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六章 江南来客

第二十六章 江南来客2017-11-8 23:49:28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六章江南来客

    方舟走后不久。★中文网更新迅速paoshu8,小说齐全★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说了捂着话筒对唐逸道:“主任。一个叫卞军的人来见您。他说他在宾馆大院外。刚刚从鲁城赶来的。提到美达广告的总裁您就知道。”

    唐逸微微一怔。江南的美达?对田野点点头。“去外面接一下。”

    田野答应着。心里却有些狐疑。打电话的这位卞军语气好像有些大。自己虽然是唐主任的秘书。但通过自己的电话找唐主任的人哪个不是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只有这个'军。气倒是很温和。但说什么“提到美达广告唐主任就知道”。听在田野耳朵里总觉的味道有些不对。

    不过'军这个人还很容易给人好感的。站在大院外。一身黑皮衣的他英挺潇洒。和田野握手时满脸容。看不出有什么倨傲。

    “田秘书。给您添|烦了。”'军的话没头没脑的。田野有些疑惑。

    '军笑道:“今天上午林西路段。是我不争气的手下。”

    田野恍然。原来是`人的那拨人。唐逸要田野跟一下。田野自然给高速路林西交警支队去了电话。听到田野自报家门。交警支队负责人虽然半信半疑。但也早接到通知今天发改委高官会走京鲁高速。并且婉拒了交警总队护送的提议。上面更一再交代加强巡逻力度。不要在这个时间段出事。现在虽然不知道田野身真假。但支队负责人还是客客气气将处理结果通报了一下。双方是因为经济原因引起的纠纷。并答应一定依法处理。

    田野本想明天再打电话去问问如果再没有确切结果就只有惊动鲁东交警总队了。谁道事主就上了门。

    田野没多说什么。只是将卞军领进了迎宾阁三号楼看着唐逸微笑和'军握手。田野倒了水。就退了出去。

    唐逸和卞军微笑握手问道:“最近见没见过'老?”

    '军很热情。握着唐逸的手晃着。“过。爷爷挺好的。”

    唐逸笑了笑。没说什么。'军嘴的“爷爷”就是江南省的老省委书记。已经退下去十多年了是唐老的老部下。前几年卞老身体好的时候经常来北京军出身的他脾气很火爆。话里话好像共和国内他就服一个“唐司令”。对自己也特别好。是那种典型的老一辈山头主义者封建思想浓烈。然而然将唐逸这个唐老的嫡孙看作唐系接班人。

    不过卞军可说不上是'老的孙子。'军爷爷是'老同乡。一个村子跑出去闹革命的。好像沾点亲戚但不幸英年早逝。'老就对他几个子女很照顾。到了卞军这一辈。听说和卞老仍然有来往而卞军靠着父亲的关系开起公司后。在外面大大|咧的称呼卞老为爷爷。不知道的。还真传闻卞军父亲是卞老的私生子。传的多了。很多人也就信了江南很多人自然就很照顾他卞军的广告公司随之风生云起。不但拿到了4的资质在南方更是闯下了一片天空。

    但在唐逸面前称卞老为爷爷。唐逸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有些糟。

    “坐吧。坐。”唐逸作了个手势。

    '军坐下后就叹口气。“美达在鲁东出了麻烦。没想到又给唐主任添麻烦了。”

    唐逸有些不解。“怎么呢?”

    “是这样。今天上午在高速上的那个女人叫刘晓月。她吧本来是美达的创意部主任。谁知我们和鲁城一家公司争夺红日广告权的时候。她拿着我们的创意跳了槽。而且去的是我们竞争对手的公司。美达来鲁东的第一仗就莫名其妙输了。经济损失就不说了。主要是对士气的打击。唉!”

