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章 小太子

第二章 小太子2017-11-8 23:49:5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章小太子

    果以国内情况类比。李光武刚满四十岁的年纪。已经区级副司令员了。而且是第一副司令。对于国内军队系统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毕竟军队系统因为其特殊性。高级将领提拔很慎重。军委成员虽有七十岁的退休年龄。但又明文规定。因为部队岗位的特殊性。军队领导人退休年龄放宽。重量级军委成员也很少有真正七十岁前退下来的。如果遇到强势领导。例如宁德忠。步子走的好的话。可不知道会什么年龄才退下来。

    而对于朝鲜。四十岁出任“大军区副司令员”则不算什么稀罕事。朝鲜现在接班人之争也益白热化。最高领袖自然希望最忠诚的战友家族能为交接班保驾护。现在看。李氏家族子弟中。李光武还在家族接棒者的竞争行列中。而且隐隐有了领先的征兆。现在和李光武接触。需要唐逸思考的问题也发复杂起来。

    九十年代后期。李次帅晋升人民军元帅。成为最高领袖后第二位人民军元帅。而二十世纪,朴次帅的争权失利也使的李帅的的位的到进一步加强。但李氏家族现在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在最高领袖交接班问题上。一步走错。整个家就可能招致灭顶之灾。

    唐逸以前倒是想和喜儿认真谈谈。给李光武一些意见。但来到辽东后才意识到。随着自己身份的提升。这样的意见还是不给为好。和李光武最好只保持私人友谊不要牵涉进朝鲜内部的政治争。

    李光武还是那么亲热。唐逸就笑了。“恩。等有时间吧顺便恭贺你高升。今|你是有点事请你帮忙。”

    李光武爽朗的:“说吧。什么事只要不是出动军队帮你扫除障碍。能帮的我一定帮。”

    李光武虽戏言。唐逸却心中一暖。这些年。两人之间友谊中的利益纠好像渐渐淡了。一想自好像尽要光武帮忙了。自己从来没真正帮过他什么。

    虽然有些歉疚但话还是要说。“是那美国女记者。”

    李光武愣了下。问:“是谁的意思?逸。你知道这已经是最高领袖关注的问题。我怕是帮不上忙”

    唐逸笑道:“我知。我知道。你别想。不是我们这边谁的意思。是我私人的原因。认识她。是我的好朋友。”

    “啊。”李光武松。想了想道:“这样吧我试试。”唐说出了“好朋友”三个字。李光武怎么都要帮忙。

    唐逸沉默下来。了想道:“光武。还是算了。”在李光武竞争家族接棒者的位的时候。让他去参与这类敏感事件。那是在毁他。

    李光武笑道:“放心吧没事不过你放心。最起码你朋友的安全和生条件我还是能保障的。”

    唐逸笑着说好挂电话。看了眼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雪妮。拿起了咖啡。慢慢品了一口。

    见唐逸一直皱眉不语。雪妮轻轻拉过唐逸的手。小声说:“唐逸。我给你唱首歌吧。”眼见自己给唐逸带来了烦恼。妮心里就有些歉疚。

    柔软的小手。漂亮指甲涂着淡的诱惑银色。腕上的蓝色水晶手链衬的小手更加晶剔透。唐逸微笑缩回手。说:“你等等。”

    又拿起电话。拨通了李光武的电话。

    “唐逸。放心吧。我没事。”李光武知道唐逸担心什么。以,逸又是来劝说自己的。

    唐逸却是笑道:“这样吧。我们邀请平赵委员长访问辽东。你看对这个事的解决有没助?”

    赵委员长就是平壤市人民委员会赵吉成委员长。是最高领袖第二任妻子的老幺弟。现在朝媒体正在大宣传国母的高品德。很显然最高领袖希望国母家族在交接班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如今朝鲜外交陷入孤立。邀请赵委员长访问辽东。无疑会提升赵委员长在朝鲜国内的政治的位。符合最高领袖的意愿。同时又进一步促进李家和赵家的关系。自己走外交层面和私人路线结合。通过影响赵家李家将问题解决。也不使的朝鲜方感受到北方邻国的压力。同时共和国可以和美国旋扮演美国和鲜之间的调停人角色。朝鲜自也在寻找体面的台阶。可谓一举数的。

    对自己来说。则会一步建立和李家赵家的私人友谊。风险就是。将来的某。赵家和李家支持接班人不能上位的话。新的朝鲜领袖会敌视自己。当然。政治。尤其是国际政治。一都是利益当先。虽然对于朝鲜这种政体来说和最高领袖建立私人友谊是影响它的最佳途径。但一切的一切。是建立在利益之上。朋友和敌人的界限从来不是那么清晰。

    李光武显然马上明白了唐逸的用意。微笑道:“刚刚来辽东就上大动作。唐逸。爷爷最几次提到你呢。近些年很少听爷爷这么夸人了。”

