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二章 收购和调职

第四十二章 收购和调职2017-11-8 23:49:47Ctrl+D 收藏本站

    逸又看了眼兰姐,放下了手上的报纸,“喂,你现在择。”

    兰姐俏脸马上苍白,以为黑面神想赶她走呢,正不知如何是好,唐逸已经接着道:“恩,南边长江上有一艘豪华游轮,造价一亿多元,是国内内河最豪华的游轮,正申请航线呢,预计暑期前能正式营业。还有就是辽东的春城,五星饭店,收购的七七八八了,饭店不大,价值三四亿元,不过各种负债就两亿多,怎么样,你要哪个?”

    兰姐呆住,赶紧结结巴巴表忠心,“我,我不要,我,我不是为了钱……”

    唐逸哑然失笑,“不是钱不钱的。”

    兰姐低着头,小声道:“唐,唐书记,我真不要,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

    唐逸皱起了眉头,“叫你选就选,快点,我还有事呢!”

    兰姐见黑面神沉了脸,再不敢多说,说,“那,那,酒,酒店吧……”

    唐逸微微点头,纽约酒店集团在大陆扩张很迅猛,已经在十几座城市开设了分店,当然,春城本来是不在集团目光之内的,但近年共和国中央政府开始将目光投注在东北,唐逸的目光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辽东,在唐逸提议下,集团开始并购春城一家五星级酒店,当然,春城的并购项目是很小的,总价值不过一两亿人民币,而南京交州北京等城市的纽约大酒店造价都是以亿美元计。

    唐逸现在正要露丝办理将纽约酒店联盟的股份转给陈珂,没和陈珂讲,准备事后再告诉她,至于春城这家酒店,正好趁机转到兰姐名下。

    唐逸琢磨了一下,笑道:“这家酒店,就叫夏兰大酒店。”

    兰姐见黑面神脸色甚和。心下稍安。心里更有些迷糊。不敢相信。自己这就成亿万富翁了?怎么都觉得不真实。

    唐逸又道:“酒店资产负债率虽然高了点。百分之六十多。将近百分之七十。不过你放心。经营这家酒店地团队都是精英人才。风险不会太大。估计你破产地几率很小。”见兰姐迷迷糊糊地点头。唐逸暗笑。知道说了她也不懂。

    “好了。去忙你地吧!”唐逸挥挥手。

    “唐。唐书记。我。我以后都听你地话……”兰姐心里是很忐忑地。实在不知道黑面神给自己一家酒店是什么意思。结结巴巴地继续表忠心。

    唐逸就笑。“行了。去吧。我知道了。”

    见黑面神和颜悦色。好像真没有赶自己走地意思。兰姐这才心安。迈着性感诱惑地猫步出了客厅。猛地清醒过来。亿万富翁?姑奶奶是亿万富翁了?天是那么地蓝。梧桐嫩绿。甚至令兰姐提心吊胆地鹦鹉都变得可爱起来。兰姐哼着小曲走向自己地房间。早忘了昨晚所遭受地“摧残”。

    ……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鲜花吐蕊,翠竹欲滴。

    唐逸翻看着文件,脑子里却是琢磨辽东的问题,昨天张震打来电话,对林国柱牵涉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汇报,自是想听听唐逸是什么意思,唐逸感觉的到,张震是想拿下林国柱,唐逸没有表态,毕竟对事情不是很了解,可能林国柱问题很严重,但也有可能林国柱牵涉进了安东的政治较量为张震不喜。

    想着想着唐逸就轻轻叹口气,还是由张震自己处理吧,下面的事,自己不要过多的插手。

    “哒哒”办公室地门被人轻轻敲响,田野推开门,龙公子满面微笑的走了进来,唐逸看看墙上的石英钟,笑着站起身,“红军,你的时间观念很强嘛!”

    龙公子笑道:“来见唐主任,敢不守时吗?”

