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九章 商厦

第一百零九章 商厦2017-11-8 23:48:5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一百零九章商厦

    月。唐万东正式出任京城市委书记。京城派系一直是||政治版图中的重要拼图。其影响力直到近年才略有消弱。但毫无疑问。在三十多个省市委书记中。由唐系支撑的京城市委书记之重要性仍是数一数二的。

    唐逸是在去往范各庄经济区的路上打电话恭贺二叔的。坐在唐逸身边的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郑开明看似在翻看文件。实则听的心潮起伏。在郑开明这个层面的干部已经大多知道了唐逸的底细。开国元勋唐老的嫡孙。红三代中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但听到唐逸微笑恭贺二叔主政京城。郑开明还是一阵阵悸动。唐书记。才是真正上层建筑里的人物。

    虽然吴凤娟这个管家用起来更贴心。但唐逸下范各庄还是带了副主任郑开明。毕竟现在和吴凤娟见面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吴凤娟在很多人眼里也是一个魅力十足的女人。自己整天带她东跑西颠的。就算不怕闲话也要注意李良的感受不是?

    范各庄经济区的农田在全面规划中。大棚蔬菜种植区已经建成。在管委会干部陪同下唐逸视察了大棚区。看着一排排一列列白茫茫的棚舍。唐逸满意的点头。

    万余亩盐碱的今年种植了西瓜。据农业专家说。这种盐碱的出产的西瓜特别甜。有精明的商人早就盯上了。甚至王露都听说了经济区的万亩瓜田。还探过唐逸口风想用优惠价全部拿下来呢。

    瓜田暂时分片雇佣村民看管。派出所的巡逻车也时常转上一转。公家的瓜田。最怕的就是看管不严。而最操心的就是范进。他和几名老党员几乎每天晚上都要骑自行车去看一看瓜田。更提出过许多管理上的改进措施。

    几座荒山也栽上了经济林木。小林场初具雏形。林场暂时由管委会主任助理徐良明分管。派出所也在林场有了办公室。有专门干警负责。联防员二十四小时值班。

    对经济区的工作。唐逸整体上是很满意的。在林场的现场讲话中。扬了管委会班子一番。

    管委会的干部们总算苦尽甘来。上月。有些干部当听说市委王文卓副书记被双规后吓了一跳。以为唐书记可能要倒了呢。没想到自从王书记在黄海政坛陨落。以前杂七杂八的声音反而不见了。黄海市政府督察组台州市市领导等这些隔三差五就要下来范各庄视察的各种工作组也不见了踪影。大家这才明白。是王文卓副书记挡了唐书记的路。现在被“整”下去了。

    些摇过。曾经在台州方面活动为自己找后路的干部都胆战心惊起来。幸好唐书记没有秋后算账。想想也是。唐书记又哪有精力关注这些小问题?

    而唐书记来去范各庄比较频繁。管委会干部也大多摸透了他的脾气。可以搞接送。但最好还是不要影响手头的工作。不能全体干部一起迎接或者欢送。不然肯定挨批评。接送唐逸于是就成了“轮班制”。如果唐逸知道。肯定哭笑不的。但事实就是。唐逸再怎么讲。再怎么说。他下基层也不可能不影响基层干部的正常工作。

    管委大院外。几辆黑色小车一字排开。院门口。十几名管委会干部及工作人员正欢送唐书记一行回黄海。

    昨晚唐逸在管委会招待所住了一晚。这座新建的五层招待所设施倒是很完备。全部是标准间。不过冷清清的。入住率实在低了一些。但唐逸相信。一两年后。范各庄的各种旅馆宾馆怕是会如雨后春笋般增长。

    和带队送行的范进握了握手。唐逸拍拍他的手:“老范书记。多辛苦。”

    范进微笑点头。

    就在唐逸回身准备上车的时候。胡同口走过来两个人。只有十几步远。唐逸看的清楚。是韩冬梅。她身边的男青年摇头晃脑的。穿着西装。倒是很精神。走的近了。才发现青年眼神有些怪。不是痴呆。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

    韩冬梅走过来和唐逸握手。笑道:“唐书记也一起走啊?”

