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六章 人事变动

第四十六章 人事变动2017-11-8 23:49:52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六章人事变动

    逸放下了茶杯。笑呵呵问:“来到了新的环境。有没?有没有人给你下绊子。扔子?”

    坐在檀木桌对面的韩冬梅穿了一雪白的薄羊绒套裙。肉色丝袜。朴素而又不失漂亮的蓝色坠花凉鞋。女性干部的严谨和那淡淡的几分妩媚结合的恰到好处。更令人心动。

    韩冬梅已经调任延,市华亭县常务副县长。虽然最后没能解决正处待遇。但身份证上二十岁的年纪已经使她成为延庆市副县职中最年轻的干部。最年轻的副县长。

    韩冬梅是来北京参部委一个会的。犹豫了好久才给唐主任挂了个电话。第一次接到韩冬梅的电话。唐逸自然要抽时间看看她。

    现在两人在八仙居的东厢。要了几道精细小菜。品茶聊天。

    听唐逸半开玩半真的问起。韩冬梅腆的道:“没有。华亭班子很团结。大家对我也都挺好。”

    唐逸就笑。杨顺和县委书记关系是不怎么融洽的。杨顺军虽然不会直接同自己诉苦告状。偶尔的谈话中还是能透露出一点。

    “小韩同志。嗅觉要灵敏。可不要和稀。”唐逸着拿起了茶杯。

    韩冬梅虽然去华亭时间不长。但书记和杨顺军明争暗斗她是能感觉到的。因为自己是市委程书记作主过去的。在华亭干部心目中。自己是程书记的人。向书记和杨顺军都对自己很亲和。但这些问题韩冬梅自不会同唐逸讲。

    唐逸又微笑问道:“晚上安排在住宿?参加部委的会议一定要休息好。要聚精会神的听。耳朵是越用越灵的。”

    韩冬梅说道:“就这儿的客房。条件挺好。”

    唐逸点点头。就了看表随即笑道:“好了。我也该走了。你多努力吧困难就给我打电话。”

    韩冬梅忙跟着站了起来。说:“我送送您吧。”

    唐逸笑道:“你送?”

    “恩。我。我知道您住这附近是?”韩冬梅说完就有些后悔。好像自己太八卦了些。

    唐逸倒没有多说什么。叫来乔芙蓉签单现在兰姐每月来结一次帐。乔芙蓉心里也不嘀咕了但最近好像胡小秋和她爱人联系过几次。还约了哥哥同程小山一起吃了个便饭。程小山一再叮嘱爱人对唐主任要尊敬。乔芙蓉更是反感叫一声唐叔叔。对唐逸的厌恶就增一分。唐逸也算无妄之灾了。

    洁的月光洒落的。唐逸和韩冬梅出了八仙居。韩冬梅就忍不住扑哧一笑。见唐逸看过来。忙低下头掩饰。见到乔芙蓉一本正经的喊唐逸“叔叔”。韩冬梅实在觉的有些滑稽。

    微风习习走在青板的路面上。唐逸微笑道:“就几步路。既然送出来了。就来我家坐吧。”

    韩冬梅对唐逸这个红色太子在北京的住处自然是很好奇的。但还是摇摇头。说:“我我去了别打唐老。”

    唐逸笑道:“我和爱人自己住的。在爱人回娘家了家里没人。走吧。去喝杯茶。”

    韩冬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几百米的路程。几分钟就到了。当看到四合院里雕梁画柱凌空飞檐的凝重。韩冬梅就赞叹道:“真美。”

    唐逸对后面跟着的警卫员小裴微笑点点头。小裴心里一暖。等唐逸关了院门才向小区外走。

    “唐主任。你家可真漂亮。”韩冬梅好奇的四下打量。柔和的夜灯下。四合院如梦如幻。好似来到了仙境。

    唐逸领着韩冬梅边向正房的客厅边问:“你呢?华亭的常委院环境不错吧?”

    韩冬梅点点头。虽华亭县的县干部家属院包常委在内都是普通公寓。但比起在范庄时的环境好上太多了。

    推开客厅的门。清泉流淌的音乐。天籁轻灵的歌声。客厅幽暗。那套银色亚当OSS音响淡淡的蓝光闪烁。异常迷人。

    妮的新唱片。穿淡紫针织裙。风情迷人的姐正慵懒的躺在沙上听音乐。这套三十万美元的音响是兰姐的最爱。唐逸不在家的时候。兰姐最喜欢躺在沙上听歌。

    直等唐逸皱眉走到兰姐眼前。兰姐才猛的惊觉。一声惊呼就从沙上弹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找拖鞋。慌乱之下。拖鞋被踢到了沙底下。姐光着一对白生生。涂着淡蓝指甲油的娇嫩小脚踩在的板上。简直要吓死了。尤其是见唐逸带了客人。知道祸闯的不小。差点哭出声。“我。我…”总算知道现在不是承认错误的时候。兰姐光着小脚就跑到音响旁关了音响。开灯。白嫩性感的小脚踩在红木的板上。有一种难言的诱惑。

