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六章 改革和分拆

第十六章 改革和分拆2017-11-8 23:49:17Ctrl+D 收藏本站

    敞明亮的小会议室,改委地区经济司农业经济司司西部开司就业分配司等五司局的相关负责干部相关专家正在热烈的讨论范各庄大农庄改革的经验。专业提供手机电子书电子书下载paoshu8.cOM

    会议由改委副主任唐逸主持,在范各庄农业改革初步收到成效后,地方上要求学习范各庄经验进行农庄改革的声音也多了起来,其中东北几个县市呼声最高,尤其是辽东省安东市,十几万字的评估计划书作的洋洋洒洒,甚至委里的孙主任都打电话,要唐逸认真考虑下安东的改革建议。

    在这样一种氛围下,唐逸召集相关司局的负责同志及专家,对农业集体化改革进行讨论。

    正言的那位白苍苍的老是农经司农业经济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同时也是共和国农业大学经济学教授,李教授言很乐观,认为在国家全面免除农业税的后农业税时期,集体化农业改革是解决制约农业和农村展的深层次矛盾的不错的尝试,从范各庄的经验来看,只要认真解决好劳动分配管理监督科技人才引进等几方面的问题,集体化农业是完全可以取得较大展的。

    而农经司农业处高处长则谈到,刚刚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决定从2005年1月1日开始废止从五十年代开始实行的农业税条例,此举虽然减轻了农民负担,但同样会引新的问题,例如免征农业税后,农业税占财政收入比重较大地地区,在总体财力中,上级补助收入占的比重不断上升,将会从“吃饭财政”沦为名副其实的“要饭财政”。

    高处长举了西北某贫困县的例子,该县2002年当年可用财力为13850万元,其中省补助收入11万元,占可用财力的825%;2003年当年可用财力4968万元,其中省补助收入12559万元,占可用财力地;2005免除农业税后,则估计该县补助收入将达到恐怖的98%以上。

    而在免除农业税后,这个县的乡镇财政收入将完全依赖上级财政拨款,乡镇作为一级政府的财政基础将会丧失殆尽。

    高处长谈到,这样的贫困县在全国数量很多,全面免除农业税,会使得国家财政压力进一步加大,更会直接影响到乡镇一级部门的工作,怎样来解决这些贫困县将会面临地窘境?进行集体化农业改革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就业司程朝伦司长则从另一个角度谈到了农庄改革的利弊,对范各庄实行的农民养老保险制度很是了一番,认为集体化农庄提出了解决农民劳动保障的一条新思路,当然,程朝伦也指出了农庄改革的一些不足,例如在劳动分配收入上,范各庄集体农庄过于提倡财富平均化,过于“公平”,没能科学的将财富第一次分配的公平和效率完美结合,当然,改革初期,小瑕疵是不可避免的。

    整个会议的基调肯定了农庄改革地成绩,农经司司长魏友红则谈到了安东市申请为集体化农业改革试点的方案,魏友红认为将安东作为集体化农业试点市是可行的,而且安东市的改革方案也得到了辽东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王小凤省长数次来改委阐述她的观点,很明确的支持安东作为试点市,这种条件是很多市县不具备的。

    其实将安东作为试点市。委里有消息称。孙玉平主任也是持支持态度。分管农业地唐副主任又有在安东任职地经历。据说安东班子是个很健康向上地集体。可以说一切看起来都水到渠成。

    听着会议讨论地方向。唐逸一直微笑倾听。但在魏友红司长讲完后。唐逸终于忍不住开了声。“统筹整个市地集体化农业。我认为条件还不成熟。范各庄以镇为单位地试点刚刚进入改革地初期。很多我们想象不到地困难还没有暴露。现在就要以地级市为试点搞集体化搞合并。不太科学。不太符合事物展规律。改革。还是要循序渐进嘛。”

    一名农业专家点头附和。“循序渐进。唐主任说地好啊。集体化合作化农业没有成功地先例可循。国外类似地农庄。要么是农场主私有制。要么就是类似我们公社时期地完全公有制。我们这种集体化地农庄可以说是很新鲜地事物。只能走一步。总结经验教训。再走下一步。走地太快很容易摔跟斗。失败不可怕。如果是我们决策失误使得很有展前景地一次改革夭折。那我们就是千古罪人。”

    老学究精神矍。经常从历史地高度看问题。一句“千古罪人”令大家都有些无奈。而在座地干部也都不可能想到。这次普普通通地座谈会会成为共和国农业改革进程中一次具有历史性意义地会议。

