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五章 拉拢

第四十五章 拉拢2017-11-8 23:49:51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五章拉拢

    在木扶手软椅上。吃着允儿白净的小手递过来的野枣是要多意有多惬意。

    野枣是山上长的。杜大姐摘来了皮包。允儿细心洗过。虽然酸酸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觉的这些山枣比兰姐常买的金丝小枣还要有嚼头。

    “长。您刚刚是不是闷坏了?”允儿小心翼翼的问。刚刚吃饭时长一言不。只是听己和杜大姐母女三个说话。儿怪不好意思的。

    唐逸笑道:“怎么会?两个小家伙多有意思啊?”

    想起刚刚娇娇和婷婷唱歌跳舞的可爱。允儿也甜甜的笑了。

    这个房间是艳天宾馆的标准间。虽然摆设简陋点。但很整洁。价格也挺便宜。一百块钱一晚。当然。唐逸和允儿是不会真的在这里过夜的。只是吃了午饭。开房休息一下。等晚点给两个小姑娘买点礼物。两人就回交州。唐逸会搭明天上午的飞机回北京。

    门被轻轻响。允儿忙站起身走过去开门。看着她英秀的身姿。唐逸就笑了笑。允。在是应该进纪律部队的。

    胡小秋领着杜大姐有娇娇婷婷了进来。约好的三点。杜大姐在另一间标准间又哪里睡的着午觉

    娇娇和婷婷在房间好奇的跑来跑去被她一通责骂。就碰坏了人家的东西。更有些心疼钱。就在里面待两三个小时。就一百块钱?一百块钱。够她们一家生活两三个月的了。

    进了房。杜大姐就拘束的道:“朴小。唐先生。真是过意不去。我和她俩就回去吧。不耽误你们时间了早知道要花这么些钱我们就不来了。”

    允儿就回头看看唐逸。唐逸笑站起身。“杜大姐让允儿给她俩买几件衣服吧。跟你说个秘密。允儿是有名的作家。吃不穷她。”最近唐逸和允儿一起上街。通常也是花用允儿的钱。允儿和叶小璐是唐逸的两个小钱罐。

    杜大姐道:“不是个意思。我们。”

    唐逸笑道:“杜大我知道你想什么。不过允和娇娇婷婷有缘分。你别太客气了。是我这人铺张了点。可能你看不惯。回去我向允儿做检讨。”

    杜大姐可就不好意思了。好像自己觉的人家摆谱似的。急忙道:“我。我不是这意思。我知道。你们有钱。爱干净人和人的生活式不一样。您和朴小姐这么高贵的人。当然要讲究。唐先生。您。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想想自己一家受了朴小姐那么多恩惠也不差今天这点了再推辞倒好像自己矫情。又:“那那就给俩孩子买身漂亮衣服。她俩今年就过的时候添了身新衣服。快夏天了。就买两条十几块钱的裙子吧。”

    唐逸微微一笑。杜大姐谈吐倒也言之有物。不太像农家妇女。至于给两个小丫头买衣服。逸和允儿本来的意思就是买几件便宜的路摊货。给她们穿上百的裙子。打扮成小公主?那不是爱惜她们。是在害她们。

    出门的时候允儿小声对唐逸道:“长。您说的跟我检讨是真的吗?”

    唐逸瞪了她一眼:“顽皮。”允儿吐吐舌头。就跑到了前面。

    唐逸挠挠头。允儿渐渐融入了现代社会。人也自信了。偶尔敢跟自己开个小玩笑。但和齐洁生活在一起。以后可不要学的太顽皮了。

    。

    新华道市场是小县城的大集贸市场。从市场供销大楼里出来时。娇娇和婷婷一对儿小姐妹已经穿上了漂漂亮亮的小花裙。虽然按照小的方的穿戴习俗。现在子还有些早。但看女儿开心。允儿又夸她们漂亮。杜大姐也就由的她们。

    周六。进出供销大楼的人熙熙攘攘的。允儿这位清纯漂亮的女警官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从允儿身边经过的行人大多会多看她几眼。

    在供销大楼的台阶。允儿就问小姐妹俩。“请你们吃饭?麦当劳?”允儿知道麦当劳是孩童们的最爱。宝儿这么大了。还经常去吃呢。

    唐逸苦笑。心说这种小县城又哪有麦当劳?

