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三章 宁西公安

第十三章 宁西公安2017-11-8 23:49:1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十三章宁西公安

    敞明亮的办公室中。★中文网更新迅速paoshu8,小说齐全★一位穿灰色制服看起来文质||年轻干部正在批阅文件。办公室的门被轻敲响。秘书拿了一叠文件进来。年轻干部头也未抬。继续批注着手上的文件。秘书手脚的将文件摆在了他的案头。小声道:“谢省长。发改委的文件。”

    年轻干部眉头不为人察觉的动了动。目光瞥到了秘书刚刚送到的文件上。是民政部财政发改委等联合发下的红头文件。《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村五保供养工作的通知》。

    谢副省长没有看内容。在篇头批注了“转民政厅财政厅发改委及相关部门”。

    秘书王喜觉的他有些草率。小声提醒道:“要不要办公厅讨论下工作的具体办法。”王喜刚刚调来跟谢省长不久。他精明强干。本来是很有希望进入梯队干部名单的。但就在省里准备将他放在某市副书记的位置上锻炼时。他以前服务的领导出事。他也受到了牵连。被反反复复审查达一年之久。时时就被纪委召去交代问题。但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到最后纪委也没有查出他有什么问题。但尽管如此。他也成了大院里的异类。大家都躲着走。就在他心灰意冷准备离职的时候。谢文廷来到了宁西。并在前不久将他要了过来做专职秘书。王喜知道。自己没出事在谢副省长眼里就是一种能力。更对谢副省长给了他第二次政治生命感激不已。做事情加尽心尽力。力求能帮到这位年轻而又深沉的领导。

    最近发改委关于农工作出台的文件越发多了起来。以王喜的嗅觉自然感觉到中央政策在向农村倾。可能和最近刚刚进入发改委主管农村工作的那位唐副主任有关。而这个风向谢副省长理应重视的。对谢副省长漠视中央文件的作法王喜有些不可思议想了想。还是出声提醒了一下领导。

    谢副省长眉头纵了起来。盯着王喜看了一眼随即表情柔和起来。点点头。“恩。要办公厅讨论个实施办法。”顿了下。“你定一下基调。”

    喜嗯了一声。又道:“听今天下午的厅长办公会是赵厅长主持。”

    喜说的厅长办公指地是省公厅的厅长办公会。最近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陈达和和缅南黑帮接触的幕传的沸沸扬扬地。随带着就有传闻陈达和副厅长和省内一些灰色人物的关系也很密切。更有传闻说他有十几个情妇。

    谢副省长曾经问过喜关于陈达和的传闻虽然只是随口那么一提。喜就留了心。也发动人脉打探消息。公安厅里几名副厅长关系都不怎么好。陈达和这个降落伞更是被人嫉恨到底谁在背后给陈达和使子没人能摸清

    不过今天下午的厅办公会由赵厅长主持无疑有些不寻常。赵厅长就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赵长江。平素的厅长办公会。没有重大事项的问题。通常都是由赵长江委托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厅长陈达和主持会。而听说原本下午的议程是什么重要事项的赵长河突然接了手就耐人寻味。

    不过王喜不解地是谢副省长为什么会关注陈达和。如果说为了公事关心同志又好像不像。说谢副省长陈达和有什私人纠葛也不大可能谢副省长的爷爷是开国元勋虽然听说身子骨极为虚弱但老爷子的故交部旧占据了很多重要位置。谢副省长可以说是手眼通天了。而陈达和家庭背景为普通。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当然听说北京有些背景。但到了省这一个层面上。在北京有背景的干部不在少数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地。谁也不好就耗准了谁地脉。

    陈达和唯一可能和谢副省长沾点边的就是传说他有宁家的背景。因为有人看到过他和军委宁副主席的妹夫省内某市市委书记秦成业秦书记吃过几次饭。但和秦书记吃顿饭也代表不了什么。以前自己还和秦书记吃过饭呢。

    不过宁家和谢家又是什么关系呢?

    喜知道。自己什么都看不清是因为自己刚刚追随谢副省长。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会慢慢看透很多事。

    见谢副省长听了自己地话。只是,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王喜就退了出去。

    谢文廷好像没有将王喜的话放在心上。继续低头批阅文件。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谢文廷看了|来电显示。就抓起电话。没有什么表情的恩了一声。

    话筒里是一个低沉男音。“怎么样?把陈大炮下来?”

