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三章 你的人

第四十三章 你的人2017-11-8 23:49:49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三章你的人

    到家。看到兰姐花枝招展的唐逸就有些闹心。因为那。好像自己看兰姐的时候偶尔会冒出些不良念头。小妹不在身边的日子实在难熬。

    唐逸越是看兰姐不顺眼。兰姐还偏偏凑了上来。香喷喷的。淡紫针织长裙下的小身条凹凸有致。雪白的小袜子。漂亮的兰花拖鞋。居家少妇的风情极为诱人。

    “唐书记。小芸的父母想见见您。不过我推了。说您忙。他们也都理解。千恩万谢的。”兰姐一脸甜笑。

    唐逸瞪了她一眼。“又废话。”

    姐甜甜一笑。就扭着小腰肢婀娜多姿的去了餐。唐逸莫可奈何。

    。

    和龙公子的见再一次被推迟。第二天下午。唐逸接到了林国柱的电话。曾经是自己最亲密的秘书。现在仕途上遇到难题。一道可能迈不过去的坎。唐逸很想听听他的说法。于是要田野再一次推掉了和龙公子的会面安排。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食堂草草进了餐。就在另一名警卫员小裴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饭店。

    唐逸没有林国柱吃饭是有考虑的。是给了林国柱一个信号。自己虽然见他。但对他的某些作法是很不满意的。甚或可以说在开始疏远他。

    林国柱这种一直在基层打滚的干自然马上能意识到唐逸可能对他失去了信任。在豪华套房宽大的客厅里。林国柱满面羞惭的和唐逸握手。看着唐逸脸上的微笑。林国柱心就沉到了谷底。

    华丽辉煌的水晶吊。时尚大气白色欧式木拱手沙。乳白色的的毯。套房客厅色调豪华明快现在林国柱却有些后悔。不该住进这么豪华的房间的。焦虑之下却是忘了唐逸其实对这些小节倒不怎么在意。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燕也在。着淡黄色套裙。肉色丝袜。英姿飒爽的女警官变成了优雅的小女人。

    白燕帮唐逸和国泡了茶。就坐在侧座沙上。小心打量唐逸的脸色这段日子。爱人不好睡不好的白燕知道他遇到了一个极大的难题。或许只有唐逸才帮他度过这个难关。

    自从婚后。白燕第一次见到爱人这么焦躁甚至失眠。偷偷从侧面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市有消息对爱人很不利。甚至有人说上面打了招呼。要拿林国柱做典型。为在进行试点改革时。爱人曾经采取强硬手段将数十名准备去市里上访的群众扣在了县局达三天之久。又通过做各镇的工作让人把这些人领了回去。听说有的镇工作方式方法很粗暴甚至对上访村民的亲,施压。例如有访村民的亲人被威胁从镇上的工厂开除等等手段。将情压了下来而现在市里开始对这些情况展开了调查。

    对林国柱的作法白燕自然是不认同的。但林国柱有林国柱的考虑。白燕知道农庄试点是唐逸的心血。林国柱是卯着劲儿要干出一点名堂来的。试点盯着的人很多。林国柱方法是偏激了一些但一切都是为了稳定不过爱人自己也承。没能看清上面的形势没想到一哄而起质疑试点的声音会很快被压下来。早知道自己就不用这么大力气的去捂盖子了。可以说是好心办了坏事。授人以柄。

    林国柱心底深处的法自然没对白燕说。当初几个试点纷纷出现问题。只有宽城不出现问。自然会受到唐书记的关注。捂盖子的手段就算唐不认同。但对自己的能力还是会认可的。也肯和张震打招呼保自己。确保盖子不被开。但没想到上层角力风云莫测。质疑之声很快就随着《人民时报》的文章。被各试点派出什么“黄海考察团”。搞“监事会”透明度宣传等等声浪压了下去。省里的人事变动更说明小凤省长并不是处于明显劣势。到现在。自己可以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给了张震向自己难的机会。

