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九章 黑客

第二十九章 黑客2017-11-8 23:49:32Ctrl+D 收藏本站

    静的四合院,笑声不绝于耳,简朴的客厅中,唐老拢,更问小妹:“累了吧?去西屋躺一会休息休息。”

    唐逸笑道:“爷爷,别惯坏了她。”

    唐老瞪了唐逸一眼,“我说你别欺负小妹才是!”

    唐逸讪讪闭了嘴,坐在唐逸身边的小妹清丽脱俗,脆生生道:“爷爷,我不累!”

    “不累啊,好,好!”唐老听见小妹这声‘爷爷”又开怀的笑起来,不怪唐老开心,昨天小妹去作了B超,宝宝是男孩,唐逸自然马上带小妹来看爷爷,让爷爷高兴一下。

    后继有人,唐老=晚听到结果,夜里竟然笑醒了,要说现在唐老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唐逸的子嗣问题,小妹清丽脱俗,实在不知道她是不是不想要孩子,唐老在这个问题上也不大好讲什么,偶尔的暗示都被唐逸插科打诨的糊弄过去,到小妹有了身孕,唐老才算放下心事,等闻知自己要抱重孙,唐老心情大好,今天早上去遛弯竟然一口气走了几里路,特护都说唐老年轻了十岁。

    看着小妹,唐老一直微笑,妹自不会觉得不好意思,问道:“爷爷,你很开心?”

    唐老又一阵笑,觉得这孙媳妇有趣极了。

    唐逸看看表,起身,“爷爷,你和小妹聊,我去网上接个信息。

    ”

    唐老微微点头。

    唐逸来到书房。他自是来接什么信息。而是到了和碧儿聊天时间了。当视频里碧儿出现地时候。唐逸不自觉就叫了声“大丫!”喊完才挠挠头。陈珂咯咯娇笑。“哥。你也觉得大丫这个小名好听是不?”

    唐逸就瞪了陈珂一眼。大丫吱吱呀地。“爸爸是坏蛋!”她不理解爸爸代表着什么含义。只知道这个被自己叫做“爸爸”地人很“坏“。

    陈珂又咯咯地笑。唐逸微笑看着碧儿。“儿。下次来看爸爸。爸爸带你去坐海盗船!”

    碧儿骄傲地扭过头。不理唐逸。每次都这样。见不到“坏爸爸”碧儿会吱吱呀呀地和妈妈要爸爸。见到后却又不理这个“坏爸爸”。

    陈珂笑呵呵地搂紧女儿。愁眉苦脸地对唐逸道:“哥。以后大丫不理你怎么办?”看着唐逸也有些发愁地叹口气。陈珂差点笑出声。

    “哥,你有时候真傻的可爱!”陈珂笑孜孜的说。

    “去!”唐逸瞪起了眼睛,“又一礼拜没收拾你了是吧?”

    陈珂俏脸一红,现在的陈珂体态风流,在唐逸面前女强人气息尽去,宛如美貌的小家碧玉,虽然已经和唐逸有了爱情的结晶,但被唐逸调笑,还是害羞不已。

    正和陈珂说笑,“叮咚”,来了新视频申请,是老妈,唐逸就笑,心说老妈也太沉不住气了。

    “碧儿,爸爸还有事,先下了!”唐逸和碧儿晃晃手,碧儿好像能听得懂,吱吱呀呀的伸出小手想摸“坏爸爸”,唐逸心中猛地一痛,本想关掉视频的手再按不下去,陈珂柔声道:“哥,下周我带碧儿去看你!”

    唐逸微微点头,那边陈珂关了视频。

    唐逸呆了好一会儿,才接通老妈地视频,“傻小子,这么慢!”萧金华训斥完才发现唐逸情绪不高,就笑道:“怎么,快做爸爸了不开心?”

    唐逸摇摇头,想了想道:“妈,我想碧儿了。”

    萧金华就笑了,“知道,子女不在身边,又哪有不想的?科技发达了,可以通过视频面对面,但距离还是距离啊!”嘴上说唐逸,何尝又不是自己的感慨?

