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四章 太子,红色小将

第四十四章 太子,红色小将2017-11-8 23:49:50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四十四章太子。红色小将

    辆出租车缓缓停在别墅之前。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气。女孩靓丽。正是秦龙和他的女朋友胡莉。

    胡晓莉半个小时前接到了陈婉君总裁的电话。要她送一份文件来。正准备和胡晓莉回出租房浪漫的秦龙自然也跟了来。

    看了看别墅院门的属门牌。胡晓莉嫣然一笑:“是这里。”这里别墅区的别墅密封极一人多高造型雅致的花墙。看不到里面情形。

    胡晓莉回过身。温柔的帮秦龙整理西服和领带。轻笑道:“一会儿见到陈总。可别跟她顶了!”

    秦龙笑道:“像个|老太婆似的。我知道!”

    胡晓莉就娇嗔掐了秦龙一把。恨声道:“你是老公公!”

    秦龙哈哈一笑。胡晓莉又道:“有。你别理那个李祥。先忍点。知道吗?他这人。可爱打小报告了。陈总又信他。你别理他。”

    秦龙脸色有些不豫。胡晓莉轻轻叹口气。“我知道。李祥家境好。认识的朋友也都有本事。你。你经常跟他在一起会。心里会不舒服。他又爱摆谱。秦龙。段日子很难受吧?”

    秦龙最突然变的听话起来。李祥叫他做什么也不耍性格了。而是乖乖的任李祥这个上司布。李祥欣喜若狂。就时常带着秦龙出去。借以向胡晓莉暗示。你男友不是傲气吗?不还是的乖乖做我的跟班?同时也不时借自己结识的子打击秦龙的自尊心。

    秦龙听胡晓莉的语气。却是担'自己自卑。笑了笑。“没事。”

    胡晓莉突然就嘟起嘴。“什没事呀。看着你天天跟他跑我难受死了。秦龙。咱俩都辞职吧。去别的公司!”

    秦龙心里一暖柔声道:“放'吧。真没事。先你的事。陈等急了吧?”

    胡晓莉啊的一声。忙转身按了门铃。

    很快。漂亮的白色木门被人从里面拉开。是穿着朴素地小阿姨。胡晓莉微笑道:“大姐我们是夏天网络的员工。来给陈总送文件的。”眼睛向院里看去别墅占地极广。绿油油的草|碧蓝的泳池。泳池旁有白色玲珑圆桌几个人坐在圆桌旁正在品红酒说笑。

    接着胡晓莉就是一呆。却见穿着很有女人味儿的陈总正一脸甜笑切了一块薄到了一位年轻人面前。那略带妩媚的笑容又哪里是公司里严厉的令人心女魔头了?女人的直觉。胡晓莉似乎能感觉到陈总在小心翼翼讨好那个年轻人。

    咦?等胡晓莉再看去眼一下瞪滚圆那个淡然自若享受陈总殷勤地年轻人。可不就是秦龙的姐夫?

    胡晓莉惊讶的半晌回过神直陈总仪态优雅站在她面前。胡晓莉才如梦方醒手脚乱将文件递过去。结结巴巴道:“陈陈总您。您要地文件。”

    |婉君又恢复了在`司的冷冽。接过文件点点头。“恩。你们回去吧。”

    胡晓莉却是又从门看了泳池旁地唐逸几眼。确信没认错人。终于忍不住指着唐逸说:“他。他……”

    秦龙就拽了胡晓莉-膊一把。

    陈婉君脸色也严峻来。“认识他?”

    胡晓莉下意识点点头。陈婉君就恩了一声对胡晓莉她还是很放心的。但胡晓莉身边这个年轻人。陈婉没什么印象。看了秦龙一眼。陈婉不不嘱咐一句:今天看到的事不要说出去。咱们公司大老板也在。能认识唐主任。对咱们公司地发展很有好处。唐主任随和是随和。不过。你们懂是吧?”

    胡晓莉一肚子问号。时候也只能怔怔点头。等小阿姨关了门。秦龙又拉了胡晓莉一把。胡晓莉才跟着秦龙向小区外走。鹅卵石小路两旁绿柳荫荫。胡晓莉突然就站住脚步。盯着秦龙。好像不认识他似的。秦龙一阵心虚。挠了挠头。“,。姐夫是发改委的副主任。”

    胡晓莉吃惊地张大嘴巴。什么?”虽然看陈总对秦龙的姐夫那么巴结嘴里更恭敬地唐主|唐主任的。琢磨可能是政什么部门地主管。怎么也想不到是发改委的主任。那。那可不是省部级了?秦龙姐夫才多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吧?

