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章 交换

第十章 交换2017-11-8 23:50:3Ctrl+D 收藏本站

    逸正准备再说几句调笑小妹的话,婴儿房的门被人推毛绒绒的大白熊挤了进来,抱着大白熊的小女孩整个被大白熊挡住,但看到那秀气的小手,雪白皓腕上漂亮的水晶手链,唐逸马上知道来的是谁,诧异道:“宝儿?你放假了?”

    “咦?”大白熊后就闪出一张轻灵秀美的小脸,宝儿欣喜的看着唐逸,“叔叔,你来了啊!”

    随即将大白熊往地上一放,毛绒绒的大白熊却是和她差不多高,宝儿笑嘻嘻道:“我给小宝宝买的,漂亮吧?”又说:“等他长大一点给他玩,现在他太小,不好碰带毛的玩具。”

    说着就抱起大白熊将它放在了墙角,然后宝儿就笑嘻嘻跑到了唐逸身边,说:“叔叔,你想我没?”

    唐逸微笑点头,又是半年没见,还真的想宝儿了,视频的感觉毕竟不同。

    宝儿又指了指大白熊,说:“叔叔,这是用我的第一笔工资买的,我还有点钱,给你买了几条烟,在我包包里呢,我去拿啊!”

    唐逸更是惊奇,说:“慢点慢点,不急,你说你有工资了?”

    宝儿笑嘻嘻道:“是啊,我参加了一个小行动,了笔奖金,平时我每月也有工资拿的。”

    唐逸欣慰的笑了,唉,宝儿也开始赚钱了。

    转头问小妹,“咱家的小排长表现还不错?”

    宝儿也紧张地看向了小妹。平时干妈就够令宝儿不由自主地有些惧怕了。在部里。宝儿更见到了小妹一言九鼎地威风。能不能获得干妈地肯定。对宝儿可是天大地事。

    小妹看着宝儿。清冽地眼神有些温和。想来是看着这个小不点慢慢长大了。给小妹地亲近感还是和别人不一样地。小妹点了点头。“恩。她挺好地。”

    宝儿就甜甜地笑了。很想拉起干妈那白玉般地可爱小手亲上一口。但终究是不敢。

    唐逸也松口气。小妹不怎么说客套话。她说“挺好”那就是“挺好”了。

    唐逸就笑呵呵看向宝儿。“小排长。今天你请客吧。请我和你干妈去撮一顿。”

    宝儿点头。“好啊!”

    宝儿穿着给人可爱的卡通感觉地白色印花T恤,瘦瘦的七分水磨淡蓝牛仔裤,缀着淡黑小花的T字平跟凉鞋,修饰的极为漂亮可爱地小脚丫,很卡哇伊,那种清纯可爱中又有几分小性感的感觉。

    看着她跑去逗弄小宝宝时的欢快模样,唐逸微笑不语。

    ……

    夏日的妙山公园镜湖荡溢,柳青如烟,松涛之中山石奇骏,石桥小亭宛如江南,动静之中,景色奇秀绝伦。

    午后阳光明媚,唐逸和小妹漫步在这昔日的皇家园林中,身后几步外,宝儿推着婴儿车,倒是心甘情愿做起了小跟屁虫。

    小妹一直住在妙山公园的别墅,这些日子马素贞一直在陪着她,但昨天接到唐逸电话,知道唐逸今天会赶回来,马素贞早上就回了家,免得打扰小两口。

    宝儿是前几天来地,军情局有个小任务,是以宝儿就留在了妙山别墅,她也对小宝宝好奇的很呢。她留下倒也派上了用场,唐逸和小妹卿卿我我之时,宝儿自然成了“保姆”。

    游人如织,经过唐逸和小妹身边地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多看他俩几眼,唐逸就笑道:“老婆,我拉着你地手行不,回头率有点高,我浑身不自在,给我点自信啊!”

    小妹自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却是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碰碰车地游戏场,脆生生说:“唐逸,好久没玩了呢。”

    唐逸笑着摇摇头,说:“你刚刚拆药线还不到半个月,还是注意点吧。下次吧,下次咱俩不光玩碰碰车,去玩游戏机!”