    林国柱和张震的关系是很微妙的。当初齐茂林坐镇安东时。林国柱和张震等关系是极好的。但随着齐茂林离开安东。在张震和毛海山角逐市委书记期间。林国柱错误的判断了形势。站在了毛海山一边。本来这也没什么。林国柱错错在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了。大张旗鼓的帮毛海山造势。去省里走动。因为他曾经是唐逸的秘书。省里结识的关系还是很有些能量的。但到最后不但张震完胜。毛海山甚至都没能登上安东市市长的宝座。虽然面也考虑了。对毛海山作出安排。调任云冈市任市长。但对于林国柱来说。则是满盘皆输了。

    “唐主任。我在试点的工作方向上出了问题。我向您检讨。”林国柱脸色涨红。第一句就是做检查。

    唐逸笑着摆摆手。“国柱。我不是来听这个的。工作上的问题。你跟张震讲。”

    林国柱心里又是一。甚至有些|望。

    唐逸又笑着说:“雷浩在安东任副市长了是吧。我在县上的时候和他事。怎么样?他在安东还适应吧?”

    林国柱强笑道:“挺。挺好的。雷市长现在分管农业。”心里更是空落落的。联想到前几天雷市长对宽城农业工作的一些批评意见。莫非。唐书记也同`招呼了?

    唐逸和颜悦色和林国柱聊着天。林国柱却是身子冰凉。好一会儿后才想起来。说:“我书房有。有一试点的建议书。。您看看?”

    唐逸摆摆手。说:“张震看吧。”

    林国柱彻底绝望。起茶杯。默默的喝着茶。突然脚被人踩了一下。回过神。却见白燕一个劲儿对自己使眼色。好自己去书房。林国柱一呆。白燕今天一定要和自己一起见唐逸。林国就有些疑惑。在安东的时候吧。他隐隐就觉的唐逸和白燕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总觉提到唐书记白燕就很不自然。他没有多想。或是不敢多想吧但上次来了北京后。白燕就对唐书记的态度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提到唐逸再不像以前撇嘴或说些风凉话了。记的在北京的时候白燕好像有一晚单独出去了几个小时。

    林国柱是强迫自己不要多想的。但现在看到白燕一个劲儿对自己使眼色。林国柱呆住她。她是要自己一避她来帮己说话?她什么时候能在唐书记面前说话了?

    呆呆站起。林国柱失魂落魄的就进了书房。那一刻。有些万念俱灰。

    唐逸见林国柱招呼也不打就起身进了|微微一怔。林国柱不是没分的人。就算闹情绪也不会表现的这么明显。

    白燕也有些吃惊。她是示意林国柱要再做最后的努力。把他写的对试点的一些实践中的见解拿给唐逸看。虽然白燕不大了解唐逸。但她考虑问题比较简单。不像林国柱把唐逸想的那么深不可测。或许是因为曾经和唐逸有过暧昧的接触她知道。唐逸也是普通人。一些决定会随着看法的不同而改变。尤其是她感觉唐

    很念旧很有人情味的。从十来年后还写了一封信跟释就知道唐逸有时候是很感性的。对于林国柱白燕不相唐逸会轻易放弃他。

    白燕吃惊归吃惊还要帮林国柱圆场。微笑道:“唐主任他是去拿对农庄试点的文章呢。他吧。这几个月每晚都在鼓捣那些东西。费了好大的心血。您就看一看吧。”

    唐逸微微点头。

    看着唐逸不动声色神情。白燕又|心翼翼道:“我知道有些话我不该说。说了也不合规矩。但我还是的说。国柱吧。可能是有些急功近利。他的一些作法我也很不认同。但他。他一直自认是您的人。做事情都是考虑的您的利益。是。他想的很多东西都不对。但他对您。”白燕自己也觉的自己的话越界了。说着说着就不再说下去。拿起秀气的茶杯。偷偷打量了一眼唐逸的脸色。

    唐逸却是哑然失笑。个愣头青女警还是不失本色。仍然是那么冒失。“林国柱是你的人”。唐逸还是第一次听人说的这么直白。但也不可否认。白燕说的有些道理。林国柱走错了路。犯了错。但用以前上层斗争的角度来打比方。不是路线错误。可以给改正的机会。

    看了眼白燕。唐问到:“国柱的。”又停了嘴。他是想问国柱的身体。传闻中林国柱身体有些问题。唐逸认识一些著名医师。本来想介绍给林国柱认识。但家的私生活。实在不好张嘴。

    第一次见,逸吞吞吐吐。白燕倒有好奇。问道:“国柱的什

    唐主任。您想说什么?”

