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 新人旧人(下)

第九章 新人旧人(下)2017-11-8 23:49:9Ctrl+D 收藏本站

    唐记,您,您找我有事?”兰姐结结巴巴的问,黑T自己来延山的,打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小说网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唐逸道:“交给你个任务。”

    “啊?什么任务?”兰姐兴奋坏了,难道唐记要吃乡下的小吃?在兰姐心里,她也就能执行这类任务了。

    唐逸道:“你这样,去做个调查,看一看村里村民的养老保险情况,是不是真的没什么人退保,调查清楚了给我打个电话。”

    唐逸倒不是想在延山烧火,只是觉得这个统计数字有些水分,如果都是一些弄虚作假的干部,劳动保障第一个试点放延山唐逸还真有些不放心。

    “行。”兰姐下意识答应,随即回过神,结结巴巴道:“调查?这个,这个事很重要吧?”

    唐逸道:“恩,算是吧。”

    兰姐险些哭出来,万一做不好,可不仅仅是挨骂的问题,谁知道黑面神要自己调查这些东西做什么,如果出了差错,可别坏了黑面神的事,想说不会,又不敢,一时间愁肠百折,硬着头皮还是说了句,“我,我怕做不好。”

    唐逸就瞪起了眼睛:“这么点事都做不好?交给宝儿都能干的漂漂亮亮的!”瞪着眼睛训斥完才觉得好笑,自己是不是太欺负兰姐了?

    兰姐再不敢说什么,等了半晌,听不见黑面神的声音,就小声问:“我,我挂电话了?”

    “嘟嘟嘟”黑面神那边就响起了忙音,兰姐拍拍胸脯,长长出了口气。

    ……

    延山街头。灯柱璀璨。四外霓虹闪烁。这里是延山老城区。已经俨然形成了以“夜朦胧”为地娱乐红灯区。当然。这个红灯区和传统意义上地红灯区不同。只是消遣休闲。

    唐逸漫步街头。前方。可以看见夜朦胧巨大地霓虹招牌。唐逸心里就有些激动。

    在给兰姐打过电话后。唐逸却是来了兴致。要出来走走。跟在身边地。是胡小秋延山市公安局局长李铁以及一名便衣干警。

    延山方面是很理解唐逸地。对唐逸要看看“延山街头”很支持。没有做什么劝阻工作。当然。市局局长李铁亲自来警卫是必然地。

    看着前面几步远地唐逸。李铁却是想起了丁瑞国打来地电话。“老李啊。一定要盯紧点。不要出什么问题。”当时丁瑞国语气出奇地凝重。李铁知道。唐逸来到延山。可不知道令多少人寝食难安。不仅仅是丁记。就是市里刘市长甚至省里林副秘长。都捏了一把汗。别记在唐主任面前恭谨异常。心里怎么想地。只有他自己知道。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这位年轻的高官是从延山走出来的,据说延山的经济基础就是他打下的,在延山,他更有许多故旧,但现在这些故旧,调离的调离,靠边站的靠边站,甚至还有被送进去吃牢饭的,就算唐主任和他们没什么感情吧,心里也肯定是不舒服的。

    要怨只能怨林副秘长没想到唐主任升迁的如此之快吧,短短十几年,在林记还原地踏步的时候,人家已经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三级跳,已经隐隐进入中央序列,现在莫说林记,就算省委赵记见到唐主任也得客客气气的。

    看看唐主任身边那好象小豹子般精悍的警卫,马上就可以体会到这个年轻人和自己等人的距离是多么的遥远。

    李铁心里感慨着,但还是按照丁记的吩咐,注意着唐逸的一举一动。

    唐逸在夜朦胧闪烁的霓虹前停下了脚步,凝视着酒吧的招牌,痴痴出神。

    李铁微觉诧异,却见唐逸已经信步走了进去,李铁一怔,急忙跟上。

    夜朦胧已经不再是九十年代初的那种歌舞厅,而是与时具进,变成了酒吧练歌房,只是吧台旁的长椅上看不到很多练歌房那一长溜花枝招展的女孩儿,唐逸就微微点头。

    一楼大厅,烛光飘摇,粉红色的基调,浪漫温馨,坐在一张张桌前的大多是年轻情侣,唐逸举步上楼。

    二楼本来留给齐洁和自己专用的包厢也早重新装修过,不过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齐洁搬走了,齐洁在交州的一栋别墅装修了一间房,和当初夜朦胧的二楼专用包厢一模一样,唐逸去交州,齐洁倒是没主动提起过,是唐逸拽着她进那间房回忆昔日的甜蜜温馨。