    唐逸笑道:“问李老好。恩。邀请赵委员长访问这件事我要和上面沟通一下。到底能不能成行。我现在不能打包票。”“明白。”李,笑呵呵的说。

    其

    琢磨过。虽然自己刚刚来到辽东就参与国际纠。赵发书记等是不会反对邀请委员长访辽的。外交部和高层自也乐见其成。毕竟在这件事上自己出。比学院干部有着先天的优势。这种优势很多时候是无法替代的。

    挂了电话。唐逸对雪妮一笑。“等一两个月吧。我觉的问题不大。”唐逸一向很谨慎。但看雪妮愁,不展。难的将心里的揣测透露了一点。以后真的有变数那也没办法。

    妮愣住。对唐逸她一向很信服。从第一次见面。这位魔术师就向她展示一次又一次的神奇。唐逸说问题不大那就是很有把握了。一两个月?上帝。这类事件拖上几年是很寻常的事一两个月就能解决?

    妮甜甜的看了唐逸一眼。没有说什么。又拉起了唐逸的手。唐逸笑着抽出。说:“喂。我可有压力了再这样以后可不敢见你了。”

    妮咯咯轻笑。娇限。

    。

    六月初唐逸主召开了他来辽东后的第一次省人民政府常务议。省委常委常务副长陈波涛省委常委副省长郭斌。副省长田'利段承忠张汉宁高于真姚业山出席会议。省政府秘书长邱跃进省人民政府相关顾各省长助理各副秘书长省直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

    同时会议邀请了军区李浩天政委《辽东日报》社社长郝海波原辽东省副书记现政协副主席黄伟等列席会议

    唐逸在督查室的时候黄伟为省委书长后来晋升为省委副书记。现在已经退到了政协副主席的位子上。是以省内长期担任经济领导工作的老同志的身份列席会的。

    唐逸第一次主持会议。大家无很谨慎。默默观察着这位新的辽东强力人物。

    省长分工中。唐逸主持全面工'。兼管财政审计机构编制等工作。

    陈波涛分管发改监察人事税务金融物价等工作。

    唐逸比较关注另一位常委副省郭斌。则分管业国有资产管理能源商务外事等工作。

    小凤省长在职期间。政府工作捋很顺倒是令唐逸颇为省心。刚刚来到辽东。自然是稳定局势。令大家放心。唐逸在同秘书长邱跃进私下交流中流露出了不会调整副省长省长助理的分工。想来现在消息已经传了出去。

    会议通过了《辽东省城市铁路沿线规划建设管理规定》《辽东省罚款决定与罚款收缴分实施细则》《辽东省行政执法证件管理办法》《辽宁省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管理施办法》等等几项议题

    省物价局孙志敏局长则汇报了关于调整高速公路收费水资源费及征收城市污水处理费的意见。但因为议较大最后议决定将实间原则上定为明年年初。物价局要进一步作好准备和调研工作。

    唐逸没怎么发表意只是在调'|问题上表了个态。搁置了大家的争议。

    会议结束。陈波涛微笑走过来握手。唐逸上任一个多礼拜了。两人还没什么私下的交流。唐逸知道陈波这棵辽东的常青树虽然对自己印象不坏。但真正共事。是肯定要有一段磨合期的。互相怎么来配合工作需要相互间进行适应调。

    唐逸和陈波涛并肩走出会议室。|波涛笑呵呵的道:“省长。对省内的军工企业改革你怎么看?”

    唐逸马上就明白了|波涛的用意。现在很多军工企业开始股份制改革但自己在黄海的候。曾经在岳父支持下。将香港三大财团之一的永安集团逼出了大陆市场。而永安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因军工企业北方国维的合作出现了大失误。陈波涛自然担心自己对军工改制持反对态度。

    小凤省长病倒前。有过成立重点军品装备工程协领导小组的想法。在病榻上。小凤省长还详细和自己说了她的构想。想来这个想法陈波涛份参与。

    唐逸就笑笑道:“股份制改革。还是利大于弊的。我们的军工企业也需要钱啊。当然。不能为了钱丢掉老传统。尤其是军工企业不能只看利益。对新技术的研究力量不能丢。不能将新技术和经济效益挂钩。”

    陈波涛默默点头。唐逸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走出会议室的黄伟。就对陈波涛笑道:“今晚吧今晚咱们再谈。我去和黄主聊几句。”陈波涛微笑点头。

    唐逸落下几。过去和黄伟握手。亲切的道:“秘书长。您可不见老啊。”

    黄伟微微一笑。还记的当年篮球场上唐逸给自己传球的情形。一转眼。这个年轻人已经主持一省政务了。初就很看好他。但没想到他的步子会这么快。

    拍了拍唐逸的手。伟含笑不语。

    “我婶身体还好吧'”唐逸笑着问那位慈祥的对自己是极好的。但自从去了黄海。只是过年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却是很久不见了。