    唐逸微微点头,看了眼老妈,柔声道:“妈,你也多来看看我,要不,搬回来住吧!”

    萧金华微微一笑,“放心吧,我心里。”

    唐逸知道老妈所说的“有数”是什么意思,不仅仅是母子亲情,还有随着自己地位提高,她最后的归属。

    “好了,快叫小妹来,让我看看我地乖孙子!”萧金华急着来视频自然是因为小妹的B超有了结果。

    唐逸笑了笑,就起身出去叫小妹,在客厅外就听小妹脆生生的道:“可以啊,以后宝宝天天来陪爷爷。”爷爷则笑着道:“我开玩笑的,那哪成?那哪成?”

    唐逸就挠挠头,爷爷或许是以为孙媳妇在逗他开心,却不知道小妹可不是客套,就算将唐大子放在爷爷这儿一辈子,怕她也舍得。

    不过现在小妹对肚里的宝宝好像不怎么抗拒了,等宝宝真的降生,应该是另一番情形了吧?

    听到儿媳要见孙媳妇,唐老自然微笑点头,却又站起身,亲自去厨房看准备的晚饭,唐逸忙扶着爷爷去厨房,唐老笑着拍了拍唐逸搀他胳膊的手,眼里满是慈祥。

    等唐逸回到书房的时候,却见萧金华正笑孜孜告诉小妹要注意什么,什么东西要忌口,什么东西要多吃一些,小妹倒也一一点头,显得很乖巧,唐逸这才放心,看来老妈肯定是没有提议看看小妹的肚子,婆媳才这般融洽,不过小妹可能因为身形地关系,四个多月了,倒也看不出是孕妇。

    唐逸笑呵呵挤在了身边,小妹向旁边让了让。看着小两口甜甜蜜蜜坐在一张椅子上,萧金华就欣~笑了。

    老妈在那不厌其烦的叮嘱小妹,“滴滴滴”QOO有信息发过来,唐逸见是宝儿,就将信息

    “叔叔,给你点东西!”

    “快接一下。”宝儿打字还是那么的快,同时发来了一个文件。

    虽然是文档文件,唐逸还是一阵挠头,慢悠悠打过去一行字,“不会又是你搞的间谍软件吧?”早听齐洁说了,宝儿鼓捣出了可以控制网络上另一方视频头的间谍软件,后来和宝儿聊天,唐逸却是不经意想起在川南时宝儿给自己发的文件,审讯之后,宝儿只得乖乖认错,并且委委屈屈的说她发过来就没有用,没偷偷看叔叔的**,叔叔也会在书房换衣服云云,把唐逸气得哭笑不得。

    不过唐逸知道,宝儿再喜欢胡闹,也不会真的闹到自己头上,在宝儿神秘兮兮地发过来“不是啦,叔叔,你看看就知道啦!”时,唐逸就打开了文档,随即就是一怔。

    “你怎么拿到地?”儿发来的文档涉及了南州市局的一些问题,是市局某副局长的“账单”。

    “就是那个常伟……”宝儿奇快:打字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想来想起了叔叔前几天的训斥,心里有点发虚。

    “常伟?又关他:事?”齐洁打来电话讲了常伟追求宝儿被她戏弄一事,用齐洁的话讲就是,“如果宝儿真心喜欢地,条件不条件地有什么?这个小警察,开着个破车咋咋呼呼,自以为条件好学人家扮情圣,我看他追宝儿就一肚子气。”

    唐逸虽然有无奈,但有时候拿齐洁也没办法,现在听说又和常伟有关,就好笑地道:“不要太欺负人,那个手链的钱,他不给就算了!”

    宝儿那边却不吱声,半天也没有信息发过来。

    “看你忙的,行了,让给你!”老妈笑着责了唐逸一句,唐逸讪讪道:“是宝儿,好像出了点事。”

    “是吗?”萧金华是极疼宝儿的,忙道:“那你点问问她,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唉,她呀,有什么心事都不和人说,你别老拿她当孩子,多关心关心她!”

