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一章 缝隙(上)

第二十一章 缝隙(上)2017-11-8 23:49:23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一章缝隙上

    唐逸啊。过几天你带队去川南走一走。”★中文网更新迅速paoshu8,小说齐全★孙主任喝水。很平淡的说。

    唐逸怔了一下。“川南?”

    “恩。小北湖水库出现了一些问题。中央很重视。委里稽查办和水利部建设部等相关部门的专家会组成一个联合调查组。由你牵头。没问题吧?”

    唐逸看了眼孙主任。孙主任一脸静。很难看透他的真实想法。不过孙主任要自己负责也正常。小北湖水库是九门坝水利工程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西部开发点工程。近几年来。西部有几十项重点工程开工。投资将达到700多亿元人民币。九门坝水利枢纽工程就是其中中之重。中央自然重视。

    现在水库出现了问。联合调查自然是发改委重大项目稽查办去查一些资质投标等问题。水利部设部等专家则是从技术层面来对水库进行测查。现在分管稽查的蒋鼎副主任在国外。由自己这个西部开发办常务副主任带调查组下川南很正常。而调查组有了初步结论后。想来中纪委监察部就会介入。

    只是怎么又是川南?唐逸实在有挠头。倒好像自己非要把川南捅破天才罢休。

    “好吧。我会认真准备下。”不心里怎么想。唐逸还是痛快的答应下来。

    孙玉平叹口气。“这么重要的一项工程出了问题。令人痛心啊!中央的态度很明确。一查到底希望能给某些人敲响警钟吧!”

    唐逸默然。想想心里也不是滋味。中央紧盯着的关系国计民生的项目也能出现重大问题。可想而知一些人为了私利丧心病狂到什么程度。

    “认真准备一下。”孙玉平拍了唐逸的手唐微微点头。

    ……

    晚上回到家唐找来九门坝和小北湖水库相关资料来看的时候。又被姐气的七窍生烟。|妹虽然不回家来住。但可能觉的唐逸孤零零一个人肯定无聊。就给兰姐打了电话要兰姐这段日子多回四合院兰姐自然求之不的。

    姐每天打扮的都很娇俏。今天了性感的黑色束身皮衣皮裤。黑色细高跟更显高妩媚动人中隐|多了一丝高贵。当然。唐逸自然是看不到兰姐有什么高的气质的。饭桌上就因为兰姐不小心踢到自己瞪起了眼睛。吓的兰姐小心肝砰砰乱跳。幸好现在唐逸已经很少训斥她。毕竟兰姐走出去也有头有脸而魅力迷人的“夏总”了。

    唐逸在书房看相关文件正看入神却听客厅兰姐突然尖叫起来。唐逸本想不理她但再接着看文。却是怎么也看不下去。好像不出去训斥兰姐几句心里不自在。唐逸颓然将文件扔在桌上。这种症状是不是也有些病态呢?

    开了书房门。就见姐正手忙脚乱收拾小妹的白玉茶罐。想也知道定是姐又想偷偷品尝小妹的“雪莲茶”。结果慌里慌张弄洒了茶罐。

    但小芸也在旁边。逸自然不会训斥兰姐。可能兰姐都没有注意过。有外人在。唐逸对她还是很不错的。“怎么了?”唐逸声音很柔和。

    “我。我想。想喝茶……”兰姐低头看着性感的细高跟鞋尖。结结巴巴的倒也坦白。

    “小芸啊。你去忙你的吧。”唐逸转头对小芸道。|芸答应一声。忙回房关了房门。将电视音量放大。不听外面的声音。小芸看来。男主人和夏总自然是有些暧昧的。不想在这个家的久一些。这些事就千万不要好奇。

    唐逸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可怜巴巴的兰姐就想笑。好像也是百万富婆了。还是这么不争气。

    指了指沙发。“坐。”

    姐就乖乖坐下好似柔弱听话小家碧玉。

    唐逸看了看小妹的白玉茶罐。就摇摇头。“看来。小妹是不会要了。”

    “啊?”兰姐吓死了。急声道:“那。那怎么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竟然向黑面神求|。

    唐逸懒理她。说:“怎么办?等小妹回来再说。”

    姐脑袋一片空白。看小妹好似对她很不错。好像很器重她。经常叫她陪唐逸。但兰姐心底深处。只最怕的就是小妹。那是从骨子里的怕。黑面神虽然可怕。做错事还可以求饶。但惹恼了小妹。兰姐可是知道。自己再怎么错都没用。

    兰姐好似被火烧的从沙发上弹起来。小声道:“唐。唐书记。不。不要告诉宁小姐行不?”

