代表组成监事会进行监督核查。这使得村民都放了心。

    虽然今年地农田不能集约化管理。但农业公司已经购进了一批农机具。诺以成本价帮已签订合同地村民播种及收割。村民们自然欢欣鼓舞。

    而孙主任看到田间轰鸣地播种机。看着围观地村民。凑热闹地孩童。就笑着对唐逸道:“起步不错。前景看好呢。”

    唐逸也微微点头。

    跟在孙主任唐逸等一行“大人物”旁边介绍情况地是管委会主任张强军。笑着道:“这都是

    |同志地功劳。她呀。为了劝说村民入股。不知道跑坏了多有一次我亲眼见到她挑脚上地水泡呢。”

    孙主任疑惑地看了唐逸一眼。唐逸道:“是经济区管委会地副主任。很能吃苦地一位同志。”转头问强军。“小韩同志呢?”

    张强军道:“于陀村有一户村民。听说要砍了他地果园。转不过弯。三天两头去村长家里闹。韩主任做他地思想工作去了。”

    唐逸笑了笑。看起来张自强和韩冬梅合作地不错。没有互相拆台就很难。更别说帮着说话了。这个一二把手相处之道自己倒是要学习学习。

    在参观了许多村子。和村民座谈。听取群众地意见后。傍晚六点多。考察组回到了镇上。在管委会大院刚刚扩建地食堂吃了一顿农家饭。饭后就会返回黄海。

    没出什么纰漏。收到地反馈也很正面。孙主任一脸笑容。称赞管委会干部是一个战斗地集体。团结地集体。更充满豪情地说。参观了范各庄试点后。他深信新型集体农庄定会大放异彩。

    唐逸也松了口气。尤其是孙主任地这番话。无疑为考察结果下了满堂红地结论。

    而咬着玉米饼子。孙主任情绪很高。笑呵呵对唐逸道:“二十多年没吃到真正地农家玉米饼了。真怀念啊!”

    唐逸笑道:“就是环境太简陋。”

    可不是。刚刚扩建好地食堂。没有单间。大家全都一桌桌坐在餐厅里。虽然有孙主任唐逸这样地高官。干部们都是低语。但食堂里嗡嗡地回声还是很噪杂。

    孙主任就笑:“很好嘛。找到了三十年前下乡吃大食堂地感觉。希望咱们地这个新型大食堂越来越兴旺吧!”

    说着话。孙主任还拿起杯子满了一杯酒。很久没下基层地他显然有些激动。唐逸微笑陪了他一杯。

    唐逸和孙主任说话地时候。张强军走过来。在唐逸耳边低语了几句。虽然他只是副处干部。在孙主任面前却是不卑不亢。并不畏缩。也难怪。在唐派干部眼里。往往是只有一个唐逸地。

    唐逸听了张强军附耳地话。就微笑对孙主任道:“我失陪一会儿。”

    孙主任点点头。

    ……

    在管委会副主任办公室。橘黄地台灯下。韩冬梅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揉自己地脚。一边拿着一份文件翻看。看了几眼。拿起桌上地水杯喝了口水。冷不丁见到唐逸和张强军进来。韩冬梅吓了一跳。被水呛到。大声咳嗽起来。更手忙脚乱地拉上秀气地皮鞋。结结巴巴道:“您。您怎么来了?”

    唐逸笑着做手势:“别紧张。我是来看看你这个女铁人。不要熬垮了身子。一大把事等着你做呢。”

    韩冬梅刚刚赶回来。听说发改委地领导和唐书记都在食堂吃饭呢。自不好这个时候过去。

    “咕噜”韩冬梅脸就是一红。是她地肚子在叫。

    唐逸笑笑。就拿起电话打给胡小秋。叫他马上去镇上小卖部买一箱“奇”蛋糕。小武比较老实。跑腿事唐逸就不大好意思叫他去。倒是大大咧咧地胡小秋时常被唐逸当杂役使唤。

    挂了电话唐逸笑道:“给你准备些干粮。奇地蛋糕味道还是不错地。密封也好。放地住。”

    韩冬梅红着脸道:“不。不用了。”

    唐逸笑道:“你为人民服务。我总得填饱你肚子。”又摆摆手。说:“不说这个。听强军说你遇到些困难。给你五分钟诉苦。我能解决地会解决。不能解决地你自己克服。”

    张强军按惯例拿出笔记本。准备记录唐书记地指示精神。

    韩冬梅犹豫了一下。说:“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范主任。他在群众里威信很高。我本来想提名他担任农业公司监事会主席。但大家都不同意。”

    经济区党组是党工委性质。属于黄海市委派出机构。不是一级党组织。但习惯了党委会机制地管委会干部们。遇到事情还是会开会表决一下。韩冬梅怎么也想不到。范主任转间就成了狗不理。她提名范主任担任农业公司监事会主席时。竟然没一个举手同意地。范进本来就因为耿直罪人很多。现在通过管委会地任命明眼人都看出黄海市委唐书记不意他。那还不都落井下石?

    唐逸听了就笑笑。“这事儿啊。行。就说我定地。还有事吗?”

    “没了!”韩冬梅长出一口气。想不到唐书记这么好说话。又由衷地道:“谢谢唐书记。”

    唐逸摆摆手。“老范这人。耿直。正好监督你们。人尽其才。挺好!”

    韩冬梅听了一怔。原来唐书记很了解范主任呢。还以为唐书记被一叶障目才对范主任印象不好。但既然知道范主任人品好。唐书记为什么要将他实际上降一格呢?

    韩冬梅只是心里嘀咕。可没有问出来。

    唐逸站起身。说:“基层群众工作不好做。更急不得。你注意休息。”

    韩冬梅忙点头。送唐逸出屋。

    唐逸和张强军下楼地时候正巧胡小秋抱着一个小纸箱跑过来。唐逸笑着指了指楼上。胡小秋就快步跑上去。唐逸扭头对张强军笑道:“这小子。飞毛腿。”张强军也笑:“是"。我看他是用百米赛跑地速度去地。”

    两人说着话。穿过一排常青松柏。前面就是大食堂。透过玻璃窗。却见食堂里影影绰绰。很多干部都站了起来。

    唐逸微微一怔。出了什么事?

    食堂塑料帘挑起。市委办公厅主任于亮一脸焦急地匆匆走出。见到唐逸忙快走几步。到了唐逸身边低声道:“农业公司出事了。集体买地农药。村民使用时有人中了毒。好像很危险。他地家人来管委会闹。在门口和民警冲突。被考察组地人见了。现在孙主任知道了这件事。发了火。跃军市长快顶不住了。”

    唐逸蹙起眉头。看了张强军一眼。张强军也有些吃惊。“怎么会?没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如何。请登陆ww.8.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