    这时候秦龙的手机响了起来。秦龙接电话说了几句。对胡晓莉道:“姐夫找我有事。咱们等一下。”

    胡晓莉点点头。恨|瞪了秦龙一眼。秦龙干笑两声。没敢说话。

    不大工夫。一辆奥迪缓缓驶来。在秦龙和胡晓莉身边停下。副驾驶上警卫员跑下来。帮秦龙和胡晓莉拉开车门。后座上。唐逸微笑对两人招招手。

    秦龙拉了把胡晓莉。就弯腰钻进了奥迪。胡晓莉从来没受过这种礼遇。有些忐忑的跟在秦龙后面上了车。

    奥迪内淡淡的清香。人心神怡。

    奥迪缓缓起动。唐逸笑着对两人道:“去哪儿?送送你们。”

    秦龙忙道:“不用了。就把我和小莉放前面的路口就成。”

    唐逸微微点头。也不勉强。想了从手包里拿出了张支票。说:“被你舅母埋怨了一通。给。接着把”是一张两万元的支票。

    见秦龙犹豫?唐逸笑道:“怎么。让女朋友吃苦啊?年纪轻轻的拍拖。总要讲浪漫吧?讲浪漫就要用钱。”

    秦龙略一琢磨。就接过了支票。唐逸就欣慰的笑了。收下这个钱其实比拒绝更需要勇气。是秦龙越发自信的表现。

    如秦龙所说。奥迪在别墅通往市的十字路口将他俩放了下来。两人下车后。唐逸落下车窗玻璃。微笑对秦龙道:“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婉君觉你不可缺了。你再辞职。”又对胡莉亲切的笑笑。“小莉同志。以后开PARTY什么的和秦龙说。他在北京城里别墅一大把。就是去妙山公园里的别墅他也借的到。”

    胡晓莉-笑。奥迪车窗缓缓升上。慢慢驶离。

    眼见奥迪离开视线。胡晓莉就瞪起了眼睛。“秦龙。你以前就不和我说你家里的事。我

    你家境不好。不想提呢好啊你。你是不是韩剧看多出来泡灰姑娘?”

    秦龙挠挠头。“不那么回事我。我是和我爸翻了。”

    “那你现在跟我说你家到底是么个情况?”胡晓莉凶巴巴的好像个小老虎。

    秦龙只好老实交代。“我爸是宁省州的市委|记上省常委了。我妈是。是军委宁副主席地妹妹。”

    胡晓莉心里一阵震惊惊叫道:“军委宁副主席?宁德忠?亲妹妹?”

    秦龙点头。胡晓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秦龙竟然是前两年刚刚过世的宁老的外孙这不可思议了!但胡晓莉仍然板脸。一副凶的要命架势她震惊之余更是好奇。谁对这样的家庭不好奇呢?趁这个机会还不赶紧把男朋友的底全套出来你们家亲戚?都说说好像你姐夫。你姐地!”

    秦龙是真担心胡晓莉生自的气。乖地道:“姐夫就是大舅的姑爷。他是发改委副主任。姐夫那边势力挺强的。你以后就知道了。我大舅的女儿在军情部门工作。具体职务我不知道。只知道军衔是上校。我二舅经商。姨夫海军司令。妈那边地亲戚都挺厉害。表哥表姐的不是经商就是军人。我爸那边就没什么了。都挺普通。”秦龙嘴里地普通自然是和宁横向比较。实际上秦家的亲戚也沾了秦成业很多光。在普通人眼里可么也谈不上普通两个字。

    晓莉呼吸都有些不畅。这是什么样的家庭啊?突然狠狠掐了秦龙一把又一把抱住他。在他脸上用力了一口。咯咯笑道:“天啊。我胡晓莉人品爆发了!钓了个老大地太子爷!喂。秦龙。你要敢甩了我我就杀了你!”虽是说笑。但胡晓莉又怎么不开心?她也是普通女孩子。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家庭背景这般显赫。又怎可能不欢欣鼓舞?

    秦龙无的苦笑。晓莉突然又有些患的患失。小声道:“秦龙。我和地事儿。你家里会同意吗?”

    秦龙笑道:“姐夫对你印象挺好。心吧。他能做一半主!再说了。你不知道。当初我爸就是个穷小子。我妈和他私奔来的。他们才不讲究门当户对呢。再说了。胡晓莉。你就这么没自信?独一无二地胡晓莉哪去了?”

    胡晓莉嫣然一笑。挽起秦龙膊。说:“还不是被你吓的?骗了我这么久!回去看我怎么|拾你!”