    两人说笑间在沙发上坐下,田野倒了茶就退了出去。

    “唐主任,晚上有没有时间?”龙公子笑眯眯地问。

    唐逸知道他的来意,北京一家民企正酝酿收购日本某轿车品牌,在这个问题上,发改委和商业部地意见发生了分歧,商务部认为在当前经济情况下,国内企业有国际化视野,做出经营判断属于正常和理性的行为,对收购倾向于支持。而发改委则主要考虑收购资金来源和环保风险等因素,对北京这家民企未来发展规划的模糊也表示了担心。

    龙公子自然是与这家叫做“三昆机械”的企业关系比较密切,是以才来做说客。

    其实委里主要反对的声音就是刚刚走马上任的庞立文副主任,原北京市副市长。

    当然,庞主任是在听取了相关司局干部专家评估后提出反对地,这位刚刚进入发改委的京城帮重要干将,旗帜鲜明地反对三昆机械并购案,很难不令人产生联想,是不是京城高层对三昆机械一直就存在不满呢?

    而唐逸,无疑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京城帮的声音地,加之本身就是发改委重量级副主任,龙公子接到三昆那边的电话,第一个想到地人就是唐逸。

    其实唐逸知道,庞主任的意见和二叔以及京城圈子没有任何关系,他主要还是听取了委里专家的评估后对这次收购行为产生了惑。

    当然,三昆机械大老板,那位名声赫赫的民营企业家好似因为某些事得罪过现在京城圈子里的某位重要干部,这也是他以为发改委的意见是刻意针对三昆机械的原因吧。

    “晚上啊。”唐逸还没说话,手机就震动起来,抱歉的对龙公子笑笑,唐逸接通了电话。

    “唐主任,我程建军啊!”男声有些苍老和低沉,是延庆市市委书记程建军。

    唐逸笑道:“程书记,在北京呢?”

    “恩恩,有点事想跟您沟通下,今晚有没有时间?”

    唐逸就看了眼龙公子,对于龙公子及其圈子,唐逸是不想接触太多的,略一沉吟,笑道:“今晚,好,那就今晚。”

    “八仙居吧!”程建军松了口气,愉快的笑道:“现在是我们延庆市的驻京办喽!”

    在京城方面响应国务院文件精神开始对各地驻京办进行整顿后,很多县级驻京办迫于压力不得不撤销并入了市一级的驻京办,而延庆市发下文件,各县驻京办全部并入市驻京办,程建军也趁机提拔了乔芙蓉为延庆市驻京办副主任,年纪轻轻的却机缘巧合从正科迈入副处,又令人无话好讲。程建军地儿子是京城卫戍区某部的中尉参谋,按以前说法将军衔和行政级别挂钩的话,反而

    人的副县团级。

    挂了电话,龙公子就微笑道:“唐主任,那咱们明晚?”

    唐逸微微点头,龙公子笑道:“明天我和田秘书联系,您可一定得把时间留出来。”

    唐逸又和龙公子说了几句闲话,龙公子告辞而去,唐逸翻了会文件,就拨了孙正平的电话。

    “唐逸?有事吧?”孙主任很快接起了电话。

    唐逸开门见山,“恩,关于三昆机械的收购案,正平主任,你怎么看?”

    孙主任笑呵呵的道:“庞主任地意见还是很中肯的,当然,我还要听听专家们的意见,怎么,你有不同看法?”

