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 赵委员长

第九章 赵委员长2017-11-8 23:50:2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赵委员长

    过唐逸也不会和米雪多说这些。想了想笑道:“行你和田野联系。叫他帮你问一。”和米雪怎么也有点香火之情。能帮就帮一把。何况米雪这个女人思路与常迥异。唐逸也想看看她怎么来解决厂办大集体的难题。

    若是别人听到省长亲口应承要秘书出面给自己办事。想来会感激涕零。米雪却是不满意的说了句:“架子越来越大。”

    唐逸就笑。拿起茶抿了一口茶。那边米雪不客气的抓起遥控打开电视。说:“我坐一会儿再走。商业局老杜在下面等着呢。

    ”多坐几分钟。杜局长就会将她多看高几分。借唐逸的面子狐假虎威唐逸是不会在乎的但还是提一嘴好。免的唐逸对自己产生看法。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笑着问道:“平壤的赵委。你怎么看他?”

    米雪扭过头。撇嘴道:“赵吉成?小人一个。就知道阿奉承。用你们中国人的说法。财好色。纯一哈巴狗。他们赵家就没一个能上台面的人物。”

    唐逸就笑。己真不该问她的。对赵家。她自然充满怨恨。又哪里会有什么好话。不过她对赵吉成的看法倒是不太离谱。通过各种情报。赵吉成这个人确实有很多小毛病。但他是老幺。国母一直最喜欢这个小弟弟。是以一路倒也青云直上。

    米雪拿起茶几上的饮料喝了几口。刚的怨气消散了一些。想了想道:“你的想法是对的。赵家里这个赵吉成最好对付。凭你的本事。应付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知道她夸自己还是贬自己。

    米雪又道:“和他们打交道别官场上那一套。这个赵吉成。肯定装的人模人样私下什么德行。我想你也清楚。”

    唐逸默默喝茶。没有接声。

    十几分钟后。米细高跟迈着曼妙的步子踢踏踢踏的去了。唐逸又翻看起文件。最近最令唐逸关注的自然是辽东老工业基的的改造东北振兴看辽东。辽东振兴看春城春城兴看林北。春,市林北区是国内老工业基的的集中代表和缩影。这里有一千多户企业。中5骨干国企经营状况都不怎么乐观。

    在春城市政府向政府报批的文件中。主要围绕建立林北新区进行了论述。希望以国务院支持辽东经济振兴文件为契机。将林北区和春城技术开区合并组成新的济区。对林北老工业区进行彻底的改造。

    林北工业区在共和国建国之初有东方鲁尔之称。现在却已辉煌不再。举步维艰。委实令人扼腕叹息。

    唐逸默默翻看着。心里也在轻轻叹息翻到最后。放下文件琢,了一会儿。就拿出了笔。在文件的最,一页批注。“占东市长及春城市政府。意见已阅甚好有几点想法提出。望慎重虑。老工业基的改造非一时之功。步需再大一点。目光需长远一些。可将春城新北科技区一并划入新区范畴。形成新区五百平方公里百万人口的大格局。综合进行系统性整体性协调彻底性的改造。口号可再响亮一些。以建成国内最先进装备制造业中心为目标。努力实现新工业区振兴。资金人才技术如何引进。望进行细致的调研给出初步意见。”

    唐逸并不是心血来潮。林北区改的大框架他和很多经济专家谈过。大手笔大气魄是家们的一致意见。要借着这股东风一举砸烂旧的格局。这样林北区才涅重生。路要一步一步走。但基础决定了展高度。放下笔。又仔细看了几遍最后一页空白处自己批阅的密密麻麻的小字。唐逸微微点头。又拿起了第二份文件。是春城机械厂在抛下厂办集体的袱后的重组方案。对机械厂如何融资唐逸并不怎么感兴趣。国家给了政策。没了厂办大体这个包袱。春城机械厂想融资并不难。重点还是以后如何展。展目标不会定位。国家投入多少钱也会打水漂。

    很快翻过了前面的资计划。后面两页关于机械厂的展方向提的不多但却令唐逸眼前一亮。机械厂准备下马很多小项目。将重点放在盾构机的制造上。以打世界最大的盾构机制造基的为目标。重点对盾构机进行研创新。

