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一章 试点办

第三十一章 试点办2017-11-8 23:49:34Ctrl+D 收藏本站

    边传来噔噔的高跟鞋触地声,唐逸笑道:“风光无限在险峰,有望啊,万事小心

    完挂了电话,转头,却见叶小璐笑孜孜领着一漂亮女孩走来,唐逸微笑站起。

    “糖糖,你好!”漂亮女孩眼睛很灵动,好奇的打量着唐逸,她长得很漂亮,只是身材微微有些胖,不过倒也使得她不像一些美女那样冷艳,多了些亲和,淡黄色的超薄羽绒服也很好的衬托出她甜美的气质。

    “糖糖?咯咯,你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挺可爱的。”刘纯纯是自来熟,甫一见面,就嘻嘻哈哈打趣唐逸。

    唐逸就瞪了叶小璐眼,想来将自己的名字改了,只是是哪个“糖”就不知道了。

    “坐吧。”唐逸微笑意,刘纯纯笑孜孜拉叶小璐坐下,又开始逗唐逸,“喂,你刚刚和谁通电话来着?还念诗呢?是不是趁我们叶子不在?啊?”却是被叶小璐拧了一把,“别瞎说!”在朋友面前,叶小璐不知道怎么就没有和唐逸单独在一起那么随便了,患得患失的,就怕自己的朋友惹唐逸不开心。

    唐逸笑了笑,“没什么,安排一名干部去南方进省常委。”

    刘纯纯就咯笑起来,“你们北京人真逗,都这么能侃吧?”

    叶小璐好笑的看着唐逸,老老实的回答问题,却马上升格为侃爷,大少心里挺郁闷吧?

    “喂,糖糖,你是做什么作的?叶子神神秘秘的不和我说!”刘纯纯要了杯咖啡,又好奇的打量唐逸。

    对这个讨喜地小胖丫头。唐印象还是不错地。笑了笑道:“IT吧。属于IT业。”

    刘纯纯啊了一声。“那在北京月薪能过吧?”

    叶小璐轻笑道:“喂。你太小瞧大少了。他年薪几百万呢。”倒不是叶小璐怕唐逸扮穷自己没面子。主要是将唐逸条件说地差不多。刘纯纯回台里这么一宣。麻烦也就少一些。如果台里那些人知道自己男朋友一年不过十来万地收入。介绍男朋友地怕就不会消停。这是个很现实地世界。

    “啊。”刘纯纯就点点头。心说和叶子倒真是郎才女貌。

    唐逸看了看表。微笑道:“时间也到了。走吧。去打高尔夫。去蓝岛。”

    刘纯纯惊讶地张大嘴巴。“蓝岛?你是蓝岛高尔夫球会地会员?”年薪几百万。确实好像不够资格。

    唐逸道:“我家里给办的。”

    刘纯纯恍然地点点头,叶小璐笑孜孜看了唐逸一眼,心知大少看破了自己的心思,就也跟着“吹嘘”起来。

    ……

    暖暖的卧房春色无边,薄薄的毛巾被叶小璐紧紧的,曲线玲珑,一只娇嫩的雪白小脚从毛巾被下伸出来,叶小璐的性感睡姿实在撩人。

    “嗯……”睡梦中的叶小璐感觉到了脸上扑来的热息,朦朦胧胧将唐逸地脸推开,性感的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随即也看到了芊芊玉手正揉捏地唐逸的脸,扑哧一笑,将手让开,性感向唐逸怀里靠了靠。

    “开心了?”唐逸微笑问她。

    叶小璐点了点头,心里确实满是甜蜜,在她地朋友面前,唐逸表现的真地像她的男朋友,体贴入微风度翩翩,陪叶小璐和刘纯纯游玩了两天,昨天晚上刘纯纯走的时候满嘴说“叶子有福气”,能得到朋友的认同,叶小璐自然开心。

    “大少,你上贼船了知道不?纯纯那人可麻烦了,她北京还有亲戚,经常来,肯定还会找你,你可不能觉得烦说把我甩了,知道吗?”说着叶小璐就掐了唐逸胸口一把,柔滑的肌肤和唐逸健壮的胸部碰触,酥酥痒痒。

    唐逸微笑点头,拿起床头柜的表看了一眼,就坐了起来,“该起床了,唉,今天有个挺重要的会,不然就请假了!”