    谢文廷眉头就皱了一下。“陈达和。用的着你操心费力吗?”

    话筒那边的人旋即起来。“我是想看看唐逸那老狐狸哭起来是什么表情。你知道吧。听这个老狐狸喜欢假惺惺照顾朋友。陈大炮是他的死党。用陈大炮地东话说他们是子。拿下陈大炮。看看那老狐狸假惺掉泪也是好地嘛!”

    谢文廷眉头皱的更紧。但显然电话里的人和他太过熟悉。他脸上有些不耐。但没有说什么

    那人又笑起来。“白。在你眼里。陈大炮不值一提。放眼皮底下看猴戏也挺好。他们厅那点破事咱'|不管。不管。哈哈。”

    谢文廷最厌烦地就他说话太直。但来到宁西。是唯一有力的臂助。也不好说什么。了电话。摇摇头。继续翻阅桌上的文件。

    ……

    赵长江很久没主持厅的厅长办公会了。现在从国务院。总理办公会在慢慢被常务会议取1地方政府部门也有样学样。如宁西省公安厅。各种专项会议在逐渐取代类似碰头会的厅长办公会。

    总理办公会也好地方正副职办公会也好。都是碰头会议的性质。参加人员不固定。几位主要负责人碰个头。交换一下意见很多重大决策就被定了下来

    |学也不民主。中在改革地也在进步。

    宁西省公安厅厅长办公会在办公楼八楼的小会议室召开。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赵长江主持。副厅长陈达和高全友程世虎白瑞庆。政治主任冯延及省厅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会议主要讨论的议题是学习全国公安厅局长座谈会议精神。研究部署贯彻落实意见。推进公安信息化设加强执法规范化建设加强公安队伍思想政治建设等等。

    圆会议桌旁。参加会议的干部清一色警服帽子在桌上都摆的整整齐齐。成两条直线。衬的会议室不一般的肃穆。

    军人出身的赵厅长最看重纪律有他在。就算最大咧咧地陈达和也以身作则。腰杆拔的很直。

    赵长江正做着总结化发言。“大家要深刻领会杜启明部长的重要讲话。要在吃透精神掌实质上下功夫通过学习研读进一步提高认识。增强使命感和紧迫感努力适应新形势完成新任务。”

    政法委书记郝仁义为政治局常务委员后。就不再担任公安部部长的职务原川边自治区委书记杜启明担任公安部部长并在去地人代会上当选为国务委员。

    赵长江作过总结性发言。环视了大家一眼。拿起茶杯喝水。眼角似有意似无意的瞟了陈达和一眼。

    接下来的议题就是总结省内第一单特大跨国绑架案的经验教训。十几名被绑架的少年。在专案组的努力下。获救了大半但还有四五下落不明。

    高全友副厅长拿起桌上的一份材料会议前刚刚接到州市局的资料。他们已经锁定了目标相信朝着这个方向查下去。我们能救所有的被绑架人质。”

    只有一份材料。高全友就递给了赵长江。赵厅长看过以后。微微点头。又将资料传给陈达和。在椭圆会议桌上挨个转了一圈。

    州市局将目标锁定为鸿发进出口贸易地刘老板。材料里讲。刘老板和缅南特区一名叫做旺的黑帮分子来往密切。而扎旺很可能就是这次特大跨国绑架案的幕,主使。

    大家看着材料。都人说话。其实有传闻。陈达和就是靠刘老板这个灰色人物和缅南黑帮接上了头。而现在根据州市局的材料。调查方向就会变成刘老板和外黑帮勾结绑票。这里面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没人说话。当面的罪人的事不到必要。是没有人肯做地。高全友却是点了颗烟。意味深地道:“拨开云雾见月明啊。一直以来。我们在这宗绑架案上都很被动。到底是什么人作案。走的是什么渠道我们都摸不透。甚至人质解救回来了。我们办案人员还是稀里糊涂的。这很不好啊。舆论上我们就不能抢占制高点。稀里糊涂。是会打败仗的。”