    唐逸摆摆手。笑道:“没什么。算了。”

    白燕轻笑道:“唐|任。您想说什么呀?您可是很豁达的。”

    被白燕追问。唐逸有些尴尬。干

    两声。“说了没什么。不谈这个了好吧?”

    白燕突然就意识到唐逸可能说的话。脸上就是一热。唐逸见白燕脸突然红了。就知道她可能猜到了。两人间的气氛马上变的尴尬起来。

    白燕偷偷瞪了逸一眼。心说这人怎么这样。什么都瞎操心。

    “恩?国柱呢?”这半也不见林国柱出来。唐逸微觉奇怪。

    白燕忙站起身。说:“我去看看。”快步走向书房。心里松口气。却又的好笑。每次和唐逸见面。好像总是很尴尬。他也挺头痛吧?

    白燕进了书房。却林国柱坐在书桌后。双手抓着头。一副很痛苦的表情。甚至自己进来都没有察觉。

    白燕走过去。奇怪的问:“国柱。你干嘛呢?”

    林国柱怔怔抬起头。|上挤出一丝苦笑。“你们谈完了?是不是唐书记答应再给我次机会?”

    白燕奇道:“什么啊?你快点把那文章拿出去啊。唐主任等着看呢。”

    林国柱苦笑点头。“恩。知道了。道了。”无精打采的拿起桌上的那份材料。白燕见他神色怪异。忙道:“你振作点啊。受一点挫折成什么了?国柱你到底么了?刚刚就不知道自己争取。书记说不看你就不拿给他看了?我一直冲你使眼色你也看不到。你是不是病了?”

    林国柱一怔你。刚刚是叫我来拿材料?”

    白燕道:“不然我叫你做什么?来书房猫着。”上次从北京回来后。白燕放下心结。开认真处理和林国柱的感情。如果说以前和林国柱在一起不离婚只是可怜林国柱。觉的自己不能对不起他现在两人的关系却是亲密多了。白燕看不过眼的时候也时常数落他。

    林国柱根本没在意白燕的讥刺却是欣喜若狂。“我。我还以为你。你有话想跟唐书记单独说呢。”突然走上两步抱住白燕娇躯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两有很多年没这么亲密了。

    白燕更是诧异。一向稳重的国柱这是怎么了。对他的亲热更有些不习惯。轻轻推开他。说:“什么啊。我和唐主任有什么话要单独说的。”随即怔住。俏脸一下通红。怒道:“林国柱。你什么意思你。”

    林国柱却是呵呵笑着看着含羞带嗔的娇妻。却是觉的她异常可爱。拿起材料。笑道:“没事。我这就去和唐书记谈。”大步走出书房。看着林国柱背影白燕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好笑的摇摇头。跟出了书房又看了眼唐逸。加好笑。这个家伙知道别人么想他和自的关系。可不知道会不会气的暴跳如雷。好像自己尽给他添麻烦了。

    白燕毕竟年纪大了。做事冲动不改当年。但总算知道从别角度来考虑一些问题了。

    唐逸翻看着林国柱的材料。脸上没什么表情。林国柱更为。

    林国柱的理论水平是很高的。在他的文章里。系统总结了农村展的理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的农业展可以称之为改革型农业观。而这个农业观仍未能彻底摆脱传统农业观和计划型农业观的束缚。其实质上仍是以农业为本为国工业化服务的稳定型农业观。集中表现为在其认识体系内部不能坚持以农民为本。不能置广大农民的展意愿于核心的位。反而在一定程度是传统农业观“以农为本”思想的延续。使农民和农村的展长期依附于传统农业。对农民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权利缺乏应有尊重和有效|障。不能有效满足广大农民以“求富”为目的的新展意愿等等。

    林国柱又将实行集体化农业改革的一些心的体会罗列出来。将集体化农业改革中的医疗养老文化教`等等革新称为是为农民展意愿服务的现代农业观。是“农业为本”“以农民为本”的巨大转变。这个认识的转变是系到国家农业观认识体系内部主次本末的根本性问题等等。

    唐逸心里暗暗点头。林国柱笔上的功夫可没有退步。一些问题讲的很到位。结合这篇文章。再找一些优秀的笔杆子润润色。完全可以作为指导新农村建设的理论性文章。而且这篇文章不是夸夸其谈。结合了实。很有说服力。

    看了林国柱。唐逸就笑了笑。“接下来。你宽城的工作准备怎么搞?”