    '军又长长叹口气。“今天动手打她的人是她以前的同事。死党。可能太气愤了。觉的她背叛了自己的信任。下手就重了点。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他是流氓呢。”

    唐逸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没有吱声。江南省副书记张长生调任鲁东省省长。唐系势力在鲁东大张。这个卞军倒是手急眼快。马上就跟了过来。想想也是。鲁东。尤其是黄海。可是有着国内一大批明星品牌呢。

    '军又道:“唐主任。动手打人不对。但有果就有因。那个刘晓月。我的说。她欠揍!”

    唐逸摆摆手。说道:“还是要走律途径的。”

    '军滞了一下。就头不语。

    这时唐逸的电话震动起来。唐逸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陈珂发来的短信。看看表。却是到了和碧儿聊的时间。碧儿也怪。唐逸经常气她。但小丫头却是百折不挠。好像一天不朝“坏爸爸”瞪眼睛。心里就不舒服。每天早起第一事就是吱吱呀呀的找“爸爸”。而通常见到“坏爸爸”都是午饭前。“坏爸爸瞪会儿眼睛。好像吃饭都特别香。

    见唐逸看表。'军起身告辞。

    '军走后。唐逸给田野去了个电才进了书房。是要田野盯紧点。这个卞军。好高骛。性子阴沉。在江南可能被惯坏了。很可能把自己的话当耳边风。

    。

    再次来到范各庄。|着路口横幅“唐主任。欢迎您回家来!”。唐逸虽然心里暖暖的。但还是对身边的田野说了声。“给张强军打电话。要他马上撤了欢迎队伍。”

    唐逸也没有下车。群中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唐逸眉头却皱的更紧了。太过突出个人功绩。历来是的方大员的大忌。

    车队缓缓从欢迎队伍中穿行。站队伍最前列的张强军不见唐逸下车。随即就拍拍头。吩"1身边的派出所所长李革:“马上把这些横幅和敲打鼓的人都撤回去。”这时候张强军的电话也响了。是田秘书打开的。张强军就叹口气。接通了电话。说着话。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

    车队在警车引导下直接驶进了农经区第一招待所。新起的六层乳白色建筑是范各庄的路标。

    招待所规格不低。尤其是五层和六层。都是标准间六层有两间套对外开

    |'接待用。此外尚有会议室。小酒吧。歌舞厅等办公。

    在六楼的会议室唐逸听取了农经区管委会的汇。会议室很现代化向发改委调研作汇报的是韩冬梅。用大屏幕多媒体文档深入浅出的讲解。看着屏幕上直观的数字。不时穿插的图片和短片唐逸微微点头。

    看唐逸脸色甚和。张强军才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唐主任不会因为拉队欢迎他这种小事拿出来批评自己。但领导对你的印正是在一件件小事中慢慢加减分数。尤其是或许自己眼里的小事从领导的角度看就是大问题。

    韩冬梅穿着淡蓝的女士西装。端庄大方而又透着淡淡的妩媚。带有鲁东的方口音的清脆声音如泉水叮咚。是别有一番味。

    农经区管委会已经升格为正处级编制。人员没什么大的变动只是相关干部又都水涨船高跟着升了格。

    “农业在优化中发展。主推了玉--红薯的膜花生--饲料玉米园套大豆等高效种植模式。扩大了西甜瓜常年蔬菜园生产。结构调整面积达11250。”

    “农产品深加工企业新增7家。逐步建立起立体化农业一条龙生产式。”

    “农工人均纯收530。比上年长11%。”

    “养老统筹改革全面完成。农经企工农工的养老统筹金已全部进入社会化发放。在职农工农民已建立个人养老统筹帐户进入正常缴费。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已实现全盖力争在三内做到全区农民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听着韩冬梅动听的声音。唐逸微点头。

    “好了!”唐逸打断了韩冬梅的汇报眼见为实。下去看看。”

    幸亏管委会的干部大多知道张强军和韩冬梅是唐逸眼前的大红人。唐逸打断她的汇报明人家关系厚。唤作第二个干部。汇报工作时被硬生生打断。可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猜测和风波。

    在各个村子深入农户家中了解情况时。唐逸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在一处农院。一位刚刚享了医疗待遇的老人抓着唐逸的手抹泪。“老书记。我这病搁三年前就的在家里等死。还是社会主义好。我。我谢谢您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要给唐逸鞠一躬。随行记者失时机的按下了快门。

    出了农家小院。唐逸却叹口气。问身边的张强军:“医疗费用压力很大吧?”