    “色鬼!”叶小璐咯咯的笑,唐逸就拧了叶小璐俏脸一把,如果是齐洁,肯定又说自己是昏君,“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你在这休息吧,放心,没人打搅你,恩,你父亲的地址……”唐逸指了指床头柜上的卡片,“去看看他吧,变很多了。”

    叶小璐轻轻点头,看着唐逸嫣然一笑,大少该细心的地方还是很细心的。

    “我准备早点,啊……”叶小璐想坐起来,才觉自己身子软软的没一丝力气,唐逸关切的道:“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问你自己!”叶小璐腰酸酸的,这才想起了昨晚唐逸连哄带骗一次又一次的情形,没好气的瞪了唐逸一眼。

    唐逸这才明白过来,尴尬的笑笑,说:“那,那你休息吧。”转身就溜了出去。

    看着情人落荒而逃,叶小璐忍不住一阵好笑,大少,有时候真是特别可爱。

    ……

    唐逸嘴里说的重要会议是参加国务院农村试点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挂牌成立会议。

    黄海及辽东各县市的集体化农业试点工作在如火如荼进行中,各方面反馈,用总理的话说就是“问题不少,前景可观”,为了便于加强领导,摸索出一条切实可行的新农村建设之路,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通过了成立“农村试点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决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梁昱为领导小组组长。

    和国务院很多议事协调机构如“西部地区开领导小组”“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一样,农村试点改革工作领导小组不设办事机构,具体工作由改委承担。

    农村试点改革工作领导小办公室随之正式挂牌成立,农村试点办主要工作由改委农村经济司承担,并和相关部委司局进行协调,在农经司内专门成立了农业改革处。

    唐逸被任命为国务院农村试点办主任,改委农经司司长魏友红被任命为常务副主任。

    唐逸知道,农村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九常委之一的梁副总理担任,自然是国家极为重视这项工作,同时也要从国家层面对试点工作进行监督,但下设的办事机构办公室并没有大张旗鼓由相关部委抽调干部专家联动,自然是出于谨慎,试点工作还是要低调进行,要“小打小闹”。

    在农村试点办挂牌仪式上,国务院副总理梁昱出席了仪式并表了重要讲话,他希望新设的农村试点办能肩负起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地重任,理论联系实际,逐步完善我们新农村建设的改革工作。

    梁总理的讲话自然博得了阵阵掌声。

    梁总理走后,唐逸召开了试点办次会议,在会议上,唐逸只简要讲了几句试点工作要循序渐进,尤其是要注意地域之间地差异,切忌生搬硬套等等,都是委里的人,唐逸也不想经常老调重弹。

    倒是新任试点办常务副主任魏友红讲了有多半个小时,看得出他精心准备过了,一些观点很精辟,经过了深思熟虑。例如谈到试点的医疗和养老保障制度,他认为还是要与商业医疗养老保险结合,要尽力避免给当地政府财政带来太大地压力,改革初始,不能妄想一步到位,不然只会使改革夭折。

    主席台上鲜花锦簇,台下是|排黑压压的干部,唐逸听着魏友红抑扬顿挫的声音,不时微微点头。

    会议室门前田了探头,唐逸见他看向自己,就知道有事,站起身,慢慢走下了主席台。

    站在门口地工作人员忙唐逸推开门,空阔的走廊里,田野拿着部手机,见唐逸出来忙迎过来,“主任,监察部张部长的电话。”微微有些气喘,显然是跑过来的。

    唐逸点点头,过了手机,笑道:“张部长,不好意思,开会呢。”

    张部长就是唐逸在监察部时地领导监察部副部长张素萍,现在早已经是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

    “没事,我也是刚刚打去。”张素萍在电话里笑了笑,或许是因为长期工作在纪检战线,加之女领导压茬不容易,她为人一向严肃,很少人能看到她露出笑容,不过唐逸显然是个例外,在监察部共事期间,张素萍由开始的抗拒到慢慢欣赏这位红色子弟,两人虽然没有生过争执,但也算一种“不打不相识”吧。

    “唐逸啊,是这样的,文化部最出了个案子,涉及了一名叫做王仁邦的干部,这人你认识吧?”

    唐逸微微一愕,王仁邦,是文化部的司,陈方圆那款游戏的审核就是通过地他,自己打电话和李副部长通的气,但王仁邦是经手人,是以自己倒是和陈方圆还有他一起吃过次饭,记得这个人猴瘦猴瘦地,人也特别圆滑,自己对他观感不大好,但印象很深刻。

    “认识。”唐逸笑着道,“吃过一次饭。”

    “哦,他吧,有个笔记本,里面有你的名字,你也知道,要循例和你了解下情况,你下午有时间吧?”

    唐逸:“有。”

    张素萍就道:“那好,我下午叫人过去。”顿了下张素萍笑道:“快过年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吧!”

