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章 争艳第一弹(上)

第三章 争艳第一弹(上)2017-11-8 23:49:3Ctrl+D 收藏本站

    在宽敞的办公桌后,唐逸默默看着桌上的几封信,是)企业的老总写来的,反映西山市梅花山水库的招投标过程中,从业主代表到中介机构评标专家以及竞标企业的代表,几乎所有的参与都在表演一场“串通招投标”,的把戏,让严肃的公平竞争机制变成了一场闹剧。小说网专业提供手机电子电子下载

    唐逸眉头皱得很紧,拿起茶杯,默默喝了一口水。

    川南省西山市是革命老区,近些年国家政策上有些倾斜,而梅花山水库是西山市马家沟电站移民重点工程,总投资超过六个亿,其中部枢纽工程的概算近三亿元人民币。如果老总们反映的情况属实,那这次竞标将会给国家带来惨重的损失。

    但川南,唐逸实在是不想刚刚上任就去碰触它,不管出点是什么,都会给人一种小人得志后张牙舞爪的感觉。

    川南的情况唐逸本来是不清楚的,在接到地方经济司兰绍伟司长的汇报后,唐逸要齐洁帮自己查了查,这才知道西山市市委记穆平据说和“他”过往甚密,是“他”去了西南后才提起来的,其中,自然有“他”在背后操作。

    唐逸知道,自己已经大大延缓了他进步的速度,因为按照省委常委的排名,他这个没挂副记的常务副省长有些靠后,所有的副记都排在他之前,对于四十二三的他来说,时间很紧迫,从西南来到宁西,自是因为宁西有机会,宁西省省长劳累多病,听说身体很不好,从中央一直劝他退下来休息,他一直不肯,谢文廷来西北这个陌生的圈子,就是来争省长的,但宁西省有三两位强力人物,这个位子可不是那么好上的。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自己又出面去揭西山市的盖子,好像给人一种逼人太甚的感觉。用大白话,太欺负人了。

    但就这样不管不问?自己要地区经济司了一份文件给西山市,但那边却是纹丝未动,想想也是,来京城跑项目时你地经司是大爷,但对地方政务指手画脚?人家理你才怪!

    唐逸一时有些两难,这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田野走了进来:“唐主任,主任办公会要开始了。”

    唐逸啊了一声,看看表,急忙起身,笑道:“大姑娘上轿,有些紧张啊!”

    田野拘束的很,走过来帮唐逸整理文件,也不好给唐逸什么意见,想来唐主任也是自谦,唐主任在地方一言九鼎,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

    改委主任办公会议。由正副主任纪检组长正副秘长组成。办公厅政研室规划展司负责人列席会议。其他列席会议人员由会议主持人根据会议议题确定

    会议室庄严肃穆。老式地棕红色地巨大椭圆形议事桌。足以容纳二三十人。在会议主持人后地靠墙位置。有巨大地壁挂式电视各种现代化会议办公设备等等。整个会议室将现代化和庄严肃穆有机结合起来。和省委常委会市委常委会地气氛有些相似。又很不同。

    唐逸默默打量着与会干部。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主任办公会。但他知道这个会议是多么重要。每次地主任办公会不但是国内。甚至是国际社会关注地焦点。在这个会议室里。不知道多少影响全国布局地重大决定被讨论实施。这是共和国权力中枢会议之一。

    今天地会议。基础产业司司长刘成明也列席了会议。正向与会领导介绍辽东省春城市地新机场扩建项目。

    唐逸翻看着手里春城机场扩建项目可研报告。春城机场扩建工程计划新建航站楼八万平方米。停机坪1821万平方米。并且对飞行区进行大规模改造。工程总投4321亿元。

    这些数字都是经过专家论证,据说是很靠谱的,改委只是从战略角度来批准或驳回项目的申报。

    翻看着厚厚的专家论证,唐逸有些头疼,这个部门的领导可是不好干,对经济学要有一定的研究才可以。

    而与会的干部里不乏经济强人,副主任蒋鼎就侃侃而谈,引用各种经济数字认为这个项目走的是“浮夸风”,现时的春城,没必要投资几十个亿扩建机场。

    在蒋鼎侃侃而谈的时候,孙主任只是微笑倾听,不过唐逸有耳闻,孙主任对这个项目的态度还是放行的。

    蒋鼎说完,各个副主任都谈了自己的看法,这种量级的会议上,和地方常委会截然不同,各个副主任都是权重一方的大员,几名重量级副主任更是如此,能走到这一步,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会议上的言也都是直言自己的观点,可不会出现什么一把手一言堂的情况,气氛极为宽松。

    唐逸倒是耳目一新,想来,政治局会议也差不多吧,虽然政治局会议上很多言是绝对保密的,但唐逸偶尔也能听个一鳞半爪,政治局会议上,政治局委员直言质疑总理的经济政策都是很寻常的事,这对整个国家来说,是幸事。

