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五章 黄海故旧

第二十五章 黄海故旧2017-11-8 23:49:27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五章黄海故旧

    鲁高速公路上。★中文网更新迅速paoshu8,小说齐全★几辆黑色小车风驰电掣。车队中第二色奥迪里。唐逸正翻看着手里的文件。

    是关于改革天然气出厂价格形成机制及近期适当提高天然气出厂价格的通知。共和国虽然是天然气生产大国。但从去年起。天然气消费需求呈爆发式增长。缺口越来越大。提高价格也在所难,。

    副驾驶上的胡小秋。却是在摆弄着一台DV。DV屏幕里。昨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唐逸出席了发布会并就粮食出口问题答记者问。主席台上的唐逸穿一身色西装。黑色横纹领带。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异常显眼。

    因为国内粮食市场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04年一些粮食省出现了各种自然灾害。同时全球出现了粮荒的前兆。经发改委报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决定对粮食暂时征收出口关税。限制粮食出口。

    新闻发布会上的唐中规中矩。言依足了套路。说所讲全是官方语言。此举令国内一些消息灵通的记者未免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这位最年轻的发改委高官会如同传闻一样。敢想敢做。魄力惊人。他参加的新闻发布会定然亮点极多。不想从头到尾。唐副主任也没有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胡小秋看着DV就叹口气。回头道:“唐哥。这可不像你啊!”

    唐逸微微一笑。“你不懂。”

    胡小秋撇撇嘴。关DV。转头看窗外风景。

    手机震动。唐逸拿出来看了眼。是雪妮发来的短信我回到美国了。”

    唐逸就笑了笑。这个雪妮。也够让人头疼的。不过自从上次分手。雪妮这是第一次和自己联系。短信也只有几个字。还真是让人感觉不到压力。

    唐逸想收起手机。想了想。还是发回去了一条短信。“中文拼音学的不错。”

    妮没有回话唐逸又微微一笑。将手机放进了手包。

    “咦?前面好像出了!”随着胡小秋的话语。车队缓缓停下。说是车队。其实不过四辆小车。唐逸轻车简从。只带了农经司几名干部及专家下黄海调研。

    车队前面的高速路上。各种车辆经排起了长的一行远远的可见百多米外围了一圈人。好像有人在动手打架。胡|秋按下车窗。隐隐约约的叫骂声飘了过来。

    胡小秋又按上车窗。始拨打12122。里是鲁东境内鲁东省是国内最早统一全省高速路报警号码的省份之一。

    胡小秋在那边报警。唐逸身侧的田野低声问:“主任。我下去看看?”

    唐逸微微点头但不等田野下车。就见前面人群一阵骚乱人群一分。一名女人跌跌撞撞跑出来。在她后面。追着一名健硕的男人。大声叫骂着。女人拼命跑。男人在后面追突然飞起一脚正踢在女人的后腰。女人痛叫一踉跄几步。正摔在奥迪的门旁。离近了可以看清楚女人穿着黑条纹女士西装西裤。衣服在阳光下泛着光泽。看起来布料极好。剪裁也很合体。本来是很典雅的白领装束。但现在女士头发散乱。满脸泪痕。高跟皮鞋也跑掉了一只。丝袜小脚在硬邦邦的水泥路上。显极为柔。

    那名一脸凶相的男人大步走过来。嘴里骂着什么。伸手来拽在的上爬行的女士。而看热闹的人群都一窝跟着跑过来。在几步外驻足观望。这些人脸上有兴。有好奇。也有不忍。但没有一个人出声来劝阻。

    唐逸微微皱眉。田野已经推车门下车。在凶相男人抓住女士前拦住了他。说:“有话好说。有问题等警察来解决。”

    “滚开。这臭婊子非收拾死她不可!”凶相男人一把推开田野。伸手去拽那惊慌失措的女士。手腕却是一紧。被一只好像钳子般有力的手钳住。转头看去。身旁站了一名英俊的青年。目光冰冷。令凶相男人不由就升起一丝怯意。

    “放开!”凶相男人色厉内的。

    胡小秋摔开他的手。冷冷看着他

    凶相男人觉的丢了面子。正想说话。人群里挤过来一名西装革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奥迪的车牌眼就是一凝。喊了声:“建国。过来!”