    林国柱一怔。随即喜若狂。勉强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我。我会吸取教训。真正做到以农民为本。认|解决试点可能现的问题。”

    唐逸微微点头。知道他今天的经历怕是这一辈子都会记的。微笑道:“以农民为本。可不是说说的。”

    林国柱连连点头。又道:“回,后。我会就我的问题向张震书记做深刻的检讨。

    唐逸笑笑。就站起身。拿起了林国柱写的材料拍了拍。“这个。我回去看看。”

    林国柱喜出望外。连连点头。和白燕一直送唐逸到电梯口才回转。进了房客厅。林国柱关上门。长长吐出口气。白燕虽然也替爱人开心。但想起他怀疑自己唐逸

    |”就一阵气愤。瞪了林国柱一眼。“我不去春城孤儿”

    林国柱忙笑呵呵来娇妻。两人温馨无限。

    。

    周日。刘飞来了京,。给唐逸打来电话。唐逸正想和他谈谈呢。自然欣然赴约。

    京城近郊的一处别群绿柳荫。风景如画。

    是陈方圆的私宅。不但刘飞在天网络的总裁陈婉君也在。了一身雪白的薄羊绒裙。上衣的下摆和裙子的下摆上都缀着淡淡的浅蓝色牵牛花。素雅大方。少了几分女强人的味道。了几分柔弱之美。

    看陈方圆对她态,唐逸就知两人关系没什么突破。看来这个女人也是厉害人物在引起陈方圆反感的情况下将陈方圆牵着鼻子走。今天的私人聚会。想来又是陈方圆吹嘘后她找了借口跟来的。

    不过商界强人。想扩展自己的交际圈子也无可厚非能和改委正部级高官私下接触。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唐逸对她倒没什么反感。何况陈婉君表现的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笑吟吟略带风趣的言谈令人感觉很舒服。

    客厅装修的甚为豪华。陈方圆更拿了他珍藏的红酒。据说几万美元拍来的。刘飞当时口气唉。怀念以前的生活啊。”

    刘飞不再像以前咋

    呼呼。想来

    为纪委干部。生活上是很检点了。是以才有现在的感慨。

    唐逸一直都很关注他。知道刘现在修身养性以前的一些生意早就不再参与工作上也能拼。加之老爷子是政协副主席仕途倒也顺畅。早已经是黄海市纪第一纪检室主任。正处级干部。

    听到刘飞感慨逸就笑:“那要不要辞职?我跟刘老说一声。没问题。”

    刘飞怪叫一声。“说。不是你。老头子能盯的我这么紧?见面就要我向你看齐。憋闷死我了这天天的。”说着话就拿起陈方圆刚刚给他倒的一小杯红酒。一口气饮下。陈婉君看的就皱眉头。这人也是。又是正处干部。但怎么这样?

    陈方圆也心疼的道:“喂。你这个喝法要我破产啊?”

    刘飞瞪眼道:“不服啊?信不信我去查你黄海那个烂超市。”

    |婉君更是愕然。却不知道刘飞在唐逸面前难的的放松。不再想那些勾心斗角的事。自然旧态复萌。

    陈方圆知道他脾气。苦笑道:“服。我敢不服吗?”身为唐逸宝贝女的亲外公。陈方圆对刘飞倒不像以前那么惧怕了。

    |婉君却是微笑对唐逸道:“唐|任。你们聊。我去做拿破仑饼。听说喜欢吃这个。我可练习了好几天呢。”

    唐逸没说话呢。刘飞就嘿嘿笑道:“行。我们跟着唐主任。也沾沾光。尝尝大美女的手艺。”

    |婉君更是愕然。她虽然接触不到刘飞这个级别的。但省部级干部家的孩子还是见过的。就没有一个像刘飞这样轻浮的。勉强对刘飞笑笑。又给了唐逸一个亲切甜美的笑容。翩然走向餐厅。

    陈方圆就有些郁闷。辛辛苦苦追了这么久。也没见陈婉君对自己这么好过。但要说自己和唐逸比对女孩子的吸引力?陈方圆就苦笑。这不扯淡吗?