    虽然他的语调很轻松,唐逸却知道,孙主任这个人是很不好琢磨的,庞主任刚刚进入发改委,就挑起了这么敏感的问题,尤其是和商业部意见相左,孙主任现在肯定在汇总各方面的意见,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他会怎么表态。

    唐逸是希望庞主任的意见获得委里的支持的,不仅仅是因为庞主任和自己走得近,又是在委里重大事件上地第一次表态,很大程度影响着他在委里的影响力,最主要还是因为唐逸对他的意见很认可,这个收购案,前景实在不容乐观,而三昆机械是需要国家大量贷款的,更借这个并购案开始在股市圈钱,如果三昆最后倒下去,损失地是国家和那些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企业负责人最后跑去国外逍遥快活,这样地例子可并不少见。

    见孙主任反过来探自己口风,唐逸就笑道:“我仔细研究了这次并购案,也听取了许多专家的意见,原则上我支持庞主任的意见。”

    唐逸可以说是旗帜鲜明的表态了,孙主任笑了两声,说:“看来我们意见很一致嘛,不过啊,还是要再听听不同的声音,兼听则明嘛。”

    唐逸笑着说是,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一下,又开始拨庞立文副主任的电话。

    ……

    华灯初上,夜灯下地四合院清幽雅致,不再对外营业后,四合院仿佛也少了几分俗气,多了几分轻灵。

    八仙居东厢,唐逸笑呵呵的同程建军杨顺军聊天,胡小秋不声不语地坐在唐逸身边,最近唐逸不得不遵从中央警卫局的安排,又配备了一名新地警卫员,和胡小秋轮班二十四小时保护唐逸,当然,在唐逸要求下,警卫员没有住进唐逸的四合院,每晚送唐逸回到家算是完成了任务。

    聊起华亭县地试点,杨顺军也是很有分寸,大多交由程书记来讲,他偶尔补充几句,起个画龙点睛的作用。

    谈起大棚香瓜,程建军很兴奋的介绍说,华亭县和京城的香瓜批发市场签订了长期供应合同,不但销路没问题,价格也订的很高,程建军愉快的笑着,“还是集体化统一管理好啊,搁以前单户蒙大棚,果商们不但压价压的厉害,也会和咱们签订几年的购销合同不是?”

    唐逸微笑点头。

    程建军又道:“收入有了,还要看分配,这一点是个难题啊,怎么令社员觉得公平合理,这很关键。”他习惯称呼集体化农庄的村民为社员,令杨顺军有些无奈,但在唐逸面前,自不好进行纠正。

    唐逸却是不会在意这些小节,笑着点点头,“这就要你们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喽。”

    程建军就笑道:“我有个想法,上个月去黄海考察农经区,我觉得农经区的先进经验很值得我们学习,但这个东西吧,实践很重要,就怕下面的同志学学的学歪了,变成歪嘴和尚念经。”

    杨顺军脸色就有些不自然,程建军转头笑道:“顺军,我的想法呢是给你找个帮手,这个帮手你不要,我就放延山去。”

    杨顺军笑道:“有帮手那敢情好,我求之不得呢。

    ”

    唐逸不说话,只是静静品茶,对程建军和杨顺军的关系唐逸摸不透,更不知道程建军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就不好插话。

    程建军很快揭开了底牌,笑着对唐逸道:“是这样,想请黄海地同志们帮帮忙,来延庆指导工作,就算干部交流吧,实际上是我们想引进优秀的干部,黄海经合区的韩冬梅副主任,这个女同志了不得啊,我一路听的她的讲解,很有感触,很有感触啊!”

    唐逸就笑了,“恩,我和她打过几次交道,是个好苗子。”

    程建军笑道:“是吧,我有个想法,能不能请黄海的同志割爱让贤,毕竟我们这边试点刚刚起步,是很需要冬梅主任这样有实践经验的干部来引导,同时也给我们试点地班子注入新鲜活力。冬梅主任现在是副处级是吧?安排她在华亭任常务副县长,解决下处级待遇也是可以的嘛!”