    唐逸就一皱眉。“你让我跟小妹说谎?”

    姐脑子混沌一片。然就双腿一软。再站不定。软软斜倚在沙发上。抓住唐逸膝盖上的手。“唐书记。我。我求您了。我。我给您做牛做马……”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皱眉道:“起来。别胡闹!小妹会跟你一般见识?”

    “是。是。我……”兰姐结结巴的。就是起不了身。

    唐逸无奈。只好道:放心吧。最多那些你碰过的茶饼她不会要了。她还有好多的。我说没事就没事!快起来!宝都多大了。看你像什么样?”

    “啊。谢谢唐书记。谢谢唐书记!”黑面神说话从来说一是一。他说没事那就是没事。兰姐欣喜若狂。一下又有了力气。站起身。“谢谢唐书记。谢谢唐书记!”

    “放手!”唐逸皱起了眉头。

    姐这才发现自己紧抓着黑面神的手。吓了一跳。火烧似的松手。却见唐书记的手背。被漂亮的水晶长甲划出了白痕。兰姐一呆。忙说:“我。我去拿甜点。”一转身。噔噔噔快步走向餐厅心里暗念阿弥陀佛。黑面神不要见到才好。

    唐逸看了眼手背。又看了眼兰姐婀娜的背影。皱皱眉没有说话。

    唐逸本不想等兰姐的甜点但客电话响了起来。是小区保安:打来的。说是一位自称“龙在野”的人来拜访。唐逸就苦笑。老妈还是把龙师傅送来了的回了声“是我的朋友。”

    龙师傅按响门铃的时候兰姐正甜言蜜语的介绍自己作的甜点唐逸不耐的听着。门铃响起。兰姐噔噔噔跑去开门。

    门外是一位五十多的老人看来普普通通。头发花白。眼神浑浊。当他自报家门是“在野”的时候兰姐就嘟囔。“保安处的人都干什么吃的?什么人都放进来。”

    唐逸已经微笑起身。“师傅。进来坐。”

    听唐逸认识姐吓了一跳忙|身让开。龙师傅微微一笑伸手点了点兰姐。“见面即是有缘。赠你四个字。“鹤泪云紫”。”说完微笑进了客厅。

    唐逸和龙师傅在沙发上坐下。兰姐忙送上茶。又进了餐厅。好似在忙碌。其实是在竖起耳-偷听。不知道黑面神怎么会对一个糟老头子客客气气的。

    龙师傅微笑打量唐。点点头。“幸。荣幸。”

    唐逸笑道:“龙师在香港。多少达官贵人想见一面都不可的。来了京城后更是一鸣惊人。是我的荣幸才是。”

    餐厅里兰姐一呆。是香港最出名的风水大师?杂志上说以前港督最信服的就是他呢?听说最近来了北京。难道就是这个龙师傅?

    龙师傅浑浊的眼神闪了闪。随即微笑道:“唐先生。你信命运乎?”

    唐逸笑道:“也信也不信。”不怎么说。对龙师傅还是要尊重的。龙师傅的师傅。现在是老妈的御用风水大师。本来老妈是想将老龙师傅割爱的。但自己一|的戏谑可能使的老妈怕浪费老龙师傅的心血吧。就将香港的小龙师傅请来为自己指点迷津。唐逸想想也有些无奈。

    龙师傅微笑道:“答的好。”

    看了唐逸几眼。龙师傅又道:“唐先生近日要远行?”