    小妹嘴角就露出丝笑意,想来是想起了和唐逸初识之时。

    “来,咱们和宝宝照几张相,然后就把宝宝送回去,现在宝宝只能在外面待几分钟。”唐逸看到远处湖畔的公主石,很光滑的一块乌龟形状的黑色吴壁石,和碧绿的湖水相映成趣,据说前朝公主游玩皇家园林时时常偷偷在这里歇脚。

    这里公园有专门的摄影师,唐逸正准备去讲价,宝儿却是从斜挎的可爱橘黄色帆布包里拿出飞燕的DV,是最新款,想来也是齐洁送她的,宝儿嘻嘻笑道:“用这个吧。”

    唐逸微微点头,但垄断了公主石摄影权的那几个工作人员却是不干了,在唐逸推着婴儿车,和小妹走向“公主石”的时候,一名生着满脸络腮胡好像艺术家的摄影师拦住了他和小妹,说:“这里不许私人摄影,你们和公园管理处联系了么?”

    唐逸微微蹙眉,公园那边就算允许他们几个在这里摆摊摄影,也不会禁止游客自己拍照,毕竟这不是在那些阁楼亭榭中。

    小妹却是回头对宝儿道:“宝儿,你的证件呢?”

    宝儿啊了一声,就忙去翻自己的小包包,翻了好久总算翻出一份红色证件,在摄影师眼前亮了亮,摄影师看到总参的红印,愣了一下,忙闪开,却是离得几个人越远越好,那小丫头才多大啊,就是总参军官了?证件上的照片可是她的。

    唐逸笑着摇摇头,

    是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用宝儿的身份确实是择。

    回头看了宝儿一眼,唐逸就笑道:“这是你干妈叫你拿出来的,在外面,你可别用这手去捣蛋。”

    宝儿嘻嘻一笑,将证件收起来,举起DV,说:“现在节目开始,唐宁幸福的第一次……”

    傍晚时分。

    夕阳给远山的轮廓勾勒出一丝金黄,如梦如幻,这就是公园八大景之妙山落日。

    唐逸和小妹坐在别墅前绣子长椅上,默默看着远方风景。

    宝儿蹲在客厅的婴儿车旁,托着腮看着外面石亭旁那对温馨的金童玉女,渐渐地入神……

    ……

    在赵吉成委员长从安东返回春城后,唐逸一天晚上来到了金龙山庄11号楼拜访,在11号楼气派宏伟的会客厅,唐逸微笑和赵吉成握手寒暄,双方分宾主落座,赵吉成不会讲汉语,朝方的翻译是位漂亮地女同志,女翻译一直都很严肃,好像不会笑。

    唐逸是私人会晤,没有带翻译,显得很随便,也算是一种很亲密的姿态,不过唐逸还是要政府秘书长邱跃进同时在场,免得和赵吉成的谈话变成了密谈,毕竟现在六方会谈处于胶着期,万事小心点,不要被赵吉成拿去做什么文章。

    看着一脸威严地赵吉成,唐逸不由得想起了会晤前安小婉的汇报,据给赵吉成安排的贴身服务员报告,赵吉成在金龙酒店这段时间内地表现很令人折服,用餐时从来都是简简单单两菜一汤,省里接待办的负责同志都过意不去,劝说我们的工作餐是四菜一汤,赵吉成却是不为所动,而且他滴酒不沾,对冰箱里琳琅满目的各种饮品更是碰也不碰,只喝自己带来地高丽花茶。

    对电视节目,据说第一次看到省卫视时尚女孩的劲歌热舞之后,赵吉成就再没有打开过电视,在服务员看来,赵吉成这个相当于国内正部的高官生活实在是苦行僧了。

    服务员私底下议论的话唐逸和安小婉自然不会听到,他私底下和朋友说,要咱们国家干部能做到人家那样咱们国家早他妈超英赶美了。

    唐逸微笑看着赵吉成,很显然,来到了中国,赵吉成是万分谨慎的,这一点我们国内一些干部可就差之远矣,当然,地位不同,不可同日而语,想起一些国内市长县长在国外被赶下飞机的闹剧,唐逸就有些无奈。