    凶相男人恨恨看了胡小秋一眼。回身走了过去。

    这时警笛长鸣。一辆警车飞快驶来。在左近停下。几名警察下车。开始询问情况。疏散人群。胡小秋和田野都上了车。很快。混乱的交通秩序被疏导。一辆辆车离。

    奥迪驶过正在接受察询问的凶相男子和中年人身边时。唐逸扫了他们一眼。想了想。对田野道:“你跟一下。”

    田野恩了一

    。

    黄海迎宾阁小宴客厅。华灯辉灿。映的厅内金碧辉煌。更显奢华。

    黄海市市委常委来九位。为唐逸接风洗尘。于舟也特意从省城赶了回来。

    再见故旧。唐逸心有些激动。然和大家每人干了一杯。虽然是三钱的小酒杯。酒也是低度酒。但十来杯酒下肚。唐逸还是有些不胜酒力。胃里翻江倒海。

    现在黄海市委的变动不大。只是在王文卓走后。周文凯更进一步。兼任了副书记。成为黄实际上的第三号人物。邓秩任组织部长。兼任公安局长的副市长贾跃军进了常委班子。

    唐逸和老朋友叙旧。于方舟只是微笑作旁听者。而周文凯是酒桌上最活的人。他是海量。喝的不比唐逸少。却是面不改色。微笑道:“主任。辽东已经以县试点开始进|集体化农庄改革。我们台州市反而走在了后面啊!”

    唐逸道:“还是要一步步来。辽东的实验县还是借鉴的黄海经验嘛。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了问题。别人会怎么看?”

    周文凯点点头。“但我始终觉的现在黄海的步子太小。不如您在的时候走的畅快。”

    王丽珍轻笑道。“今天是为唐主任接风。文凯市长。你就不要把工作挂嘴边了!平日还不忙吗?”说着话举起酒杯。对唐逸道:“唐主任。我再敬你一杯。”

    唐逸笑着摆摆手。“顶不住了。下次吧。下次再喝!”眼角瞥了孙有望一眼。孙有望一直微笑。好似没什么不妥。

    散了酒宴。于方舟亲自送唐逸来到了三号楼。三号别墅里。装饰布局没什么改变。服务员客厅的灯全`开。又拿了饮料在茶几上摆好。这才退了出去。

    于方舟坐到沙发上。帮唐逸打开一PADA绿茶。微笑道:“这里一直都没安排过人入住

    ”

    唐逸笑笑:“方舟。有话想跟我说吧?”

    于方舟微笑。“你看出来了?有望和文凯的关系。。有些紧张。”

    唐逸没有说话。拿绿茶慢慢了一口。于方舟碍于黄海都是自己的部旧。可能一直对黄海采取了“放”的姿态。对己老部下的矛盾也不好胡乱插手。

    于方舟又道:“省委考察副书记的时候。有望对文凯的评价不大好。其实倒不是针对文凯。中央在提倡减副。有望也是实话实说。认为黄海不适宜再增设副书记。”

    唐逸微微点头。一和二把之间有矛盾不可避免。孙有望和周文凯工作上有摩擦很正常。但涉及了人事。问题就会很复杂。也难怪孙有望和周文凯的矛盾渐渐表面化。

    其实本身周文凯和有望的圈子就不同。孙有望的圈子。大多是自己来黄海后提拔的新贵。而周文凯的关系网。则主要是倒向自己的黄海旧势力圈子。虽说两个子现在已经不大好区分。但终究还是会有亲疏。

    就好像今天王丽珍的表现。则是明显站在了周文凯一方。

    而两人的分歧。看来则是因为集体化农庄改革的步伐问题。孙有望要稳一稳。周文凯则趁机做起了文章。这样闹下去。怕是会影响集体化农庄改革。

    如果矛盾真的激化。不是要调走一个?唐逸随即摇摇头。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其实如果自己还在黄海。倒是很乐于见到这样的局面。将他们的矛盾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又可以很大程度约束孙有望的权力。当然。这是从一般市委书记的思维考虑问题。实对于自己来说。是根本就不需要制衡孙有望的。

    一般市委书记?唐逸心中就是一动。看了眼身边于方舟。这个局面。是他最乐于见到吧?甚至可能背后就有他的影子。

    唐逸笑了笑。倒也没有怪于方舟。了拍于方舟肩膀。“方舟啊。我相信你能处理好。”

    这一刻。唐逸知道自己真正变了。-不是那个争一城一的的唐逸。于方舟孙有望周文凯。在自己眼里渐渐变成了一枚枚棋子。任他们千变万化。也不过棋坪之间。

    于方舟突然就感觉有些压力。点了点头。侧头看了唐逸一眼。唐逸眼神平和。实在不知道他所思所想。但于方舟深知唐逸这句话的含义。放任自己在黄海的一手段的同时。自己在整个大唐系的圈子里。已经刻上了唐逸一派的烙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