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一章 铿锵日本行(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铿锵日本行(下)2017-11-8 23:48:56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一百一十一章铿锵日本行下

    逸的手机音乐响起。接通电话。是二叔。他笑呵呵道翻天了吧?”

    唐逸知道消息已经传到国内。就笑着恩了一声。

    “不错。听起来心态不错。恩。不要管别人怎么讲。你要稳一稳。不要作出回应。尤其不要和那边的主流媒体回应。也不要急着回来。再安排和东京政要见个面。继续给日本人推销你的黄海。”

    唐逸笑了笑。不要说自己。共和国红色背景的干部大概也没人遇到过这种局面。委实是因为自己太年轻了。这才令一些不怀好意的**势力利用。二叔担心自己处理不好。这打来电话。

    “二叔。我知道。”这种情况下。只能三缄其口。尽量将事情淡化。不能再给国外媒体炒作的机会。

    “恩。你呀。都是年轻惹的祸。”的唐逸出状况。唐万东现在才觉自己这个侄子是正常人。倒是笑了起来。很多事虽然他不说。但不代表他不知道。隐隐觉的唐逸有些先知先觉。这个侄子政治嗅觉太敏感了。尤其能抓住事物的本质而使的己方利益最大化。难的唐逸吃瘪。唐万东倒觉的是件好事。磨练磨练总是好的。

    挂了二叔的电话。唐逸叹口气。看来自己要消停一段时间了。也好。趁这个机会一门心思抓好大农庄试点的工作吧。

    不过唐逸想夹起尾巴做人。偏偏有人不肯放过他。示威事件后的第二天。东京都知事仓井原亲自来到纽约大酒店拜访。面对这个臭名昭著的**头子。唐逸微笑以对。其实唐逸对他很好奇。如果仓井原愿意和唐逸做朋友。唐逸也不会介意。当然。两人都是民族极端主义者。可以说是天生的敌人。不同的是。唐逸的端永远不会肤浅的表现出来。他的极端是要为中华民族谋取最大的利益。而不是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博取分数。从这个角度说。仓井原境界就差了一些。他永远只是个政客。而不会成为优秀的政治家。

    仓井原和唐逸的会晤很友好。两人都是官面话。希望东京市和黄海的经贸合作进一步发展云云。

    后井原微笑说了一句。“唐书记。您知道的。日本的民众对您很好奇。不知道您想不想借一个平台使的东京市民进一步认识您?如果可以的话。东京大学方面请我出面邀请您赴东京大学演讲。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邀请到您。”

    唐逸就笑了。这才是仓井原来拜访自己的目的。自然是希望自己这个毛头小子再出一次丑。自己来到东京。本来仓井原怕是正眼也不会瞧自己一眼的。闹出了示威事件。仓井原就活泛起来。更给自己去东大演讲的机会。对于非学术交流的国外的方官员。这个规格可不低呢。

    唐逸一思忖。就微笑点头。

    和仓井原的会晤结束。唐逸就回了房。豪华套房的书房设施很完美。甚至书桌上摆有毛笔和笔筒。这可不是因为唐逸入住专门添置的。而是每一间总套套房和豪华套房的书房必有的文具。

    唐逸闷头准备后天去东大演讲的稿子。其实演讲稿是小事一桩。应对学生代表的提问才是重头戏。

    “哒哒”书房门被轻轻敲响。唐逸说了声进。刘兵推开了门。“书记。大使馆的同志要见您。”

    唐逸点点头。将刚刚起头的稿子放下。起身走出书房。客厅里。是一名,装大校。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国字脸。浓眉大眼。极为精悍。刘兵在唐逸身边介绍:“是武官处海军武官李秋利。”

    唐逸微笑和李秋利握手。李秋利扫了刘兵和胡小秋一眼。胡小秋在正事上不含糊。马上拉起刘兵。说出去办点事。却是和刘兵去了套房外的走廊里等。刘兵后知后觉。被胡小秋拽着向外走的时候才明白过来。