    唐逸笑着问:“怎么。放假还来送行?不是你的风格啊!”现在管委会很忙。干部职工都是轮流歇班。基本上一周能轮到一天。虽说节假日有双倍工资拿。但清闲惯了的机关工作人员还是怨言颇多。无奈张强军韩冬梅范进几人以身作则。一个月也不见的能休息两天。下面的干部职工也只能私下发发牢骚。

    唐逸听说韩冬梅已经一个多月没修过假。今天是张强军逼着她休息一天的。是以就笑道:“快回去休息。的放天假。”

    农办主任董玉萍道:“书记。韩主任是来找我的。她跟我的车走。去黄海置备家电。”

    唐逸就笑:“还以为送我呢。”

    韩冬梅腆的道:“顺便送送书记。”

    别的干部虽然羡慕韩冬梅和唐书记谈笑言欢。却也没人敢插嘴。只有范进问:“小韩。买什么家电?钱够不?”虽然他一度对韩冬梅很冷淡。但事后想想。就算怨怪。也怨不到韩冬梅。渐渐心态平和后。找机会和韩冬梅谈了谈。虽然心里还有疙瘩。但两人的关系总算缓和了许多。

    韩冬梅道:“去买台电视机。董姐给的我黄海华逸购物广场的优惠券。”

    董玉萍就笑:“其实呀。是唐书记送我的。你要谢还是谢唐书记吧。”

    华逸的大手笔投资数百亿的黄海华逸广场西广场预计明年初完工。而东广场已经竣工并且投入使用。楼房放号期间。激起了市民的疯狂抢购热潮。商业区更是寸土寸金。国外最著名的超市连锁和家电连锁都已经进驻华逸广场。而华逸集团董事局也趁机成立了华逸商厦股份有限公司。为华逸集团控股的子公司。开始进军商场百货业。黄海的华逸商厦则成为华商的第一个商业购物中心。

    不过唐逸的优惠券倒不是齐洁给的。而是唐逸以宝儿名义在东广场买了两处楼中楼的单位。一次性付清有优惠。就是送华商的优惠券。唐逸一下子闹了几万块的优惠券

    有时间限制。逾期不使用则作废。除了感慨齐洁是奸。唐逸只好将一部分优惠券给了兰姐。自己留了一半。因为优惠券有时间期限。倒是可以拿出来增进和唐派干部的关系。理由也光明正大。我用不到。不送你过期就作废了。

    董玉萍这段时间很辛苦。唐逸就送了她两千块的优惠券。而董玉萍这人心眼好。昨晚和韩冬梅聊天时听说韩冬梅准备买台新电视机。就将优惠券作价给了韩冬梅。这种优惠券不找零。只有买大件才用的着。董玉萍家暂时又不需要添置什么。将优惠价作价一千让给韩冬梅。两人倒是皆大欢喜。

    其实韩冬梅是准备攒钱快点买下镇上的平房的。但丈夫喜欢看电视。每天都嘟囔家里的电视小。韩冬梅拿他当孩子疼的。就咬咬牙。准备买台电视哄他开心。现在又有去黄海的机会。更带了丈夫去。丈夫长这么大也没去过大城市。

    听说优惠券是唐书记送的。韩冬梅忙说:“谢谢唐书记。”

    唐逸就摆摆手:“谢不到我。”说着话作个手势。钻进了奥迪。胡小秋上车后就嘀咕。“唉。那傻子是韩主任丈夫。真是可惜了。”

    唐逸一瞪眼睛:“你懂什么?”胡小秋就乖乖闭了嘴。

    唐逸看了眼前面用手挡着车门厢。要丈夫小心上车不要碰了头的韩冬梅。微微点点头。有勇气带着这么个丈夫去黄海。也算难能可贵了。

    一个多小时后。车队驶入黄海市区。也就慢慢分道扬镳。唐逸看看表。十一点多了。就对小武道:“去一中。接宝儿吃个饭。”眼看快高考了。宝儿可不知道多累。唐逸想起来就心疼。他自不知道现在宝儿正晃着小脚。的意洋洋的哼着小曲上自习。

    奥迪在一中校门口停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们都指指点点的。几名在一中比较霸道的学生从校园走出来。大家都纷纷避开。好像躲瘟疫一般。因为大家都认识。这帮人是校篮球队的。都是一语不合就大打出手的主儿。

    很。本来站在校园侧门。耀武扬威的几个篮球生也乖乖的避到了一边。从侧门里。走出一名极漂亮的女孩儿。橘黄色的清纯校裙。斜着可爱的淡黄小包包。宝儿好像一朵人见人爱的小花。

    可是可爱的宝儿在同学们眼里却是神秘而又可怕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宝儿成了XX党。老师不敢管。同学们更不敢和她亲近。甚至一年级新生入学。就被老生告之。三年级的卓宝儿。是中央大佬的孙女。市委书记的侄女。

    宝儿就不喜欢这些小豆芽。也乐的清净。久而久之。宝儿在一中又成孤家寡人。除了三两名好朋友。和同学们都渐渐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她就是卓宝儿吧?”“小声点!”身后是指指点点的议论声。

    胡小秋早下了车帮宝儿开车门。因为这个唐逸训了他几次。胡小秋却振振有词。“我喜欢宝儿。自愿给她开门!”