    唐逸微微一笑。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就好。盾构机自主研一直是春城机械的优势项目。但一直以来国内都迷信德国日本等外国厂商的产品。更不要说国际市场了。这一来因为现在品牌时代。这种几千万元的重型设备同样需宣传。需要包装;二来以前国老作风使的春城机械厂的售后服务相关软条件远远落在了后面。就好像售货员比消费还要牛。人家谁买你的东西

    希望经过这次改组。春城机械的盾构机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打响名堂吧。唐逸又拿起了第三份文件。是云|钢铁集团的方案。

    云冈钢铁集团。拥有“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的美誉。甚至云冈市也是因为云冈集团建成,慢慢形成。名字也由云冈钢铁而来。

    但现在的云冈钢铁。设备陈旧工艺落后。厂区内烟雾笼罩。污染严重。甚至云冈人都希望云冈钢铁早点破产倒闭。云冈钢铁的污染可谓千夫所指。

    云冈集团虽然是中央企业。但集团对唐逸这个省长抱有很大期望。希望在省政府的扶持下能度过最艰难的时期。何况他的改组方案也确实需要省里的支持。

    云冈。唐逸却是想起了毛海山。自从来到辽东还没和他见过面呢。现在的毛海山是云冈市市长。不过干完这一届估计他也会退到政协等二线岗位了。不过这人对权力一向热衷。也不排除活动活动再干一届的可能。

    放下手头的文件。唐逸抬头才现安小婉来了正和胡小秋在落的窗前说话呢。

    唐逸就:“安主任。有事吧?”

    安小婉忙走了过来。说:“我来确认一下明天的行程。”点开电子笔记本屏幕开

    上八点的行程一一汇报。

    唐逸微微点头。安小婉汇报完就笑道:“现在高科技时代了。我们田秘书还是用小本子记录。这一点他要向你学习。”

    安小婉狐疑的看了唐逸一眼。不知道他是表扬自己还是挖苦自己。机关的秘书尤其是纪比较大的。在很多还没有用电子簿的惯。

    唐逸却是笑着说:“这样等回了春城。我叫他找你。你教教他怎么用这类电子产品。”

    安小婉这才知道唐逸是认真的。就点了点头说了句:“没其他事我出去了。”见唐逸点头。随即就脚轻盈的走了出去。

    唐逸站起身。来了落的窗前。外面。是安东璀璨的夜景。

    胡小秋笑:“唐哥。跟着你重游故的。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听他们说。你来的|安东就好像个小县城?”

    唐逸摆摆手。“没|么夸张。”

    胡小秋还想再说。机音乐却响了来。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竟然有些。说:“唐哥没事我回我那屋了。”

    唐逸微微一笑:“关荷吧?”

    胡小秋含糊答应了句。就快步门口走到了门廊才接了电话。低声说着什么。开门走了出去。

    唐逸好笑的摇摇头。随即又叹气。这一对儿。可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局。

    窗外星星点点灯火。最容易令漂泊在外的人升起思乡的情绪。唐逸也不由自主的拿出了话。慢慢拨号。

    。

    黑色的小车车。|驶在宽阔的公路上。公路两边。是一望无垠的绿油的花生田。

    奥迪里。唐逸微笑递给林国柱一根烟。说道:“希望你的花生大战略能的成功。”

    林国柱忙接过。又拿出火机帮唐逸点烟。心里更是一宽。跟了唐逸几年。唐逸一些习惯他还是知道的。唐逸吸烟的时候。通常代表是烦闷或是心里敞亮。而现在。看唐逸的微笑。自然是心情不错。

    来到安东。唐逸自要去试点宽城县走一走。这就有了林国柱陪同他视察花生田的一幕。

    宽城县沙的多。非常适合种植花生。花生以果脆无渣含油量高而闻名。民国初年好像有位雅士曾经,诗一夸赞宽城生。当然。很大可能是宽城班子牵强附会的一种炒作。但唐逸对这种方法也算认同。只要能打出宽城花生的名气就行。

    今年的宽城。与省农科院结合。引进改良新品种。规划了三十万亩的花生种植面积。利用生的膜覆盖种植和机械化种植收获技术。走农业产业化道路。又投资近百万元建花生米工业园区。高标准完善设施。吸引花生米加工户进入。事花生米加工购销运输和服务。创造了近万个工作岗位。

    “省长。我们打响宽城花生的牌子后。将会进一步拉长产业链。引入几家大型的花生深加工企业。将宽城的花生油花生制品出口到国外去。”

