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章 胡小秋的爱情故事

第五章 胡小秋的爱情故事2017-11-8 23:49:5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五章胡小秋的爱情故事

    小武。★中文网更新迅速,小说齐全★叫你战友一起吃顿饭吧。”坐在奥迪后座的|了手里的文件。抬头笑呵呵的说。

    “啊。不用不用。我根本就没跟他提您。他以为苏海涛是我朋友呢。”小武忙不迭的说。也没办什么儿。哪能要唐主任请吃饭。

    唐逸笑了笑:“你他吧。不是为了苏海涛那事。你和爱人乔迁新居。当祝贺吧。顺便上他。”不管怎么说小武的战友也帮了自己的忙不过这事不能明说。而且也犯不着自己专门去请客。为小武庆贺搬迁居时叫上他。也小武的小圈子里体现出自己对小武的看重。

    小武自是兴奋。但还是一连声说不用。胡小秋笑道:“你就别客气了。听唐哥的准错不了。还是快点想想。你家缺什么少什么。我给你准备一份大礼。”

    唐逸微笑:“是啊。个清单给|秋。他包了。”

    小武憨厚的笑了笑就不再吱声。

    唐逸又低下头看手里的文件。昨天。就业司召集劳动保障部教育部农业部民政部人事部统计局等部门有关司局。就当前就业形势进行分析。并就再就业工作以及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制度向失业保险制度并轨作的推进展开了讨论。唐逸手上的就是会议记录。

    令唐逸眼前一亮的是就业和收入配司司长程朝伦的一番讲话。程朝伦对居民收入城收入进一步扩大表示了忧虑。他指出。促进消费政治最为关键的是增加消费倾向比较高的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同时。要加快建设广覆盖的社会保障体系发挥税收的调节作用。把富人的税收通过财政杠杆转入低|入群体当中

    程朝伦认为政对于社会保障的支出比例过低。是导致居民消费率低的原因之一。去年共和国社会保障支出占中央政支出比重为71%。低于德国的57%加拿大46%。美国的31%。

    程朝伦更认为收入分配的第一次分配就要注重效率和公平的统一。逐步调整国民收入格局。收入分配步向居民倾斜的观点。

    唐逸脑海里就泛出那个戴眼镜斯文文的白面书生。本来。对他不到四|就在发改委很重要的司局担任一把手有些疑虑却不想自己还是看走眼了。看起来挺斯文的一个人是很有魄力。想敢说。话锋犀利又不越界。看来自己以后倒是要多注意注意他了。

    “唐哥。听说西山市那边动了一批官员。上面对川南也有些不满。是不是?”胡小秋忽然头兴致勃勃的问。

    唐逸笑了笑。胡小秋和小武私下讨论这些问题讨论自己的对手。唐逸是知道的。微笑道:“你俩呀。都消停点。不要乱嚼舌根!”

    胡小秋就撇撇嘴扭过了头。

    ……

    周六下午。唐逸从大东门走出来。一辆红色宝马已经在东门前停了好久。唐逸走过去。上车。穿着粉红吊带的齐洁艳丽如花成熟蜜桃味道中又有少女的娇俏道不尽的万种风情。她笑吟吟看着唐逸:“喂。去哪儿?”

    唐逸疲惫的靠在座椅上随便。”

    齐洁诧异的看着他。随即就咯咯娇笑:“铁人终于老了?”每次来见唐逸。都被折腾的死活来的。齐洁来之前总是又怕又期待。离去后又总是几天都打不起精神工作。齐洁有些想不通。为什么爱人的身体十几年如一日?不过想想自己也是。好像不用怎么保养。皮肤还是如少女时一娇嫩。脸上。淡淡的鱼尾纹都不见一条。根本不像三十多岁的女人。

    唐逸确实很累。是心累。这段日子简直忙坏了。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接待来京城看望他的干。黄海的老下就不消说了。还有安东的干部。甚至自己叫不上名字的。也来看望自己。例如现在的安东市常务副市长高震。自己在安东时候好像他是某个县的副县长。被齐茂林一手提拔起来。几年时间实现了三次飞跃。县长副市长常务副市长。齐茂林打电话时提到了他。说很能干。

    但能干是一回事。毕竟唐逸和他没有过接触。他来北京开会。却是跑到了后海四合院来看唐逸。不过唐逸也理解。安东的干部。大概都自认是自己的嫡系吧。

    齐茂林调任辽东省发改委主任。省长助理省政府党组成员。当然。以他的年纪来说。大概最终能享受副部待遇就是奋斗的终点了。

    张震就任安东市市委书记。新任市长则是原延庆市市长刘铁。被唐逸看重的临河市市委书郭士达则调|安东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唐逸原来的秘书林国柱也熬到了宽城县县委书记的位子。算是的其所。

    安东这几年走出去干部也不少。例如原政法委书记顾占东。现在已经是临市市委书记。市委秘书长顾喜武。更已经升|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人事厅厅长。等等。