    可惜宝儿是从来不在意“小胡”的感受的。上了车。谢谢都不说一句。就四仰八叉的靠在座椅上。“叔叔。我累死了!”

    唐逸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说:“挺过这几天就好了。”

    “恩。都找不到不会的题了。老师还老要我们上自习。闷的累死了。”宝儿愁眉苦脸的说。

    唐逸就气的拧了她小脸一下。“就知道吹牛!”宝儿嘻嘻一笑。就从漂亮的小包包翻了几下。拿出CD听音乐。一定要将一个耳塞塞到唐逸耳朵里。要叔叔和她一起听。唐逸笑着听之由之。

    看着奥迪远去。校门口的学生们又议论了好久。这才纷纷散去。

    “宝儿。今天想吃什么?鲍鱼?蜗牛?”唐逸捏捏宝儿小脸。笑呵呵的问。

    宝儿大眼睛咕噜噜转了下。说:“叔叔。妈妈带我去华商买衣服的时候。吃了那里的过桥米线。很好吃呢。我请你啊。”

    唐逸就笑着点头:“行。那就去华商。你请我吃饭。我给你买个新本子。”优惠券还有一万多块。月就过期了。虽然是自家的钱。但唐逸也不想“便宜”华商。想想这种心理也挺有趣。

    ……

    华逸购物广场除了华商沃尔超市金天的商厦华天酒店华逸影视院线等十几座主力店外。还有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的三层室内步行商业街。面积达10万平方米。整个商业区将百货超市商业行街健身餐饮影院等多种商业业态融为一体。可以满足百姓的购物休闲娱乐交际四大需求。其商业业态之全。主力店数量之多都将创造了黄海甚至国内商业的新纪录。

    东广场就拥有超过1000的机动车停车位。小武在华商的的下停车场停了车。唐逸就笑道:“你俩回吧。我和宝儿转悠转悠。”

    胡小秋自然不依:“小武新婚娇妻等着呢。他回吧!你就是怎么骂我也跟着你。这是原则问题。”

    唐逸笑着摇头:“你也知道原则?”

    华逸商厦十层。营业面积二十多万平米。是现时鲁东最大的商厦。碧蓝的玻璃帷幕上飘荡着悠悠白云。就好像漂亮的水晶宫。

    宝儿从漂亮小包包里拿出一副纯白的太阳镜戴上。唐逸就笑着摇头。还是那么喜欢学小妹。

    “叔叔。齐洁姐姐说这家商场是你的。是吗?”宝儿知道的秘密还不少。唐逸就笑着嘘了一声。宝儿回头看看胡小秋。就善解人意的点点头。更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道:“叔叔。那咱们改天谈。”

    唐逸莞尔。伸手就捏了她小脸一下。“好好说话!”宝儿就苦了脸。

    商厦里金碧辉煌。笑吟吟站在柜台后的售货小姐个顶个的漂亮。清一色深红的套裙。水灵灵的观之赏心悦目。

    进了商厦。宝儿说了句:“我去买冰激凌。”随即就钻进了熙熙攘攘的人流。

    唐逸就笑:“皮的跟猴子似的。”信步跟上去。但很快就看不到宝

    影。唐逸只的和售货小姐打听了一声冷饮专区的位置|'小姐很热心的指给他。说是这么一拐。那么一拐就到了。唐逸听的不明所以。但还是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最后唐逸是通过商场里的指示牌确定冷饮区位置的。在商场一楼的西北角。店面装饰的很漂亮。晶莹剔透的红水晶招牌上有“奇冷饮”的字样。进进出出的大多是情侣或者带着宝宝的夫妇。

    唐逸一眼就看到了冷饮店门前的宝儿。宝儿正皱着小眉头。围着一个男人转圈。好奇的从头到脚打量着那个男人。大眼睛咕噜噜转。一看就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唐逸笑着叫她:“宝儿。怎么啦?”

    宝儿就愁眉苦脸的走过来。回身指了指那个男人。说:“气死我了!刚买的冰激凌。就被他抢去了。我买了两个呢。气人!”

    胡小秋鬼叫一声。“靠。作死呢?我收拾他!”就大步走向那男人。宝儿却是无精打采的道:“是个傻子!气死人!”

    唐逸就忍不住笑。说:“那你围着他转圈干嘛?”

    宝儿道:“我在研究他啊。看看他有值钱的东西没。”

    唐逸哑然失笑。

    边小秋却是吃惊的咦了一声。叫道:“唐哥。你来看看。”

    唐逸拍拍宝儿小脑袋:“走吧。你小秋叔叔肯定是发现值钱的东西了。”

    走到|个正傻笑着吃冰激凌的男人前。唐逸就是一愣。仔细看。可不正是韩冬梅的爱人李全?