    “唐省长,谢谢你地好意,再次感谢。”女翻译的声音很好听,就是语气不带一丝感情,令人听起来很别扭。

    开始地谈话自然是大家寒暄几句,慢慢进入正题,想来赵吉成也很清楚为什么能换来这次访问辽东的机会。

    其实唐逸虽说没带翻译,实际上邱跃进是听得懂朝鲜语地,这也是唐逸在对他认识不太深的情况下就带他来参加这次秘密会晤地原因。

    能参加这次会晤的朝方翻译自然是赵家的亲信,但也要提防她做什么小动作。

    至于邱跃进,小凤省长对他评价还是不错的,但唐逸还是在观察中,邱跃进这个位子可以说必须要一个特别能密切配合自己意图的干部,能配合好小凤省长的人,未必就适合自己,是以邱跃进能不能胜任这个岗位还要看一段时间,看一看磨合的效果。

    聊了几句闲话,唐逸谈到了自己去朝鲜访问时受到朝方的热情款待,又谈了谈中朝友谊,亲切的表示:“虽然现在我们改革展的方向不同,但我们用鲜血浇铸的友谊不会变。”

    赵吉成微微点头表示赞同,说:“唐省长,我刚刚接到国内的消息,最高领袖观看了共和国剧目《霓虹灯下的哨兵》,并指示国内话剧工作要重新排演此话剧并隆重上演,表示展和巩固由大元帅和共和国老一辈领导人建立的朝中友谊是我们党和人民的不变意志。”

    《霓虹灯下的哨兵》是国内改革开放前的剧目,反应了人民子弟兵刚刚进入繁华的大城市时,抵御住资本主义“糖衣炮弹”的进攻,并最终保全了革命果实的故事。

    唐逸虽然没有在外交战线工作过,但对国际风云变幻看得还是很透彻的,看来朝鲜是想借赵吉成访问辽东表达一个向共和国示好的姿态,而且所选剧目也很考究,朝鲜方面这是在表示,友谊归友谊,但我们对你们现在的路线并不认同。

    唐逸微笑表示:“中朝友谊与时具进,我们辽东愿意和平壤一道努力,深化辽东和平壤经贸人文等各领域交流合作,为中朝传统友好合作关系扬光大作出自己的贡献。”

    赵吉成微笑道:“感谢唐逸省长重视朝中友谊,平壤委员会热切盼望辽东经贸代表团的到来。”

    辽东会派出经贸代表团访问平壤是前几日唐逸在和赵吉成的正式会:中敲定地意向,接着由两方负责同志谈判进行细节的磋商。

    和赵吉成的会晤,说是私人会晤,实际上同李光武地交往完全不同,怎么都带了些外交的性质,尤其是这是第一次见面。

    赵吉成微笑看了自己的翻译一眼,说道:“不知道您对钓鱼有没有兴趣,有机会来平壤地话我陪您垂钓。”

    笑道:“我很乐意。”说了好久官方的客套话,倒先忍不住了,显然他不想空手而归,很想和唐逸保持住良好的关系。

    赵吉成说完其实就有些后悔了,他知道唐逸有求于自己,今晚地会:肯定是为那几名美国记而来,但唐逸一直闭口不谈他来的目的,赵吉成不知道唐逸的性子,这个年轻地省长,国内情报的评价是沉稳干练,但世家子弟,总会有些傲气,赵吉成却是担心自己一直拿姿态惹得唐逸对他印象不佳,那这次辽东行未免就很失败,和唐逸建立起某种友谊,才是赵家智囊认为的辽东一行最大的意义。

    等赵吉成先示好,就知道自己还是急躁了,看了唐逸一眼,心里一阵叹息,年纪轻轻,倒真沉得住气。

    唐逸却是微笑道:“吉成同志,我这样叫你不介意吧?”