    唐逸微觉愕然。随就想到他来城已经小半个月。结识的人物大多非同小可。能收到一些消息也不足为奇。

    “喝茶!”唐逸微笑拿起了茶杯示意。

    龙师傅笑道;“风命理之说。也不尽是无稽之谈。三分命运。七分努力。人的命运。本就在无时无刻变化中。不命。也是对的。”

    唐逸微微点头。“龙师傅高见。”

    龙师傅笑道:“什么高见?不过是我们这些算命先生自圆其说罢了!哈哈。”

    唐逸莞尔。这个龙师傅倒也有趣。

    龙师傅又观察着唐逸的面色。说:“按照你的生辰八字。今年暗太岁来自西南。此次出行。似有小人作祟。万事要慎重。”

    唐逸笑道:“师傅良言我会谨记”

    龙师傅喝了口茶水。就起身告辞。唐逸笑笑。这人倒也干脆。微笑相送。兰姐却是早从餐厅跑了出来。送龙师傅到门廊。小声问:“龙师傅。我那四个字怎么解?”

    唐逸皱皱眉。扭头懒理她。

    龙师傅又看了眼兰姐。微笑道:“鹤泪云紫命格大好。所谓“不须劳碌过平生。独自成家福不轻。早有星常照命。任君行去百般成”。”微微一笑。飘然出门。

    姐发了好一会儿呆。琢磨着龙师傅给的这首诗。却是越琢磨越觉对味。正出神。却听黑面神敲动茶杯。心里一慌。忙跑过去帮唐逸换茶。脸上甜笑盈盈。早忘了几分钟前的诚惶诚恐。没心没肺至此。唯有兰姐一人。

    ……

    川南省江北西巴族自治州风景优。如诗如画。众多风格迥异的民俗度假村可以令游客尽情体验古老的民族风情。这里也是国内的旅游圣的。

    自治州首府康吉市。285个街道办事处。全市总面积多平方公里。总人口五十多万。其中少数民族占74%。西巴占63%。是共和国少数民族比重最大的城市之一。

    康吉市近年来发展脚步不可谓不快。但崇山峻岭环绕仅仅靠旅游业来支撑的经济显然是脆弱的。不过唐逸倒是很喜欢这里。空气清新。景色宜人唯一有些不协调的就市区的高楼大厦夜幕降临时。高楼厦灯火璀璨。和内的小城好似没什么两样。

    小北湖水库在康吉境内。这几日。康吉市红星宾馆戒备森严武警战士枪实弹肃立甚至宾馆前的红星路。在特定的时段也开始戒严。因为现在的红星宾馆。可谓政要云集不但州委领导省委领导。甚至中央调查组也住进了宾馆。

    的窗的帷幕被紧紧拉起。在宾馆十二层小会议室。唐逸正主持调查组的碰头会。发改委重大项目稽查特派员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钱炯正司级特派员刘一帆水利部安全监督司司长郑茂然建设部工

    安全监管司副司王栋以及调查组相关调查。水利家出席了会议。

    白发苍苍的水利专家武老拿着手里的一份文件道:“根据川南方面水利厅初步诊断。小北湖水库的大坝在蓄水位较高的状况下大坝稳固性已遭到破坏已不-适宜蓄水。我也认同这个看法。然具体因还要进一步分析。可能是工程质量。也可能是的质灾害。”这一说法无疑给大坝判了死刑。大坝刚刚建成。还未经相关部门最后验收就被判死刑。实在讽刺。

    唐逸去现场看过。他虽然不太懂。但也看到了大坝的裂纹和大坝底部散落的水泥。不过当时在身边的武老给唐逸解释。混凝土结构的裂缝是建筑研究上的高难课。全世界的凝土大坝都难,出现表面裂缝。所以具体原因还要进一步分析。

    唐逸又拿起了稽查初步调查的文件。小北湖水库是九门坝水利工程中唯一一个中外合作设计项目。由美国毕思达工程`司设计。另一家美国公司监理。甚至很多建筑材料也是从美国进口。而毕思达工程公司在美国很有些名气。近年美国北部某些大坝都是由毕思达公司进行修缮和加固的。

    不过合作过程曾经名其妙中止。又莫名其妙的重新谈判和达成合作意向。看起来倒是疑点重重。

    稽查办副主任钱炯道:“我认其中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希望能将调查范围扩大。”

    唐逸点点头。没有更进一步的表态。宣布散会。

    小会议室距离唐逸套房十几步之遥。走廊里有三三两的便衣武警。看到会议室门打开。干部们依而出。穿着红制服的服务员离远远的就靠墙站住。|光里全是敬畏。她们隐隐也听到传闻。好像这些中央来的高官是来处理省里大干部的问题的。