    政治部主任冯延看了高全友一眼。又看了眼陈达和。慢慢停下了做记录的笔。高副厅长陈副厅长听说都有北京地背景。四位副厅长关系都不怎么好。但陈副长和高副厅明争暗斗最厉甚至厅里一般处级干部都能嗅到火药味。不过四位副厅长里。大咧咧脾气火爆的陈副厅长大概是最让人喜的。阴柔的怕的高副厅长则最没有人缘和他接触过的干部都知道这人最擅长背后捅刀子。

    不过感情是一回事。队又是另一回事。冯延很早就想动一动了。老领导那边最近话风有些松动。一向阴沉的高副厅长突然一反常态。看来是有了很大地把握。延轻轻转动着钢笔。琢磨着怎么说上几句话来表明自己地态度。

    赵长江没有说话。拿起茶杯。很缓慢的喝着水。或许。他在考虑什么问题。又或许。他还在等。等其他人地表态。

    程世虎副厅长扶了黑镜框。他一眼睛作过白内障切除手术。镜片厚的很。旁人看过去。镜片后的大眼睛也很滑稽。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深着呢。他说的话。常常赵厅长也要掂量掂量。

    世虎声音低沉带有特有的南方乡音。听起来很舒服。“州市局的情报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具体情况还是等省厅专案组来分析吧。我们这些看看材料的人不好定调子。那不科学。”

    高全友吸烟地频率有些细微的加快。冯延压下了到了嘴边的话。他知道这个时侯。通常1表高副厅长会就自己地观点进行总结性发言。果然。高全友很快就掐灭了手里的烟蒂。笑了笑道:“咱们查案子就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然。世虎厅长说的也有道理。我看这样吧抽调州的精干民警进专案组给专案组的同志们供些新线索新思路。对破案应该有帮助。达和。你|呢?”最后高友却是笑眯眯看向了陈达和。

    因为陈达和自来熟。虽然几位副厅长互相都客客气气的没什么共同语言。但人人对陈达和就好像自己人一样达和达和”的叫的很亲热。平时高全友和陈达和称兄道弟。冯延还没觉出什么不妥但现在这样的氛围。高全友一声异常亲热的“达和”。却是令冯延头皮有些发麻。

    陈达和一直在揉他大脸。好像脸上生了虱子一样这位大咧咧的常务副厅长遇到难题时的动作都那么与众不同。

    听到高全友叫自己“和”陈和心里骂声娘。却是爽朗的笑了唉。高厅长。我|你这番心思是白费了绑架案。里早就接手了。这份材料里说的扎旺。资料也不准确嘛。他是我地线人。现在也交给了部里地专案组。听说他交代了赌城很多问题。缅南那边。麻烦大了。这个土匪窝我看就要一锅端。至于我们宁西的人质。相信部里也会有妥善的解决办法。”

    说着陈达和就呵呵笑:“部里要求保密的。虽然到了时限。但大家最好还是当没

    就是。高厅长。陈达和看向高全友。“就是让你呵呵。”

    高全友怔住。好一会儿才微笑道:“你这个达和。保密功夫作的不错嘛。不过问题解决了就好。解决了就好啊!”

    会议室里气氛马上轻松下来。大家脸上都有了笑。开始一家亲地讨论问题。

    冯延微笑看着陈达和。忍不住摇摇头。这个老陈。道行深不假。但什么时候都这么咧咧。看他笑呵呵挖苦高全友“白费心”真是不了陈大炮本色。

    不过省厅几位副厅的份量。看来是要重新评估了。现在看。以往觉背景最深的高副长反而外强中干。而满嘴跑车的陈大炮倒是手眼通天。能在部里翻云覆雨。一举扭转在宁西的不利局面。陈大炮的根子深不可测啊。程副厅长在部里看来也很有人脉。可能早收到了消息。是以才给陈大炮“'中送炭”。

    陈达和笑呵呵听着白副厅长谈起下一个“扫黄打非”的议题。心里却是捏了一把汗。回到宁西后他才知道情况有多严重。如果按照州市局地方向查下去。自然就会有人抽丝剥茧。查出自己和所谓黑帮人物勾结。接着。就是查情妇。查经济问题。什么屎盆子都会扣下来。局面多么严峻陈达和比谁都清正在一筹莫展之际。接到了部里刘副部长地电话。要宁西专案组提供缅南黑帮的资料。而那边地扎旺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他的线人。听说交代了很多问题。公安部已经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和缅南方面谈判。缅南方面是很担心激怒共和国的。好像已经准备配合共和国几部委的联合行动