    李全见到宝儿。憨厚的笑:“小妹妹。我没钱。我老婆有钱。等她来给你钱。一百。我记的。呵呵。我帮你和她要。”

    宝儿险些被气死。这个时侯他倒机灵了!唐逸就拧拧宝儿小脸。想也知道宝儿发现李全是智障后。就想骗人家的钱。宝儿也是够可怜的。没什么朋友。遇到个智障却是兴奋的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和他开玩笑骗钱权当解闷。

    唐逸拿出手机。翻了下通讯录。里面却是没韩冬梅的号码。正想打给刘兵。要他通知韩冬梅。却见胡小秋拿出了手机。问:“唐哥?打给韩冬梅?”

    唐逸就点点头。

    韩冬梅匆匆跑来时。脸红红的。鼻尖挂着晶莹的汗珠。显然急坏了她。她一连声感谢唐逸和胡小秋。唐逸摆摆手:“别客气了。都看咱们呢。”

    胡小秋却是凑到韩冬梅跟前低语了几句。韩冬梅一怔。看了宝儿一眼。就问:“你。你是叫宝儿是吧?冰激凌多少钱?”

    宝儿低着头小声道:“三十。”唐逸发现她骗钱后。宝儿怕被叔叔骂。蔫巴巴的就好像霜打的茄子。

    韩冬梅怔了一下。两个冰激凌就三十?太贵了吧?但看起来这瓷娃娃似的小姑娘也不是在说谎。就忙拿钱。唐逸摆手道:“算了。”

    李全却是傻笑道:“不是三十。是一百。”指着宝儿:“小姑娘。你不许骗人哦!”

    韩冬梅又怔了一下。唐逸就瞪了宝儿一眼。宝儿垂头丧气。更不敢说话。

    幸好李全突然哭丧着脸道:“老婆。我饿了。我饿了!”

    唐逸就道:“先吃点东西吧。吃着说。恩。宝儿。你说的那个米线在哪儿?”

    宝儿蔫巴巴指了指冷饮店旁边的店面。唐逸这才注意到。旁边小店的额古香古色的写着“正宗云南过桥米线”。

    几人进了小店。找了张桌子坐下。宝儿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胡小秋则忙里忙外的要米线和配菜饮料。

    韩冬梅看着宝儿笑孜孜道:“小姑娘真漂亮。唐书记。是您的亲侄女?”

    唐逸微笑点头。“差不多吧。你可别被这个小家伙骗了。她顽皮着呢。这不刚刚还要骗李全的钱?”

    韩冬梅笑道:“没什么。她肯和李全玩。就说明她心的好。要是别的孩子。早就骂李全了。我看的出。李全很喜欢她。这说明最起码她没有歧视李全。”

    听韩冬梅自自然然的说起李全的缺陷。唐逸又点了点头。

    宝儿却是抬头笑道:“姐姐。你真好。”唐逸就道:“叫阿姨。”

    宝儿哦了一声。委委屈屈叫了声阿姨。

    韩冬梅道:“称呼而已。随便吧。”

    一碗碗的米线送到。细细的米线配以翠绿青菜火腿海鲜。色香味俱全。

    唐逸和韩冬梅谈起开发区的工作。或许是因为带着小侄女逛商场的唐逸多了几分生活气息。不再像下范各庄时高不可攀。韩冬梅就笑道:“唐书记。我们管委会现在有个轮班表。就是您下来的时候干部轮班来接您送您。为了这个轮班表有干部还闹情绪呢。”

    唐逸笑了笑。说:“看来以后我还是少下去为妙。”

    韩冬梅急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实话您下来管委会的工作会受到一些影响。但也是因为您常下来。我们劲头才这么大。因为大家觉心里敞亮。知道干的工作重要。再苦再累也有奔头。您要几个月不理我们。那我们……”没说下去。唐逸也知道。现在管委会干部和职工怕是从参加工作也没有这么忙过。自己对开发区的重视无疑也算是为他们鼓劲。

    胡小秋挑着米粉。突然想起件事。问道:“唐哥。听省城的朋友说。老宋这次好像背后对你不太……。这个老王八蛋。蔫巴坏。该着他没儿子。回头我就找人把他宝贝女婿打折条腿。妈的。再不服我轰了他女婿。那小王八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唐逸拍拍他肩膀。“踏实点。别瞎惹事。”这时候不好训斥他。看出。胡小秋是真的有些气愤。虽然说出的话不经大脑。但唐逸心里倒是暖暖的。

    韩冬梅自然不知道胡小秋说的姓宋的老王八蛋是哪个。如果知道了怕是眼睛要瞪出来。只是心里奇怪。唐书记这么能的一个人。怎么会用这种警卫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如何。请登陆ww.8.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