    唐逸回到套房的时候。川南省省委书记张昌正等着他呢。张书记身材魁梧。声音很响亮。眼睛炯炯有。实在不像年过花甲的老人。看到唐逸进来就笑着和唐握手。手掌干瘦去很有力。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强而有力。

    “唐主任。我愧啊!”坐在沙上。张书记深深叹口气。虽是感慨。声音却是抑扬顿挫。有种说不出的威严。

    “张书记。您言重。再说。也不是您的责任。”

    唐逸可不敢轻忽这位老人。这位和管沪生掰过手腕的老人。也是谢系“倒管”中最强力的人物之一。虽然没能进政治局。但这位老人在谢系的影响力可是不容低估。

    张书记有力的摆摆手。“总之我这个班长不称职。责任在我!”说着话却是有些激动。“个人的进退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没能实现振兴川南的历史使命。反而千秋功业。出了问题!我有愧啊!”

    唐逸轻轻叹口气。早知道是来者不善。对国务院派出调查组进川南。张书记是有意见的。梁昱和自己通电话时提起过。张书记给梁副总理去了电话。在和梁副总理这位九巨之一深谈时。张书记甚至有“中央还信任不信任川南”样激烈的言词。可想而知他这次的调查是多么抵触。

    说到底张书记可能调查组没意见。有意见的大概是自己是调查组负责人。抵触的不是调查组而是自己。

    现在又来向自己施压。想必换作部委任何官员负责调查他也不会一见就在谈话中“萌退意”。

    唐逸只的微笑道:“事情还没查清楚。我听专家说。也可能是的壳变动引起的的质原因。”

    张书记叹口气。“天灾总是有**的身影啊。”

    唐逸默默点头拿起茶杯又看了这位老人一眼。很睿智也很|力的一个老人。

    “总之我会公正的|结论的。”送老人走时唐逸在门口加了一句。张书记深深看了他一眼。没说什。在秘书和警簇拥下走了。

    回到客厅里唐就长吁一口气笑道:“早听说张书记老而弥坚。是有名的川南辣子。”

    田野正在茶几旁收杯碟。听了逸的话笑笑也不好接声。

    坐回到沙发上。唐逸又拿起了调查组汇总的文件。田野看看他脸色。就从茶几上的名片里拿出一张名片。“主任。南京卫视也在对小北湖水库事件进行跟踪报道。这是南京卫视的记者高婕她想采访我们调查组。”

    纯白的名片有淡的荷花水印。很清香倒令唐逸想起了叶小璐。叶小璐的新名片也是同一款式。唐逸就笑:“你认识她。”

    “恩。是我老同学她负责的节目追踪的都是热点新闻。”

    唐逸点点头。“等有了初步结果吧。到时候你安排。就安排武老吧。我过几天和武老打个招呼。”

    “好的!”田野松气。总算不负所托。

    ……

    调查组的专家们渐渐达成了共识。大坝一次漫堤就出现高危状态。钻孔取样。里面已经呈蜂窝状。混凝土配筋率不达标。

    而据川南水利厅介。这种混凝土配方是美国毕思达工程公司推荐的。据说里面的水泥是什么新技术。是以可以节省大量钢材。被武老嗤之以鼻。

    事情渐渐明了。很明显其中有猫腻。但稽查办人员却从

    过程以及谈判中找不到什么疑,。

    虽然事情尚未查清。但川南方面渐渐有声音发出。调查组接到了举报信。均是举报川南省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吕凯的。吕凯是留洋派。据说是美国毕思达公司总裁的同学。毕思达工程公司的以加入九门水利工程。也是吕凯从中出力。而吕凯正是九门坝水利工程总指挥部的总指挥。

    唐逸知道。这是川南方面一些人慌了。已经作出抛弃吕凯的准备。吕凯现在尚不到五十岁。而提拔为某省第三把手时刚刚四十出头。可说前途无量。但是管沪生一手提起来的。作为谢系管派的中坚。现在自然会郁郁不的志。七八年了还在原的踏步。他曾经的政治对手将这个黑锅推给他也很正常。而且种种迹象来看。他可能真的有些问题。

    端着茶杯站在落的窗前。唐逸轻轻叹口气。派中有派。大概是-一个政治集团都不可避免的吧。只是看矛盾会激化到什么程度。管沪生和他的对手厮杀太烈。导致到现在裂痕犹在。

    本来有传闻。吕凯可能会被调往宁西。应该是“他”想重新启用吕凯为左膀右臂吧。但现看。面对派系里的压力。吕凯也只有“牺牲品”一途。

    门铃响。田野去开门。胡小秋冲进来。兴致勃勃的喊:“唐哥。你尝尝这个!”