    婷婷和娇娇已经和儿很熟了。两人胆子大了些。一左一右的拉着允儿的手。可喜欢这位亮的姐姐了。

    听允儿问话。小姐俩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声气道:“麻辣烫。她俩听同学说过在县城里吃的麻辣烫多么好吃。当时馋的不的了。

    杜大姐瞪了她俩一。“朴小姐不是想吃什么劳吗?吃什么麻辣

    ”小姐俩就低下了。不敢吱声。

    允儿笑道:“那就麻辣烫。哪里有

    ”

    胡小秋来时眼观六路。赶紧说:“前面那条街拐角有。我来的时候看到了。我带路吧。

    ”说着话就跑向桑塔纳。这是他和允儿第一次说话。心里叹口气。唐哥就是唐哥。红颜知们一个赛一个的出色。难的的是关系捋的比官场上还顺。随即觉讽刺唐哥的意思。嘿嘿一笑。钻进了轿车。

    允儿唐逸等人也上了甲壳虫。娇娇和婷婷乖乖的坐在后座上。动也不敢动。来的时候妈就交代了。在车上不许乱动。不许说话。不然朴姐就不喜欢她们了。

    桑塔纳在前。甲壳在慢慢驶离供销大楼。穿过了一条街。果然在一胡同和长街的路口上有一个麻辣烫摊位。

    远远见到。唐逸就微笑问允儿:“还记的咱俩第一次吃麻辣烫吗?”

    允儿开心的点点头。说:“记的。我还求长帮人来着。”

    唐逸笑道:“现在允儿可不用我喽。小家伙现在也是百万富婆了吧?有几百万存款了

    ”

    允儿小声道:“七百多万。齐洁姐帮我打理呢。长。我一直想问您。她是不是偷偷给我*?今年这还不到半年。她说买股票又赚了几十万。”

    唐逸就笑:“就她也没尽心。|尽心的话以现在股市的波动她再做点手脚。你这小额投资翻番也有可能。再说了你还在乎这点小钱。过阵子那笔新稿费又有

    吧?”允儿名气来越大。出版商给的版税也越来

    允儿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等。等这笔稿费到了。我想给大丫和和小二每人选个玉好点的。”

    唐逸就一阵挠头自己当时不过戏言。说大女儿叫大丫。那等二小子生下来是不是要叫二狗或小二?允儿倒记的清楚。

    允儿说好点的玉。想来是准备将几百万全拿出来了这个傻丫头。唐逸就笑着在她耳边低道:“不用。你的钱啊。留着咱俩的小宝宝出世的时候用。”

    允儿俏脸一下通红。说:“我。我不行的。”唐自不知她每次都采用避孕措施。微笑:“慢慢来。不急。”在唐眼里。允儿无疑还是个小女孩儿最码心理年龄还是很稚嫩的。唐逸还真不希望她太早的怀孕。

    允儿红着脸。羞下更是喜悦。不管长是怎么想的。他能说出要自己有宝宝的话就知道长多宠爱自己。

    唐逸却是起了小妹。预产期是月份还有大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要多去看看她多陪陪她了。

    一黑一白两辆轿车麻辣烫摊位慢慢停下。看到车上下来一群人。老板娘马上热情的招呼。“有座位。您几位坐。”

    只有一张小桌子和四个小凳。唐却是来到了摊位前。对老板娘说:“去胡同里面吧。别吃到半路来城管。”来时的上。唐逸见到了城的车正转悠呢。

    老板娘看看表。就笑道:“你不说都忘了。这就走。这就走。”

    将木桌和小凳起。推着摊位车胡同深处走。又招呼唐逸几人道:“就走几步。不好思啊。”

    唐逸笑笑没有声

    来到胡同深处一家房小院前。老板娘笑道:“到了。就这儿吧。这是我家。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平改。平改了。日子就好过了。”

    杜大姐羡慕的道:“平改了给楼房吧?”虽然老板娘可能是下岗职工生活困难。但比起杜大姐来。那还是天上的下的差别。

    老板娘叹口气。“好像是吧。儿子老大不小了。等平改了。也好给他张罗个对象。现在的姑娘。没有楼房。人家看也不看你一眼。”

    允儿用面巾纸仔细的擦拭小凳。看着觉的满意了。对唐逸笑道:“好了。你坐吧。”又想去擦别的。大姐吓了一跳。急忙抢过。说:“我来。您歇着。”朴小姐对男朋友出奇的好。甚至带着些恭敬。杜大姐已经习以为常。

    大家围着方桌坐下。小姐俩坐了一座位。杜大姐想将自己的座位让给胡小秋。胡小秋笑:“您坐。我不吃这个。”杜大姐这才作罢。

    老板娘的调料搭配极好。煮肉菜的时间也恰到好处。唐逸微笑说好吃。那边小姐俩却是斯斯文文的小口吃着。想来是在朴姐姐面前不好意思狼吞虎咽。

    老板娘也是个话多的主儿。和杜大姐就唠了起来。说到城管就愤愤不平。“我们下岗职工做点小买易吗?摆个摊还跟做贼似的。这去哪说理去?”