    一对儿小情人笑笑。空繁星点点。灿烂。

    ……

    三昆机械收购案陷入了僵局。因为发改委内部消息称。在发改委主任会议上。几位重量级|任观点都很类似。对收购案前景并么乐观。同商务部进行了沟通。商务部地态度好像也发生了转变。

    天色不怎么好。灰蒙蒙的小县城街头。一辆线条流畅可爱的乳白色甲壳虫在车流中显的异常显眼。

    看着允儿熟练的打方向盘。挂档唐逸就微微一笑。现在的允儿。可再不是朝鲜时的允儿了。

    这是岭西省一座偏僻的小县城。岭西虽然和岭南接壤。但却是共和国最贫困的省份之一。其是偏远的区。几年前是贩子活动最活跃的地区买岭西老|”是共和国中部和东部很多农村光棍解决单身问题的最佳途径。

    最近唐逸和情人们见面越发隐秘。地点也差不多|定下来。和陈。绝大多数时候是在城郊县;和'小璐。则是在西陲某旅游胜地民俗村一带;同齐洁就便一些。很多时候是在西南某边陲小城。在岭南京城见面的时间也多。至于和允儿。基本上就是在岭南允儿的小别墅。唐逸喜欢给她惊。

    来到岭西这座小县城。唐逸自不是和允儿幽会。昨晚在岭南允儿和齐洁共同拥有的别墅中。唐逸很是欺负了允儿一番。现在想起允儿那柔软的小身子。清纯的小美女被自己征服后的性感神态。唐逸心里还有些火热。

    和允儿来岭西。是看允儿资助的孩子的允儿资助了这个县城一个小山村的两个小女孩儿。和对方约好了今天在县城里见一面。

    藏蓝色警服裹着允儿窈窕地身子。银光闪闪的肩章领花胸号和银灰领带。清纯的女官英姿飒爽。。本就受过严格训练。更容易穿出军装警服的那威严中女性的几分可爱诱人。

    见唐逸又打量自己的衣服。允儿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不好看?齐洁姐要我穿的说首肯定喜欢。”

    唐逸就一阵头疼。好似能看到齐洁那顽皮地笑意自己的某些男人特有地恶趣味。总是会被她无限放大。

    唐逸干咳了一声。说:“怎么还在基层锻炼呢?你刚刚工作的时候不已经下基层呆了一个月吗?”

    允儿道:“学校安排的。我也不知道首长。你不喜欢?那那我辞职吧。”

    唐逸无奈的笑。“那倒不是。恩加油吧。早点评上讲师。”允儿现在是助教。以岭南公安大学地教师资质来说肯定是没什么授课任务。学校一年内两次放她下基层那是看好她。锻炼她。

    允儿听话的点头恩。我修讼学博士呢。学校地内部培养。公共安全。研究起来也挺意思的。”

    唐逸就笑:“看来家出的第一个博士还的看咱们漂亮地小允儿。”

    允儿又羞又喜。芳心甜蜜无限。

    唐逸却是想起。自的MPA也业了。是时候准备那个列主义的博士课程了。导师方现在就应开始留意了。

    唐逸扭过头。从后座上拎过允儿漂亮地小包包。拉开拉链在里面翻。和允儿在一起是异常放松的。也不大注意允儿地**。允儿更不会在意。当然。唐逸很多**也不避忌儿。在允儿面就是打电话策划阴谋诡计也不会回避。至于和大丫聊天。唐逸更喜欢拽着允儿一起看。让允儿分享自己有漂亮女儿的快乐。昨晚。还和允儿坐一起和大丫视频来着。当然。这边地视频

    “出问题”了。

    从允儿的包包里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对漂亮的小女孩儿是允儿助的一对双胞胎。今年九岁了。

    当初允儿说要资助困山区的孩子。齐洁就给她找了一大堆资料。这对双胞胎可能境遇是最惨的。母的了重病。父亲了给妻子治病。竟然狠心将她俩卖掉。幸亏交易中公安干警将这伙人贩子一网打尽。父亲也被判了刑。当时允儿看到双胞胎的遭遇。难过的哭了好几晚。被父亲卖掉。如果她们长大了懂事了。可不知道会不会伤心死。所以允儿就选了这对姐妹来资助。这两年允儿不但资助她俩上学和生活。还寄去了大笔钱给俩的母亲医病。现在那位农村妇人病情好转。一定要见一见允儿。好唐逸昨天到了岭南。两人这才来了岭西。

    “首长。我觉。觉的我一点不好。”在心灵导师面前。允儿又开始“忏悔”。

    唐逸心里苦笑。允常常觉的自己变坏了。偶尔的小苦恼虽然很可爱。但未免令唐逸自形秽。在纯白纸般的允儿面前。任何人都会有同样的念头。如果允是“坏人”的话。那自己将来是不是要下地狱呢?