    唐逸也懒的说她。示意韩冬梅坐。韩冬梅却是很不好意思。看情形这个美貌少妇可能是唐主任的情人。被自己撞到了。实在尴尬。

    姐送上两杯茶。结结巴巴道:“唐。唐书记。我。我以为您还是十点后回来呢。”

    唐逸摆摆手。知道韩冬梅会怎么想。但也不多作解释。但等看到兰姐又偷偷摸摸伸着小脚去勾沙底|的拖鞋。唐逸好气又好笑。说:“去换双新的吧。还好小韩同志不是外人。真是死人也能被你气活。”

    姐乖乖哦了一声。跑到门廊鞋柜前拎出双漂亮的绣花拖鞋穿上。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等客人走了黑面神会怎么骂自己。

    “唐主任。你家可真漂亮。”打着豪华又不失|致的客厅。韩冬梅由衷的赞叹。

    唐逸:“你这都说多少遍了?”

    韩冬梅的道:“真漂亮嘛。比我想象的还漂亮。”

    唐逸笑笑不语。拿起茶杯抿了口茶。

    “唐主任。刚刚那歌真好听。是雪妮的吧。我喜欢听她的歌。感觉她的嗓子特干净有说出的味道。”

    唐逸笑了笑。见姐在畏畏缩缩的。就笑道:“夏总你可算有知音了。”

    兰姐急着帮黑面神除影响将功补过。听黑面神叫自己夏总。就小声对韩冬梅解释。“我叫夏小兰。是唐主任远房的表姐。唐主任家的保姆刚刚出院我来帮天忙。我太喜欢这个音响的效果了刚刚不好意思啊。”

    韩冬梅笑道:“

    。换了我。主人不在也肯定跑偷偷听。”

    唐逸就指了指音响。姐知道唐逸的意思跑过开了音响。量放的极小。轻柔音乐中雪妮天籁般的歌声隐隐约约。另有一番意境。

    唐逸笑着问韩冬梅。“搬新家了。要置办些家具吧?”转头对兰姐道:“你那有华逸购物优惠券是吧。明天陪小韩同志去逛一逛。置办些家。算是庆贺小韩同志乔迁之喜。”

    姐点头韩冬梅急忙道:“不了。我不缺什么。”

    姐轻笑道:“小韩妹妹。那些优惠券不用也过期了。我便宜点让给你。”

    唐逸纠正道:“是|县长。”兰姐啊了一声。然起敬。

    韩冬梅正推辞。唐逸的手机音乐响了起来唐逸看了看号就站起来走到窗边说电话。了几句脸渐渐严峻起来。

    “小韩同志。我的出去一下。去医院逸挂了电话。略带歉的道。

    韩冬梅忙站起身。“您忙您的。|走了。”

    唐逸点点头。“改再聊吧。”扭头兰姐道:“去拿车。”

    姐自不会多。跑到门廊旁换上了精致性感的宝石蓝细高跟鞋。噔噔噔开门小跑去拿车

    唐逸将韩冬梅出院门的时候。兰姐的红色跑车也停在了院门前。唐逸要韩冬梅上车。说顺路送她回住处。韩冬梅一再推辞。唐逸也不勉强。上了车。对韩冬梅点点头。就要兰姐开车。“去解放军总院第二附属医院。”

    红色跑车驶出胡同街。拐上车流如梭的大道。姐驾车是很小心的。稳跟在一辆黑色迪后。兰姐|心翼翼道:“唐书记?要不要我超车?”

    唐逸虽然心里急。但对兰姐的驾驶技术实在没底。还记的第一次坐她的就险些出车祸。摆摆手。“慢慢开吧。不急。”

    姐心里揣测唐书记到底是去看什么人。难道是宁小姐?孩子出了问题?兰姐惊出一身香汗。一踩油门。奥迪TT驶入了公交专用道。风驰电的飞速奔驰。

    唐逸笑了笑。也没有管她。倒是对兰姐的善解人意赞许的点点头。

    半个多小时后。红跑车闪电般驶入解放军总院前的停车场。后面。追着一辆交警巡逻车。

    唐逸微笑对兰姐道:“里你善后。”推开车门。步走向后院。松翠柏中的8楼。那是干部疗养病房。

    姐想追上去。但几名交警已经下了车。脸色严峻的走过来。只好停下脚步应付他们。心里未免有些担心。唐书记没有警卫员在身边怎么行?自己跟着也好保护*。如果唐逸知道兰姐现在的念头。肯定狠狠训斥她一顿。自己怎么就成玻璃人了

    。

    7的特护豪华病房里。唐逸见到了小凤省长。小凤省长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看到唐逸进来勉强的笑笑。想坐起来。唐逸忙走过去扶住。扫了眼床边桌上的篮水果。唐逸叹口气。“来的急。也没买东西。”

    小凤省长笑笑:“本来不想叫他们麻烦你的。但我想。我这个病情一定要第一个告诉你。”声音很柔和。只是有些无力。

    唐逸惭愧的点点头。握着小凤省长的手。“是我关心你不够。黄大哥知道了吧?”