    大家都了言,基本上,赞成的多,反对的少,看来这个项目大体上能获得通过,孙玉平突然微笑对唐逸道:“唐逸主任,说说你的看法?”竟然点了唐逸的将。

    微一愕,自己初来乍到,自然应该是少说多听,对这|了解的也不多,但孙玉平偏偏点了自己的名,看着孙主任似笑非笑的表情,唐逸随即就明白过来,正是因为自己对这个项目不了解,孙玉平才想听听自己会怎么说。

    唐逸有些无奈,但也只得将茶杯放下,笑了笑道:“春城机场的扩建项目好像委里讨论了几次了,最后拍板的时候我才赶上末班车,说实话,我是没什么资格讲话的,我不知道这个项目可不可行,对振兴东北经济能不能起到报告里所提的作用,不过吧,我是这么看的,事物都是在不停展的,机场扩建工程要历时一两年,那我们的参照物就不能放在现在嘛,要看一年后的春城会生什么样的变化,看一看机场扩建项目和他们城市的整体规划是不是互相促进的,说到底,这个项目还是要和春城的展战略结合起来看。”

    唐逸讲完,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后面的工作人员就忙过来为他斟满。

    孙玉平微笑看着唐逸,点点头道:“恩,在地方上工作过就是不同,唐逸给我们上了一课呀,告诉我们,不能读死,不能罗列数字来看问题。”

    看得出,他对唐逸的言还是很满意的,唐逸默默拿起茶杯喝水,眼角扫了蒋鼎一眼,蒋鼎却也在微笑点头。

    会议结束的时候,蒋鼎却是落下几步,和最后一个出会场的唐逸并肩而行,笑着说:“唐主任,我没下过基层,对基层的工作不大了解,以后会议上说错了什么,还请你多纠正。

    ”

    唐逸有些吃惊,这个人也太谦虚了,真不知道是真的虚怀若谷还是高明到了极点,但二好像又没什么区别,虚怀若谷,本就是高明到极点的一种表现。

    唐逸忙笑道:“蒋主任太客气了,我刚刚进入改委,蒋主任要多批评指教。”

    蒋鼎笑了笑,给人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走了几步,蒋鼎就问:“听说,川南出问题了?”

    唐逸点点头,“收到了地方上一些企业的来信,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蒋鼎就笑道:“为难的话,要不要稽查办跟一跟?”

    唐逸就笑着说:“再看吧。”心说看来部里的大佬都知道自己与“他”有心结啊,本来也是,就算自己与“他”本来没什么,但老是这样传来传去的,“一生的对手”“第三代之争”,这些话多了,自己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竞争心理,这是人之常情,不是自己能规避的。

    蒋鼎点点头,却是毫不客气的道:“希望地方上的同志能自自觉吧。”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蒋鼎分管办公厅固定资产投资司和稽查办。而稽查办的全称是“重大项目稽察特派员办公室”,其中有项职责就是受理对国家投资政策执行情况和重大建设项目违规问题的举报。以及会同有关司对政府投资和重大项目建设实施中出现的违规问题进行处理等。

    回到办公室,虽然刚刚参与了几项涉及几十亿几百亿资金的项目的决策,在外人看来可能会激动会振奋,但唐逸已经习以为常,坐在办公桌后,又拿起那几封信翻看,西山市,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啊!

    放下信笺,唐逸拿起桌上文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田野走进来,帮屋角枝繁叶茂有一人多高的平安树浇水,唐逸看着就摇摇头,平安树?很多官员都喜欢它的名字,这未免有些讽刺。

    不过那翠绿的枝叶,清新的气息,确实令人精神愉悦,唐逸这才没有要田野将“平安”请出去。

    “唐主任?我刚刚听说,院门外来了一个孩子,说是从川南来的,要告状。”出门前田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唐逸微微一愕,“川南来的?西山市?”

    田野道:“好像是,我听规划司的人议论,没见到,说是一名十的年青人。”

    唐逸想了想,道:“你去看看,还没走的话了解下情况……,还是将他带上来吧。”

    田野点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田野领着一名十的男青年走了进来,男孩脸上有几颗青春痘,看眼神就有些野性。

    田野示意道:“这是唐主任。”

    男孩有些不相信,“你不是蒙我吧?你说带我见改委的主任!他是?”

    田野皱了皱眉,说:“礼貌点!”

    唐逸就笑了,对男孩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告状?为什么来改委告状?我们可不是纪律检查部门哦!”

    男孩愣头愣脑道:“我叫苏海涛,我是来告西山市市委记的,我爸妈写的反映情况的信在你们这儿,我不来这我去哪儿?”说话很冲,田野更是皱眉头,有些后悔跟唐主任汇报这件事了。

    唐逸却不以为意,微笑道:“信?啊,你爸爸叫苏成文吧?”在几封反映西山市情况的信中,某基建公司老总苏成文的言词最为激烈,唐逸印象很深,等苏海涛点头,唐逸心说看来是遗传了性格。

    “你,你怎么知道我爸叫苏成文?”苏海涛奇怪的问。

    唐逸摆摆手,“你

    我怎么知道的,说说吧,你告什么状?”