    唐逸笑笑,正处级待遇?韩冬梅好像太年轻了,才二十六七吧?唐逸自不知道,韩冬梅的实际年龄比户口本上的还要小个两三岁。

    程建军笑道:“唐主任,我们是真的求贤若渴啊,这件事还请您帮帮忙,和黄海的同志沟通一下,冬梅同志如果有什么个人要求,我们也会尽量满足。”

    程建军说的很诚恳,唐逸笑笑,这也是韩冬梅的一次机会,是好事,就点点头,“那我和日伦谈谈,不过程书记,能不能请来人才,还是需要你和日伦进一步沟通,我就起个牵线的作用,可不敢打什么包票。”

    程建军忙笑道:“知道,知道,唐主任,您可是帮了我们延庆千千万万农民一个大忙,来,我敬您一杯。”说着话拿起了小酒盅和唐逸轻轻碰杯,时过境迁,面对昔日的老部下,程建军肉麻地恭维话却是说的极为自然。

    说说笑笑间,珠帘一挑,穿着深红套裙,端庄而性感的乔芙蓉拿了条烟进来,对程建军道:“爸,小山来了,这是你要的烟。”

    程建军笑着接过,却是递给了唐逸,说:“唐主任,您回去试试这个,味道不错,延山和朝鲜合资地卷烟厂,用的朝鲜烟叶。别说,那边卷烟质量不咋地,烟叶倒是极好。”

    香烟橘黄色包装,牌子是“鸭绿江”,唐逸点点头,笑道:“价格不低吧?”

    程建军道:“金装鸭绿江,一百多块钱。”说着话就回头对乔芙蓉道:“叫小山进来,敬唐叔叔一杯酒。”程建军自然知道唐逸地爱人是宁副主席独女,儿子程小山在京城军区,托人弄脸的到现在还是个中尉参谋,儿子又不喜

    家窝着,对他的事程建军一直很闹心,但又鞭长莫逸对儿子观感不错,只要轻轻打声招呼,想来儿子就能平步青云。

    乔芙蓉听说又要给“唐叔叔”敬酒,心里一阵厌恶,这个年轻的“唐叔叔”老气横秋的,实在惹厌,但公公放了话,不得不答应一声,出去叫自己的爱人。

    程小山浓眉大眼,和程建军年轻时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地,和乔芙蓉走进来,见到父亲所说的“唐叔叔”眉清目秀,好像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实在有些尴尬,捏着鼻子叫了声唐叔叔,和乔芙蓉一起敬唐逸酒,程建军见儿子神情,就一肚子火,在外面历练这么些年,还是没半点长进,我叫你叫“叔叔”地人,那还能错得了?

    唐逸微笑和小两口碰了碰杯,心里叹口气,每次来八仙居听到乔芙蓉叫自己“叔叔”,就感觉自己老了几岁,现在又被一个和胡小秋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叫叔叔,自己是真地老喽!

    喝了口酒,唐逸笑着要小俩口坐,程建军巴不得呢,假意推辞了几次,这才要儿子和儿媳坐下,更对儿子使了个眼色。

    唐逸看了眼程小山,笑道:“小山,你和小秋年纪差不多,又都是部队上出来的人,你们聊你们地,别理我们。

    ”

    听唐逸老气横秋,乔芙蓉更是偷撇撇嘴,不就有个好家世吗?

    胡小秋听到程小山说他是卫戍区的参谋,倒是来了兴趣,好奇的问:“哪个团的,还是司令部?军部?”

    程小山犹豫了一下,虽然不是什么机密,但也不知道跟不跟他说好。

    胡小秋随即笑道:“1308团地话,我哥在那儿,胡小春,你认识不?”

    程小山愣了一下,说:“胡团长?”他正是1308团的作战参谋。

    胡小秋点点头,“我二哥,去年提的团长吧?”胡小秋跟了唐逸,警衔直线上升,现在已经提为了少校,回部队的话,是正营副团职。

    程小山惊奇的道:“那,那你也是济南军区胡司令员的……”

    胡小秋笑道:“是啊,唉,小山啊,咱们都是小字辈。”

    程建军愣了一下,他一直没大在意唐逸身边的警卫员,却不想这看起来不大起眼地小伙子家世也这么显赫,看了唐逸一眼,程建军心里着实捏了把汗,幸亏当年和唐逸的那点不愉快很快就随着调职烟消云散,如果自己一直留在延山和唐逸斗下去,可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想来不可能走到现在的位置。