    张强军点点头。

    唐逸道:“先走初级合作形式。不要大鸣大放一手包办。筹资是农民集体和政府的合作。是要个人纳为主。”

    张强军默默点头。观点倒是和冬梅的意见不谋而合。而自己。就好像急了点。有点像唐书记说的“想一步迈入**”。

    黑压压的干部簇拥着唐逸进入一个个农院。唐逸亲切的和农民们交谈。大家都是夸集体合作化好。夸政府好。管委会干部们也都喜气洋洋的。

    不和谐的声音在里都存在。当唐逸一行人走向村口的车队时。从村口一棵大树后突然出一个人。黑黝黝的脸。健硕的身子。他大声喊:“我要告状。我要告状!”

    早有民警拉开了他。村民极为凶悍。动手反抗。被民警死死按在的上。脸上沾满尘土兀自大声喊:“我要告张强军。他作风不好!他玩了我老婆!”听他说话粗俗。有民警用身子挡住领导们的视线。另一名民警用胳膊死死堵住他的嘴。他呜呜的叫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唐逸脸沉似水的上了车。想了想。对田野道:“你叫张强军上我的车!”田野见唐逸脸色。不敢多说。快的下车。

    不大一会儿。张强军拉开车门坐进来。他脸涨通红。上车就喊:“他胡说八道。根本没这样的事。这人。村里的无赖。”

    “这就是你解决问的能力?”逸沉着脸打断了张强军的话。

    张强军就了。

    “明天。送他去台州市局。要台州市局下来人查!”唐逸沉着脸。叫前面的小武开车。

    张强军一路都不敢说话。直到车队回了范各庄一招。唐逸下了车。张强军才拽住胡小秋解释。“都是误会。那人是村里有名的无赖。经常打老婆。有一天晚上他老婆被打的受不了。跑到管委会大院。当时我刚刚加班出来。和他老婆撞一起了。他追来看到。就一口咬定我和他老婆有染。这人精神有问题!”

    胡小秋笑道:“强军。你也不用急。唐主任还不知道你的为人?不过事情你处理的确实不好。也难怪唐主任生气。”

    张强军叹口气。胡小秋就拍拍他肩膀。“你现在是正处干部。不是村长镇长。一个村痞都敢拦着中央调研组告状?你仔细想想吧。”

    说完快步追上唐逸。跟在唐逸身后上楼。

    第一招待所的套房虽然没有大饭店奢华。但干净整洁。色调明快。显然设计者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唐逸坐在柔软的新沙发上。点了颗烟。张强军被送到农经区。本就是来保驾护航的。他这人从进机关就是搞学术。是政研室笔杆子中的佼佼者。现在看来。有些人的性格是天生的。靠磨砺锻炼仍然有着先天的不足啊。

    胡小秋在旁边站了一儿。小声道:“唐哥。遇到刁民也没办法。我以前见识过。村里的拿不知道天的厚。他们什么都敢干。越穷胆子越大。”

    唐逸笑了笑。“小秋。你这话有,刺耳。”

    胡小秋道:“忠言逆耳嘛!”

    唐逸好笑的瞪了他一眼。不过被胡小秋这一打岔。气倒是顺了许多。

    “小秋。明天调研组留下调研。咱们回北京。顺道去鲁城看望胡司令。”说着话。唐逸扔给了胡小秋一烟。

    听到去鲁城。胡小秋随即苦了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