    小凤省长在秘书的催促下。终于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现胸腔里有恶性肿瘤。结果一出来。小凤省长好像就真的垮了下去。或许。这就是人的心理作用吧。

    小凤省长虚弱的笑笑。“还。还没告诉他。我担|边那边也知道。”

    唐逸握着小凤省长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凤省长轻轻叹口气。“辽东刚刚有些眉目。可惜。我没时间了。”

    唐逸柔声道:“放心吧。你有的是时间。现在。你的工作就是养病。”

    小凤省长笑了笑眼睛看向了另一边。唐逸看过去这才现黄琳也在。坐在病床的另一边。她眼圈红红的。好像哭过小凤省长在安东任副市长的时候慧眼识。一直带了琳六七年。和黄琳的感情是极好的。

    “黄琳。黄琳我没看错。”小凤长欣慰的笑笑。“傻丫头。哭什么呢?生老病死。这是然规律。”伸出手轻轻抚摸黄琳秀气的长。好似黄琳还是她刚认识的那个小姑娘。而不是现在外交部的副部大员。

    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唐逸对小凤省长歉意的笑笑。走出病房接电话。

    走廊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但脚步都很轻。唐逸来到了窗边。小声道:“二叔。”

    “小凤省长病情怎么样?有没有恶化的可

    ”唐万东关切的问。

    唐逸心里一暖第一话不是提到辽东的政治安排二叔和以前确实了。

    “我刚到。还没和医生沟通。”唐逸叹了口气。

    唐万东道:“你看安排一定要将小凤省长病控制住。”

    “知道。”唐逸心里有些愉快。

    又聊了几句小凤省长的病情。唐万东才提到了辽东的人事。“宋昌国和于方舟。你看谁能接小凤市长的班?”

    宋昌国和于方舟是唐系去唐逸外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看来唐系高层已经准备开始培第三梯队的部挑起大梁。

    唐逸略一琢磨。说道:“于方舟。”宋昌国在江南可以制衡林鸣。给外来户孙有望最限度的回旋余的。令他顺利的融入江南班子。也不会打乱郭文天书记的换血步伐。现在调走宋昌国。孙有望的处境怕是会艰难起来。

    唐万东轻笑一声。“和我想的一样。”

    挂了二叔的电话。逸又和医生探讨了一会儿小凤省长的病情。回到病房的时候。小凤省已经睡了过去。黄琳见唐逸进来。站起身轻声道:“刚睡着。”

    唐逸微微点头。指面。黄琳就手脚跟唐逸出了房。

    刚刚来到病房外。唐逸手机鸟啼响起。是兰姐来的短信。“唐书记。交警们走了。您在哪?我不敢给您打电话。怕吵了病人。”

    唐逸摇摇头。收起电话也不理她。

    “我问过医生了。病情不像想象中那

    。你不用太悲观”唐逸拍了拍黄琳的肩膀。琳,。却担心的叹口气。“要化吧?我怕小凤省长身子吃不住。”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会有办法的。”

    “唐书记。辽东的情况很紧张吧。|凤省长好像很担心。您没来的时候。一直给辽东那边打电话。”

    唐逸走到了窗前。看着楼下苍松柏。久久没有说话。

    小凤省长的倒下。然使辽东严峻的局势更加险起来。

    黄琳默默来到,逸边。陪着他静静站着。

    。

    洁白的病。小妹在床头。看到唐逸进来也不吱声。清丽的小脸还是那般脱俗。雪白孕妇服穿在小妹身上也是那般漂亮。她双腿弓起。盖着毛巾被。高高耸起肚子倒是不甚明显。

    本来唐逸心情是不怎么好的。虽然院传来的消息很乐观。小凤省长可以动手术。成功的几很大。但唐逸还是高兴不起来。

    不过看到静若处子的小妹用这方法掩饰高耸的肚皮。唐逸就一阵好笑。坐到了床头。将伸进毛巾被。摸着小妹晶莹剔透的小脚了几下。小妹也不理他。自顾拿起床头的小说翻看。是唐逸给她买的武侠小说。小妹倒是很喜欢。