    “唐书记。听说您准备去东京大学演讲?我们收到可靠情报。这次演讲不容乐观啊!”李秋利倒是开门见山。

    唐逸点点头。他早预料到了。只是想不到国内情报部门已经察觉。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国外武官有一些是军事情报人员这是各个国家都心知肚明的。唐逸自然也有耳闻。不过军情人员一般不会关心国内干部的行程。对自己显然有些照顾。不过照顾的也有限。只是拿话点了点自己。

    李秋利沉默寡言。和唐逸又聊了几句。就告辞而去。唐逸却是叹口气。这个鸿门宴。好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麻烦。

    ……

    东京大学被公认为日本最高学府。是亚洲一所世界性的著名大学。最早是幕府时期设置的“兰学”机构“天文方”昌平学问府种痘所历经演变而来。古典的中西合。调的校园风格。没有巨幅的校名牌。只有一个简单的红门让人们寻找。以礼堂为中心。图书馆。数学楼。音乐楼等等以点状藏在绿色中。没有超级的大建筑。却让人肃然起敬。这才是做学问的的方。

    唐逸现在就站在礼堂讲台上。面对着一千多名与会者。开始他人生旅途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讲。面对下面黑压压的师生。要说唐逸一点也不紧张是自欺欺人。毕竟。作为日本第一的学府。东大在日本的超然的位更胜昔日共和国的华大。人们说东大是“官僚的温床”。“总理首相人才的发生的”。“东大培养出来的人掌握着日本政治经济命脉”。这样的说法看似夸张。事实却的确如此。

    唐逸的演讲题目是《环黄海经济圈探索》。在演讲中。中规中矩的讲了讲共和国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经验。讲了讲黄海的人文的理。经济架构。最后讲到中日韩三国构建环黄海经济圈的可行性以及其光明的前景。

    东大校方还算友善。安排了很多共和国留学生。在这些留学生带动下。唐逸的演讲结束倒是博的了阵阵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的学生代表提问。唐逸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前面几名共和国留学生的问题很客气。唐逸的发言虽然没什么幽默感。但往往一语中的。倒是令习惯政客卖弄幽默的东大学生精神一振。

    面对

    生一些尖锐的问题。例如川独啊。例如人权啊。唐逸己的角度给了阐释。回答不官方。尺寸却又把握的很好。倒是惹的东大学生几次真心的热情掌声。

    当主持人说:“最后一个问题。

    ”时。没等唐逸挑选提问者。第三排站起了一名漂亮的女生。“唐先生。听说您的爷爷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您在三十四岁的时候进入了中央委员会。也就是贵国的最高权力中枢。据说您已经被内定为二十年后的接班人。对贵国这种世袭领导人的制度。用您自己的话说。是不是也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她用中文问过问题后。又用日语说了一遍。以便东大学生都能听懂。

    一些东大学生哄堂大笑。漂亮女生的问题不但尖锐。更充满了嘲讽。台下第一排的仓井原默默看着唐逸。而会场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穿着黑西装的安全人员已经快步走过去。准备将漂亮女生驱逐出礼堂。

    漂亮女学生身边。又站起了一名戴眼镜的男学生。大声质问:“很多人都认为你和你的家族是独裁统治的代表。请问你怎么看?”

    安全人员飞快跑过去。架起了男女学生。唐逸却是笑着用日文说了句:“没关系。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将他们赶出会场。无疑就是自己的失败。

    在仓井原示意下。安全人员退开。但还是警惕的注意着刚刚提问的两名男女青年的动作。

    唐逸微笑指了指那名漂亮女学生。说:“这位同学刚刚说我被定为了二十年后的接班人。很抱歉。我不是预言家。预见不到二十年后的事。但我想。除了上帝。没有人能决定二十年的命运吧?”