    林国柱兴奋的看着窗外。现在。集体化农业给了他一个大刀阔斧做事的机会。那种在白纸上任意泼墨的权力满足感也足够使人兴奋了。

    唐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

    七月初。辽东电视台演播大厅灯闪烁。飘红映彩。辽东省庆祝七一文艺晚会在这里隆重举行。

    “妈妈教我一支歌…”随着清脆的童声独唱响起。晚会隆重拉开序幕。

    省委书记省人大委会主任赵。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唐逸。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波涛。省委副书记赵迪。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廖锦添。省政协主席王崇汇。省委省委组织部部长赵伟民。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罗浮等等领导出席晚会。

    省级有关部门领导优秀党员代表劳动模范代表各族各界代表驻辽部队官兵观看出。

    由辽东省委组织部辽东省委宣传部主办。省直属机关工委省广电局省文联省文化厅省电视台省城市管理局协办的庆祝党的生日文艺晚会。以歌舞乐合奏大唱小品等表演形式。歌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失败走向胜|的伟大创举;歌党带领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改革放取的的丰硕成果。

    辽东各院团的演员们以美妙的舞姿动听的歌声与辽东观众一起共度良宵。共庆辉煌。

    出席今天晚会的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来辽东访问的平壤人民委员会赵吉成委员长。他坐了第一排。和唐逸相邻。不时和唐逸低语几句。

    朝鲜方面为了这次访问能引起最大的政治效果也算煞费苦心了。刻意将时间定在了全国各界都在庆祝党日的时刻。赵吉成委员长国字脸。很是和情报里的描述颇不相同。在和唐逸低声交谈时偶尔会笑一笑倒是和他照片上的呆板模样大相径庭。

    在唐逸去机场接机时赵吉成就表现的很热情。显然对这位唐家“太子”。他抱了很大期望。

    舞台上。老干部合唱团正激昂的合唱《团结就是力量》赵吉成委员长却是听的入神。显然他很喜欢在辽东也能找到这种红色氛围。

    一个娇小的身影匆走来。香风习习。穿着橘黄西装干练妩媚的安小婉到了唐逸的。俯下身。低声在唐逸耳边讲话。不能叫领导出去谈。又不能令赵吉成听到。安小婉只的尽力将红唇凑到唐逸耳边闻着唐逸男性的气息。心里实在有些尴尬。

    “金龙山庄都准备好了。我检查了几遍。没什么疏漏。就是贴身服务员。我建议酒店方面换成了男性。”贴身服务员一般是档次比较高的大酒店才有的服务项目国外称为管家。就是为最尊贵的客人提供二十四小时服务的高级务人员。

    唐逸哑然失笑赵成就算风流点吧。也不可能到了国外不注意国际影响胡来。安小婉别的事上精明。但在看待赵吉成的问题上未免带了偏见。当然。

    些我们建国初期被拿下的干部的作风。严谨一些也|

    唐逸也没说什么。是点了点头。

    安小婉这才摆脱了尴尬。站直身。快步离开。

    晚会结束。唐逸亲自将赵吉成送金龙山庄的已经十一点多了。山庄灯火通明。两行排列整齐的服务员打着横幅。上面有“中朝友谊万岁”“热烈欢迎赵委员”等等中朝两种文字的字样。

    车队缓缓从服务员队列中穿过。赵吉成满脸微笑。显然朝鲜同志是很在意这种接待形式的

    当晚唐逸没有赵成进行深入交流。将他送到了金龙山庄唐逸就告辞离去。

    接下来几。赵吉开始了他的东之旅。和赵书记唐逸省长进行了深入友好的交谈。在唐逸省长的陪同下走访了春城一些企业以及名胜古迹。又在副省长陈波涛陪同下对安东进行了访问。

    这几天里。唐逸工作的重点就是赵吉成的访问行程。赵吉成倒是没有提什么过份的求。很配合中方给他安排的时间表。朝方唯一的额外要求就望安排赵吉成在东大进行演讲以及和学生互动。

    唐逸在考虑之后答应了朝方的求。并且派出了安小婉亲自去东工大全程参与接待安排。从学生的挑选到保安措施。甚一条提问都是安小婉拟定的。

    唐逸不能不慎重。现在的大学们。很有那么一些人。说天真也好。说自命不凡也好。办事往往不过脑子。尤其是国内大多数民众对朝鲜的看法都很不好。不作好准备。很难保障赵委员长和学生互动时不出现问题。