    夜朦胧不是夜朦胧了。唐逸心里默默念叨,他也注意到了身后的李铁局长脸上的诧异,但唐逸自不会去和他解释,“这里是延山改革开放后第一家歌舞厅,是当初县委县政府花大力气破除旧观念扶持开业的,代表了延山县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因为要自己解释,李铁还远远不够班。

    唐逸直接走向经理室,胡小秋快跑两步,帮他敲门。

    “进。”里面是有些熟悉的女声,唐逸就笑笑,自己还记得姚小红的声音。唐逸看到过一篇专家的文章,据说人类的嗅觉记忆最强,视觉记忆其次,听觉记忆是最差的。

    胡小秋推开门,唐逸进去后胡小秋又顺手将门带上,在他关门的瞬间,李局长从门缝向里拼命看了一眼,胡小秋脸就一沉,“作死啊!”

    李局长怔住,做梦没想到中央警卫局的警卫员会这么野蛮,旁边就是他的属下,面子上真有些过不去,但又能怎么样?悻悻转身,好像没听到胡小秋的话。

    经理室的办公桌后,坐着一名穿红套裙的美貌少妇,正拿笔在写着什么,唐逸进来好半天,她都没抬头,唐逸微笑看着她,也不吱声,这是齐洁最好的朋友,看到她就能回想起在延山和齐洁的一幕幕,很温馨。

    “咦,你谁啊你?”姚小红终于抬起头,但显然,没认出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唐逸。

    唐逸笑笑,说:“齐洁的朋友。”

    姚小红一怔,盯着唐逸又看了几眼,就惊呼一声,“啊,你是唐逸!”急忙站起来,笑孜孜走过来和唐逸握手。

    请唐逸坐在会客的沙上,帮唐逸倒了杯水,姚小红就娇笑:“你没怎么变,就是这副眼镜,给人的感觉全不一样了,怎么样?在哪高就呢?问齐洁,她也不肯说。”

    笑笑:“改委,副主任。”

    “哪的改委?前几年就听说你做市长了,现在是省改委吧?”姚小红边麻利的用茶几上的茶具泡茶,一边热情的说着话,突然就惊呼一声,抬起头直直看着唐逸,“改委?唐主任?你可别告诉我说来延山视察的中央领导就是你!”

    唐逸微笑,“就是我。”

    “呀!你成呀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姚小红好像打量稀有动物般打量着唐逸,“你,你才三十多吧?我记得跟齐洁同岁是吧?”

    唐逸微笑点头,姚小红啧啧的,“太厉害了,太厉害了!”翻来覆去的说,显然唐逸带给她的震撼太大。

    唐逸道:“得了,你再这样我可不敢来你这儿了。”

    姚小红娇笑两声,虽然唐逸位高权重,毕竟她没有亲身体会过,反而印象里唐逸一直是那么亲和,是以倒也并不太拘束。

    唐逸笑着问了问酒吧的经营情况,在不得不装修改变了原有格局后,齐洁已经将酒吧送给了姚小红。

    姚小红犹豫了一下,说:“挺好的,生意挺好的。”

    唐逸正想再问,手机响了起来,是兰姐打来的,结结巴巴的汇报:“我,我刚刚去调查了,我,我……我不会说。”我了半天,最后是我不会说。向黑面神汇报这么重大的事件兰姐太紧张了,平日的伶牙俐齿在唐逸面前就变成了榆木疙瘩。

    唐逸被气得够呛,但还是尽量压抑自己的火气,“慢慢说,不急。”

    “是,是,我,……唐记,我给你写吧,我写一份调查报告,明天给你送过去。”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调查报告?想想娇俏的兰姐拿着钢笔绞尽脑汁写报告的画面,唐逸就忍不住笑,你这不自讨苦吃吗?火气也消了,“那成,明天晚上,恩,送来夜朦胧酒吧,夜朦胧酒吧你知道吧,205号房,别记错了!”

