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十三章 招商引资

第十三章 招商引资2017-11-8 23:50:8Ctrl+D 收藏本站

    约大酒店小会议室,唐逸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省总工会主席贾明远副省长张汉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邓翠萍等干部出席会议。

    这次来香港,唐逸带来了一个两百多人的庞大考察团,除了相关部门负责同志辽东工商界人士外,还有省里数个院团组成的宣传队伍,以文艺汇演的形式宣传辽东。

    在会议上,唐逸对随团干部提了三不的要求,“不该看的不看,不该摸的不摸,不该做的不做。”

    拿起一份英文版的报纸,唐逸道:“这个就是反面教材,小李,你给大家翻译一下。”

    报纸上,以很大篇幅报导了西南一个地方的几名官员在香港观看脱衣舞表演,被拍了照片放到了网上,现在正在接受处分。

    大家都连连点头,邓翠萍则笑着道:“看来我是不用担心出什么问题了!”

    大家都笑,邓翠萍五十多岁了,神采奕奕的极为精神,她品格端正,这些年的工资几乎全捐给了希望工程,人也随和,机关里的大小干部都很尊重她,喜欢叫她一声“邓大姐”。

    唐逸也笑道:“邓大姐,你将我的军是吧?”

    邓翠萍笑着说不敢,接下来邓翠萍汇报了以后几天安排的文艺宣传活动,场地的使用,时间的安排等等。

    政府秘书长邱跃进汇报了将会在香港举办的酒会,每次酒会针对的主要对象,以及团里一些企业家申请的自行安排的活动。

    唐逸品着茶默默点头。在相关干部汇报完工作。唐逸转向了宣传部部长贾明远。微笑道:“明远。我看借这个机会。可以单独成立一个香港辽东联谊会。机构设在香港。请香港有名望地人士担任会长。工作地开展还是要海外联谊会来沟通和指导。你看怎么样?”

    贾明远五十出头。微微有些秃顶。他同时担任辽东海外联谊会会长。听了唐逸地话。微笑点头。说:“省长肯定有合适地人选了?”

    唐逸上任后。一再强调工会组织地重要性。并且出台了一系列文件。省总工会无形中地位提升了很多。虽说唐逸并不是因为个人感情。也不是为了拉拢贾明远。但无。在唐逸领导下。贾明远开展工作很是得心应手。很舒服。人都有私心。不管贾明远品性如何。自然而然也会对唐逸产生好感。会乐于配合唐逸地工作。

    成立辽东香港联谊会。如果这个会长能由香港工商界很有份量地人士担任。那对辽东招商引资工作起到地促进作用是显而易见地。

    贾明远随即就猜到了唐逸心目中可能有了人选。果然唐逸微笑道:“大体上有个考虑。正进行沟通呢。”

    邓翠萍笑道:“和省长一起工作。我们都可以偷懒了。”

    大家又都笑起来。

    唐逸宣布散会后,邱跃进走在了唐逸身边,他手里拿着一个大文件夹,打开给唐逸看,笑道:“省长,这是今天各个早报上关于您的报道,您看一看?”

    唐逸侧头看了一眼,厚厚的一摞剪报,唐逸笑着摆摆手,想也知道这几天香港媒体地目光都会投注在自己身上。

    “我就不看了!”唐逸笑着说,“批评我的等有时间给我讲讲。”

    邱跃进点点头,合上了文件夹。

    ……

    造型古朴的吊灯洒下淡淡的日光,檀木桌,黑色沙,王老先生的会客室给人一种极静地感觉。

    慢慢帮唐逸倒了一杯茶,王老先生虽然将近百岁,那筋骨凸显的手却显得极稳,极为有力。

    放下紫砂壶,王老先生微笑示意唐逸品茶。

    唐逸笑道:“谢谢王老热情款待。”

    刚刚参加了王老先生的家宴,随行地有副省长张汉宁秘书长邱跃进等官员以及几名辽东国企的负责人,统战部长贾明远没有来,他要出面主持今晚代表团举办的酒会。

    家宴之后,王培荣老先生则邀请唐逸进了他的会客室,和唐逸喝工夫茶。

    看着王老,唐逸却是想起了爷爷,两人年纪差不多,身子骨也都很硬朗,不过毕竟年纪大了,自己实在应该多去看看爷爷,好在现在小唐宁出世,岳母已经迫不及待带着小唐宁去看了几次爷爷,想来等小唐宁再大一些,岳母会去地更加频繁,听说爷爷和岳母倒是聊得极为投缘,大概是因为子女都不在身边,小唐宁是他们唯一的精神慰藉了吧。

    “唐省长,来香港观感如何?”王老先生微笑着问。

    唐逸笑道:“东方明珠,展日新月异,不知道我们内地城市什么时候能跟上香港的步伐喽。”

    王老先生微笑道:“天时地利人和,香港的崛起是偶然也是必然,内地大多数城市不具备这个条件。”

    唐逸微微点头。

    聊了几句闲话,王老先生看了唐逸一眼,就问道:“听闻省长提议下,准备成立辽东香港联席会作为两地政经联系的桥梁?不知道省长心目中的会长人选是什么人?我愿意毛遂

    ”

    唐逸微微一怔,虽然自己流露出了和永安集团和解地姿态,但自己可从来没想过要王老担任会长一职。因为王老份量有些重,唐逸琢磨着也不可能请动他,何况唐逸心目中已经有了最适合的人选。

    不过上午开会谈到地事,马上就能传入王老先生儿耳朵里,也可见其影响力。

    唐逸只好笑道:“早知道王老肯屈就我就不伤脑筋了,不瞒王老说,我已经和何爵士谈过了,他也答应下来,这个可不好反复了。”

    王老笑道:“这个老何倒是积极,那唐省长,副会长我总能胜任吧?”