    赵吉成笑着点头,知道终于要进正题了。

    “吉成同志,说起来我们也是很有渊源啊,我爷爷和大元帅的合影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见到,对大元帅我一直敬仰不已。”

    提起大元帅,赵吉成脸色肃穆起来,微微点头。

    唐逸道:“他们老一辈革命家缔结地友谊我们也只能心向往之了。”

    赵吉成默默点头。

    唐逸又道:“我有个私人请求,不知道吉成你肯不肯帮忙?”

    赵吉成就笑道:“您请讲,只要我能帮上忙的肯定帮。”想来唐逸准备提那几名记地问题了。

    唐逸却是笑道:“是这样,听说平壤的柳京大酒店准备重新对外招标,我们国内地一些地产商很有兴趣,不知道能不能获得参加投标的资格。

    ”

    赵吉成微微一怔,柳京大酒店是世界上最大地烂尾楼,虽然朝鲜方面一直希望对柳京大酒店进行续建,因为这座世界上最大的烂尾楼可以说是整个朝鲜的耻辱,但却一直没有实力雄厚的建筑商有兴趣承揽续建工程,都没什么信心能从续建工程里赚到什么钱,因为续建有时候比重新修建一座大厦更难,因为开始的建设你没有参与,这个建筑哪里有问题,哪里没有问题,很难做到心里有数。

    现在唐逸重提柳京大酒店,赵吉成就明白,大概这是中方的交换条件吧,帮朝鲜续建柳京大酒店,朝鲜方面将那几名记释放,也可以说是一种补偿。

    这却是令赵吉成完全没想到,能访问辽东,实际上赵家智囊团分析过,已经做好了释放美国记的准备,毕竟最高领袖最信任的李帅在这个问题上也支持释放美国记的声音,赵吉成访问辽东,提高了赵家的地位,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不想唐逸突然提出由共和国企业帮助续建柳京大酒店,这条件丰厚的令赵吉成再没有任何犹豫的理由。

    微笑道:“不知道是什么企业准备竞标柳京大酒店,我原则上支持。”

    唐逸笑笑,说:“具体事务我们会信函给贵委员会。”

    赵吉成点头,却是觉得唐逸实在诚意十足,做事大气果断,相比之下自己未免太小家子气,早已准备好的同唐逸讨价还价的一些想法再说不出口,本来按照朝鲜利益,在人质问题上是不能表现出因为共和国施压才得到圆满解决,而应该尽量选择一种共和国满意又可以向美国示好缓解关系的解决方式。

    但现在赵吉成琢磨了一下,就笑了笑道:“几个月前我们抓到了几名疑似美国间谍,现在正在审讯中,可能最终的刑罚结果是驱逐出境,不过你知道的,现在美国已经暂时关闭了谈判的大门,我们沟通起来很困难。”

    驱逐出境,朝美没有建交,没有通航,以往朝鲜驱逐美国人出境的惯例是通知美国政府官员来朝领人,也有驱逐到韩国的先例,现在赵吉成自然是决心给唐逸送一份大礼,想来他也认为能得到平壤方面的认同。

    唐逸就笑道:“你们的困难我们能理解,可以转道辽东嘛,我们会负责后续的工作。”

    赵吉成微笑点头。

    唐逸却是琢磨起修缮续建柳京大酒店,选举哪几个国内建筑集团去竞标,其实思来想去,最后中标的也只可能是华逸集团,以华逸集团和新义州朝鲜建立的良好关系,其它集团不过是陪太子读书,而这次续建可能还会赔上不小的数额,当然,这就要国家补助了,最后自然是转嫁到美国人身上,只是这种秘密谈判外界根本不会有任何察觉而已。………………………………………………………………………………………………………………………

    死了死了,头疼死了,昨晚不小心喝了点酒,这都写到早上八点了才写了五千,汗,欠一万了,唉,第一次欠这么多,以前最高是八千吧?愁死我了……

    本来三江应该定在昨天周五的,不过三江编辑大大听说我欠了一屁股债,就把日子定在了下周五,晕倒,要照这架势下周五都补不完了,不行不行,要奋

    对不住大家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