    挂了电话,就对姚小红笑道:“明天,205一天吧。”

    姚小红点点头,唐逸想了想,说道:“是我妻姐。”

    姚小红就有些诧异,唐逸对他爱人的姐姐也太不客气了吧?看来和爱人的感情多半不怎么好。想来唐逸还是最喜欢齐洁,姚小红就为齐洁庆幸,毕竟齐洁才是她的朋友。

    “唐逸,我结婚了你知道吧?”姚小红突然说。

    唐逸笑道:“恩,听齐洁说过。”其实齐洁很少和他说姚小红的事,唐逸还真不知道姚小红结婚了,就问道:“爱人做什么的?”

    姚小红微笑道:“和我一起经营酒吧,人挺老实的,对我挺好。”

    唐逸微微点头,不管年轻时多么疯的女孩子,最终还是要找个依靠的。

    正说着话,办公室外传来嘈杂声,接着门被轻轻敲响,胡小秋探进头,“唐哥,一个叫小绿的说是这的职员,有事见姚经理。”

    姚小红苦笑看着唐逸,这么一会儿他倒成了这儿的主人了,唐逸对胡小秋作个手势,胡小秋这才侧开身子,一名穿着红制服的服务员冲了进来,“姚姐,不好了,姐夫被公安打了!”

    姚小红一惊,急忙站起,边向外走边问:“又怎么了?”小绿气愤的道:“还不是来闹事的?就想把咱们挤走!”

    姚小红走到门口才想起唐逸,忙回头道:“唐逸,我这有点事,你先坐。”

    唐逸笑笑,站起身也跟着走出来,和姚小红小绿并肩走,胡小秋忙跟上,一直扭着脸的李局和干警走在最后,姚小红和小绿也没注意他。

    在二楼走廊就可以听到楼下乱哄哄的,唐逸就问姚小红:“公安打人?为什么?”

    姚小红欲言又止,小绿却早气愤的道:“公安局张局长的侄子,在我们对面开了个酒吧,公安就三天两头来找我们麻烦,就欺负人,那些野鸡一堆一堆的练歌房他们咋不去查?”

    唐逸微微蹙眉,没有说什么。

    李局长脸都绿了,忙快走几步,在唐逸身边道:“唐主任,我来处理吧。”

    唐逸点点头,“这家酒吧我还是知道的,内容很健康,而且是延山第一个歌舞厅,起到了破除延山旧观念的领军作用,你们呀,工作不扎实!”

    “是,是。”李局长点头哈腰的,冷汗淋漓,“工作不扎实”,简简单单一句话,可不知道要引起多么大的风波。

    “啊,李局。”姚小红这才注意到李铁,电视上见过,小绿更惊呼一声,这是市局的大局长,怎么对姚姐的朋友卑躬屈膝的,看模样,怕的厉害,秃脑门上全是汗,亮晶晶的。

    一楼,几名联防员正吆五喝六驱赶客人,带队的民警抱着肩站在门口,一脸的冷笑。

    吧台旁,一位中年男子正捂着自己额头,鲜血慢慢渗出,中年男人恨恨盯着其中一名满脸横肉的联防员,联防员就火了,“妈的,还看?再看带你回局子里收拾!”

    李局大步而下,沉声道:“怎么回事?!你们干什么呢?!”

    “妈的你谁啊?”满脸横肉的联防员可能刚刚入行,竟然不认识延山市局的大老板。

    带队民警小王一呆,快跑两步,陪笑道:“李局,您怎么在?”

    李局把他们全毙了的心都有,沉声道:“都回去,等待调查,还有,把伤送医院。”

    姚小红早已经跑到爱人身边看他的伤势,听到李局的话就气愤的回头,“不用了,这么点伤我们还受得起!”爱人被打,姚小红是真的生气了,一直就不想麻烦齐洁,但他们欺人太甚的话谁又怕他们了?

    李局尴尬的笑,“是,放心吧姚经理,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

    眼见李局对酒吧老板低声下气,几名民警联防员都大眼瞪小眼,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也知道闯了祸,灰溜溜一拥而出,如丧家之犬。

    唐逸走过去,和姚小红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大步走出酒吧。

    看着唐逸面无表情的冷淡,李局知道,要有大麻烦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