    唐逸笑道:“这可真不大愉快。”

    张素笑一声,挂了电话。

    虽然张部长没解释什么,唐逸也知道,王仁邦地笔记本肯定是账簿,里面不知道怎么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当然,从监察部地角度是不会认为自己有问题的,只是既然出现了自己的名字,自然要循例走个过场,如果真认为自己牵涉在了里面,反而不会来和自己接触,要么直接将自己的名字从中剔除,要么就上报更高层定夺。

    ……

    下午的时候,监察部的人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一男一女,头花的老人是第三纪检监察室冯主任,第三监察室负责教科文机构的纪检工作。另外一名美貌,穿着深蓝制服,英姿飒爽,冯主任介绍是第三监察室正处级纪律检察员监察员,姓周。

    唐逸微笑请两人在沙上坐,田野倒了茶就退了出去。

    “唐主任,对王仁邦这个人你了解吗?”冯主任笑眯眯的,逸在监察部的时候两人虽然没打过交道,但部里遇到也会互相点头示意。

    唐逸笑道:“没什么了解,一起吃过次饭,朋友介绍认识地。”

    冯主任点点头,说:“那就算了,本来还以为能从侧面多了解一下这个人。”

    唐逸说道:“看来我是帮不到你们喽。”

    冯主任就笑呵呵同唐逸聊起以前在监察部唐逸参与的几件大案子,尤其是那宗“国际间谍案”,冯主任笑着道:“现在提起来,大家还津津乐道呢。”

    唐逸摆摆手,“邀天之功,都是运气而已。”

    在一旁记录的美小周放下了手里地笔记本,抬头问道:“唐主任,既然您不了解他,为什么在他的笔记本上有您的名字?他那个笔记本,据我们调查,上面地名字都是和他有金钱交易的。”

    唐逸微微一怔,这小丫头话风犀利,而且感觉的到,她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冯主任笑着侧头道:“小周,你这工作可有点马虎,普遍性和特殊性要注意区分。”

    周咬了咬嘴唇,就不再说话。

    唐逸也笑道:“我还真不知道我地名字怎么会上了他的笔记本,这个,冯主任,等有了结论一定要通知我一声。

    ”

    冯主任笑道:“一定一定。”

    闲聊了十几分钟,冯主任起身告辞,唐逸微笑送他俩出了办公室,看冯主任对小周好似有些忌惮,说话都客客气气的,倒是令唐逸有些好奇这个小周是什么人。

    回到办公室,唐逸自然马上拨了陈方圆的电话,百叶窗外,夕阳西下,淡淡地余晖落在唐逸的办公桌上,映的桌面有些刺目,唐逸站起身,“唰”一声拉下了百叶窗,话筒里陈方圆嘶哑的声音传来,“唐主任?是唐主任吧?”

    唐逸恩了一声,单刀直入,“陈叔,文化部那个王司长,咱们一起吃过饭的,你还记得吧?”

    “记得怎么了?”陈方圆不解的问。

    唐逸倒也不和他打哑谜,“他出了点事,你和他没沾上吧?”

    陈方圆愣了下,随即道:“沾上说不上,不过,你也知道,人家辛苦一场,该意思地还是要意思一下。”

    唐逸心里就是一安,“那就好,等调查组联系你,主动把问题讲清。”陈方圆涉及的数额不会太大,而且

    谋取不正当利益,不过是游戏审批正常手续走一下人问题只要在追诉前交代,一般不会被处罚。

    人情?就算有自己地面子陈方圆一样要去打点一番,不然就好像人家白辛苦,他“不懂事”。唐逸也叹口气,共和国数千年历史,历来就讲究“礼尚往来”,一些潜规则历经历史沉淀,不仅仅是权力监督那么简单,扭转人们的观念,建立真正公平公正地社会,实在是任重道远。

    ……

    华丽的吊灯出柔和地光芒,明月轩菊花厅内富丽堂皇。

    桌上菜肴丰盛,均是大酒店中餐部王老师傅精心烹饪,色香味俱全。

    唐逸正在宴请来自黄海的干部,出身黄海的黄琳也在座,她穿着橘黄色西装,典雅秀丽,正笑孜孜听唐逸讲话,眼波流转,透着别样妩媚。

    “对朝核会谈有心吧?”唐逸微笑问黄琳,黄琳是朝核六方会谈的中方代表团副团长,眼看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六方会谈却进入了谈判的关键期。

    军情部门已经将唐逸拿的相关材料和中方代表团大略通了气,,唐逸也希望黄琳能好好做一出戏。

    听唐逸问起,琳点头笑而不语。

    唐逸就笑:“嘴巴越来越严了,恩,俄的地大致差不多了吧?”听齐洁讲了,和俄罗斯地方政府的谈判大致已经有了眉目,过了春节,就能拿到大片广阔的土地。

    黄琳轻笑道:“无可奉。”她知道唐逸比自己还清楚呢。

    唐逸说道:“有点外交言的样子了!”