    苏海涛有些怀疑的看着唐逸,“你能管事儿?”

    唐逸笑道:“不管我能不能管事,现在你就这一个选择,是不?”

    苏海涛思索着,点点头,“你说的也对,我告穆平,他,他把我爸我妈都抓起来了,我爸说,就因为他向中央写信反映过情况,他打击报复,把我们家的公司封了,还把我爸我妈都抓起来,要判他们的刑!”苏海涛越说越气愤,声音也越来越大。

    田野小心谨慎,忙开了门,叫了胡小秋一声,免得一会儿苏海涛激动起来,惹出什么乱子。

    唐逸皱了皱眉头,随即问:“是不是你们家的公司真的存在问题呢?”

    苏海涛气愤的分辩:“不是的,不是的,我听朋友说了,他爸是城建局局长,他听他爸说,穆平在酒桌上,拍着桌子说,在西山他就是天!谁惹他他就办了谁!”

    唐逸微微点头,看了看表道:“好吧,海涛,情况我知道了,你留个手机号,等通知吧。”虽然唐逸不大相信“他”提起来的干部会这么狂妄,但苏海涛父母被抓,确实有些蹊跷,这孩子愣是愣点,但看起来不是说假话。

    苏海涛却是追问:“你能帮我,啊,你什么时候找我?”田野和胡小秋早拉着他出去了,在外面低声和他说一些事项。

    唐逸又拿起了那几封信,他已经准备将情况汇总一下转给稽查办,不过今天时间有些晚了,等明天吧。

    六点多一点,唐逸出了改委办公楼,奥迪稳稳停在他身边,胡小秋小跑两步,开了车门,唐逸回头对田野说了声,“晚上把材料赶出来。”田野忙点头答应,别看唐逸叫他加班,他却是劲头十足,这也是唐逸摸透了他的性格,越是给他工作多,他越是觉得自己看重他。

    钻进奥迪,小武打火动,黑色小车缓缓驶向院门。

    一边打方向盘,小武一边道:“唐哥,田秘刚刚带上去见您的那个男孩,被他们驻京办的人带走了。”

    唐逸奇道:“驻京办?他们带什么人?”

    胡小秋就笑:“唐哥,您不会这都不知道吧,来上面告状的人,都是由地方的驻京办领走解决问题,不过也是,您呀,也不理会这些小事,现在您不在黄海了我跟您说,听说,吴凤娟以前当驻京办主任的时候出了名的毒,黄海常来京城告状的老问题户都怕她,呵呵,不过那是您去黄海前的事儿了。”说着说着,见唐逸脸色严肃起来,胡小秋忙住了嘴。

    唐逸已经拿起电话和卡片,拨苏海涛的手机,是关机状态,拨了几次,都是关机,唐逸就拨了田野的号,很干脆的吩咐他:“你帮我找一下西山市驻京办的地址。”

    田野办事爽利,不一会儿就回了电话,川南省西山市驻京办在徐水区平安大道,那已经是五坏以外了。

    “徐水区……”唐逸皱眉,随即就是一笑,抬头道:“小秋,交给你个任务,喏,这是西山市驻京办的地址,你去,把一个叫苏海涛的年青人带出来,好好安置一下。

    ”说着就将一张纸条递给了胡小秋。

    胡小秋就无奈的道:“唐哥,这些机构都牛气哄哄的,要说找朋友肯定不要我见,难道我要拿证件和他们说我是您的警卫员啊?”

    唐逸笑道:“随便,但我还是希望不要将事情闹大,还有,你可别胡来。”

    其实胡小秋到了京城,也收敛了许多,京城水深着呢,可不知道会惹上哪个,就算自己不在乎,也要为唐哥着想,还是老实些好。

    但唐逸对他总是有些不放心,时常就告诫他几句,胡小秋觉得唐哥太唠叨,但也只能乖乖听着。

    小武却是插嘴道:“徐水区?唐哥,我有个战友好像就转业在徐水区平安街派出所,要不要找找他。”

    唐逸恩了一声,派出所民警出面最好,这事还是要低调些。如果自己的人出面去驻京办要人,然后改委稽查办下去查西山,怎么都给人一种自己一手策划的感觉,太激怒那边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胡小秋却是笑道:“唐哥,您呀,太谨慎,现在北京这一亩三分地还用这么麻烦?直接给二叔打个电话,什么都解决了!别说一个什么什么海涛,就是一只蚊子咱挖地三尺也找出来啊!”

    唐逸瞪了他一眼,胡小秋赶忙转过头,再不敢胡说八道。………………………………………………………………………………………………………………………

    中秋节到了,祝大家中秋快乐!和和美美,团团圆圆!

    看到好几次了,有朋友为了投月票我却没给鞠躬牢骚,晕倒了,在这里给大家鞠一躬!其实感激的心情又岂是鞠躬可以表达的?

    也给所有订阅和投推荐票的朋友鞠一躬,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这个月月初成绩出乎我意料的好,真的谢谢大家了!

    最后,大家不要忘了点下面的红字!哈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