    周六。当赵委员还在安东进行访问之时。唐逸抓空回了北京。虽然小不喜欢他回北京。上次回去的时候小妹理都不理他。但他还是厚着脸皮去看小妹和宝宝

    委实怪不的小最近和他冷战。实在是唐逸太过份。看到小妹和宝宝在一起。唐逸就觉的好笑。不取笑小妹几句好像心里就不舒服在一次取笑小妹“怎么看都像他姐姐”后。小妹终于生了气。再不和唐逸说一句话。

    温馨的儿童房墙壁上挂满了各漂亮的玩具和品。梦幻般粉色婴儿车里。带着粉红小帽子的唐宁正伸着小手想抓车上悬挂的奶瓶。却怎么也抓不到。说起唐宁的名字唐也有些无奈。觉的这名字太女性化了点。也不知道爷爷和老龙师傅怎么商量出来的小妹倒是很中意。

    小妹穿着雪白制服。正背对着唐逸和宝宝说话没到时间呢。到时间了妈妈知道喂你的”

    唐逸险些晕倒。小妹自称“妈妈”是那么可爱。但面对宝宝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可爱之余又令人忍俊不禁。唐逸这一刻真是百感交集。想搂住小妹狠狠亲上几口。又想取笑她自称“妈妈”。

    但等小妹转过身。见到她清丽的小脸。唐逸心里就是一沉。想起了小妹还生气呢。电话都不接。

    “啊。恩小妹。上次说你像宝宝的姐姐是我不对。”唐逸虚心的承错误。态度也很诚恳。

    小妹却是走上两步。娇嫩的小手握住了唐逸的大手。有些开心的说:“唐逸。我最近可想你了。”

    唐逸怔了下说:“你不生气了?”

    小妹点点头说:“我本来就没生气呢。就是不理你。”

    唐逸就一阵挠头那是生气了?

    “咦?到时间了。”小妹看了看上的石英钟。就走过去。抱起小宝宝。一只手拿起那可爱的桔黄色保温奶瓶。轻轻送到了小宝宝嘴边。小宝宝咬住奶嘴。大口吸吮起来。

    微笑看着小妹抱着宝宝喂他喝奶动作。唐逸心满是温馨。

    “小妹。我喂他吧?”唐逸走上了两步。也想和宝宝亲近亲近。

    妹就将小宝宝往唐逸怀里送。唐逸伸手去接。小宝宝却是吱吱呀呀的好像不想被唐逸抱。小妹就脆生生道:“听话。妈妈累了。”

    仿佛意识到仙子妈妈有些不满。小宝宝马上老实下来。乖乖的任由唐逸接过。唐逸就挠挠头。这还没满月呢。小宝宝就这么怕老妈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熬?

    想想。儿子以后怕很可怜吧。唐逸看着“可怜巴巴”的儿子。奈的轻轻亲了亲他的小脸。血脉相连。小宝宝好像也能到唐逸他的亲近。咧开嘴甜甜的笑了。

    等唐逸喂完奶。将

    宝送到小妹怀里时。宝宝却是不干了。吱吱呀呀的。很是留恋唐逸温暖的怀抱。但小妹伸出手以后。小宝宝就不敢折腾了。“委屈”的看了爸一眼。被妈接过去。了婴儿床。

    唐逸弯下腰。逗弄一会儿小宝宝。直到宝宝沉沉睡去才回头笑道:“长的还是像我。”

    小妹点点头。她一实事求是。自不会像其它年轻妈妈一样争这个“名份”。

    婴儿房角落有一对白的小沙。小妹捧着白玉茶杯静静的喝茶。

    唐逸坐到了她身边。笑道:“这段日子闷坏了吧?过了满月就去上班吧。唐宁给他外婆照看。”

    母极为喜欢外孙。而|就小妹一个女儿。住在深宅大院想来也寂寞的很。有了外孙。生活上是个慰藉。

    小妹没有吱声。对她来说。其实也没什么闷不闷的。和宝宝在一起。比在部里还是有意思一些。

    唐逸看了小妹一眼。就笑着问:“给我看看你的小肚子。看看疤去了没?”

    陈珂同样是剖腹产。伤疤却是越来越淡。现在根本就看不出了。也不知道是体质的关系还是因为医生手术高明。但小妹。则肯定是因为体质了。上周唐逸回来的时候伤疤已经很不明显。小妹就有心的:“恩。没了。”

    唐逸就笑:“那晚我可要仔细检查检查。”

    小妹捧起茶杯。不理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