    杜大姐也道:“是

    。听说城里的城管比土匪还凶呢。朴小姐。唐先生。你们是大城市的人。你们那儿这样吗?”

    唐逸笑道:“其实。保持城市容市貌。让城市整洁有序是应该的。城管部门的职工也很辛苦。不过有些的方的城管将管理城市的职责当成了权力。老子天下第一。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像你说的土匪似作风的也不少。影响了整个团体给公众的印象。但咱们也不要太偏激是不?情况会慢慢好转的。”

    允儿自是连连点头。杜大姐笑道:“听您这么一。还真是这个理儿。”

    老板娘有些不服气。但也不好和客人争辩什么。

    说到城管。城管就来了。一辆城巡逻车慢慢驶入了胡同。胡小秋见了皱皱眉。就迎了上。挡在路中间示意他们下车看到有人挡车。里面就有人火了。有一三角眼下车就骂骂咧咧的你他妈作死啊。”

    胡小秋就掏出工作证晃了晃。胡小秋这种警卫员都有两种工作证。一种是公安部的证件。一种是武警部队的军官证。胡小秋亮的是公安部的证件。详细身份几名城管自是看。但公安部的红印是真真的城管都蔫了。三角眼马上陪笑道:“哎呦对不起对不起啊。”

    胡小秋挥挥手。示他们离开。三角眼笑道:“这是。唉今天我。”

    胡小秋笑道:“不用了。我们有任务。”

    看了眼那边着装的清纯女警。三角眼心里暗骂。有狗屁任务。但再怎么是的头上响当当的人物。也知道惹不起人家。三角眼就赔笑。上车。巡逻车慢慢倒了出去。

    看着的面上有名的军头点头哈腰的离去老板娘愣了下。又看了看唐逸和允儿。心知今天可能遇到大人物了。

    唐逸偷偷瞄了儿一。在允儿前表现特权阶层的一面。总感觉有些心虚。

    手机音乐响起。唐逸拿出来看了|号就接通了电话那边说了几句。唐逸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是陈方圆打来的。万宝集团新年后已经上市。但这几天。股价突然暴跌。尤其是有传闻京城万宝旗舰店有食品质量问题。这个消息更是给股价的暴跌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唐逸皱眉道:“货真的出问题了?”

    陈方圆急道:“那怎么可能。是质量监督局的例行检查。有个牌子的奶粉出了问题。可那粉的问题啊。全国超市都这个奶粉下架了。可现在传的好像就万宝卖劣质产品似的。我看有人在捣鬼。证事务那边也认为是有人在狙击万宝的股票。”

    唐逸恩了一声。说:“我知道了。”

    陈方圆就松口气。女婿知道了就什么问题都没了。本来他是不想给唐逸打这个电话的。毕竟商场上的事儿还是自己来解决的好。但刘飞平时也买股票赚点小钱。

    他的新欢。股价大幅下落令刘飞差点气死。打电话痛|圆一通。听陈方圆说可能有人捣鬼刘飞就建议他跟唐逸说一声。说这里面可能有文章。有了借口。陈方圆自是乐的清闲。将闹心的事推给女婿。那就万事大吉。挂了电话。就给证所那边焦头烂额的代表打电话。很定的说自己能解决。金融才子们都松口气。知道自己大老板手眼通天。他说能解决那就能解决。

    。

    京城近郊的一栋别中。龙公子看着沉默不语的萧天水。轻轻叹口气:“天水。你在玩火啊。”

    萧天水不到五十岁就拥有了资产过百亿的集团公司。他沉默着。这名看起来英俊潇洒的中年人实在是位厉害人物。他又岂能不知道自己是在玩火?但他就是憋不|这口气。在的理解中。既然陈方圆这个“小金库”收了钱。自是的到了唐逸的许可。但你收了钱不办事。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你权位再高。势力再强。也不能破坏游戏规则。