    不过陈方圆知道这位美女总裁的|事风格。知道她对唐逸是不会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的。最多也不过是希望用最短的时间给唐逸留下最好的印象。

    “陈叔。最近生意怎么样?”唐不理咋咋呼呼的刘笑呵呵问起了陈方圆。

    陈方圆就的意的一笑。“那几个摊儿都挺好。”

    刘飞嘿嘿笑道:“老陈。你这笑不什么好笑?有好事吧?是不是和那位?”对着餐厅里努努嘴。

    陈方圆吓了一跳。刚美女总裁还对唐逸很殷勤呢。虽说他俩不可能生什么事情。但陈方圆可是知道男女的那点绮旎心理。如果现在被唐逸误会自己和陈婉君有啥。那估计唐逸的恶心一把。陈婉君的心思算是白费了。忙笑道:“你呀。整天就胡说八道。的。告诉你吧。最近。我交上了一个大老板。三昆机械萧天水。这个人你知道吧。他低价给了我两千万的股份。我现在转手就能赚一千万。不过我不急。再等等。”

    刘飞笑骂道:“那你的小心点。萧天水这个人我听说过。他贼精。能无缘无故给你好处?肯定有他妈什么花招。不过你别怕。他敢动你。我他妈削死他。”

    陈方圆笑着点头。心里撇撇嘴。

    说用的上你。一万个你也不顶我姑爷好使啊。陈方圆心里。是以唐逸的岳父自居的。有时候还挺洋洋意的。

    唐逸却是皱起了眉头。萧天水低价给老陈股份?事情怕是不那么简单。以萧天水龙公子接触的圈子。猜到陈方圆和自有特殊关系并不难。估计萧天水这个层次的人都会以为陈方圆是自己的“小金库”。这一千万。实实在在是想送给自己的吧?

    怪不的自己两次没能和那边见面。些天就没了动静。原来是另有打算呢。龙公子想来也不知道萧天水做的事。不然他肯阻止。龙公子是隐隐知道自己海外老妈是位富豪的。

    唐逸就有些恼火。这个萧天水。这是逼着自己成为他圈子里的一环呢。这些股份。如果老陈真是自己的“|金库”。那就算给他退回去也实在是摘不清了。自己也只能捏子收下。

    唐逸晃动着酒杯。看了眼陈方圆。没有说什么。毕竟一切都是自己的揣测。还是要再看看

    侧过头。唐逸对刘道:“前几天。我和刘老通电话了。”

    刘飞就瞪圆了眼睛。“干嘛。他又想找我麻烦?”

    唐逸笑道:“你呀。老现在不用老眼光看你了。你用老眼光看他。”

    刘飞嘴。说:“那你们说什么了?”

    唐逸道:“刘老是觉的你基层锻炼的差不多了。想调你回中纪委监察部。他还说。准备舍下老脸跟组织张次嘴。趁调你回北京帮你解决下行政级别的问题。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刘老和我商量。征询我的意见。”

    刘飞默然。却是想不到一生好强的父亲老了老了会有为了自己向组织上张嘴提要求的时候。心里突然酸酸的。

    唐逸知道他的感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觉的你也是时候回部委了。基层的东西。太狭。还是回监察部锻炼人啊。”

    刘飞沉默了一会儿。声回北京就回北京。我听他的。但我跟他谈谈。”

    唐逸笑道:“你和刘老是应该坐下谈谈了。刘飞啊。你长大了。”知道刘飞心里难受。故逗了他一句。然刘飞就翻个白眼:“去死吧你。”

    唐逸微笑不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