    “老婆。我听听宝

    的动静行不

    ”逸赔笑问。心里也有些无奈。总感觉令小妹怀孕了挺对不起小妹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歉疚。

    小妹点点头。说:“听吧。”声音还是那么清脆悦耳。

    唐逸就将头侧去。伏在小妹肚皮上。至于说掀掉毛巾被那也不必提了。免的小妹生气。听都不要自己听。

    “小妹你说说。咱们的孩子叫|么名字好?”唐逸贴着小妹的肚皮。兴冲冲的问。

    “随便啊。”小妹翻看着《射雕英雄传》。好似黄蓉的故事比宝宝更吸引她。

    “唐逸。黄蓉是不是比我好?”小妹好似不在意的随口问了一句。

    唐逸忙笑道:“哪呢?十个她也不如你啊。”小妹性子虽然古井不波但谁知道怀孕期间是不是古怪些?就怕书里的人物她也会吃醋那就不大妙了。

    小妹就开心的点点。说:“我觉的也是我就觉的齐洁比我好。”

    唐逸一阵挠头。实在不知道小妹这么高傲的人。为什么总是那么在乎齐洁。或许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第一个恋人就是齐洁吧是以面对齐洁。总是不能像平日那般自信。

    “唐逸。女人没有孩子是不是挺可怜?”小妹突然抬头问。

    唐逸知道她在想什。轻轻叹口气。握住小妹的手。说道:“不要乱想了。”

    小妹凝视唐逸。点头。

    手机音乐响起。唐逸忙坐起身。接通电话心里一直很忐忑。就是为了等这个电话。辽东的|题很敏感。是方关注的焦点。东的人态度极为强硬。那边又推波助澜。使的问题越来越复杂今天的政治局会议有一项议题就是讨论辽东的人事。

    “唐逸啊于方舟不去啊。”二叔叹口气。

    唐逸想也知道。皖东和谢家强硬反对于方舟资,确实差了点。学院那边想来是采取了中姿态。

    辽东省政府的日常工作在赵书记的提议下暂时由副书记赵迪主持。赵书记立场很硬。中央也不的考虑他的意见。没有按惯例由常务副省长陈波涛负责。

    唐逸皱眉道:“那上赵迪?”

    唐万东道:“那也不会。难产喽。”

    唐逸沉默下来。如果没有那些集体化农业试点。暂时妥协一下。将辽东放一放也没什么。但现在放弃辽。试点随时会被人政治武器成为牺牲品。这是唐逸怎么也不想见到的局面。

    “二叔。我上吧。”沉默了好久。逸迸出了一话。“恩。我上。”后面跟了一句。气坚来。

    唐万东显然有些错愕。在唐逸的升迁路线上。唐系高层是有默契的。等唐逸在改委锻炼两三年后就以外放去作一把手。这是很稳妥的。

    “二叔。我必须去”唐逸又加了一句。

    唐万东轻轻叹口气。知道唐逸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个侄子一旦做了决定。自己也说服不了。何况辽东为什么这么敏感。还不是因为那些试点?

    唐万东就笑了笑:“和包部长沟通一下。”如唐系推出的省长人选是唐逸。那一切争议都将不存在。唐逸虽然年轻了些。但能调任改委副主任本身就说明年龄对他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以总书记总理等对唐逸的认可。外放辽东基本上不会遇到什么困难。

    唐万东突然间才示到。原来不知不觉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唐逸渐渐成长为派系内重量级的部之一。成为了唐系新一代的旗标人物。本来这些东西都是隐隐约约。但等推出唐逸去争一个很敏感省份的显赫位置时感觉是那么的有把握。这才令唐万东猛的醒悟。曾经要自己耳提面命的侄子。早已振翅高飞。鹤鸣九了。

    。

    “唐书记要来辽东了。”张震长长吁了口气。放下茶杯。微笑道:“总算放心喽。”

    苏梅嫣然一笑。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下的情人。好像卸去了心头的大石。早起接到电话后就容光焕。也难怪。唐逸这个名字。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可以给人无限信心。

    。

    站在窗口。默默看着楼下垂柳的老人慢慢回过了头。微笑道:“唐逸。唐逸。真的这么不的了吗?”

    主管展改革现在主持府工作的副书记赵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茶。

    。

    装修豪华的套房。组织部长赵伟民坐在沙上。闷声不响的吸着烟。身边娇媚的女人偷偷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位位高权重的情人这两天一直心事重重。好像。在惧怕什么?

    惧怕?她也觉的自己的字眼很荒唐。但赵部长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她自然不知道。唐逸这个名字。很多时候又像一块巨石。会压的他的政治对手们喘不过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