    “天水。点到为止吧。现在赶紧帮万宝救救市。我再帮你说和说和。唐逸还是给我几分面子的。”龙`子苦口婆心的说着。

    萧天水放下了手上的红酒。叹口气道:“红军。你知道不知道我这一年多公司所有的目标所有的工作都是为并购案在服务?收购不成。不仅仅是损失一单生意的问题。你别看股市上我们跌的不厉害。但两个大股东已经要求退股。因为当初我劝说他们投资的时候就保证了并购案会成功。现在他们撤资。对三昆打击有多么大你知道吗?唐逸这是把我逼到了绝路啊。”

    龙公子苦笑道:“不能说是唐逸逼你吧?”心知这位老朋友将并购案失败全算在了唐头上。

    萧天水沉不语。

    龙公子又道:“就算你将万宝折腾垮。你也拿不到什么好处。损人不利己。这可不是你风格啊。何必呢?”

    萧天水冷哼一声。“我这是在警告逸。他再不给我个说法。我死了也拉他垫背。送中纪委的材料我都准备好了。万宝一倒。我就不信查不出唐逸的问题。”

    龙公子无奈的道:“我知道。你有撑着。但你想没想过。如果你铁了心扳唐逸。他一那能力。二绝对不会帮你。不管你们这条船多牢固。他也马上会推你下水。”

    萧天水沉默了一会。终于道:“我不靠他。我和谢。”就不再说。拿起酒杯。大口喝口酒。

    龙公子惊讶的:“你。你。唉。你叫我说什么好呢?那边怎么说?”

    萧天水道:“还没有回音。”

    龙公子松口气。拍了拍萧天水的手。“听我一句。这两边的事儿你和不起。不管谁输谁赢。第一个倒霉的是你。你不会不懂吧?不要被一时的气愤蒙蔽了双眼。”

    萧天水又怎么会不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但三昆机械大厦将倾。他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又骄傲惯了。这口气实在不下去。

    龙公子又道:“再说你想没想过。唐逸和万宝可能没什么直接的关系。”

    萧天水一怔。这时候茶几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萧天水看了看号。急忙接通。说了几句。脸色突然有些惨然。慢慢将电话放在了茶几上。苦笑道:“你说的一切都没意义了。万宝那边刚刚召开了新闻布会。纽约酒店集团东亚分部主管史密斯在新闻布宣布。东亚区所有酒店的商品购物区。将会允万宝超市进驻开设分店。新闻布会结束。万宝股价马上飙升。”

    龙公子苦笑。纽约大酒店以提供高档服务闻名。万宝超市能获的纽约酒店集团的青睐。本身就是对万宝大的认可。想布会结束。万宝马上投入巨资救市。来一切的不利影响都被消弭于无形。

    萧天水苦涩的笑道:“你现在还说唐逸和万宝没关系吗?就是没想到他手这么长。纽酒店集团他也能影响到?”

    “商业圈子的游戏我都玩不过他。”萧天水失落的靠在了沙上。

    龙公子苦笑不已。拿起一杯红酒。叹了口气。又将酒杯放下。看着萧天水。龙公子是真的有些头疼。不知道唐逸接下来会怎么对付他。现在却是说什么都晚了。

    手机音乐打破了室的沉闷。龙公子接通电话。怔了下。马上道:“唐主任?是。是我。,。恩。是。我在天水这儿。”

    “啊?”不知道电那边说了什么。龙公子惊讶的喊出声。随即惊喜的道:“行。行。我知道了。恩。会谈。放心吧。天水这人就是一时糊恩。好。好。”

    挂了电话。萧天水|边无精打采的道:“唐逸吧?怎么。看你的面子给,条生路?”说着就苦笑摇头。

    龙公子微笑道:“|倒不是。是这样。他知道有人对三昆很感兴趣。你不是有两个大股东要退股吗?股份可以转给这个人。好像那边挺有诚意。准备在汽车市场上大展拳脚。不是你一直的志向吗?”

    萧天水怔了一下。马上坐了起来。“那是什么人?”

    龙公子笑道:“可不知道。你同意的话。见了面你们自己谈。”

    萧天水犹豫了一下。“两个大股东的股份加起来。三昆就是他们的了。”

    龙公子拍了拍萧天水的手。“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问题是你想三昆倒下还是想三昆获的新生。天水啊。唐逸的船。可不轻易载人啊。”

    不管唐逸介绍的这神秘人物和他是什系。转让了股份后。萧天水毫无疑问会接触到和唐逸走的比较近的一些圈子。

    唐逸是什么用意?想和他和自己的关系网进一步接触?建立密切合作的关系?

    萧天水默默拿起酒。低头陷入了深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