    形成这样的局面与安东的快速发展以及陶书记开始的扶持有关。而在今年年初。原辽北省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王小凤出任辽东省副省长代省长更使的安东派势力

    |小凤省长本就是从安东走出去的。在岭南那几年更`系的烙印。小凤省长的到来使的安东的的位的到进一步提升。现在的辽东政坛。安东干部已经成为任何人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而安东因为袅袅升起的直入中央序列的最年轻高官唐逸的任职经历。加之经济蒸蒸日上。使的安东干部很抱团。有一种优越感。以自己安东干部的背景为荣。

    对这一点唐逸从高震身上就看出了苗头。更拿话,了点高震。也希望-东干部敲个警钟。这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被人拿来作文章。

    这几天接待各式各样的客人。更忧虑安东干部的骄气唐逸实在是有些累心。听到齐洁调侃。唐逸就笑:“恩铁人也累的时候。晚上你就知道我有多累了。”

    齐洁白了唐逸一样。情万种。雅性感的黑色T字细高跟踩动油门。宝马缓缓驶出。

    悦耳的古筝声响起。唐逸看看号就摇摇头。“这家伙又惹祸了吧。大周末的也不消停停。”说着就接通电话。

    来电话的是胡小秋。他哀声叹气的道:“唐哥。晚上有时间吗?”

    “什么事?”唐逸就看了眼齐洁“应该没时间。”

    胡小秋哀鸣一声她。她来了。要和我吃饭。唐哥。你救救我行不?抽出你一点点时间。一点点!”

    唐逸奇道:“他?哪个他?说清楚点。”

    “就是。就是我嫂子……”胡小秋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唐逸啊了一声。“那不正好。和吃个饭好好聊聊。”

    “唉。我也想。可是你。你不知道。我和她坐一起特紧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唐哥你一定帮帮我。我求你了,哥。只要你帮我这一把。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你叫我打狗。咱就去打狗……”

    “的了。”唐逸极快的打断了他的语无伦次。想想道:“说吧。在哪见面。”

    “谢谢唐哥。谢谢唐哥……”胡小秋千恩万谢的。

    挂了电话。唐逸有些抱歉。看了齐洁一眼。齐就笑:“说吧。去哪?晚上还见面不?”

    唐逸就抓起她的手。用力握了握。

    ……

    胡小秋的嫂子关荷请胡小秋吃饭的的点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唐逸赶到的时候胡小秋正在酒店金碧辉煌的旋转门前等着。看到唐逸下车胡小秋就颠跑过来。点头腰的谢谢唐哥。又对宝马里的齐洁抱歉的做个手势。齐洁微微点头。开车离去。

    观光电梯扶摇直上。玻璃幕墙可以遥望京城之华景象。胡小秋却是有些紧张。抓着护栏的手都在微颤抖。唐逸听说了。这是关荷第一次约他吃饭。

    顶楼的旋转餐厅里。胡小秋和唐逸都没料到关荷是和人一起来的。而且是挺英俊的一个男人。关荷人如其名。就如夏日荷花。笑起来很柔美。大大方方介绍身边的男人。赵继。军区某部中校副团长。

    唐逸注意到。胡小秋眼里的色彩很快的暗淡下去。赵继成却是握着胡小秋的手笑:“小秋。们以前见过面。就是不知道你还记的不。”

    胡小秋用力抽回手。在了餐桌旁。感觉到了胡小秋的敌意。赵继成微微怔了一下。随即笑笑。也坐了|来。

    四人的餐桌。整洁雅。蓝绿相的桌布。散发着淡淡幽香的花瓶。气氛很是温馨。但胡小秋脸上阴密布。关荷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可能是怕他当场发作起来吧。

    唐逸也在打量着赵继成。三十出头的中校副团长。可以说是极有前途了。也不怪胡夫人将介绍给关。刚刚短短几句暄中。唐逸就猜到。大概胡夫人也的就这样将关荷的青春耽误下去不像话。可能也听到风言风语说她自私吧。就出面绍了赵继成。赵继成没结过婚。前途无量的年轻军官如果不是胡夫人拿关荷当女儿疼。就以身份的位来说。还真的有些委屈了赵继成。

    不过看起来赵继成是很喜欢关荷的。和关荷谈恋爱。应该没有什么功利色彩。人也很豁达。知道自己的份后表现的不卑不亢。倒是很给人好感。

    关荷努力的不去看小秋。微笑对唐逸道:“唐主任。我们家小秋不懂事。您可的多担待。”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服务员送来菜单。几人简单要了几道菜。当唐逸将菜单交给胡小秋时胡小秋摇摇头。唐逸就点点头。将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你们这儿有兔子腿吗?红烧兔子腿?”关荷清脆的声音就好像一汪清泉。滋润着每个人的心田。

    “啊。我去帮您问问。”服务员彬有礼。

    关荷微笑道:“那。托了。”又转脸对赵继成:“小秋最喜欢吃红烧兔子腿。”

    唐逸诧异的看了胡小秋一眼。记的他兔子肉都不吃的。胡小秋没什么表情。只是低头默默的喝水。

    一道道菜陆续送上。话题主要在唐逸和赵继成之间展开关荷微笑倾听。胡小秋慢慢喝着杯里的酒。

    其实唐逸也不大说话。关心了几句赵继

    作就问关:“关小姐。你和继成来北京不会只是见小秋吧?”