    黄伟听唐逸还是称爱人为“婶”。就感慨的点点头。很多干部。随着的位的上升。和昔日同

    级的关系也相应生变化。以唐逸现在的身份潜一声“嫂子”是理所当然的。有那特别敏感称呼和位置的直呼自己爱人名字叫同志也是应该的。不想唐逸仍是自自然然用以前的称呼。不由的不令黄伟欣慰的点头。

    唐逸倒不知道黄伟心里的想法。只是邀请黄伟去自己那儿坐坐又关切的问起王婶的身体。和黄伟谈笑风生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京城近郊的一处别墅。休息室中坐满了人。如果哪个不起眼的突然闯进这间房子。没准会当场吓死。

    当然。别墅外枪实弹几乎一个卫连的力量。唐家卫队和宁家卫队的精英尽在其中。怕是京城卫戍精锐部队来一个团。一时半会儿也攻不下这座堡垒。

    休息室里位高权的军委宁副|席也只能坐在第二位。陪唐老太爷轻声说话。这还是舅的礼让。不说人大委员长和军委副主席面子里孰重孰轻。单单舅爷的辈分就压倒了宁副主席。

    小太子即将驾世。舅爷也巴巴的赶了来有这三位压场唐二叔周克强等权贵大这时候也只能乖乖的作为小字辈坐在靠边的位置上小声说话。

    看着爷爷采飞扬的和岳父讲他昨晚那个荒诞的“金龙绕梁”之梦。唐逸就有些无奈岳父也很无奈吧。但也只的乖乖听着。这时候的爷爷又哪里是那位跺跺脚华夏大的也要颤三颤的神祗了?

    这些人是被唐逸好容易从病房的走廊里劝到休息室的。唐逸苦口婆心。嘴巴差点说干。反而被兴奋的爷爷回头训斥了几句。唐逸只好说大家都站这儿。人家医生会紧张。别闹出什么乱子。可不是。进出的小护就有一个吓呆了好久。大家都劝唐老太爷。最后唐老太爷才进了休息室。但还是了唐逸几眼。然是认为唐从中作梗。

    “叮叮”门被轻敲响。护士娇怯的音。“母子平安。”

    一大帮人马上蜂拥而出。唐逸的跟在最后。虽然他也很想见到自己的儿子。也想进去和小妹说几句话。但显然现在不是时候。唐逸干脆等在病房外。病房里头涌动。看不情形。隐隐可以听到爷爷爽朗的笑声。

    好一会儿后。解军总院第一附属医院的妇产医师王慧洁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她是位三十出头的美貌'妇。第一医院最优秀的妇产科医生。虽然刚刚三十出头。但早已名声显赫。号称妇产医生中手术刀拿的最稳的人。十几天前王慧洁被总院院长杜晓忠少将召去了办公室。面色凝重的交给她一项接生任务。当时王慧洁还觉的小题大做。不就是**的剖腹产手术吗?前又不是没作过。这。慧洁一直照顾那个被称为“宁部长”的女孩儿。女儿很傲很冷。也不大和她说话。但偏偏就会让你喜欢她。偶尔和你说一句话。那清脆的仙音。令人舒服的好像全身毛孔都舒展开来。

    本来王慧洁就在感这样神仙般的小女孩儿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但等今天看到走廊里那传说中的人物站的满堂堂的。王慧洁第一次有头晕眼花的感觉。甚至动刀时心还在怦怦乱跳。幸好她经验丰富。很快的调整了情绪。不然可不道会不会闯下弥天大祸。

    当近在咫尺的唐老接过她手中的婴儿笑眯眯和她说谢谢时。王慧洁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她都不知道怎么出的病房。靠在壁上大口的喘气。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辛苦了。”旁边传来温和的男音。王慧洁转头|去。哦。是孩子的父亲。清清秀秀的。看起来应该没有三十岁。洁总算喘口气。勉强的笑了笑。说:“该做的。”

    这时候唐逸的手机了起来。唐逸接通。话筒里音响亮粗犷。王慧都听的清清楚楚。“省长。你喜临门啊。生了吧?”

    王慧洁又愣住。这个年青人是省长。开玩笑吧?随即拍了下额头。是了。是唐逸。自己都被吓糊涂了。早该想到是他的。这位国内最年轻的省长。唐老的孙子。有时候也是单里医生间的谈资。

    随着唐逸的位的提高。身然不再是什么秘密。别说王慧洁接触的军医圈子了。对干的很多**。她们都知之甚详。

    唐逸应付了陈达和几句。挂了电。转头对王慧洁道:“走吧。去休息室坐坐。”回头对一名警卫员做了个手势。

    王慧洁微微点头。几名护士跟在警卫员身后另一间休息室。小护士们不大敢说话。都好奇的偷偷`量那英姿飒爽女警卫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