    东北司徐兴新司长放下茶杯。说道:“我认为可以以辽东省为试点区。选取几个不同类型地县作为试点。例如工业县和农业县。进行集体化农业改革时遇到地局面是肯定不同地。这样我们可以最大范围地总结经验教训。为集体化农业改革地大范围推广做准备。当然。也可能现很多深层次地矛盾和问题。会证明我们地改革方向不正确。那我们就及时刹车。也不会造成太大地损失。”

    唐逸就看了徐兴新一眼。明明知道集体化农业改革是自己地得意之笔。他仍然直言不讳地提出改革可能会遭遇失败。虽然东北司不归自己分管。但这位司长也算勇气可嘉了。毕竟他不是那些在野地专家。

    会议最后确定了农业集体化改革的大方向,就是以辽东省为试点区,选取几个有特点的县市作为试点,探索新思路,现新问题。

    ……

    夕阳西下,南疆地小县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景色极为秀丽。

    客厅落地窗漂亮的蕾丝窗帘徐徐分开,唐逸站在窗前,微笑道:“怎么跟做贼似的?”

    允儿从沙上站起,来到唐逸身边,

    哀的道:“长,都是我不好,我太笨了,老要您操

    允儿清纯性感,雪白地针织绒衫,瘦腿七分裤曲线玲珑,露出多半截雪白细腻的小腿,浅蓝色高跟凉鞋,白生生的小脚只涂了淡淡的蓝色甲油,却显得更为动人。

    唐逸微笑道:“你以为博士那么好考啊?要是博士遍地走,那还有什么人研究学问?”

    允儿低着头,显然还是很不开心,唐逸微笑拧了把她的小脸,“越来越漂亮,比什么都好!”长突然嬉皮笑脸的轻薄,允儿吓了一跳,不自禁就偷偷瞟了眼餐厅里那条忙碌地俏丽身影。

    唐逸又道:“现在也好,这不就找到工作了?多接触社会,比去研究学问好。你那个……”却是一下顿住,本来允儿电话里都讲了她已经成为公安大学的助教,但当时接允儿电话的时候唐逸正忙着看一份西部开办的文件,允儿具体去哪所大学却是没留神,唐逸就有些愧疚,自己对允儿好像太不关心了。

    “允儿在岭南公安大学教哲学,我也觉得挺好。”清脆的娇笑,艳丽逼人的齐洁端着托盘从餐厅走出来,托盘里是一壶热气腾腾的咖啡。

    唐逸对齐洁笑了笑,对齐洁为自己解围有些感激,就对允儿道:“教哲学,也是你的特长,你呀,多研究马列主义,快点升讲师教授,将来去党校教干部们!你这小家伙可是个彻头彻尾的马列主义!”

    允儿被唐逸表扬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红扑扑地,齐姐在,就更不好意思。

    唐逸又笑着走向沙,对允儿招手,“来,喝咖啡,庆祝我们允儿成为大学助教。”

    允儿腼腆的点头,走过来却没有挨着唐逸坐,坐到了齐洁的另一边。

    唐逸就有些无奈,艳丽的齐洁和清纯的允儿陪伴在侧,风情迥异的两位美女和自己一起聊天说笑甚至游玩,简直就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但昨晚上,三人却是每人一间卧房,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地位高了,年轻时的那些荒诞想法也渐渐淡了,甚至因为齐洁和允儿住隔壁,担心允儿听到动静,就是齐洁的房间自己都没好意思去。

    脸皮薄了,自然就要付出代价,唐逸心里火热火热的,偏偏又不能作出任何亲热地举动,唐逸未免就有些烦躁。

    喝了口咖啡,看着允儿可爱性感的脚丫,唐逸就皱眉道:“允儿,记得你以前喜欢穿袜子的,这都快冬天了,怎么还光脚了?”自然就是没事找事,想也知道允儿渐渐展现自己的性感是齐洁教的,唐逸说允儿,就是教训齐洁,自己打扮地招蜂引蝶的,还要把允儿带坏!