    陈达和拿起茶杯喝口水。心里叹了口气。站在了这个位置。还要跟个孩子一样。事事要靠唐书记给擦屁股。再这样下去。唐书记不吱声自己也不好在这个位子上呆下去了。怎也的争口气。不要让人看轻了。

    陈达和琢磨着心事。至都不知几时散的会。政治部冯延主任微笑拍了他肩膀一下。|达和才回过神。看着冯延善意的笑容。陈达和知道。厅里的干部大概又要在背后掂量自己的背景了。

    陈达和知道。自己虽然有一定的安东背景。甚至在黄海挂过职。但在宁西一般干部看来。是联系不到发改委唐副主任身上的。因为唐书记的位子还没有重要到令宁西一般干部联想的程度。大家更多的是猜测自己在公安部里有什么背景而已。

    陈达和和冯延谈笑步出会议室。全友落在最后。看着陈达和的背影。他嘴角抽搐了几下。阴着脸。匆匆离开了会场。

    另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中。谢文廷挂了电话。眼里露出一丝莫测意味。轻轻点头。“保下了。老狐狸感情用事吗?”

    远在千里之外的唐逸自不知道自己成了很多人眼中的“老狐狸”。很多人都在拼命猜测自的心思。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后。唐逸瞪眼训斥兰姐:“怎么搞的?喝口你倒的茶都能感冒?”现在暴戾的唐逸。实在和“老狐狸”的形象相去甚远。

    姐唯唯诺诺。低看着漂亮的银色高跟鞋尖。一句话也不敢说。

    ……

    驾驶着红色奥迪TT。兰姐美滋滋哼着小曲。哪里像刚刚被黑面神训斥过的样子?副驾驶上。保姆秀娥羡慕的看着兰姐。在她眼里。夏总无疑是个完美的女人。漂性感而又能干。看夏总穿着宝石蓝窄裙。那两条白腿美冒泡。娥也只能用土气的形容词来形容夏总。她只知道。别说那些男人。就自己都想摸摸夏总那粉嫩粉嫩的美腿想起那次无碰到夏总的身子。|软绵绵的感觉实在令人心里痒痒秀娥想到这儿脸就是一红。不要和夏总在一起时间长了。成了城里人常说的“同志”。那可就羞死人了。

    娥是兰姐雇的保姆。住在京城夏兰美容院附近的小区。那是唐逸买的房子。租给了兰姐。逸发下话。要兰姐多花点精力在美容院。不要整天回四合院住。姐虽然偷偷雇了保姆。也真正有了指气使的“下人”。但住公寓。怎么都不如住四合院有感觉。四合院里。特别有做少那种韵味。

    是以兰姐宁可回四合院被黑面神骂。也不喜欢住公寓被保姆服侍。隔三差五就跑回四合院住一晚。更诅咒黑面神。不让姑奶奶享福。活该你天天打喷嚏。兰姐现在诅咒黑面神越来越轻了。至都不再诅咒黑面神出门摔跤。就怕黑面神摔个好歹。自己变成没依没靠的孤魂野鬼。

    唐逸要兰姐在外面住。多关心美容院。倒不是对兰姐有什么期望但最起码要宝儿看起来。己妈妈是个有用的人吧?逸用心良苦。又哪知道兰姐恨的咬牙切齿?

    姐熟练的将车泊在东方超市前。红色跑车。俏少妇。马上引来一片火辣辣的目光。兰姐已经习以为常。风情万种的下车。性感的嘴角微翘。高傲的就像个贵公主。

    东方超市是距离夏兰美容院最大的超市。营业面积数万平米。楼体呈银色。就好像巨大的乒乓球被削去了下面的一半。

    “下车。记住提醒我。先买感冒药!”买感冒药这等“大事”兰姐又怎么可能忘记?她是故意彰显自己主人的身份。

    娥傻乎乎的下了问:“夏您感冒了?”

    姐也懒的理她。摆摆手。气势十足。“叫你记住就记住。别废话!”给黑面神买感冒药。要你来记住是抬举你了。

    娥忙哦哦了两声。小心翼翼关上车门。跟在夏总身后。屁颠屁颠的向超市里跑。看着夏总高傲的步伐两旁女人嫉妒羡慕的眼光。走在夏总身边。秀娥突然觉的自己也充满了自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