    唐逸默然,想想自从宝儿上了大学,好像自己有意地开始疏远她,寒暑假宝儿有时候坐到自己身边,看样子满腹小心事想和自己说说,但自己总是避开,为什么会这样?唐逸自己也不清楚。

    萧金华关了视频,唐逸就给宝儿打过去一行字,“宝儿,干妈也在,你不想看看干妈吗?”

    好一会儿宝儿接了视频,低着头,可怜巴巴的。

    “说说吧,到底怎回事?”唐逸笑着问。

    宝儿小声道:“就那个常伟,他胡说八道,和他的朋友说我和他……,现在又和朋友说,可难听了,说甩……,我,我不想说。”

    唐逸也皱起了眉头,想来是齐洁戏弄常伟之前常伟就和朋友吹嘘怎么怎么着了宝儿,而齐洁戏弄他之后,他不去追宝儿了,好面子和朋友说是他把宝儿甩了,想来说的也很难听,是一些玩腻了之类的言语,至于他的朋友不是和他一起在江大进修成教就是江南大学的学生,所以才能传到宝儿耳朵里。

    “好,不说就不说吧,那这材料是怎么回事?”唐逸声音柔和下来。

    “我,我去他们南州公安系统的网络捣乱来着,把他们网页改了,还,还给内部网里留了病毒,服务器也瘫痪了,留言,留言是常伟干的,……”宝儿声音越来越小,低着头,看也不敢看唐逸。常伟是市局信息处网络监控支队的技术干警,偏偏市局内部网被黑客攻击是因为他地私人恩怨,宝儿这一招可要了他的小命。

    唐逸又好笑又好气,更有些惊奇,宝儿说的简单,但想来已经在南州公安系统掀起了轩然大波,宝儿鼓捣出强制控制另一方硬件的间谍软件时,唐逸只是觉得宝儿聪明,毕竟宝儿的兴趣就是计算机,加之齐洁和老妈提供的HY技术组的内部资料,鼓捣出一些木马倒也不足为奇,但现在看,宝儿可厉害着呢,这小,整天无聊就琢磨这个吧?

    见宝儿垂头丧气耷拉着小脑袋,唐逸就笑:“他们查不出是你吧?”

    “恩,我手里肉鸡可多了!又用的国外服务器。”宝儿兴奋的接了一句,又马上低下了头。

    唐逸又看了眼那份文档,想来是宝儿攻击的时候这个副局长地电脑正好连在内部网里,宝儿在内部网里乱转悠,而这位副局长的文档加密,反而引起宝儿这小家伙的好奇,简直是无妄之灾嘛。

    文档上牵涉的人不少,甚至包括省委省政府的高官,唐逸就轻轻叹口气,江南这些年太安逸了,就好像一潭死水,最容易滋生细菌。

    看着可怜巴巴低着头地宝儿,唐逸就训斥道:“以后老实点,别再闯祸,好好学习,再闯祸我送你去北大荒改造去!”

    “恩!”宝儿用力点着小脑袋,露出可爱的笑容,唐逸笑了笑,现在地宝儿,在自己眼里还是那么可爱吧?随着一天天长大,过去的小女孩儿慢慢蜕变为美丽地少女。老妈齐洁小妹陈珂允儿,宝儿身边的人是如此惊才绝艳,就算最单纯地允儿都是那么出色,在这些人身边慢慢长大,宝儿又能和什么人交朋友呢?真不知道自己一直带她在身边到底是她的幸还是不幸。

    宝儿,很孤单吧?唐逸看了眼宝儿可爱的笑容,心里突然有些酸楚,在自己边长

    儿,真的很快乐吗?

    关了视频,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对小妹道:“你看是不是要军情或者国安的信息部门考察一下宝儿,我看她行。”随即笑道:“这小伙,别看年纪小,和同龄人格格不入,给她来点高难度的挑战,恩,我得和咱妈说一声,多送点资料过来。”

    小妹轻轻点头。

    ……

    墨绿色吉普平稳行驶在立交桥上地车流中,从立交桥望下去,星星点点,大厦璀璨,这座国际大都市夜景极美。

    小妹专注的开车,唐逸看着她,满心的幸福,微笑道:“爷爷和老妈都很开心,小妹,谢谢你。”

    小妹诧异的看逸一眼,见爱人眼中柔情,小妹伸出小手轻轻握了握唐逸的手,没说话。

    唐逸笑笑,说:“今晚回家睡!”