    允儿啊了一声,忙站起来说:“我去穿袜子!”转身小跑进了卧房。

    齐洁似笑非笑地瞥了唐逸一眼,唐逸老脸一红,好像齐洁看穿自己孩子似的把戏了。

    “老公,你想离间我和允儿地感情啊?”齐洁大帽子就扣了过来,唐逸拿起杯子喝咖啡,也不理齐洁,却是学足了小妹,效果也是出奇的好,果然齐洁下面跟着地话就说不出口了。

    允儿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穿上了雪白的丝袜,配上性感的浅蓝色T字高跟,更是诱惑。

    两位风情迥异的美女坐在一起,允儿可爱的牛仔美腿和齐洁诱惑的丝袜相依,清纯漂亮和妩媚俏丽的脸蛋相映,那种给人视觉上的冲击力可以令任何男人爆炸,唐逸干咳两声,就问齐洁:“俄罗斯那边谈的怎么样了?”借谈正事来压制心里的悸动。

    齐洁嫣然一笑,“还OKK吧,你说的嘛,要攻坚,已经拿下几个有份量的鼻子了,不过阻力还是不小,还好时间来得及,尽量明年春天能谈下来。”

    唐逸微微点头。

    齐洁又厌恶的道:“大鼻子们特贪心,有个什么委员,好像挺有权力,张嘴就要五万美金。”

    唐逸笑道:“这个民族是贪婪些,不过也好,咱们地也可以多拿些。”

    齐洁嗯了一声,说:“我想想办法,从租地地价钱上把这笔钱省下来。”

    唐逸就笑:“你也挺贪心的。”

    齐洁娇嗔道:“还不都是你教的?”

    唐逸微笑,却见允儿一直插不上嘴,就微笑道:“允儿,现在还是骑着你那辆宝马摩托啊?我看啊,该买个车了,让齐洁教你开车。”

    允儿不好意思的道:“我,我是开车呢。”似乎在长面前,自己应该永远是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姑娘,越是融入现代社会,允儿越是觉得自己变了,长会不喜欢。

    唐逸心里却咯噔一下,上个月允儿给自己打电话好像就说过,她用稿费自己买了辆白色地甲壳虫跑车,是齐洁和她一起选的,却不想自己又忘了,虽然看起来允儿没放在心上,但自己一再的忽略允儿,实在有些不像话了。

    “啊,我去煮饭!”允儿看了看手腕上小巧可爱的欧米茄,就忙站起来,齐洁笑道:“我帮你!”

    唐逸坐在沙上,看着厨房里两条俏丽可爱的身影,美滋滋品着咖啡,只觉得这日子惬意极了。

    晚饭之后,三人看了一会儿电视,说笑几句,就各自回房休息。

    夜深人静,漆黑的客厅里,一条人影蹑手蹑脚地来到齐洁房间前,伸手拧了下门把,里面却是锁了。

    唐逸皱了下眉头,就来到允儿房间前,轻轻推门,咯吱一声轻响,门慢慢开了,允儿正坐在台灯前看书,听到动静猛地回头,惊呼一声:“长。”脸一下红了,情不自禁看向了隔壁。

    唐逸将门轻轻关严,看着允儿清纯神态,就微笑道:“怎么?不喜欢我来么?”心里却苦笑,怎么觉得自己跟大灰狼似的?

    允儿忙摇头,唐逸微笑坐上床头,拍了拍自己身边,“来,说说话!”

    允儿就开心的点点头。可爱的牛仔美腿充满青春活力的迈动,坐在长身边,心里甜滋

    ……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允儿羞得头都不敢抬,齐洁更频频给唐逸白眼,唐逸心知,这就是无耻的代价,昨晚,在疼爱了允儿一番后,唐逸又从允儿那要了钥匙,跑到齐洁房里胡天胡地,虽然房间隔音效果不错,但现在看,齐洁和允儿却是都听到了对方房间的动静。

    唐逸有些尴尬,又有些满足,微笑喝粥,却是觉得粥也特别香甜。

    想起昨晚齐洁由挣扎,到丝袜美腿无力的摊开,娇喘着在自己耳边呻吟,事后恨恨咬自己的可爱,唐逸就特别幸福,因为感觉地到,齐洁并没有生气,或许,她也找到了自己心中的幸福。可能在很多人眼里不能名正言顺嫁给情郎的女人就很可怜很可悲,就应该是一副自怨自哀的怨妇心理,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

    唐逸回到北京后的几天,却是觉得工作起来都精神奕奕,唯一的烦恼就是小妹不让自己碰了,原因就是肚子里有个人,小妹觉得别扭,唐逸哭笑不得,但也只得依她。

    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唐逸看着西部开办的几份文件,有宁西拟投资六百多亿元建成全国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基地的立项申请,有宁北自治区改委建设农牧区邮政物流体系地报告。