    关荷微笑道:“不是。是陪继成父亲来北京检查身体。继成。继成说来看看小秋。”

    唐逸微微点头。原已经见过家了。同时更体会到了这女子的聪慧。听她的意思她是知道胡小秋她的心意的。自不会带赵继成来刺激胡小秋是赵继的提议。她可没办法拒绝。

    赵继成很疼爱关。细心的帮关夹菜盛汤。胡小秋眼神越发黯淡头垂的更低了。

    “啊。小秋。你少喝点。”关拿过了胡小秋面前的酒瓶。唐逸这才发现。高度五粮液已经下去了大半。

    胡小秋没吱声。却将酒瓶一把夺回来。又满满倒了一杯。

    赵继成看看胡小秋。看看关荷。灿烂的笑容渐渐淡了可能觉察出。这对嫂弟之间。可能有些什么。他俩表现的太明显。是男人都会有些不自在。

    唐逸就笑着对关荷作个手势:“要管他。他呀最近又惹事被我的心情不好。”

    一句话轻轻揭过。关荷感激的看了唐逸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酒桌上气氛就好冷了下来。胡|秋一口一口的喝酒。在唐逸终于皱眉说:“够了”时。胡小秋才将酒杯重重放在桌上。唐逸笑笑。其实和胡小秋处的久了。唐逸就越发喜欢他。了解他的话就会知道蛮横冲动都是表面现象。其实小秋挺可爱的。一个孩子气很重的年轻人。

    关荷却更是担心。甚至有些掩饰不住她真实的心情。

    赵继成站起身。微笑道:“我去下洗手间。”

    他刚刚离座。胡小秋也猛的站起来。“我也去!”大步的追了过去。

    关荷啊的一声惊呼。站了起来。唐逸微笑道:“关小姐。没事。”

    关荷回头。却是惶急的道:“唐主任。你快管管小秋。我怕。我怕他动手!”这时候也顾的不了。而且这个年轻的高官。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位洞若观火的智者。什么都逃不他的眼睛。

    见关惶急神色。逸轻轻叹口:“动手?你是这么看小秋的?”

    关荷急声道:“他。他这个人很霸道的。我。我。他想的到的东西。就没有的不到的。他。我知道他喜欢我。他……”猛的住了嘴。脸色有些白。随即毅然道:“我去找他!”

    唐逸微微摇头。“你呀。真正了解过小秋吗?”

    关荷怔住。唐逸摆手。“坐下吧。放心。我说没事就没事。我敢跟你打赌。小秋是去同赵团长祝贺你们两个的。”

    “是吗?”关荷呆了半晌。慢慢坐了下来。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渐渐冷静下来。微笑对唐逸道:“或许您说的对。我从来没真正了解过小秋。您知道的。他在我眼里。就是个孩子。是弟弟。

    ”这话似乎说给唐听。又似乎在说服她自己。

    赵继成和小成果然若无其事的一先一后回来。关荷这才真正松了口气。但坐在餐桌上。赵继成不时揉自己的脸。关荷奇道:“怎么了?”仔细看去。这才看到赵继成脸上有淡淡的青痕。关瞪大眼睛。随即转向胡小秋:“小秋!是不是你动手打的?”

    胡小秋静静看着她。没有说话。

    赵继成忙笑道:“了。算了。是我不小心撞到了门。”

    关荷轻轻叹口气:“你就别维护他了。你又没喝多少酒。怎么可能撞到门?”看了胡小秋一眼。轻声道:“小秋。我。我对你很失望。”

    胡小秋只是静静看她。不说话。|角有一丝鲜缓缓渗出。

    赵继成忙着劝。“|荷。真不关小秋的事。是我自己撞伤的。真的。”

    关荷看着胡小秋。眼睛里满是伤心和失望。

    唐逸突然淡淡道:“关小姐。你的没错。赵团长没喝多少酒。本来是不可能撞到门的。但是他是故意的。”

    关一怔。赵继成|色也难看起来。强笑道:“唐主任。您这话。我为什么要自己撞门呢?”

    唐逸没说话。只是拿起杯子喝水。似乎赵继成问的是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赵继成脸色更加难看。“唐主任。没证没据的。您。您这话……”

    唐逸就笑了。一字字道:“这里不是法庭。不需要证据!我说的话。就是证据!”字字铿锵。压的人喘不过气。

    唐逸突然表现出来的压迫感令赵继成呆住。唐逸已经站了起来。拍拍胡小秋的肩膀。“小秋。走吧。”

    小秋用力点点头。跟在唐逸身边。大步向外走去。

    关荷看着他俩的背影。眼角突然有些湿。

    ………………………………………………………………………………………………………………………………

    休息一天精力充沛。继续往下写。下一章还是要凌晨两三点钟更。大家明早看吧。最后。可爱的同志们不要忘了点下面的红字。#76……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