    允儿有些苦恼道:“首长。我选孩子资助的时候。还有个小男孩比婷婷和娇娇还可怜呢。我想两个都选。齐洁姐不让。叫我二选一。最后我就选了婷婷和娇娇。因为我觉的她俩漂亮可爱。首长。我是不是很坏?”

    唐逸笑道:“这没什么。爱美之'人皆有之嘛。而且呀2大于1是吧。你选了小姐妹。是了两个人。你心底深处就是这么想的。”

    “吗?”允儿皱秀气的小眉头思索了一会儿。但对首长的话她是不会质疑的。松了口气。“那我还不是太坏。”

    唐逸挠头。真想`开她的小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想了想又道:“齐洁要你只资助一个。是因为她要你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你不能因为心地好。就把全部身家拿出来帮助人这违反客观规律。也不利于正常的慈善事业观念的形成。做慈善。是要大家都力所能及在不影响个人生活质量的条件下伸出友爱之手。这样慈善事业才能正常有序的发展下去。大家都学雷锋。提倡你那种做法。最后会把这个刚刚起步地事业做坏知道吗?”

    这些话齐洁都跟允说过。允也理解首长说出来就更加信服了。点着小脑袋。说:“恩。我明白了!”

    唐逸又笑道:“当然最根本的决办法还是缩小贫富差距。贫困阶层。”

    允儿点头恩。那是首长做事。允儿帮她们和首长事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小。”

    车缓缓停在一家叫做“艳阳天宾馆”的门前。允儿熄了火。又小声道:“还有首长。我我现在洗澡护肤都是用香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那个味道就想用。我。我是不是太铺张浪费了?”

    唐逸笑着捏捏她清娇嫩的俏脸。笑道:“谁说的。我就喜欢咱们允儿香喷喷地。”

    允儿俏脸一红。偷偷摸摸的说:“长。那。那就继续用香奈儿。反正允儿早坏透了。马克思不会见我了!”

    唐逸被逗的哈哈地笑。不想允儿顽皮起来这般可爱。

    后面桑塔纳上。胡小秋下了车。在唐逸和允儿身后四五步远。跟着进了宾馆大堂。

    ……

    艳阳天一楼的包厢唐逸和允见到了婷婷娇娇和她俩的母亲杜大姐。娇娇和婷婷皮肤都有些黑。长的倒是很漂亮。也很可爱。杜大姐常年卧病在医院。脸色极为苍白。瘦瘦的好像皮包骨。见到允儿杜大姐就要婷婷和娇娇给允儿跪下。“快点。给朴小姐磕头。这是咱们一家地大恩人啊!”

    婷婷和娇娇懂事及-知道允儿姐姐出钱医好了妈妈的病。还一直供她们吃穿上学。两个|丫头就真地要给允儿跪下。儿忙扶住她们两个。脸红红的她还来没被人当面这样表达过感激。结结巴巴道:“不。不用。我。我应该做的。”

    唐逸暗。儿。。

    杜大姐握着允儿地眼圈都红了。“朴小姐。我。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感激的话。我们娘的命都是你给地。以后给你牛做马来报答吧。”

    允儿手足无措的。唐逸忙解围。笑道:“杜大姐。坐下说话吧。孩子们饿了吧?来。坐|说话。”

    杜大姐忙说:“是是。”拉着女儿坐下。胡小秋就跑出去安排饭菜。顺便打发带杜大姐来县城地志愿者离开。

    杜大姐一眨不眨的看着允儿。见允儿很不好意思地依'在唐逸身边。却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家的大恩是这么一个腆的清纯小姑娘。好像是警官。穿着警服漂亮了。虽然看情形人家不爱听这个。但满肚子话就是憋不住。“朴小姐。本来。本来我是想叫这俩丫头喊您干妈的。但。但没想到您数这么小。有二十吗?肯定没结婚。那。那就叫这俩丫头喊您姐姐吧。您看行不行?”

    允儿恩了一声。偷偷看了眼首长。没想到和资助的孩子见面是这样一种情况。在首长面前被人崇拜感激。允儿特别不好意思。

    杜大姐从磨发白的黑皮包里拿几张纸递给允儿。说:“朴小姐。婷婷和娇娇都争气。这是她俩期末考试的成绩。语文和数学都是一百分。

    ”

    允儿接过。看了自然开心。在首长面前。又不知道该怎么发表意见就将成绩单递给了逸。说:首长。您看看。她们是不是挺聪明?”

    杜大姐愕然。看情形。以为是一对儿小情人呢?怎么“首长首长”的叫?

    唐逸笑笑。低声在允儿耳边道:不用问我的意见。人家是感激你呢。你和她们说说话。就当我不存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