    小妹略一犹,就点了点头。

    唐逸微笑道:“才是乖老婆。”

    小妹扭过头,不理他。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逸拿出看看号,笑着接通,“怎么样小秋?”

    “我,我把嫂子带出来了!”胡小秋很动,话音都有些颤抖。

    唐逸就笑:“那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别问,你自己看着办。”

    “唐哥,你,你气死我了你!”胡小秋话里都带着哭音了。

    唐逸笑笑,就挂了电话。

    关荷昨天来了北京,因为胡夫人接到了唐逸地电话,唐逸给她物色了解放军总医院的一位医师,三十多岁,未婚,条件很优越,在胡夫人催促下,关荷自然要来京城相亲。

    至于唐逸到底是真心想给关荷介绍对象还是因为对胡小秋有些愧疚而用激将法来逼他,只有唐逸自己知道。

    刚刚挂电话,那位医师的姐姐也将电话打了过来,孟艳艳,刘晓楼的嫂,财政部某处处长,一位很漂亮的少妇,温柔大方,和唐欣的>娌关系相处的极为融洽。

    “唐逸啊,关小姐是不是有意中人啊?”孟艳艳好笑的道,“怎么还上演抢亲了,我弟弟说,刚坐下,话还没说几句呢,人就被带走了。”

    刘书记的大儿子比唐逸大一岁,虽然孟艳艳比唐逸年纪小,唐逸还是要称呼人家嫂子,“是吗?我可真不知道,我去问一声,怎么搞的?”

    “算啦,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可不是我们不愿意啊!”孟艳艳笑呵呵地道,虽然弟弟刚刚说对那位关小姐印象很好,但孟艳艳一直对那边的条件就不心甜,不过唐逸开了口,也只有叫弟弟去走一趟。

    而孟艳艳并不知道关荷的具体身份,只知道各种条件肯定是和自己家旗鼓相当,男女当事人先见个面感觉一下,有了感觉再接着处,关小姐嫁过人,但既然唐逸介绍,想来家庭条件是极好的,可以弥补嫁人的缺陷,尽管如此,孟艳艳也觉得是屈了弟弟,听说关小姐半路被人带走了,孟艳艳倒是松了口气,弟弟打电话时语气有些惋惜,孟艳艳就更捏了把汗,幸亏闹了这么一出,不然弟弟真的看上关小姐怎么办?

    “嫂子,改天我请你和孟平吃饭赔罪。

    ”唐逸笑呵呵的

    “没事,没事!”孟艳艳娇笑起来,“不过吃饭嘛?我请你吧,你几时有空给我来电话。”

    唐逸微笑说好,收了线,将电话放进手包时却是见到了手包里的优盘。

    唐逸笑容渐渐淡去,拿起优盘,一时有些犹豫,利用美达公司在江南洗牌,是自己慢慢影响江南的开始,想真正扛起唐系接班人的大旗,江南一系地支持是很重要的,而郭书记去江南,何尝不隐隐有包部长二叔等为自己铺路的意图?当然,到底是不是为自己铺路,还要看自己未来几年的发展,接下来几年内,是自己的关键期,能不能获得唐系个派系地支持成为名正言顺的接班人,几年之后基本就会有了定数,当真正获得唐系大部分力量支持后,前面还会有更艰难地路要走。

    如果说借美达一案影响观察江南局势是一步妙棋的话,现在再加上南州市局地案子,自己就好像急了些,容易给人自己在江南指手画脚的感觉。

    但看着优盘,唐逸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走其他途径将优盘送过去?唐逸随即就摇了摇头,未免太小家子气了。想了想,就拿出电话开始拨郭书记地号码,这或许是件好事,借这次洗牌的机会真正治理下江南的沉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