    唐逸在宁北自治区的文件上批注“阅,甚好。”如果领导加上了个人意见,下面的司局就会大开绿灯。

    而看着宁西省的立项申请,唐逸皱了下眉头,写下“暂缓,转孙玉平主任阅”,基本上关于西部开的项目,唐逸这个西部开办常务副主任反对地,孙玉平是会慎重考虑他的意见地,甚至不会拿到办公会上去讨论。

    不是唐逸因为宁西的项目是“他”地大手笔就横加干涉,甚至因为他的缘故,唐逸还仔细思量了一番,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反对。

    宁北自治区虽然也是向国家要钱,但大部分资金自己解决,而且建立牧区物流是造福牧民地好事,宁北自治区计划在今后四年内努力强化农牧区邮政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力争到2008年初步构筑起网络布局合理流通高效产品种类丰富综合服务便利的农牧区邮政物流体系。唐逸看了报告都怦然心动,牧区物流业的健全,将会大大提升宁北牧区牧民的生活水平,简单点说,以前可能烂在牧区的产品可以高效的运送到内地市场,而内地的富含科技含量的农牧生产资料也可以进去牧区,实现双赢。

    至于宁西的天然气项目,唐逸仔细研究了评估报告,最后得出了“假大空”的结论,宁西天然气储量在全国各省中排名第十二三位,相关产业链也不健全,虽然评估报告说的天花乱坠,但唐逸很担心政府交接棒时半途而废,北方某个港口就是鲜明的例子。

    揉揉太阳穴,唐逸轻轻叹口气,大概在很多人看来,自己是跟他耗上了,但也没办法,总不能因为是他主导的项目自己就退避三舍。

    办公室门被轻轻敲响,田野在门外道;“主任,龙经理来了。”说着就轻轻拧开了门,龙公子满脸笑容的走进来,“唐主任,想见你一面可真难啊!”

    唐逸微笑站起,请龙公子在沙上坐,田野倒了热水,就退了出去。

    时隔几年再见到唐逸,龙公子不由得感慨万千,如果说以前和唐逸见面多少还有些平起平坐的感觉,现在唐逸则明显是居高临下。

    唐逸拿出烟,递给他一支,到了唐逸这个层面,可以递烟的人都没有多少了,更是一种极为亲近的表现,龙公子甚至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接过烟,极快的拿出火机帮唐逸点了烟,这才心里苦笑,和那些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的人实在没有分别。

    “红军,你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唐逸笑眯眯的问。

    龙公子笑道:“在你眼里就是小事而已,我想打听下移动分拆的事,是不是真有这么档子事?”

    唐逸就明白了龙公子的来意,最近改委内,确实有声音要分拆移动,如果移动真的被分拆,龙公子父亲掌舵的通讯公司无疑可以借机强势崛起,而龙公子,说是来打探消息,何尝不是希望自己在这件事上卖他个人情,出把力,真的将移动分拆掉?

    唐逸微笑喝水,心里却叹口气,自己这个位子,实在权柄太甚,每一个意见都可能影响亿万人的生活,就好像移动这样的巨型企业,甚至在龙公子看来,自己只要卖他人情,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揉捏。

    不过改委内分拆移动的声音其实极为羸弱,有专家斥为“荒唐”,也亏龙公子认了真。

    唐逸终于放下了水杯,一直盯着唐逸神色的龙公子就更加紧张,等待唐逸的答复。

    “红军啊,委里一个研究所确实在分析电信市场时提出过分拆移动的可行性,但那不过是个别意见,我个人认为,甚至可以说是无稽之谈。”

    龙红军就有些失望,随即脸上挂笑,“我说也不可能,要不怎么来和你打听呢。谢谢唐主任给我透的这个底,我们公司内还真有些人当了真,要调整企业战略,也够荒唐的,是吧,哈哈。”

    说了几句闲话,龙红军笑着提起了唐欣,“前几天还看见她呢,越来越漂亮了。”

    唐欣现在是《人民时报》国际部主任助理副编审,事业可说蒸蒸日上。唐逸也没想到唐欣竟然是事业型女孩,据说和刘晓楼说好了,暂时不要孩子。

    当初龙红军也曾经托人提过亲,唐万东却是动过心,但唐欣对龙公子印象极为不好,说“嫁猪嫁狗也不嫁给他”,事情就这么撂下了。

    但现在看,龙红军对唐欣还是念念不忘,唐逸不知道他是故作长情博取自己好感还是半真半假,只是微笑不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su8.。,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