    唐逸又是一怔,不说王老心里怎么看自己吧,就算他对自己印象极好,那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动示好,甚至屈尊纡贵要作什么副会长,这不是王老先生这种层次地人物的作风,略一琢磨,唐逸就明白过来,笑道:“请王老担任副会长可不敢当,如果王老同意,我倒是希望副会长能由赵汉初先生屈尊。”

    赵汉初是王培荣地二女婿,永安集团副总裁,听闻王培荣很是看重他,甚至有意在百年之后要赵汉初这个外姓人出任永安集团董事局主席,成为这艘巨舰的新掌舵人,当然,王老先生子女众多,想顺利扶植赵汉初成为家族的领头羊,必然颇费力气,毕竟王老先生在财产分配上是不可能偏爱赵汉初的,他看重地是赵汉初的能力,希望赵汉初能在他百年后继续带领王氏家族披荆斩棘。

    至于王老先生刚刚说会长副会长,自是醉翁之意,他想来早已知道自己已经和何爵士透过风。

    王培荣凝视唐逸,微笑点头,“那我就代汉初答应了。”唐逸做足了功课,这般熟悉王家家事,令王培荣颇感欣慰。

    王老先生又道:“集团最近有个意向,准备和云冈钢铁合作,建设个千万吨以上的大项目,这个项目是汉初提出来的,我听了个大概,觉得很有展潜力,钢铁业,也是我们永安集团未来展的重点方向。”

    唐逸笑道:“云冈钢铁虽然现状不佳,但是是国家重点扶持的企业,只要度过现在的难关,将来的展不可限量,汉初目光倒是精准。”

    唐逸无有些振奋,云钢集团地改造是唐逸上任后面对的难题之一,现在有永安集团的介入,加之国家的扶持,云钢集团重新焕生机可说指日可待。

    尤其是千万吨以上项目,正符合国家对钢铁企业展的一贯思路,那就是压小放大有保有压。钢铁企业中,国家投入地资金明显集中在大型国有企业上,甚至可以说缩小到了行业巨头身上。唐逸在改委时主任会议上通过的决议则是“要形成233个3000万吨级若干个千万吨级的具有国际竞争力地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国内排名前1的钢铁企业集团钢产量占全国的比例达到50%以上”。

    永安集团准备大力气和云钢合作,建设千万吨级以上的生产基地,高层和改委想来会一路绿灯放行,当然,云钢集团改制后,国家仍会将控股权牢牢掌握在手中,这点永安集团地高层想必都很清楚。

    不过所谓的千万吨级生产基地不可能一蹴而就,一两年内的第一期工程能有五百万吨级的生产力就已经相当不错。

    王老先生又笑道:“我们集团和澳洲商界一直关系不错,如果和云钢的合作没问题,铁矿石原料方面也有保障。”

    唐逸笑着点点头,其实铁矿石方面唐逸倒不大在乎,萧金华在非洲很是控制了一些矿山,铁矿不在少数,再不会出现国内购买非洲铁矿上当受骗的局面,以往有大型国企和世界著名地贵族家族合作去非洲买铁矿石失败的惨痛教训,非洲是冒险家地乐园,但若在当地没有相应的影响力,根本就不可能参与到人家地游戏中。

    当然,和所有矿产一样,萧金华控制的非洲几个矿产集团和国内做生意并不会优惠什么,同样要遵守相应地游戏规则,萧金华存在的意义只是遇到紧急状态时肯定会尽全力保障国内的资源供应。但是如果真的遇到想象中的“紧急状态”,情形就会很复杂了,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

    唐逸前世时倒是听闻宁边勘探出一个三十亿吨的亚洲最大的铁矿,但却是不知道是不是虚构出来只是为了和国际几大矿产集团的铁矿石价格谈判造势。

    唐逸已经和齐洁商量过,华逸集团将会成立一家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和辽东省地质矿产调查院合作,投资公司投入资金占80%的股份,辽东省地勘局以探矿权作价入股,拥有20%股份,对宁边的铁矿进行勘探。

    唐逸只是说了个大方向,齐洁欣然答应。唐逸有这个心思,别说是投入几千万去探矿,就算唐逸想把华逸集团折腾的垮掉,齐洁也会跟着唐逸胡闹,在唐逸面前,她永远是那个顽皮的小女人,基本上不会用她的商业头脑去理智的分析。

    “唐省长,饮茶。”王老先生又慢慢帮唐逸斟满茶,打断

    的思绪。

    唐逸微笑点头,拿起了茶杯,却是有些想齐洁了。

    ……

    坐在回酒店的黑色加长林肯中,唐逸拿出了手机,拨给了齐洁。

    “老公,想我了吧!”齐洁笑孜孜地,唐逸意外的来电令她心情不错。

    唐逸笑道:“在哪呢?”