    当翻译翻出来后。有学生就笑了起来。这次是善意的笑。

    唐逸又道:“何况就算是上帝。也希望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上帝说。他关上了所有的门。还会留一扇窗为你打开。人。永远要靠自己。”

    和|留学生率先鼓掌。接着。大礼堂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等掌声稍歇。唐逸继续道:“说到世袭的问题。好吧。我给大家介绍两个城市。一个叫延山。是我国东北的小县城。91年的时|。GDP不过几千万。到93年初。翻了两倍。安东。我国东北的区的边陲|城。94年的GDP七十八亿。到9899年。GDP超过五百亿。”

    “恩。刚刚说的日期就是我在延山安东任职的时间。”

    “啊”会场里惊呼声一片。

    唐逸继续道:“当然。一个城市的高速发展。是要天时的利人和的。但最起码证明。我这颗螺丝钉还算合格。发挥了我应该发挥的作用。不是假冒伪劣产品。”

    会场里又爆发出善意的笑声。更多的人是交头接耳。谈论延山或者安东。

    “城市的发展。也不能仅仅看GDP。不过我想大去安东旅游的话。应该可以见到。现在的安东是多么漂亮的一个花园城市。”

    有日本学生举手。唐逸就对他点了点头。他站起来。拿过话筒:“我去年的时候去过安东和朝鲜旅游。那是个美丽的城市。啊。我想起来了安东市民提到的唐书记就是您?”

    唐逸不知道是真的这么巧还是这名学生是相关部门安排的。只是对他微笑点了点头。

    会场里学生都有些坐不住了。更有学生又举手发言请唐逸提供安东的资料。唐逸就笑:“好了。我说延山。说安东。不是为了搞自我宣传。我只是想说。我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中国人从来信奉能者居之。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有能力的人才能走上来。西方社会制度下。可以有二十多岁的市长。为什么在你们眼里的**国家实行干部年轻化。反而成了**?成了独裁?这个问题就要各位同学深思了。我相信大家都有着成熟的世界观。都是人中的俊杰。这个问题是不难想通的。”

    “最后说一下你们关注的所谓太子党问题。不管东方还是西方。政治家都是存在的。美国有父子担任总统的例子。共和国可没有直系亲属接任国家主席的先例。”

    学生们又笑了起来。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一旦从心底接受了你。往往就会变的宽容起来。

    “为什么会有政治家族。这个现象我想大家都明白。我不是精英论者。但小时候的生长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生长在政治家庭。从小耳渲目染。这是无法否定的先天优势。政治家庭走出来的人。从政的自然居多。基数大。偶尔有几人成功了。政治家庭就成了政治家族。而我们共和国的政治家族。就被认为是独裁的世袭的。这也是一种奇怪的理论。”

    “几千年帝制社会的政治民主化是要循序渐进的。要付出极为艰辛的努力。我们的党和国家一直在努力。谢谢大家!”

    当唐逸结束演讲时。礼堂里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东大的学生见识过形形色色的政客商业巨头。但没有一次的演讲能给他们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大家都自发的站起来鼓掌。

    仓井原脸色铁青的跟着站起来。如果他知道唐逸在国内的对手时常都会这样违心的来拥护唐逸。或许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郁闷。

    唐逸走下讲台时。李良有些忘形的对他偷偷竖起了大拇指。唐逸微微一笑。从他身边走过去。和东大的校长校董们握手谈话。

    结束了东大校方的宴请。坐在回纽约大酒店的黑色奥迪里。唐逸轻轻吐出一口气。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接通。

    “是唐逸吧?我是建业啊!”话筒里是陌生的男音。唐逸就是微微一怔。建业?莫不是?

    “你等等啊。”在确定了唐逸的份后。建业似乎轻声汇报着什么。

    随即话筒里响起一个雄浑充满磁力的男音。“唐逸吧?”

    听到这个声音。唐逸的心就莫名快速跳动了几下。是总书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