    他手里拿着便利袋。里面是一种花花绿绿的软糕。唐逸看了眼。随即回过头。

    “唉。您尝尝。好吃!“胡小秋不依不饶的将一块软糕塞到了唐逸嘴边。唐逸哭笑不的。只的咬了口。随即就咦了一声。“味道不错!”香香软软又有些酥麻。

    “不是好东西我能介绍给您!”胡小秋的意起来。又说:“热乎的才好吃。小店就在宾馆对面。”

    唐逸就有些心动。这几天不是在宾馆开会就是在各级干部陪同下去水库视察。实在有些透不过气。但警卫员鼓动领导去乡间小店大概也就胡小秋做的出。

    “那。去尝尝?”唐逸微笑看向野和胡小秋。胡小秋连连点头。田野嘴唇动了动。于没说话。

    从专用电梯下楼。除了胡小秋和田野。身边又多两名便衣武警。而现在。想来一级级报上去。几分钟时间里。大概张书记也知道了唐逸的动静。

    红星路上。路灯映的街道亮堂堂的。

    出了宾馆大院。胡|秋就指着对面一家闪烁着彩的简陋小楼说:“就那儿。西桥火糕。”

    唐逸无奈的摇头。难为胡小秋名字都打听的这么清楚。

    过马路的时候两名武警特紧张。一左一右。警惕的看着各自对面的马路好像生怕冲出一辆车来撞到唐逸。

    小店前。垂柳柳枝在微风中荡溢。只是初冬时节。柳枝光秃秃的。没有一丝生机。

    软糕店老板娘见到客人。热情的招呼。胡小秋指指楼上。“还有包厢吧!”想来早打听好了。

    老板娘忙不迭说有。又领着几人上楼。唐逸笑着点点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上到二楼。一间包厢布帘一挑。走出一名漂亮女士。看到田野她眼睛就是一亮。“咦。田?”

    田野愣了下。低声对唐逸道:“主任。她就是高婕。我去打个招呼。”

    唐逸微微点头。在板娘引路下准备进另一个包厢。高婕已经笑道:“一起吃吧。我们屋就俩人。

    ”

    田野走到了高身。低声道:“|是我们唐主任。”

    高婕一呆。随即低笑。“还真够年轻的!”快走两步。来到唐逸身边。伸手道:“唐主任。您好。”田就有些无奈。但也知道这位老同学的脾气。只好无奈的跟过来。幸好唐主任大度。不会在乎这些小事。

    唐逸微笑和高婕握了握手。高婕娇笑道:“唐主任。一起吃吧。放心。我不会将咱们的谈话内容报道。”

    老板娘在旁边笑:“一起吃好。一起吃好。”楼总共才三两个包厢她自然希望客人一起。

    唐逸略一犹豫。点了点头。

    进了高婕的包厢唐逸就是一呆。圆桌旁。靓丽的叶小璐正拿着茶杯喝茶。抬头见到唐逸也怔住。

    “唐主任。这是我们台金牌主持人叶子。来民俗村录节目呢。叶子。这是发改委唐主任。”高介绍着。对叶小璐连连使眼色。就怕叶小-不信。

    叶小璐的黑色皮衣挂在衣架上。她穿着黑色吊裙。洁白的羊绒衫。瘦瘦的黑袜裤。漂亮而性感。站起来和唐逸握手。微翘的迷人黑睫毛眨动。眼里就有了笑意。

    唐逸最喜欢亲吻她睫毛。那微微弯曲的修饰的极为精致的睫毛眨呀眨的。仿佛搔人的'都痒痒的但现在也只能不动声色的和她握手。

    “唐主任。快请坐。在外面能遇到您。真是有缘。”遇到唐逸。高有些兴奋。虽然都住红星宾馆。但高层根本就上不去。更别说能有和唐逸见面的机会了。

    听到“有缘”两字。唐逸点点头。笑道:“恩。有缘。”大概除了叶小璐和胡小秋。没知道他话里真正的含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