    “俄罗斯,唉,农庄琐事真多,累死我了!”齐洁开始撒娇,此时的她,正盘膝坐在一张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翻看文件,夜灯幽暗,穿着粉红色睡裙的齐洁娇艳无方。

    清秀的女孩十三敲了敲门,齐洁捂着话筒,大声道:“没事!”

    身处俄罗斯,尤其是西伯利亚治安比较乱,针对华人的袭击事件很频繁,十三寸步不离齐洁身边,除了她睡在随从房,还有四五名退伍的特种兵女保镖住进了相邻地两间套房。

    唐逸听到齐洁隐约的喊声,就笑道:“又是十三吧,小丫头最细心。”

    齐洁娇笑道:“不小了,我看啊,该给她找婆家了,不能耽误人家一辈子不是?”

    唐逸笑道:“行,等新挑选的这批人手毕了业就给你换。”想想,这些事自有老妈打理,也用不到自己操心,就笑道:“你自己和咱妈说吧。

    ”

    齐洁轻笑道:“不急,有一次我和十三说起要她成家的事,你猜怎么着,她好几天都不开心,真不知道背后哭过没,她不爱说话,但我已经当她是妹妹了,真放她走,我还舍不得呢,慢慢来吧。”

    唐逸恩了一声,想了想道:“农场那边,你不要隔三差五就去盯着了,找个能干的人打理,西伯利亚不是什么好地方,你在那边我总有些不放心。”

    齐洁格格娇笑:“好啊,我听你地。”听得出唐逸是真有些担心,齐洁心里美滋滋的。

    “老公,去看脱衣舞吧,我有份文件要赶!”齐洁想来知道唐逸现在很忙,是以只聊了几句就主动要求收线。

    唐逸笑道:“你说的啊,我真去看了!”笑着挂了电话。

    ……

    来香港地第五天晚上,唐逸来到了何爵士的豪宅,很私人的一次晚宴,唐逸只带了警卫员胡小秋。

    何爵士的豪宅在半山区,夜灯下两扇巨大地白色栅栏门极为醒目。

    林肯车缓缓驶入巨大的院落,在苍松翠柏中行驶了几分钟,才停在一座好像白色宫殿的建筑前,寸土寸金的半山区,这座占地极广的别墅造价想来颇为惊人。

    何爵士能被女王册封为爵士,主要还是前代余荫,他自己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建树,但胜在交游广阔,本人又出身书香世家,文化修养极高,是香港名流中头面人物之一。

    前代给何爵士留下了大笔财产,何爵士则热心公益事业,醉心于办学和体育,除了父辈留下地崇文学院,他又另外投资兴建了三所收费极低的私立学堂,更是香港体育协会名誉会长,大赞助商。

    在投资方面何爵士地表现就不敢令人恭维了,本来他是长河实业的最大股东,但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卖股份,成就了长河实业地黄家和林家。

    不过现在的何爵士持有多家集团地股份,而且是几家大集团的董事,身家倒是不可小视。

    唐逸很喜欢和何爵士相处,何爵士给唐逸的印象就是宽厚长,虽然有时候好像糊涂一点,但比起生意人的精明更招人喜欢,这或许也是何爵士在名流圈子里倍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金碧辉煌的宴客厅,水晶烛台晶莹剔透,古朴中又透着时尚。

    唐逸和何爵士坐在铺着雪白桌布的长桌两端,穿着白衣黑裤的侍应生送上一盘盘美味佳肴。

    何爵士无疑是很讲究的,虽然已经古稀之年,使用刀叉时姿势却极为端正,品尝食物时那慢条斯理的高贵优雅是很多人怎么也学不来的。

    唐逸微笑看着何爵士,和何爵士一起用餐,实在是一种享受,心情极为平静。

    进餐时何爵士也不大说话,偶尔和唐逸交谈几句,但绝不会谈正事。直到上了咖啡,何爵士才用雪白的餐布擦了擦嘴,微笑对唐逸道:“饭菜还可以入口吧?”

    唐逸微笑点头。

    何爵士就笑道:“那就好,就怕不合唐省长口味。”想了想又道:“我有几个朋友,对投资改造林北新区的企业很感兴趣,我可以介绍他们和您认识。”

    唐逸笑道:“那谢谢何爵士了。”

    何爵士微笑道:“都是互惠互利,他们是商人,看不到利益是不会有兴趣的。”

    唐逸笑道,“合作本就是互惠互利,总不能要人无偿援助。”

    何爵士点点头,随即有些迫不及待的道:“不说这些了,手有些痒,去杀一盘。”他极喜欢和唐逸下象棋,大概因为唐逸和他都是“臭棋篓子”,两人倒是经常杀的难分难解吧。

    唐逸就有些无奈,但也只好点头答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