    …………………………………………………………………………………………………………………………

    本来不想说的,但还是说几句吧,昨天那一章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咱们的副版们终于挥起了血淋淋的屠刀,删帖禁言,我也亲手删了几个,禁了几个,哈哈,好像又回到了唐逸第一次和兰姐第一次和小璐等等发生关系的时间,其实吧,我这个人人品不怎么好,当初我管理书评的时候,是很法西斯的,看到不爽地就删帖,汗!现在我基本不管理书评了,副版们就很宽松,基本上是不删帖子的,但敏感的一章,为了防止马甲闹事,是肯定要严格管理的,而且例如“恶心”“江郎才尽”“换作者写了”之类地词汇我也看不出是善意的批评。

    我想喜欢兰姐地人很多吧,但喜欢唐逸和兰姐发生关系和厌恶他俩发生关系的应该比例差不多,喜欢他俩发生关系的可能会稍微占优,但没有昨天那章,喜欢的书友也不会跳出来喊,“参军你丫的不让唐逸和兰姐怎么怎么的就是败笔,就是江郎才尽!”而是会继续期待,继续看下去,而昨天那章,却是会郁闷很多厌恶他俩发生关系地书友,所以说,如果说是为了照顾书友情绪,我是不会写昨天那一章的。

    有人将几个月前影射“推倒涨月票”地帖子又顶了出来,我真是哭笑不得了,这个话题我一直想说说,但又觉得没必要说,今天就说说吧,我可以拍心窝子说一句,每次的所谓“推倒”我没有一次是为了要月票硬排地,一些人说什么月初和月末推这个推那个,可以自己去看看,基本上推倒的情节都是月中,只有四月份和小妹地洞房好像正好是月底,可是人家结婚了,难道要把洞房时间硬拖到月中?

    而且《官道》已经三百万字了,稍微擦边的描写有多少?不会超过七八万字吧?除了每次的第一次我详细描写,这方面我基本是不写的,喜欢写女人和种马是两回事,但我现在还要说,我是后宫流,说我是种马我也认!这话不是第一次说了!我不会为了所谓的“神书”就不照自己喜欢的风格来写。

    而且书写到现在,追看《官道》的没有一个人是为了平均一月还不到一次的所谓“推倒”吧?当然,偶尔翻几章然后跑来挑错的马甲除外。

    九月十月份,基本上没有擦边球描写,但月票成绩很好,十月份,可以说一个字的擦边球也没有,月票是第五,所以那些说我为了月票“推倒”的可以休矣了!

    那为什么我要冒着犯众怒的危险写了昨天那章呢?没什么原因,因为火候到了,随着时间和情节的发展,唐逸和兰姐的关系到了发生变化的时候,和后面的情节也有关,当然,这个变化不会变成“郎情妾意”,两人性格也不可能。这书时间跨度很长,人与人的关系总是会发生这样那样的变化。

    书的大框架就这样,我不会为了保险起见改变我原来的构思,我只想写我想写的东西。对于愤怒到来指责我“江郎才尽”“换作者写了”这类很伤人的话的读者,我也不会客气,因为看到这类话除了伤心还有郁闷,我是个普通人,郁闷了,就会删帖禁言,汗!

    最后谢谢虽然被郁闷到但没有跑到评论区骂我的朋友,还请大家继续忍受唐逸偶尔的恶趣味,无耻的说声谢谢!

    后面这些话是我修改后加上来的,没占用字数。

    另外推荐几本书吧,二蛇的《殷》,名字实在没吸引力,内容是极好的。

    月关的《步步生莲》,月关和更俗是我最喜欢的巨人,月关新书,口水啊!

    兰帝魅晨的《情与血》,都市类的,想当初兰帝的《寂寞高手》看得我那叫一个热血沸腾,都市新书,很令人期待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