    那边冯日伦也跟着笑起来。

    孙有望即将调任江南省省委常委组;部部长,他属意的黄海市长人选是冯日伦,有于方舟,鲁东省委通过的问题不大,而现在黄海各项社会指标展地不错,中央自然也希望新班子稳定,唐逸又和包衡包部长沟通过,可以说冯日伦成为黄海的新市长基本已成定局。

    唐逸知道这样的人事变动会使得周文凯很失落,但冯日伦精明强干,自己一直对他印象颇佳,加之孙有望推荐,冯日伦上来是顺理成章,何况冯日伦刚刚四十四五,正符合自己培养地梯队干部年龄层,周文凯比冯日伦大了十来岁,从唐逸的角度看,年龄反而成了他的障碍,唐逸也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地感受,当然,作为唐逸事业刚刚起步就跟随的干部之一,唐逸琢磨着在他退下去前尽量还是要解决下副部待遇问题。不过这不需要自己操心,想来于方舟也会考虑到。

    看了眼冯日伦,唐逸微笑道:“日伦啊,以来北京多带点你们福平的玟瑰香,我家里有人爱吃。”福平地玟瑰香葡萄小而鲜甜,在中部省区大有名气。

    冯日伦忙笑着点头,问:“是书爱人喜欢吃吧?那我下次来多带两箱。”

    唐逸摇摇头,笑而不语。小妹又怎么会馋嘴?唐逸是给兰姐要的,兰姐最喜欢吃葡萄,尤其喜欢福平玫瑰香,想到兰姐懒洋洋躺在沙上吃葡萄的娇俏样,唐逸就一阵好笑。

    唐逸不说,冯日伦就不再问。

    坐在冯日伦旁边地是一位斯斯文文的年青人,范各庄农经区管委会主任张强军,试点办成立,唐逸就将他调来了改委,担任农经司农改处处长,这个笔杆子,还是在机关里完善理论做指导工作为好,真正冲锋陷阵的一线工作正是他的短项,强求不得。

    农经区管委会的工作,唐逸倒是希望能由韩冬梅副主任主持,但短短两年时间,韩冬梅由副科到副处,已经是火箭般的提升速度了,再提为正处未免不妥,她地年纪也太小了些,现在管委会的工作,好像是黄海农办下去地干部负责,唐逸还是很信任孙有望的眼光地,倒也没有多问。

    “强军,在基层呆了段时间,收获不小吧?”唐逸笑着问张强军。

    张强军心里苦笑不已,他可算被那个地痞搅得焦头烂额,虽然地痞最后被派出所行政拘留,听说还挨了打,出来后也不敢再撒泼了,但乡下流言却是越传越邪乎,听说把他和人家老婆的事传地活灵活现的,多少人都说自己亲眼见过,每次下乡,张强军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那段日子实在难熬,更可气的是不知道怎么消息就传到了爱人耳朵里,虽然爱人顾全大局没有吵闹,但被冷眼相对的滋味实在难受。接到唐逸电话征求他来京的意见时,张强军竟然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恩,算是有点收获吧。”张强军硬着头皮道。

    黄琳咯咯笑起来,说:“强军,你呀,太老实。”

    在官员的,“老实”无疑是种贬义词,就算是上级对下级,轻易也不好用这个词,但黄海干部嘻嘻哈哈聊天,尤其是从黄琳嘴里说出来,倒是无形中好像使得大家关系更加亲近了几分,有人善意的笑,唐逸也拍了拍张强军的肩膀,张强军心里暖暖的,丝毫没觉得被唐书记或黄助理看轻。

    坐在最角落的是一名中年男人,西装革履,国字脸,留短,看起来很是干练,他是福平市市长乔宝林,是原福平市市长苏超群退居二线后上来的,和冯日伦工作上配合的极好,他和唐逸没接触过几次,现在难免就有些拘谨,一直没有说话。

    唐逸不用问也知道冯日伦是希望乔担任福平市市委书记,带他来自是在自己面前留个好印象,不过在黄海时唐逸就有耳闻这个乔宝林作风上有问题,这样的传闻能传到自己耳朵里,那最起码说明乔宝林某些工作还是不到家。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